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四十一章 兄弟重逢

说完,她便转过身去。
于是,太平公主出主意,让裹儿不要见杨守文,迫他向东宫提亲。
李裹儿闻听,顿时变了脸色。
“生气倒是没发现,不过感觉,杨公子有点失望。”
哼,三年了……他如今还俗,身边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小妖精,恐怕都忘记了,我如今还在修行。若不教训他一下,他岂不是得意的紧?嗯,姑姑说的不错,就该让他主动一些。”
“他当时什么反应?走的时候又是什么表情?是不是生气了?”
他们身着宽大的衣袍,一头金发,格外显眼。而为首两人,其中一个更是女子,她长的极为美艳,看到杨守文回身,顿时笑了起来,催马上前。而她身边的男子,也紧随其后。
奴婢记得,詹事府那位新任主簿,似乎与杨公子很熟悉?”
就见在入城的队伍中,有一群极为醒目的人。
“办法,那是说想就能想出来的?”
而今他再次被调回了东宫,并且高升为太子内坊典内,同时还在左内率府担当监军长史一职,不但为李显信任,同时又与李重润交好,可以说是东宫的重要人员。
不等小馒头开口,一旁小铃铛就脱口而出道:“小高,让小高去!”
那焦急的模样,让小铃铛有些不知所措。m.hetushu•com
阿嚏!
他勒住马,回身向远处的翠云峰看去,搔搔头对杨茉莉道:“茉莉,你说裹儿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公主你别急,我想,我这就想……”
“公主,杨公子走了!”
“那就是了!”
移情别恋?
所以,裹儿认为,这一次应该让杨守文再主动一点。
杨守文到了城门口,正准备进城,却忽听得身后有一个女人高声叫喊道:“前面,可是杨君?”
他先一愣,旋即也笑了,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。
杨守文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,而后揉了揉鼻子。
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你不知道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她蹙眉沉思,片刻后道:“公主,奴婢以为,这件事你也不必太紧张。
奴婢的意思,是找人偷偷把公主的想法告诉张文学,相信张文学一定会提醒杨公子。”
若她不想见杨守文,就不会那么急切的跑去找武则天,为杨守文求情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小馒头,你平日里最聪明,快给我想个办法出来。”
小铃铛一阵小跑的过来,气喘吁吁。
可现在听了小馒头的话之后,裹儿又慌了手脚。
“只失望吗?”
大玉在空中翱翔,不再鸣叫;四只獒犬仿佛也感受到了杨守文http://m.hetushu.com心情的变化,不复早先那趾高气扬的雄壮威武,而是夹着尾巴,跟随在杨守文左右,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。
就见他立刻甩镫下马,迎上前。
小馒头脸上顿时绽放出灿烂笑容。
杨茉莉则瞪大了眼睛,一副茫然表情。
……
“坏了,那该怎么办?那该怎么办?”
才过了正午,阳光却开始变得炽烈起来。
女人驻足,而男子则快走几步,来到了杨守文的面前。
“还有点不知所措,有点奇怪。”
“就是他!”
李裹儿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。
“公主,既然怕他生气,你干嘛不见他呢?”
她蹦跳着跑去收拾,准备进城,而李裹儿则站在花丛前,看着那被她砍得乱七八糟的花丛,绝美娇靥上,露出了一丝委屈的表情。
他比划着手语,意思是:别来无恙!
高力士此前,已返回神都。
那本该是缤纷绽放的鲜花,而今却莫名其妙的遭遇璀璨,花瓣散落一地,格外凄凉。
小馒头可是一个无肉不欢的女生,怎可能忍得下三天不许吃肉的惩罚?
一听不让吃肉,小馒头也急了。
而对方那一男一女,也都下马。
杨守文唯一一次的主动,怕还是那次冒险上山,就见李和_图_书过。
“你看,张文学和杨公子熟悉,而公主对张文学又有举荐之恩。
最重要的是,要让他主动一些。
也正是因为这原因,我才向父王举荐了他,让他做了詹事府的主簿。”
一旁小馒头道:“可我觉得,杨公子未必能想清楚。”
今天你已决定不见他,也别急着就想挽回,那样的话,你公主的颜面,可就没有了。
满腔喜悦来见裹儿,却吃了一个闭门羹。
杨守文立刻勒住马,回身观瞧。
事实上,她和杨守文虽然有娃娃亲,但相识以来,都是她主动,却少见杨守文主动。
杨守文一阵心烦意乱,便转回身来。
心情,也随之变得烦躁起来,一大早起来时的好心情,也随之一扫而光。
裹儿认真考虑之后,也觉得太平公主说的很有道理。
桃花峪谷内,裹儿挥舞着手中的宝剑,百无聊赖劈砍着面前的花丛。
“才不要告诉他,让他自己去想。
小铃铛也是跟着裹儿久了,说话很是随意道:“公主,既然你想提醒他,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呢?”
万一他真想不明白,岂不是……
小铃铛自然乐得进城,所以立刻应下。
显然不太可能!
有点熟悉,但又很陌生。
“我不管,你若是不想出来,那就三天不许吃肉。和-图-书
可眨眼功夫,她又转身回来,紧张看着小铃铛道:“快说,他走的时候,有没有生气?”
最关键是,他有点想不明白,裹儿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!
当然不是!
这样一来,太子可以顺水推舟,让裹儿还俗,而裹儿呢,也能够大大方方嫁给杨守文。
“兕子哥哥,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!”
“他和兕子哥哥当然熟悉,好像认识了好多年……而且,他进士及第之前,一直是住在铜马陌,还做过杨公的幕僚。嗯,我记得兕子哥哥说过,那个人很有才能。
就这样,两人两骑,一鹰四犬复又沿着来时的路,返回洛阳。
若裹儿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,要变心早就变心了,又怎可能一个人在翠云峰清苦修行,还陪着他前往剑南道呢?可不是移情别恋的话,又会是什么情况,让她避而不见?
“公主你难道不觉得,杨公子在这方面其实很痴的,好多事情你不说清楚,他根本就想不清楚。万一他想不清楚,你又被困在这桃花峪,那个小妖精跟在他身边久了,说不定会使出什么狐媚子的手段。杨公子又不会提防,到时候岂不着了道?”
她气急败坏道:“小馒头,那你怎么不提醒我?”
“才不要见他!”裹儿气呼呼说道:“他有那个m.hetushu.com小妖精陪在身边,不知道有多快活呢,我干嘛要见他?”
“那你觉得,谁去告诉他比较好?”
裹儿有些焦躁,在花丛前来回走动。
“小铃铛,那你去找小高,把我的意思告诉他。
裹儿闻听,立刻转过身来。
她当然了解杨守文,别看杨守文有才华,对她也极好,但其实,又是个有些木讷的人。
“奴婢哪知道公主的打算……昨日你与太平公主说完话就休息了,今天匆匆忙忙的吩咐下来,奴婢甚至都不知道你要做什么,又怎么提醒?”
“你是说张九龄,张文学吗?”
杨守文真的是有些糊涂了!
那张俏丽的小脸上,更因为跑得太急,泛起一抹红晕。
期间就说到了杨守文和她的婚事……太平公主说,你不管怎样,都是皇家贵胄,怎可以那么主动呢?男人一向是喜新厌旧,你太过主动了,他反而不会去珍惜的。
让他把事情给我办好,否则的话,我一定会要他好看。”
昨日太平公主前来,和她聊了许久。
但在那之后,他又变成了一个呆子。
而杨守文却未以手语回答,而是上前一步,便把他拥抱在怀中,大声道:“大兄,你怎么来了?”
杨守文的目光,并未在那女人身上停留太久,而是落在那男子身上。
她真不想见杨守文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