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三十九章 闭门羹(一)

大玉,立在树上,在阳光下,尽显睥睨姿态。
“子潜,莫非是不得已吗?”
可那鹰犬的主人杨守文,随着三年多的时间流逝,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他的模样。
陈子昂说着话,从挎兜里,取出了一张字条,放在桌案上。
我讨厌杨青之,但却不能眼看着他遇险。”
而陈子昂却双目微合,看着他,半晌也不言语。
外面再好,终究比不得自家。
我虽爱慕虚荣,好功名利禄,但至少能分得清楚是非。当初我在终南山隐居,也不过是想借此手段,得到朝廷的重视。可谁料想,朝廷未曾重视,却遭遇张易之兄弟逼迫。当时又有宋之问在一旁劝说,我知道,若不答应,必遭二张的迫害……”
杨守文笑着和她们招呼,便示意她们退下。
以至于当他出现的时候,不少人都感到困惑。
既然如此……
那中年人,正是陈子昂。
“前日,他途经偃师,杀了几十个倭人。”
这也让杨守文感到非常高兴。
四只獒犬在庭院中嘻嘻打闹,忽而扑击,忽而奔跑,看到杨守文后,又立刻跑上前来。
而现在,他做到了!
虽然子潜故意用左手书写,掩饰笔迹。
“子潜,我要感谢你。”
“青之,已经回来了?”
“哦,我也是昨晚在奉宸府,听张易之兄弟提及此事。
卢藏用凝视陈子昂,良久后,突然笑了。
她们去南市采购,还说要买些其他的物品……大娘子就是这样,喜欢去那热闹的去处。她还吩咐,说要是公子中午不必等她们,该做什么做什么,她们会晚些回来。”
陈子昂看左右没有人,于是伸手蘸了茶水,在桌上写下了一个‘间’字。
他两腿不便,于是撑起身子向外看了一眼,旋即露出一抹喜色。
大金经过一夜的休整后,已经恢复了常态。
当时,正值张九龄要参加可靠,杨承烈身边也缺少谋士。
“如此说来,子潜也是身在曹营,心在汉?”
“你这是什么话……青之在安南平定叛乱,立下了赫赫战功,又能有什么事情呢?”
“他怎么了?”
“伯玉,还请指点。”
这半年来,他又有了不少佳作问世,隐隐有一代文宗的气派。
杨守文http://www.hetushu.com穿着单薄的汗衫,走出八角楼。
黎明时,一场雷雨忽至。
“你之所以示警,怕是因为当初我从洛阳离开时,曾托付你要代为关照青之吧。”
嘿嘿,我看这一次,二张怕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,弄个不好还会灰头土脸也不定。”
杨茉莉也骑上马,随杨守文一同出了铜马陌。
陈子昂虽说双腿残废,但是对官场上的门道,却远胜杨承烈,也使得杨承烈非常高兴。
杨守文闻听,顿时笑了。
卢藏用苦涩一笑,轻声道:“伯玉,你应知我。
谁让青园的东宫背景更加深厚,谁让陈子昂而今,地位超凡?
可你也知道,太子对二张素来不满。以前他刚回洛阳,二张势大,太子不得不退让;可现在,太子气候已成,杨承烈出任北庭都护,杨青之安南大捷,无不增加了太子的份量。二张虽然有心交好东宫,但是太子却没有回应,令他们也颇为恼怒。
裹儿那边,一定要去一趟。
“大娘子一早和小娘子,还有一月出门了。”
只是这样一来,铜马陌的仆从就让显得有些陌生。
“嗯?”
你也知道,鸿胪寺而今和张易之兄弟的关系很密切,所以张易之兄弟便想借此事向杨守文发难。我昨晚离开的时候,他们还在商议对策,估计今天一定会有动作。”
“七里亭,白水塘!”
但是在不少人的眼中,特别是那些把李唐视为正统的人的眼中,二张不过是两个小丑罢了。
杨青之返回洛阳,途经偃师的时候,恰逢那些倭人仆从闹事,于是便忍不住出面制止。那些倭人并不认得他,双方一言不合,就大打出手,杨守文便杀了那些倭人。
陈子昂说着,便把那字条扯碎,丢进了一旁的香炉之中,而后用火折子点燃。
晌午开门,三五读书人陆陆续续前来,坐在酒楼里品一杯香茗,吃一些茶点小吃,更显几分悠闲自得的贵气。当然了,在洛阳城里,最好的茶,还有最好的茶艺师,都集中在青园。只是那里的消费太高,除了那种不缺钱的主儿之外,一般人根本吃不得那里的茶点。既然吃不得好茶,在这酒楼http://www•hetushu.com里品茗,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加之陈子昂本就名震文坛,其才华即便是武则天也是赞赏有加。
“婶娘呢?”
毕竟,幼娘失踪了四年多,而今有什么喜好?杨氏并不清楚。
卢藏用叹了口气,“舍伯玉,谁知我心中之苦呢?”
位于归德坊桥头的一座酒楼里,卢藏用正在吃茶。
铜马陌的鹰犬,不少人都认得。
据说,石守敬如今还做了守捉使,而杨存忠更被升为军使,都有了光明的前程。
卢藏用闻听,顿时振奋。
他轻轻点头,“富贵险中求,若能洗脱骂名,又能高升,便是留在二张身边,亦无不可。”
卢藏用也笑了,看着中年人道:“看起来,他并无大碍。”
他自不需要为生计而费心,杨承烈走的时候,吩咐家中,不管陈子昂有什么要求,都要尽力满足。而他又是随李裹儿一起回来,于是被不少人视为东宫一系的人马。
杨守文在庭院里转了一圈之后,便坐在池塘边上的凉亭里。
“公子要出门吗?”
而今,他无心仕途,又不愁生计,同时还有东宫的背景,自然在洛阳过的逍遥快活。
“你是说……”
没错,张易之兄弟有武则天的宠信,把持奉宸府,监视文武百官,权势熏天。
我会设法,助你登上鸿胪寺卿之职,你可愿意?”
之前,他随同李裹儿来到了洛阳。
可惜后来,杨承烈赴庭州就任。
也正因此,洛阳物价奇高,甚至高于长安。
子潜可还记得,当初咱们在长安时,曾多次比试……别人识不得你的笔迹,可要想瞒过我,却不太可能。当日我返回洛阳,从文宣手中得到了字条,便知是你了。”
由于两腿不便,使得陈子昂已无法继续留在仕途,于是便跟随杨承烈,做起了幕僚。
“啊?”
站在门廊上,他环视这庭院中的一草一木,都感到格外亲切。
陈子昂说话,显得云山雾罩,可是卢藏用却听得明白。
雨后的洛阳,天气凉爽。
当杨守文负手站立在门廊上的时候,几个女奴也纷纷上前行礼。
陈子昂本想在就楼上唤住杨守文,可是在听了卢藏用这一番话之后,立刻打消了念头。
他指着卢hetushu.com藏用道:“子潜,我果然没看错你。”
这时候,仆人送来了早餐,杨守文一口就品尝出来,那是杨氏的手艺。
而在杨守文的心里,铜马陌更是仅次于昌平城外,虎谷山下那个小村庄的存在。虎谷山,有他儿时的记忆,而铜马陌,则是他崛起的起点,总体而言,不分伯仲。
已经太久了,没有睡得这么踏实,这么舒服过,以至于早上睁开眼,仍有些赖床。
“叫上茉莉,备马!”
“伯玉,那是杨青之吗?”
他们若是对青之发难,就不怕因此和东宫交恶?”
据说,倭人通事昨晚已经回来,并且向鸿胪寺呈报了这件事情。
卢藏用面颊抽搐,看着陈子昂,半晌后露出了苦笑。
“子潜,是什么情况?”
他知道,杨氏是想和幼娘多处一下。
卢藏用话语中,透着幸灾乐祸。
“大娘子说,公子今天回来,定要做些公子喜欢的吃食。
陈子昂闻听,哈哈大笑。
“世人皆以为卢子潜好功名利禄,乃卑鄙小人。
这铜马陌可以说是杨守文一手打下的家业,从最初那荒芜的鬼宅,一步步变成了今日的模样。虽算不得是高门大户,但考虑到杨家父子的地位,能在这归德坊拥有如此一幢豪宅,绝非一件易事……要知道,自武则天执政以来,虽对外处于被动态势,但是国内却是一派歌舞升平,百姓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,并且越发富庶。
比如黑大,比如杨存忠父子,比如以前的管家石守敬,大都跟随杨承烈去了北庭。
陈子昂因为两腿不便,也受不得西北苦寒,于是就留在洛阳。
杨守文说完,便返回八角楼,穿好了一副。
甚至连以前的政敌,都开始对他释放善意。
“果然是他!”
“我要走一遭翠云峰。”
如今的陈子昂,可说是无欲无求,也正因此,使得他在洛阳的地位,更显非凡……
杨守文跨上马,大玉便落在了他的肩膀上,而四只獒犬,则跟随在他的左右。
这次如果不是裹儿先行在武则天那边求情,天晓得又会是什么局面。
后世有‘居长安大不易’的说法,但事实上,在武朝时期,居洛阳同样是大不易。
卢藏用和陈子昂是至交,两人的关系格www.hetushu.com外亲近。
伴随着杨守文茶经问世,使得吃茶变成了那清流名士,王公贵族最为喜欢的一个习惯。
不过现在看,怕是情况有变。杨青之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在街头走动,必有所持……
我今日请你来,就是想要和你说这件事情。
两人两骑,四犬一鹰,行走在归德坊的街市中,格外抢眼。
一晃三年多,这铜马陌变化巨大。
“二张如今,不正在交好东宫。
“知我者,伯玉也。”
除了少数几人,如杨铁成等之外,就剩下几个当初他买来的波斯女奴比较熟悉。
在他对面,是一个青衫纶巾的中年人。
这六个字出口,卢藏用心里一颤,抬头向陈子昂看去。
连带着,许多酒楼里也都陆续推出了烹茶、煎茶的项目。
谁不知道,铜马陌杨府的鹰犬最是凶狠,寻常人根本靠近不得。可是现在……啊,那为首青年,莫非就是杨谪仙?
府中的仆从已近百人,比之当初他出家之前,的确是兴旺许多。
陈子昂点头,而后轻声道:“你继续留在奉宸府,不必担心其他。
“伯玉这么看我作甚?”
更何况,近一载未与裹儿相见,他也非常想念。
说到这里,陈子昂话锋却突然一转,低声道:“其实,我也一直想找机会问你,为何要为二张效力。如今既然知道了原因,那也就好办了……我知子潜所虑,担心脱离二张后,会遭遇报复。现在,我正好有一个机会,可使子潜他日能洗脱骂名。”
和幼娘一起逛街,可以增进她母女的感情,顺便也好了解一下,幼娘而今的性子。
杀那些倭人的时候,杨守文并没有考虑太多。但事后和上官婉儿相见,他才发现,一个小小的遣唐使,却隐藏了太多他并不知晓的事情。也幸亏裹儿的求情,让武则天在鸿胪寺通禀之前就得知了事情缘由,否则的话,杨守文定少不得要被责罚。
“伯玉难道还不清楚,你这个侄儿的性子吗?”
你的事情,我会告知青之……青之其人,最重感情。他若知道当初你帮过他,绝不会对你袖手旁观。这次,二张动手,鸿胪寺少不得要参与其中。你不要参与这件事情,只管让二张行动。青之既然敢如此大胆的行走于街市,和*图*书其背后定有所持。
而当初跟随杨守文的那些人,许多都已经改变了身份。
杨守文一场好睡,一觉到天亮。
入夏以来,洛阳的雨水极为稀少,偶尔会下一场,也持续不得太久。不过这场雨,却来的很凶猛,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。暴雨,使得洛河与伊水的水面暴涨,干涸的土地,也在这一场大雨中得到了缓解,令整个洛阳城,都变得生机盎然……
那些人当初投奔他,不就是为了有一个远大前程吗?
卢藏用也笑了,点点头。
看他这样子,怕是昨日已经返回洛阳,弄不好还见过了陛下。
甚至于,卢藏用若想要去青园快活,只需陈子昂一句话,便可以免去所有的费用。
却见陈子昂面带笑容,轻声道:“子潜怕是没想到,当初的示警字条,却在我手中。
昨晚回来,已是深夜。
可你我相交多年,我知你写字的习惯,更知道你,除了右手之外,左手书法同样不凡。
这里,绝对是寸土寸金。据坊间流传,杨守文所在的铜马陌,而今最少价值十万金。这十万金里,有实际的价格,也有各种原因造成的虚高。比如,铜马陌曾是鬼宅,后来被发现,竟然隐藏着元文都宝藏的重要线索;这里曾命案频发,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;更有杨守文来到洛阳后的崛起,让不少人觉得,铜马陌是风水宝地。
他而今,是二张的手下,在许多人眼里,特别是一些清流名士眼中,和宋之问一样,都是自甘堕落的代表人物。
归德坊地处洛阳最为繁华之所,坊内多是王公贵族。
加之杨氏和幼娘都处于一种极其激动的情绪之中,所以杨守文没来得及欣赏自家住宅。
独伯玉你视我为知己……我不喜欢杨守文,他锋芒太露,会让我感到很羞愧,也让我很嫉妒。但他是你的晚辈,当初你托我关照他,虽然他并不需要关照,我却不能负你所托……二张,对杨守文无比嫉妒,所以当初他南下长洲,便想要设计陷害。
杨守文想了想,便站起身来。
卢藏用突然开口问道。
卢藏用闻听,笑着摇头道:“伯玉有所不知,二张的确是想要与东宫结交。
总之,若非杨家父子的身份特殊,说不定这块土地早就被人强行夺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