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二十八章 归途(五)

“是啊,明道长刚才和我正说着话,却突然起身要走,我怎么也拦不住。”
不过,杨守文却真真正正感受到了,什么叫做‘背靠大树好乘凉’。
“没什么……”
杨守文听闻,也不禁慌了神。
“对了,明道长这些日子,和你都说了些什么?”
只是,他虽然对幼娘这么说,心里却也在犹豫……他真的还有机会,再见到明溪吗?
这是一个无欲无求,一心修行的奇女子。她性子冷漠,给人一种不容易接近的感受。可真的接触下来,就会发现,她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女人,而且心思很纯真。
幼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拉着杨守文的手就往外走。
……
明溪依旧是一身月白色的道袍,头戴纶巾,手持拂尘。
可是一旦圣人禅位,哪怕太子再仁厚,也未必能容得我明家存在,更不要说那些在暗处对明家虎视眈眈的家伙。我们必须迁移离开,是因为我们知道,何为天道。
不过杨守文却知道,他可能猜对了……
世家子弟的骄傲,寻常人很难理解。
“啊?”
她看了杨守文一眼,旋即微微一笑。
“当然可以!”
在正一道的信众眼中,天师就如同神灵一般的存在,却悄然死于五龙镇?一时间,江左哗然www.hetushu.com
杨守文不禁有些惊讶,于是再次看向明溪。
杨守文和马懿会面后的第三天,便启程离开了五龙镇。
“幼娘,你刚才说,明道长要走吗?”
明溪说到这里,挺起了胸膛,不无骄傲道:“这便是世家的底蕴!”
“大兄,大兄,明道长要走了!”
不过,在奏疏的最后,马懿却增加一句:张士龙被害之后,百万信众纷至沓来,声势浩大。若不能尽快破案,加以妥善解决,势必会酿成大乱……还请朝廷决断。
事实上,即便是和杨承烈父子有着极为亲密关系的郑家,除了郑灵芝和郑镜思两房外,其他各方虽说比较亲切,但始终和杨承烈父子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距离……
杨守文知道,郑元起之所以会这么做,除了他父子今非昔比的原因之外,更多的还是因为,杨承烈归宗认祖,重新返回弘农杨氏族中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杨守文已不是当初那个从昌平一头闯入洛阳的乡下小子,摇身一变,成为了世家子弟。
“大兄,我们还能再见到明道长吗?”
“我明白了!”
“走吧,咱们回去。”
奇人奇行,揣测不得!
“杨兕子,再往前便是万丈红尘之所。
对此,杨hetushu.com守文可说是感受颇深。
明溪同样是门阀子弟,如何不明白杨守文此刻的感受。
数百年门阀体系下,精英贵族制度下的森严等级,绝非几句诗词可以抹消。
“怎样,感觉是不是不太一样了?”
张士龙贵为天师?
“嗯。”
长安二年五月,正一道天师张士龙在均州被害。
不管是山东世族、关陇贵胄,亦或者是江左豪门……能够延续到今日,哪个又是普通人?便说那荥阳郑氏,无数次投机,无数次失败,换做其他的家族,早已烟消云散。可到了现在,郑家依旧有足够的力量维持,甚至有能力继续找机会投机。”
“休得听那俗人的胡言乱语,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,莫背弃了本心。”
明家将来还会回归吗?
他们或许敬佩你的学识,敬重你的风度,可在他们的心里,你并非他们的同路人。
二人都谈了些什么?
杨守文快走两步,终究还是停了下来。
“我们,不一样的……”
明溪一心求道,她既然不愿意留下,那一定有她的道理,确是强求不得。
杨守文正指挥杨茉莉把一个箱子搬进屋中,听到幼娘的呼喊声,顿时吃了一惊。
对明溪,他即怀有几分敬重,同时也有一些好感。
杨守和_图_书文道:“恐怕,这也是陛下为何要打压世家的原因吧。”
明溪微微一笑,却未回答。
然则叔父……
杨守文有点懵!
但那种客气,那种敬重,却透着一丝丝的疏离感。
明溪在明家的地位颇为超然,所以才能知道许多连明秀都不知道的事情。
更何况,张士龙一死,正一道岂会善罢甘休。我必须要在正一道反应过来之前,谋划妥当才好。洛阳的事情,杨兕子只需小心谨慎,自可无碍。他日我修行有成,定会再来相见。”
杨守文眺望明溪的背影,消失在夜色之中,不禁轻声叹了口气。
马懿或许算不得世家子弟,确是实实在在的关陇贵族子弟。
杨守文在思忖片刻后,突然道:“你们莫非是想要在狮子国立足之后,将来向朝廷称臣?”
圣人念及旧情,会对我们予以维护。
但也就是在她和杨守文思忖之时,明溪已经跨上了驴子,一抖缰绳,便缓缓离去。
一场暴雨过后,天气变得凉爽许多。
“有些事情,便是陛下也无可奈何。
今海外广袤,且多为蛮夷。
哪怕家族门阀之间有冲突,有矛盾,可面对外来的敌对者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同仇敌忾。
而此后,均州刺史马懿的出现,更证明了这一点。
只这hetushu.com句话,却引得江左一片腥风血雨……
这些时日和明溪交谈,对他而言,绝对是收获良多。
杨守文快步来到官驿门口,就看到明溪牵着一头白驴子,正往外走。
她淡然道:“就是如此,今日他帮了你,明天他有了麻烦,你也会帮助他。换一个寒门子弟,你看那郑元起会不会如此做?弄个不好,他甚至可能会火上浇油呢。”
可明溪,却不愿继续谈论下去,只告诉杨守文,这是明家族老的决断,即便是明秀,也不清楚。
“明姊姊,你莫走。”
……
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为何要迁移海外?”
幼娘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把明溪传法给她的事情告诉杨守文。她跟在杨守文的身后,一步一回头,恋恋不舍。和明溪相处的这段日子,让她颇为怀念。只是这一分别,下次重逢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。但愿得,明姊姊此去,能一帆风顺。
武当县县令郑元起和均州刺史马懿联名奏疏,将此事呈报朝廷。
“道长,为何突然要走,莫非是我怠慢了吗?”
这,也是杨守文和她相识以来,见到她最具人性化的表情。
也就是说,他杨守文和郑元起已经成为同一类人。
又如何!
无人知晓!
我乃方外之人,实不宜深入其http://www.hetushu.com中。我要走,其实早有决定,只是此前有一些事,尚没有完成。现在……”
明溪这莫名其妙的一句,让幼娘有些糊涂。
夜幕,将临。
在以前,在他还没有回归弘农杨氏之前,那些世家子弟对他颇为客气,言辞中也不时会有敬重之语。
明溪叹了口气,道:“你可知道,明家是江左四大天师世家中,唯一还保留着传承的家族。且数百年来,明家一直表现低调,从未大张旗鼓的展现过自己的实力。
比如这次在五龙镇遇袭,哪怕面对的是信众无数的正一道,武当县县令郑元起却主动靠拢过来,并且调来五龙祠折冲府的兵将协助。这在以前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明家的力量在中原,或许成不得事,但在海外……我们如此做,也是为日后回归谋划。”
一行人在邓州的虎遥城驿馆留宿。
“幼娘!”
哪怕郑元起也是郑家子弟,但是和杨守文却不熟悉。
在郑元起这些世家子弟的眼中,张士龙袭击杨守文,其实就是在挑衅世家大族的权威。
明溪看了幼娘一眼,对杨守文道:“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,自当告辞。
可现在,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。
在和杨守文一番交谈之后,他二话不说,便压下了张士龙被杀的消息,让杨守文先行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