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三十七章 重逢

“李复,那就多谢你了。”
已是盛夏时节,可幼娘的小手却冰凉。杨守文知道,那是明溪传授给幼娘的拜月术所致,本身并无大碍。虽然不太明白明溪为何如此,但是,杨守文挺喜欢和幼娘在一起时的感觉。
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。
刚才我奉诏前往上阳宫面圣,这是陛下赐予的通行腰牌,还请检验。”
杨守文则迈步上前,示意杨茉莉退下。
“嗯!”
另一只手,则抓住了门环,啪啪啪叩击门扉。
“杨守文?”
这武侯所说的小娘子,怕就是一月吧!
一条深邃的巷陌,两边悬挂有灯笼。
那感觉,就好像是害怕突然间,杨守文就会消失……
“幼娘?”
这在以前,是杨守文根本不敢想象的场面。
“怎不认得?”那武卒笑道:“平日里大娘子带小娘子逛街,小人还帮大娘子拿过物品呢。”
“公子,你总算是回来了!”
在她的身边,还有一个女娃娃,正好奇看着杨守文,颇有些吃力的从门廊上走下来。
并且,随着杨府地位的不断提升,人事变动也很大。杨守文听裹儿说过,杨承烈做了东都留守之后,就更换了一大批人。而原先的管家,也被调去了他身边,而后从那些老兵之中选了一人,好像叫杨铁成,也就是眼前这位老者,担起管家职责。
“有他在,那就不会出事……走了,咱们回家!”
杨守文惊喜的笑了,用额头抵着一月的额头,蹭了蹭。
“前面就是归德坊了!”
未等杨守文再开口,杨府大门已经打开。
原本寂静的杨府,突然间变得热闹起来。
杨守文拉着幼娘的手,迈过门槛走进了杨府。
“呃,没什么,到家了!”
“婶娘!”
从一月记事起,就没有再见过杨守文。
也许,是我太贪心了?
也难怪,一晃四年光阴,幼娘的变化确是不小。
他站在大门外,抬头看去。
站在上阳宫外,可以隐约听到从河边传来的蛙鸣声,在庄严肃穆之中,平添静谧之气。
“那当然,http://m•hetushu•com那是我的八戒嘛……”
幼娘和杨茉莉从暗处走来,乖巧的呼唤一声。
当初她被梅娘子掳走的时候,还是个没长开的黄毛丫头。可如今,却已经变得亭亭玉立,恰如出水的芙蓉一般明艳。听到杨氏的呼唤,幼娘再也忍不住,哇的哭出声来。
去年开春,杨守文在离开洛阳的时候,曾见过杨氏。
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腰牌,武侯忙不迭双手把腰牌还给杨守文,躬身道:“不知杨君今夜返回,是小人怠慢了……”
幼娘心里嘀咕着,却下意识的,握紧了杨守文的手。
说着话,他便打开了坊门。
感受到幼娘手上的力气,杨守文扭头朝她看去。
高门贵胄,大体也就是这个意思吧。那九层台阶,似乎也在提醒他,而今的杨府,已非当初的杨府了。
说着,她就想往后退。
“我乃铜马陌的杨守文,今奉陛下旨意还京。
幼娘回过神来,应了一声。
洛阳城在月色中,仿佛披上了一层轻纱。
“干什么?”
算算日子,一月也有四五岁大了,杨氏带着一月出门,好像也很正常。
“这你都能听得出来?”
他目光扫过庭院中的那些仆从,有八成都不认识。
可以说这三年多来,他哪怕身在洛阳,也未曾踏足铜马陌一步。这突然一回来,反而感觉有点不太适应。
“兕子,你终于回来了!”
“阿娘,是我,是我……幼娘好想你啊!”
好大的排场!
“老杨,别来无恙。”
杨守文对这老人颇有些印象,笑着说道:“我回来了,家里都还好吗?”
“诸欢他们呢?”
脸有些发凉,是冷的,亦或者是紧张?
他正想要破口大骂,眼前突然金光一闪,出现了一块赤金打造的腰牌。
“小人,小人名叫李复。”
昏暗的灯光,照在巷陌里,忽明忽暗……
夜,深。
杨守文站在门外就能听到里面有人喊道:“是不是公子回来了?是不是公子回来了?”
自有杨茉莉上前叩门和-图-书,不一会儿的功夫,坊门打开,一个武侯从里面探出头来。
“沈庆之也去了?”
说着话,他用手一指在门口呆立,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幼娘。
那武侯愣了一下,旋即惊道。
而今,那心愿似乎达成了。
杨茉莉则落在了后面,牵着马,亦步亦趋。
杨守文拉住了她,笑着掐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“你认得我婶娘?”
事实上,从去年开始他就已经蓄发,到现在,他的头发比之普通人略短,却已经看不出半点和尚的影子。出家的日子,终于到头了!若非他现在行走于铜马陌,险些快忘记了这件事情。
原来,那三年光阴,已经过去。
小金就蹲在他的肩膀上,呲牙咧嘴,似乎是劝一月莫哭。
杨铁成连连点头,看上去显得非常激动。
虽然这道旨意,在前年底的时候就因为某些原因失效,可是出家三年的旨意犹在。
他倒不急着向杨守文汇报什么,因为他非常清楚,这个时候找杨守文说任何事情都没有用。现在,是杨守文、杨氏和幼娘的时间。他之所以能够得到杨承烈的赏识,成为杨府的大管家,就靠的是这眼力价……
“小金别闹了,走开。”
一年多过去了,杨氏已呈现出一丝丝的老态。不过,她脸上却流露出灿烂的笑容,紧紧抓住杨守文的手臂,“你这孩子,怎恁狠心?这一走,便是一年多,却想死婶娘了。”
“一月竟然认得我吗?”
家?
杨守文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确是一头长发。
而今,他可以大摇大摆行走于洛阳的街道上……
他把火把凑上前,就见杨守文负手而立。
紧跟着,便是一阵犬吠声。
幼娘颇有些傲娇的抬起头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“悟空它们都回来了。”
对了,武则天曾下旨,他三年内不得入洛阳一步。
他一只手拉着幼娘,免得小丫头跑走。要知道,这丫头的速度奇快,特别是修炼了那劳什子拜月术之后,身法越发的轻盈、灵动。即便是杨守文,也难把她和*图*书抓住。
杨守文和那武侯寒暄两句,便转身朝幼娘招手,“走吧,我们到家了!”
幼娘这一哭,杨氏那还能再忍得住,抱着幼娘大哭不止。
几次回到洛阳,却因为种种缘故,都没能回来看一看。
杨守文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回来过来,说实话,走进铜马陌的一刹那,他也有一些恍惚。
那时候,大兄还是个痴汉,每次进城的时候,都会陪着她一起逛街。那时候的日子,平淡而恬适。幼娘会牵着杨守文的手,行走在昌平的大街小巷里。她曾经希望,有朝一日,大兄可以像她牵着大兄一样,牵着她的手,一起玩耍,无忧无虑。
“大兄,要不我们明天再来?阿娘可能已经睡了。”
比之四年前,大门要高出不少,也大了许多。
见杨氏和幼娘已经停止了哭泣,杨守文这才走上去,轻声道:“婶娘,咱们进屋说话。”
杨守文说话间,便停下了脚步。
杨守文退后一步,弯下腰,把一月抱了起来。
伴随着他这一句话,杨氏向幼娘看去,而幼娘也正向她看来……母女目光相触,都愣了一下,旋即露出了激动之色。杨氏两行老泪夺眶而出,快走几步,又停下来。
不过,他并不在意,目光最终落在了那正厅门外站立的一位妇人身上。
小娘子?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已经安排好了……杨茉莉说,那么多人,家里住不下,所以诸欢他们就另寻住处。”
可是,她却记得杨守文怀抱的感觉,所以被杨守文抱起的一刹那,她感觉莫名温暖和熟悉。
对杨铁成的反应,他非常满意。
可不知为什么,幼娘心里却有些难过。
“婶娘,看我把谁带回来了?”
两人说着话,就来到了归德坊的坊门口。
杨铁成说着,便侧身让路。
她一哭,跌跌撞撞走过来的一月,立刻往地上一坐,张开了嘴,哇哇哭了起来…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,只是阿娘哭,她也哭,至少也要让人留意到他的存在不是?
幼娘没有挣扎,任由杨守和_图_书文牵着手,默默行走。
这老者,他倒是不陌生,是当初和杨怀忠父子一同过来的那几个老兵。随着杨承烈得到武则天的赏识,那些老兵有不甘寂寞的,和杨怀忠父子一起重归兵营之中。
“好,好,好!”
“嗯,我听到八戒的声音了。”
“大,兄!”
杨守文可记得很清楚,当初刚收养一月的时候,她就喜欢哭个不停。后来只要小金一做鬼脸,她就会立刻停止哭闹。没想到几年过去了,一月的这个毛病依旧没有改变。小金做出鬼脸之后,她便不再哭闹,反而瞪大了眼睛,好奇看着杨守文。
杨守文松开了幼娘的手,紧走两步。
迈步走上台阶,杨守文来到大门前。
玉兔东升,月光皎洁。
也难怪,自从杨承烈离开洛阳后,杨府就好像少了主心骨一样。
这时候,在杨铁成的暗示下,庭院中的仆从,都纷纷退下。
杨守文狼狈的把小金从肩膀上抓下来,抬头看去。
但也有几个老兵不愿意再回去,于是留在了杨府。
“大兄,你在笑什么?”
她声音有些颤抖,喊了一句。
幼娘似乎也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,这让她有一种仿佛回到了昌平的错觉。
她身形若同一支灵巧的飞燕,唰的就飞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杨氏。
“大兄!”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就反应过来,这一定是上官婉儿的安排。
杨守文从上阳宫出来,洛阳已是夜禁。
杨铁成则关上了杨府大门,退到一旁。
杨守文一怔,旋即就反应过来。
可这里,真的是家吗?
“大娘子傍晚时还说,公子今天可能会回来,所以一直不肯休息。
杨守文咧嘴笑了,用力搂抱了杨氏一下,而后松开,侧过身子。
一头獒犬从府中窜出来,眨眼间便扑到了幼娘身前。紧跟着,一道金色的影子掠过,杨守文的肩膀上,便出现了一只猴子,抱着杨守文的头,吱吱喊叫个不停。
三年前,他奉旨出家之后,几乎一直奔波在外。
杨守文怀抱一月,却偷偷的观察着杨铁成。
m.hetushu.com守文长出一口气,伸出手握住了幼娘的柔荑,迈步前行。
“我苦命的儿啊,没想到,咱们娘俩竟然还能够再次重逢……你不知道,这些年来,可想死为娘了。”
说着,幼娘便走到杨守文身边,轻轻扯住了他的衣袖。
“晌午时杨大娘子还与小人说,杨公子这两日会到,却未曾想这么快就到了。”
如今杨守文回来了……这是一个比之杨承烈更加强大的存在,也让杨铁成踏实许多。
她衣着朴素,站在那里,眼中闪烁泪光。
老奴正想着劝她,没成想……公子快快请进,这一晃,你可是有好多年没回来了。”
她即恐惧,又有些期待,跟随着杨守文,走过街心的石桥,转入了铜马陌。
“就在城外的二里桥,不过大兄不必担心,有个名叫沈庆之的人在那里接待,不会有事。”
“住在哪里?”
杨氏也小跑着,来到了杨守文的面前。
三人一马沿着洛阳城的街道缓行,杨守文一边走,一边与幼娘介绍两边坊市的名称。
“嗯!”
在他看来,幼娘是有些近乡情怯吧。一晃分别了四年之久,如今要和母亲重逢,心里会感到恐惧……这对于当初被梅娘子掳走的幼娘而言,好像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。
就见杨府灯火通明,仆从们在庭院中匆忙走动,排成两列,恭声道:“恭迎公子回府。”
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,从府中走出来。
幼娘有点害怕,拦住了杨守文,怯生生说道。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笑道:“你二人为何在这里?我不是让你们去铜马陌等我吗?”
杨守文道:“没事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“大兄不在,幼娘害怕。”
幼娘眼中闪过一丝迷茫,下意识走到了杨守文的身边,拉住了杨守文的手。在剑南道的时候,她不止一次想回家,想自己的娘亲。可不知为什么,当她到了洛阳之后,却又感觉好陌生,甚至有一些恐惧。繁华热闹的洛阳城,不晓得要比昌平大多少倍。只看那两边的坊墙,还有高耸入云的建筑,就让人不禁心生膜拜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