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二十四章 张士龙

不过,由于孙恩的缘故,历代执政者对于五斗米教都忌讳莫深。
张高深吸一口气,慢慢抬起手,虚空张开,似乎想要抓住那即将落山的夕阳。
正一道始于张道陵,但是自汉末以来,张氏道统渐渐没落。直到孙恩被杀之后,张家从孙恩手中夺回了五斗米教的经典,而后才慢慢恢复元气,至张高,正好传承至第十五代。
“幼娘,你怎么了?”
浮动张高身上的道袍猎猎。
斜阳余晖,照在他那张俊美的脸上,却透出一丝丝诡异之气。
“没关系,她一定是在那杨守文的身边。
张高一袭月白色道袍,头戴高冠,负手立于紫霄岩上。
他一边投效相王,一边又示好明氏,并与明溪定下了亲事。
他很清楚,正一道想再次崛起,必须要有朝廷的扶持。而在当时,最佳的合作对象,便是相王李旦。
张高甩袖,负手沿着山间小径向外走。那十二个道士则紧跟在他的身后,亦步亦趋。
“闲来颂黄庭,杨守文你若真是烦躁http://m.hetushu.com,不如读些道经吧。”
张慈正也因此,不得不兵解归天,把道统传到张高手中。
离开交趾六天,他觉察到幼娘的情绪有些古怪。
此次相王府请他出手刺杀杨守文,他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。
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!
这丫头,到底是怎么了?
张高缓缓转过身,朝那童子看去。
他目光痴迷,看着眼前的美景,不由得心生感叹。
不过,他还是按照明溪的话去做,每次翻阅黄庭经时,会读出声来。而每到这个时候,幼娘就会默默坐在他的身边,聆听他诵读经文。那感觉,就好像从前在虎谷山时,杨守文给她讲西游的故事一样。她坐在那里,静静地看着他,露出甜美笑容。
有用吗?
倒要看看,这杨守文究竟有何等本事!
这紫霄岩朝南,故而也叫做南岩。这里有武当山最为瑰丽的景观,也是无数炼气士隐居修仙之所。
但明溪的好意,他也无法拒绝,也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只能接过经书。
“明溪不在吗?”
“没有看到明溪道长。”
杨守文对此,并无兴趣。
但不管你有什么手段,今日也休想逃出我的手心……
这也使得杨守文等人很难提速,一天下来,情况好的话,能走一百多里,情况不好,一天也不过五六十里的路程。一开始的时候,杨守文还好,可总是这样的天气,这样的速度,让他渐渐有些暴躁起来。
今晚子时,便是他杨守文丧命之时……”
“是的!”
于是张家改五斗米教为正一道,并且积极与朝廷合作,后来又用各种手段,吞并了江左四大天师世家的力量,成为江左之地最强大的存在。只是,四大天师世家中,明氏一直非常低调,且底蕴强大,令正一道也不敢轻易与之为敌。再后来,明崇俨出山,辅佐武则天成就基业,而张高的父亲,也就是十四代天师张慈正却选择了与武则天敌对,甚至在徐敬业造反的时候,还在暗地里协助徐敬业对抗和_图_书武则天。
明溪看出了杨守文的烦躁,于是为他出了一个主意,送给他一卷黄庭经。
初夏时节的荆楚之地,雨水格外频繁。
你每次诵读出声,慢慢的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奥妙,再烦躁的心情,也会平静下来。”
只是……
唐贞观年间,太宗诏武当节度使在武当山上祈雨而应,于是又敕建了一座五龙祠,使得武当山的地位再次获得提升。
明溪道:“黄庭在悟,不再看。
张高听罢,突然笑了。
就在这时,从山间小径上跑来一个童子。
“我没事。”
张高执掌正一道后,便一直保持低调。
……
以往,她就像一只快乐的百灵鸟,围绕在他的身边,总叽叽喳喳说个没完。可是这一次,她却显得很沉默,经常独坐一旁发呆,亦或者是暗地里偷偷的看着杨守文。
武当,又名太和山、谢罗山、参上山,有太岳、玄岳之称。
我张士龙要做的事情,谁都别想阻止……正好,让她见识一下我正一道的奇门秘法,让她死了那条心。明www.hetushu.com家的灵狐拜月引导术,我要定了,若她不识好歹,就休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。
目光,扫过站在道观外的十二个道士,张高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抹极为诡异的笑容。
山风,猛烈。
张高身材高大,约六尺三寸的身高,体形修长。他居高临下,看着那童子,柔声道:“来了吗?”
有的时候,一天里会下好几场雨。虽然雨势并不大,可频繁的降雨,却使得道路变得格外泥泞。
杨守文有些担心,可幼娘不肯说,他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。
杨守文不太相信。
童子道:“那人在两个时辰前,住进了五龙驿,随行人共六十人,没有发现可疑之人。”
总之,张慈正站错了队伍,在武则天登基后,对龙虎山的正一道进行了严酷打压。
当杨守文去询问她的时候,幼娘却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,亦或者三言两语把话题岔开。
晚霞夕照,景色动人。
太子李显返回中枢,并且逐渐站稳脚跟,令张高感到了几分恐惧。
一开始,他是看不进去的。
http://m.hetushu.com他们行走的姿势非常怪异,两腿微微完全,看似行走,实则却是在山间跳跃。
天色,将晚。
动作整齐如一,恍如被操纵的傀儡一样,而且行走无声,速度奇快,恍若一阵风。
杨守文发现不对劲了!
又十余日,杨守文等人,抵达均州。
童子稽首一礼,而后躬身退下。
在他身后不远处,是一座看上去颇为简陋的道观。十二名身穿道袍的道士垂手而立,一动不动。
那目光中,包含千万爱慕,虽不炽烈,却浓郁的无法化解。
他步履匆匆来到了张高身后,躬身道:“天师,有消息了。”
而明崇俨的死,也正是张慈正一手促成……
‘武当’之名,最早出现于《汉书》之中。汉高祖五年,也就是公元前202年,高祖皇帝刘邦下旨,置武当县,从此武当山便逐渐为世人所知晓。汉末魏晋时,求仙学道者纷纷栖隐于武当山中,也使得武当山成为道教圣地,披上了神秘外衣。
这里,道观林立,有诸多的炼气士。
传我的法旨,给我严密监视杨守文的动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