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三十四章 斥责

杨守文一边走,一边思索。
那不仅仅是修身养性的功法,更是一种道家的秘术,有着极为玄妙的用处。
偌大洛阳城里,知道幼娘存在的人,并不是很多。
……
但是,自武则天登基后,这种现象明显减少。虽则民间的往来越发频繁,可是官方……
“敢问,是杨君当面?”
“杨君见了,自然明白。”
陛下可以对周边任何国家予以恩赐,唯独这倭人……臣以为,非但不可与之优渥,若有可能,应令其亡国,方为正道。请姑姑表奏陛下,莫忘了白江口之战前车之鉴。
仔细想想,上官婉儿说的确有道理。
“嗯。”
所以,当上官婉儿说完之后,杨守文却大声道:“陛下之作为,臣可以理解。
“你就是杨暖吗?”
驿卒正要回答,一旁却走来一名千牛卫。
孝义里的村民兴高采烈的打开了水源,开始浇灌自家的田地。欢呼声,不绝于耳。
听闻偃师县令是荥阳郑氏族人,而且和父亲杨承烈认识,杨守文有些为难。
只是,上官婉儿怎么来了?
千牛卫道:“若杨姑娘愿意去,我家主人也非常欢迎。”
我记得,大兄以前可没有姑姑,他为什么要唤你姑姑呢?”
上官婉儿怒笑道:“陛下自登基以来,已有十载。
“姑姑,莫生气。”
看起来,自己昨天杀死倭人的事情,已经传去了洛阳……至于传信的人,杨守文也隐隐猜到。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心生怨恨,大体上也明白了,那人传信的意图。
“啊,我是。”
杨守文并未把倭人的事情放在心和*图*书上,在放走了那藤原马养和通译之后,便准备离开。
可是当他走出庭院时,却发现官驿似乎变了一个样子。
华夏有万国来朝的说法。
而杨守文则眯起了眼睛,嘴角微微翘起,心中已经猜到了邀请他的那人,是何来历。
十年来,虽说政务昌明,但也因为种种掣肘,使得她步履维艰。从最初不得不任用来俊臣之流的酷吏,以掌控朝堂,消弭各种不稳定的因素。到后来,又有契丹之乱,突厥入侵,吐蕃犯境……为了维持江山稳固,陛下不得不委曲求全,一再退让。
武则天执政这些年,虽说国泰民安,但在外交方面,的确是乏善可陈。孙万荣造反,默啜入侵河北道,大祚荣建立震国,安南造反,吐蕃屡次兴兵,安西动荡不已。
想到这些,杨守文对武则天的做法,也就理解了!
但她的目光,旋即落在了幼娘身上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“杨君不必担心,从偃师到洛阳,快则半日,慢则一日。
不过,林县尉却把他拦下。
“县尊相邀,我本当相见。
而且,从这些人的装束打扮来看,似乎是千牛卫。
“杨守文啊杨守文,我看你是越发胆大,越发的嚣张跋扈了!”
李显而今在洛阳,肯定不可能离开。那么答案也就呼之欲出,要见他的人,就是上官婉儿。
除去家人,李裹儿算是一个,剩下的还有太子李显,以及上官婉儿。
“你还问我原因?”上官婉儿怒道:“你自己做的好事,难道你不清楚吗?”
“大兄,和*图*书到底是谁啊。”
“咦,你怎知道我的名字?
“是一位长辈,待会儿见面了,要恪守礼数,千万不要放肆,懂吗?”
杨守文也不客气,径自走上回廊,直奔水榭而去。
林县尉自然不敢怠慢,派人送来酒水,杨守文也毫不客气的留下。
可现在,我奉旨还京,陛下有旨命我十日内抵达洛阳,若是耽搁了,我担心陛下不高兴。”
杨守文没有见过那粟田真人,但是以他对倭人的了解,他并不认为,粟田真人的颜值可以高过张易之兄弟,才会能强过张说、贺知章这些人,能力能比张九龄更强。
“姑姑……”
当他走到了一个庭院门口的时候,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
在都畿治下,任何一个人想对他不利,都必须要三思而后行。
这也让杨守文感到惊讶,于是便拦住了一名驿卒问道:“这驿馆里,来了什么人?”
“我家主人有请。”
反正时间也不紧张,晚一天似乎也无所谓。
天亮时,杨守文醒来,洗漱了一番。
而现在,听了上官婉儿这一席话,杨守文似乎明白了!
大唐治下,人才济济,却偏要欣赏一个倭人的才华?
眼见洛阳就在眼前,也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上官婉儿却一脸严肃表情,瞪了杨守文一眼。
杨守文一直就觉得,武则天在对待倭国的事情上,有点不太寻常。
幼娘则先看向杨守文,见杨守文点头,她才走了过去。
“前面带路吧。”
走进庭院,曲径通幽。
“你认识我?”
上官婉儿这才长出一口气,手指杨守文道:http://m.hetushu.com“陛下要你尽快返回,你可倒好,却在这里杀了人,还如此轻松?你道那些人是什么来历?你知不知道,你如此做,令陛下何等为难?”
“姑姑,何故如此动怒?”
“不至于?”
吃罢了晚饭,大家便各自休息。杨守文则修炼了一阵金蟾引导术,然后才返回房间。
如今,江山大体稳固,陛下也生出了还政的心思。
幼娘听了这句话,愣住了。
他并不担心有人对他不利。如果因为他杀了倭人而触怒武则天,那武则天一定会派人把他抓回洛阳,而不是这般请他过去。只要不是武则天,杨守文就不会害怕。
就在这时,幼娘从院子里跑出,来到了杨守文的身边。
幼娘见状,连忙轻声劝说。
杨守文笑了笑,朝那千牛卫看去。
那千牛卫不肯说,杨守文也没有再问。
幼娘跟在杨守文的身边,忍不住低声问道。
杨守文是绝对不会相信……要知道,而今虽非那开元盛世,但若要论人才,却多不胜数。可以说,武则天执政十年,为大唐培养出了无数人才,也才有了后来唐玄宗的开元盛世。
当初祖父杨大方是如何求来这套金蟾引导术?杨守文并不清楚。他只知道,他而今所见,所学,怕只是皮毛。越练就越发感到其中的神妙,让杨守文难以放下……
杨守文一怔,脱口而出道:“你家主人是谁?”
带路的千牛卫在回廊前停下,躬身相请。
上官婉儿怒声呵斥,让杨守文也不禁有些害怕,忙肃手而立。
那粟田真人果真是那么才学过人吗?
和图书杨守文想了想,就同意了。
她想要留下一些美好的事务,而遣唐使重新开启,无疑是给了武则天一个机会,或者说是一个政绩。
且不说这女人的手段如何,单只是她和老爹之间那些纠缠不清的暧昧,就让杨守文老老实实。
不过他并不知道,就算是他想要和郑叔则见面,也不太可能……
说来也奇怪,明明近四十的女人,却越发的娇媚,看上去甚至才三十上下。杨守文记得,他第一次见上官婉儿时,这个女人其实已显露出了一丝老态。可现在,那老态尽去,反而让人感觉着有一种少女般的气质……这,绝对称得上是逆生长。
“大兄,我陪你。”
一进水榭,杨守文就看到了坐在栏杆旁边的上官婉儿。
上官婉儿招手,示意幼娘过来。
倭人已被除掉,田庄里虽然还有不少倭人,但是却战战兢兢,不敢露头。
“这个混账家伙为什么唤我姑姑?因为我就是他的姑姑……幼娘,且坐在姑姑身边。”
倭人不可信,更不可善待……那倭人狼子野心,绝非善良之辈,若陛下对其厚待,只怕会祸及后人,实非明智之举。”
可是你,现在一通乱杀,令陛下该如何解决呢?”
毕竟,而今的杨守文与之前,身份上有很大的不同。
杨君长途跋涉,何不稍事休息,也使县尊尽地主之谊?县尊说,若杨君来偃师,连一杯水酒都没有吃下,回去荥阳,他必然会被族老责怪,所以还请杨君体谅则个。”
“姑姑,我就知道是你。”
“不过些许倭人,不至于吧。”
那天真烂漫的模样http://www.hetushu.com,全然不似一个顶级刺客,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懵懂,浑不知世事的少女。
千牛卫点头,转身就走。
幼娘显然很好奇,忍不住问道。
但执政十年,陛下还是希望能够留下一些政绩……倭人来朝,乃是一件好事。自白江口之战以来,我大周与倭国始终处于敌对的状态。现在倭人主动前来认罪,正可彰显陛下之丰功伟绩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陛下对那遣唐使,才予以优渥款待。
只是,他并不准备和郑叔则见面,因为偃师不比其他地方,都畿道乃中枢所在,他进入都畿道之后,所有的行为都会被人盯着,稍有不慎,就可能带来天大麻烦。
这,一夜无事。
这是偃师官驿中最好的院落,穿过一条林荫小径,便看到一座水榭,坐落于荷花池内。
五龙镇官驿一战,让他明白了这金蟾引导术的精妙。
昨天过来的时候,官驿里除了驿官和驿卒之外,没什么人,更没有什么守卫。可是今天……杨守文发现这官驿里三层外三层,全都是人,粗略看去,少说有百十人之多。
一路长途跋涉,的确是有些疲乏了。
杨守文并未在孝义里停留,直奔偃师驿馆。
但理解归理解,却不代表他会赞同。
说完,她对杨守文道:“谁让你坐下的,起来,不要嬉皮笑脸。”
武则天是希望以倭国来朝,为她的执政生涯,留下一笔光彩的记录。
杨守文眉头一蹙,沉声道。
事实上,从隋朝开始,就不断有国家前来朝拜。
当下,他伸手揉了揉幼娘的脑袋,示意她不要再说话。
“既然如此,前面带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