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二十二章 归途(二)

“大兄,我陪你去?”
杨守文看完了公文之后,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慨。
杨守文抬手,打断了苏摩儿的话。
诸欢道:“阿郎,磨勒有野心。
看他离去,杨守文这才起身对诸欢笑道:“老诸,你这么大年纪,却和个小孩子较劲什么?”
“你?”
相比之下,诸欢就显得很弱势。
“你立刻前往长州,拜访桓公。
杨守文干脆把外套脱下,只穿着一件半臂汗衫,半敞着怀,犹自是汗涔涔。
到天亮时,雨势减弱,变成了靡靡细雨。
明溪依旧是一副淡漠表情,和杨守文颔首。
他一手拿着蒲扇,一边翻看公文。
诸欢沉声道:“阿郎不可不提防,甘勇在而今大势已去的情况下,为日后去图谋。”
站在那里,仿佛鹤立鸡群,非常显目。杨守文看到对方,立刻便认出了她的身份。
岭南的炎热,和北方的炎热不太一样。
叛军最大的优势是什么?
女冠?
而在天井内,一个女冠负手而立。
“磨勒!”
苏摩儿忍不住道:“诸先生,你莫非不同意阿郎的看法吗?”
“阿郎,这次叛乱结束,怕就是你返回神都之时。
一旦回到神都,你势必会得到重用。那个时候,你便不再是而今的杨君,而是太子的心腹,陛下的近臣。或许算不得权势熏天,但也会有不小的权柄。加之你出身弘农杨氏,更文采飞扬,名动天下。一言一行,都将被人关注,所以更需小心。”
幼娘很懂事,在杨守文做事的时候,从来不会打搅。
和图书守文的第一个反应,便是李裹儿。
良久,他轻声道:“老诸,这些日子,你怕是一直在找机会说这些话吧。”
杨守文听得一愣,旋即笑道:“你刚才说了,张士龙精通精神秘术,我岂是对手?”
杨守文而今身边有两个亲随,一个杨茉莉,一个苏摩儿。杨茉莉心思单纯,只要没人伤害杨守文,他基本上什么都不在乎,只要跟随在杨守文的左右便能满足。
杨守文的确是和道门没什么关系,可他却忘了,明氏可不仅仅是江左豪门,更是当年江左五大天师世家之一。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,他和道门的关系,却是非常紧密。
杨守文陪着幼娘说了会儿话,便返回书房中。这一场雨,倒是令天气变得凉爽不少。
杨守文,沉默了!
“在!”
“明道长,你要如何?”
杨守文看着明溪,只见她目光清澈。
他是飞乌蛮人,为人不拘小节,有些肆意,更经常和杨守文发生争执。
所以,他希望能用另一种方式来得到杨守文的赏识,比如,维护杨守文的威望。杨守文身边,明秀已经离开,便只剩下了孙处玄、桓道臣与诸欢三人。孙处玄踏实做事,桓道臣是官宦子弟,苏摩儿招惹不得,也不想去和这两人产生什么矛盾。
哪知道,明溪却正色道:“你可以的,我知道,你可以杀死张士龙。”
她一身月白色的道袍,头戴高冠,尽显卓尔不群的风姿。
明溪的声音清冷至极,让杨守文感到很不舒服。
如此一来hetushu.com,更使得叛军雪上加霜,变得四分五裂。
诸欢如此,自有他的道理。虽然不太喜欢他这幅模样,可是杨守文却不想改变他。
你性子平和,对手下人也颇为放纵,本是好事。可若没个规矩,当那些野心再也无法压制住之后,便会产生许多麻烦。我不是说磨勒不好,只是想要他老实一些。”
杨守文站起身,道:“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可是今天……
便是在这交州,坐拥人和。他们大多和土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一旦失去了土著的协助,便如同被束缚住了手脚。再次情况下,清明过后,桓彦范便加大了围剿的力度。同时,王元珪自近海登陆,一举攻克叛军老巢,把叛军压缩在了爱州境内。
三月,北方大地尚为暮春,而岭南却已热浪滚滚。
杨守文看着他的背影,也忍不住笑着连连摇头……
他对诸欢道:“如果这时候发起强攻,叛军说不定会狗急跳墙,重又团结起来,做亡命抵抗。虽说结果一样,但与我等而言,死伤太大,着实没有什么必要……桓公围而不攻,叛军又群龙无首。除非再出现一个甘猛,否则绝无可能来扭转局势。”
幼娘大怒,起身便要争辩,却被杨守文拦下。
他连忙快走两步,到了对方面前,“明道长,别来无恙。”
“啊?”
“我昨日约了府前街的戎娘子吃酒,便不陪阿郎了……嗯,若有事情,去戎娘子家中寻我便是。”
“杀张士龙?”
交趾而今百废待兴,有hetushu.com忙不完的事情,以至于衙门里的公人都很忙碌,一个个脚步匆匆。
这名字有点耳熟,杨守文旋即就想起来,正一道张士龙,不就是那个和明溪有婚约的人吗?
苏摩儿有些迷茫,但还是点头应下。
他轻轻摇着蒲扇,看着诸欢道:“老诸,有话直说,休得装神弄鬼。”
她随着杨守文来到后衙的书房中,才坐下,也不等杨守文说话,就开门见山说道。
“我要你帮我杀了张士龙……我欠你一个人情,你可以随意提要求,我都不会拒绝。”
叛军已经渐趋崩溃边缘,桓彦范稳扎稳打,不断压缩着叛军的生存空间。最初,还有不少本地的土著在暗地里帮衬。但随着桓彦范在二月末一次极为凶残的屠杀过后,土著们也就认清楚了局势,不敢再与叛军产生关联,甚至开始协助官军。
“我都不认识张士龙,他为何要杀我?”
明溪?
杨守文则不再谈论这个话题,只朝着诸欢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明溪则目光清冷,看着他,又看了看杨守文身边的幼娘。
诸欢顿时笑了,看了苏摩儿一眼,而后道:“甘勇虽比不得甘猛,但是却在这种情况下,与我等周旋近三个月光景,也算有些本事。阿郎,我刚才就在想,如果我是甘勇,在而今败局已定的情况下,会做怎样的打算?他虽无力指挥,却未必不去考虑退路。”
要知道,他并不认识什么女冠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和道门中人很不和谐。他当初写了一部西游,随后又出家,拜在了神秀和_图_书大师门下,算是佛门中人。除了李裹儿之外,他实在是想不起来,还认识什么道门中人……便是那洛阳的太微宫内,杨守文也很少和对方交道。
杨守文知道急不得,可是对于这场战事拖延至今,心里还是有些烦躁。
诸欢微微一笑,也不回答。
杨守文听得一愣,疑惑看着明溪道:“谁要杀我?”
……
他有他的计较,也就有他的道理。
他带着幼娘,穿过长廊,来到县衙前庭。
所以,杨守文也就随他去,只要不惹麻烦就好。
杨守文听罢,眉头浅蹙。
夜里,一场雷雨倏忽而至。
很厉害?女冠?
幼娘有些不高兴了,大声道:“谁要害我大兄,我绝不饶他。”
此前,杨守文征伐僚子部时,明秀手里有一份岭南道山川地形图,据说出自明溪之手。但除此之外,杨守文再无半点明溪的消息……对了,倒是听说,她和张士龙有婚约,却不知道而今情况如何。
只是,如此大雨,势必增加爱州战事的难度。
明溪扫了幼娘一眼,旋即摇摇头道:“张士龙身手高绝,更精修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,手段非常厉害,能在无声无息中,取人性命……你身手确是不错,但未曾修炼过精神秘术,很容易为他所乘。到时候,非但帮不得杨守文,反而会拖累他。”
诸欢微微点头,却露出别样表情。
前庭里,很是热闹。
诸欢所说,不是没有道理。
杨守文沉吟不语,只端坐在榻椅上,露出沉思之态。
可苏摩儿却希望能更进一步,得到杨守文的赏www.hetushu.com识。
自那之后,两人再无任何联系。明秀偶尔会提及明溪,但大都是语焉不详。杨守文只知道,明溪在长洲寻宝之后,去了龙虎山修行,而后游历巴蜀,行踪飘忽……
“嗯?”杨守文眸光一凝,也不由得颔首表示赞同,“那你认为,甘勇会怎么做呢?”
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“大兄,外面有人找。”
“正一道,张士龙。”
就说,让他小心叛军诈降……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而今已到了这一步,便斩草除根,不要留有后患。”
这,也让苏摩儿非常不满……
诸欢懒懒散散往外走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这个时节,雨水渐渐频繁,使得空气中总带着几分湿漉漉的味道。
幼娘却是一脸的凝重,全无半点平日里的笑容,轻声道:“是一个女冠,看上去很是柔弱,但我能感觉的出来,她很厉害……她口气很大,说要你前去见她……”
杨守文想了想,点头道:“也好,你随我来吧。”
两年前,长洲寻宝,杨守文和明溪相识。
甘勇身受重伤,已无力继续指挥。
“因为,有人想要你死。”
“桓公的策略极好!”
坐在屋中,就好像是身处于桑拿房里,即便是一动不动,也会出一身的白毛汗。
他很清楚,以信任而言,他无法和杨茉莉相比,更不可能得到杨茉莉的那种重视。
长安二年,交州的天气比往年要热很多,还未进入夏时,就已经热的让人很不适应。
“有人要杀你!”
杨守文抬起头,疑惑看着幼娘道:“谁找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