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三十六章 任他雨打风吹去

在张大年的记忆里,武则天除了在狄仁杰过世的那天,曾这般真情流露之外,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,如此与人推心置腹。张大年跟随武则天多年,早在武则天还是嫔妃,还不是皇后的时候,他就跟随武则天的身边。当然,那时候的张大年,也不过是一个小太监,而不是如今日这般,武则天身边的心腹,拥有着无上的权力。
“哈,当然是真话……到了朕这把年纪,难道还听不得真话?”
青之,你知道吗?你若是早生五年的话,朕一定让你做大将军,大元帅,去为朕开疆扩土。”
在后世,倭人可以说是把‘忍’字,学到了极致。
“婉儿,住手,是朕让他说话。”
而且,你如今战功显赫,把你派去鸿胪寺,朕还觉得有那么一点可惜。”
“陛下,不会是要臣去鸿胪寺吧。”
武则天一副疲惫之色,挥手示意让杨守文离开。
朕并未忘却……
百年?
“陛下,想听真话,还是假话?”
“陛下,青之年幼,说话没有分寸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她偷眼打量,发现武则天似乎并没有生气,脸上的笑容更格外灿烂。
“啊?”
你锐气太盛,不晓得刚柔变化之道,只知道闷头往前冲,甚至连朕的面子都不给。”
想当初,先帝驾崩,太子无德,陛下顶着天下人的反对,把太子罢黜,并发配均州;而后,陛下又罢黜了相王,登上这九五之尊。还不是被天下人责骂,却又如何?
“你这次在安南做的很好,立下了大功。
“哈哈哈,是啊,朕的确是在夸赞你。
长孙无忌如何?褚遂良如何?王皇后如何?
她从丹陛上走下来,在杨守文身前站定。
“放肆!”
杨守文实在想不明白,那粟田真人有何出众之处!
“嗯?”
她立刻上前,走到了杨守文身边,抬手就是一记耳光,打得杨守文半边脸都肿了起来。
那些辱骂陛下的人,而今已成了冢中枯骨。天下的百姓,却因陛下得以丰衣足食……我听家父说,当年他最敬佩的就是陛下。不为陛下m.hetushu.com是皇后,也不为陛下得先帝宠爱,只为陛下敢为天下先的勇气。
她负手,抬头,发出幽幽一声叹息。
“在臣的印象里,陛下虽承载了无数骂名,却从未有过退缩。
但最终如何?
上官婉儿和张大年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当时朕是担心,你这种脾气,怎能够活下来?
“若臣早生五年,又何来这机会,这胆气,与陛下争辩?”
“谢陛下夸赞。”
“大胆!”
“哈,你倒是想的美,去鸿胪寺……哼,只怕用不得多久,周边异邦就要纷纷与大周开战。
武则天这说的是当日总仙宫里诗会的事情。
“你愿意,可朕现在,却有些不太愿意了。”
“你失望什么?”
倭,在古时,同逶。
至于你的职务,朕还需好生考虑。
“今倭人派遣唐使来,意图修复与大周的关系,同时还想要更改国名,以正国体。
她仿佛是在呢喃自语,可说出来的内容,却吓了张大年一跳。
狄仁杰教诲了什么?武则天不想问,也没兴趣问。
“哈哈哈,你这小混蛋,还真是……
那样的话,她在这皇位之上,也许就没有那么艰难了吧……
只是觉得可笑:这小家伙,可真真是胆大包天!
那些倭人,表面上越是谦恭有礼,实则就越是心怀叵测。当年刘德高自倭国返回,曾私下里谏言,断绝与倭人的联系,待时机成熟,便将之一举平定。他言,倭人伪善,不可信之……在发动白江口之战时,倭国举国期待。白江口之战结束后,倭人立刻就改变了姿态,对我使者极为谦卑,其国主甚至每日清晨向我使者请安。
武则天突然停下了脚步,站在了丹陛之上。
不过,你若真的早生五年,怀英想必也就不会那么辛苦了。”
那些人,责骂陛下牝鸡司晨,辱骂陛下是一个女子,有何德能执掌江山?
你那性子,不擅曲直之术,做不得鸿胪寺的事务。
“陛下,又何时开始在意那所谓的丰功伟绩了?”
良久,武则天睁开m.hetushu.com眼睛,看着杨守文道:“青之,你不是能说会道,为什么不说话了?”
你现在家中休息,等待朕的旨意就是……不过,有一件事你给朕记住,这次回来,不许你再惹是生非。前次你逃狱离开,令宗正寺非常不满,朕也是费了好一番口舌才算让他们不再追究。倭人的事情,你不必再理睬,可若你再惹祸,朕定不饶你。”
杨守文并没有站起来,依旧匍匐在地。
杨守文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。
自武则天登基以来,除了狄仁杰偶尔会与武则天当面顶撞之外,他再也没有看到有人敢如此和武则天说话。这个杨守文……张大年有点担心,武则天会暴跳如雷。
她靠在龙椅上,闭上了一双凤目。
如果杨守文能早生五年,武则天或许会对他委以重任。
“青之啊,朕何尝喜欢倭人?”
虽然你父亲不在家中,可是你那婶娘,还有你那妹妹都还在,估计正盼着你回去团员。
“婉儿,朕看你真的是……还没有嫁给那杨文宣,便一门心思的维护他杨文宣的种。”
她很担心,杨守文那句话,会彻底激怒了武则天。
“臣,愿意听从陛下安排。”
为何陛下现在却患得患失,一个小小的倭人,给不得陛下无上荣耀。有了他们的朝贡,那些人会视为理所当然;没有他们的朝贡,那些人也无法指摘……既然如此,陛下明明厌恶倭人,却为何违背本心,予以他们恩宠呢?臣,真的非常失望。”
只是,朕心里不甘啊!朕虽是女人,但自认不逊色于太宗。甚至于在贞观晚期,太宗几乎已无力打理朝政,都是朕协助太宗批阅奏疏。可是,人言太宗,就言贞观;而朕呢?十年辛苦,到头来……青之,不是朕看重倭人,而是想留下一桩美谈。”
倭人现在的根基太浅,根本不可能威胁到华夏。
“臣,一直牢记狄公生前的教诲。”
“可朕后来想明白了,朕为什么不喜欢你。
不过这一次,张大年却没有再去担心。
杨守文搔搔头,露出笑容。
但武m.hetushu.com则天,却笑了。
张大年暗地里松了口气,知道杨守文,已没有了危险。
上官婉儿再一次大红脸,喏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呼—
朕一开始,并不喜欢你!
而后,倭的意思也就发生了改变,变成了低矮之意。也许,是因为倭人个子矮的缘故?
朕,而今已决定把这江山还与李氏。
“谢陛下。”
这说明,你这小家伙有些眼光,是个可造之材。”
或许百年之内,倭人成不得气候。但若纵容其就学我国,早晚会成我心腹之患……”
这十年来,国泰民安,百姓虽算不得富庶,但比之贞观,朕却坚信,绝不逊色。可除此之外,朕似乎再无拿得出手的功绩。这十年来,我边塞屡遭战乱,可谓是混乱不堪。朕有心征伐,奈何朝中掣肘,使得朕面对那些化外蛮夷,也常感无力。
“走吧走吧,朕看到你就觉得累……早知如此,就应该让你留在安南,免得朕心烦。”
“朕一直觉得,你无心朝堂之事。
可不知是从何时开始,这个倭字就变成了倭人的代表词。
她一边走,一边仿佛自言自语道:“老女人,老女人……青之,你可知道,朕有生以来,你是第一个敢这么称呼我的人。你父亲说的不错,你果然是个胆大包天的小混蛋。”
杨守文听完了武则天的话,也不敢再多嘴,忙躬身应道。
杨守文的心,更砰砰直跳,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。
可是,朕登基十载,励精图治。
“青之,你站起来吧。”
武则天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可以说是推心置腹。
她眉心浅蹙,思忖片刻后道:“青之这一走,已有一年多了,期间征战不止,想来也乏了。
张大年不禁有些紧张,看着杨守文,心里暗自发苦。
因为你,和朕非常相似。心思简单,没有什么追求,却又顽固,执拗,无所畏惧……
她故去之后,只留下了一块无字碑,任后世人评价。这种气魄,在杨守文看来,不愧她为自己取得‘武瞾’之名。日月当空,无所顾忌,又何需来粉饰自家颜面?
只待和图书太子根基稳固,朕就会还政,从此不理国政。
他不禁赧然,搔搔头,嘿嘿笑了。
那时候,多少人指责陛下,辱骂陛下,陛下浑不在意……哪怕是五年前默啜寇河北道时,也对陛下出言不逊,然则到最后,他还不是仓皇撤走,退回了塞外漠北?
她再次拍了怕杨守文那张受伤的脸,而后转身走上丹陛。
“知道吗?
同时,他又觉得有一些可惜!
上官婉儿这时候正好走进了大殿,听到了杨守文的话,吓得面无人色。
“臣,遵旨。”
杨守文深知,那倭祸是从何时出现。
“朕辅佐先皇,历经白江口之战,对倭人习性,并非一无所知。
其本义是:弯曲而延绵不断的样子。
“陛下,既然……”
“朕,也许真的是老了。”
但是,倭人却极其坚韧,百年不可以,二百年如何?三百年如何?乃至更长时间。
因为若非你说,朕几乎忘记了,朕当年一路走来,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?那时候的朕,从未考虑过身后事,更无所畏惧。哪怕强横若长孙无忌,朕不惧之;当年百官反对,朕不惧之;哪怕宗室纷纷起兵,要杀朕,朕亦不惧……何以而今,却又畏手畏脚?”
杨守文听了,有点发懵。
在他的记忆里,武则天绝不是那种会在乎别人评价的女人。
杨守文这才退出了丽景台,不过在他走出去的时候,就听武则天道:“明日,去探望一下裹儿。你这次惹祸,若非裹儿为你求情,朕说不定真要好生收拾你一番……”
“一晃,朕已过古稀之年,很多事情的确是不复当年的锐气。
武则天长出一口气,在丹陛上踱步。
不过,出乎张大年的意料之外,武则天却坐了下来。
上官婉儿怯生生退到了一旁,同时又偷偷看了杨守文一眼。
可没想到,你这个小混蛋,却福大命大,虽然屡屡冲撞朕,却让朕对你生不出恨意。”
这个小混蛋,就不能安生一点吗?早知道,当初我就该跟随大兄一起走,去北庭……眼不见心不烦,省的要为这个小混蛋整日里担惊受怕。但愿,他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别再说出什么过火的话了。
难道,她真的不生气吗?
他其实也是在赌!
朕本想,让你接替你父亲统帅千骑。文宣在千骑中威信甚高,军中将领也多是他提拔起来。而你呢,经剑南道和安南两战之后,军功足以震慑那些千骑的骄兵悍将。”
所以让你统帅千骑,熬个三五年之后,等太子根基稳固后,再委任你一个羽林将军,可以辅佐太子。可现在,朕却不这么想了!粟田真人来到洛阳之后,满朝文武对其人极为欣赏,每每提及都是交口称赞。唯独你,却看出了倭人伪善的本质。
杨守文慢慢站起身来,只是觉得,腿有些发软。
伸出手,轻轻抚摸杨守文的脸,而后对上官婉儿道:“你这丫头,也真是狠心……若真个打伤了,就算文宣不说什么,那裹儿又岂能罢休?到时候,有你的苦吃。”
杨守文惹事的本领,实在是太强了,让她也感到头疼。
这样吧,你先回家。
说着,她缓缓站起身,绕过龙案,站在了丹陛上,居高临下俯视杨守文。
四年前,你在长洲寻宝之后,曾谏言朕,要防备倭人。
武则天在龙椅上坐下,似有恢复了那女皇的威严。
张大年本来不甚在意,也不禁厉声怒斥。
武则天抬起手,示意杨守文不必再说。
武则天也真的是有点怕了!
上官婉儿闻听,脸腾地一下子红了。
“陛下,那准备让青之到何处就任?”
杨守文,却沉默了!
说完,武则天笑了。
“杨守文,你好大的胆子,谁给你这般胆气,让你如此评论陛下?”
武则天的脸色再次发生了变化,眸光变得森然。
“臣失望,未曾见到那个一往无前,无所畏惧的陛下,而今只见到,垂垂老朽,一心思虑身后事,畏首畏尾,甚至连倭人都要去讨好的老女人……臣,真的失望。”
上官婉儿是真的惶恐了!
说完,她一摆手,轻声道:“青之,你起来吧。”
可越如此,刘德高认为,倭人越发可怕!
杨守文生的晚了!如果,如果他能早五年出生,也许而今的大周朝,会是另一个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