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四十四章 呼罗珊国(二)

“哥奴,你留下来,帮我向米娘子详细说明。
“怎么回事?”
之后,倭国确定,大周皇帝是乐于接受他们的恳请,并可以趁机改善关系。
吉力元英趁机吸纳了不少族人,其麾下也有近五万人,若合在一处,差不多有二十万人。”
濛池都护府在乾封二年被罢黜,之后又在垂拱二年复置。
吉达一愣,有些犹豫。
接下来的程序,还有很多,必须一步步进行。
她要照顾到安西诸国的想法,毕竟大周与安西诸国的关系,可说是相当的密切。
“米娘子和她的仆从,可以先住在这里。
米娜身边的这些人,打打杀杀或许可以,但要说治国安邦,却远远不足。
“快速?”
杨守文眸光一凝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包括武则天,也需要考虑方方面面。
“这个,我知道。”
的确,北庭都护府的治下越来越广。
而在此之前,你们和朝廷没有任何的联系……朝廷到目前为止,对你和你的族人,了解并不是太多。况且,你们在濛池建国,牵扯甚广。在朝廷没有进行全面斟酌之前,根本不可能给你们任何承诺。对了,你们这次过来,可曾向濛池都护府呈报?”
但凡谋求建国,递交国书,都有非常严格的章程。
“嗯?”
这里,绝对安全,也不会有人来找麻烦,总好过住在城里,不说别的,花费甚巨。”
似乎看出了杨守文的疑问,李林甫笑道:“杨大哥莫胡思乱想,乌质勒是因为郭元振而亡,但绝非郭元振所杀。”
去年底,吐蕃人再次从小勃律北上,袭掠沙州……杨公今在北庭平乱,只怕并不轻松。”
李林甫点头道:“此乃郭元振之功。”
不过当时由于双方正处于紧张时期,倭国并未大动干戈,而是先派人过hetushu.com来,打探情况,寻找门路,试探清楚大周朝廷的态度。这一番试探,就持续了整整一年。
“米娘子,你怎么看?”
可现在,安西动荡,突厥人造反,肆虐沙陀州。而突骑施人也蠢蠢欲动,似乎想要对朝廷不利。若此时,米娘子能够出兵协助杨公平定沙陀,牵制突骑施人的话……”
不过……”
米娘子他们想要建国,必然是要一步步的进行,怎可能一蹴而就?最关键的是,他们现在连第一个步骤都没有走。濛池都护府,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要建国的想法……所幸他们还没有找到门路,若不然,现在可能已成为阶下囚,图谋造反定是死罪。
去年,郭元振赴安西都护府巡查时,乌质勒便匆匆跑去觐见。郭元振老儿,其实对乌质勒颇有忌惮,早在之前就曾表奏朝廷,想要朝廷出兵找乌质勒的麻烦,但未能通过。估计乌质勒也听说了这件事,所以想找郭元振求饶……那老儿见乌质勒身体不适,于是故意在野外接待乌质勒。隆冬十月,天寒地冻,郭元振老儿硬是拉着乌质勒在雪地里说了一个多时辰……乌质勒回去后没多久,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原以为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可现在看来,她似乎想的有些简单了!
杨守文诧异看向李林甫,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。
正如杨守文所想,在政治外交方面,她是一个门外汉,而她手下,也不是特别清楚。
“安西经薄露之乱后,乌质勒元气大伤,对朝廷极为恭敬。
数十载的蹉跎,内外交困。
杨守文还真不清楚,濛池都护府隶属北庭都护府所治。
杨守文扭头,向米娜看去。
哪怕他知道米娜是个公主,但是在没有获得朝廷的认可之前,公和-图-书主二字绝不可能从他口中说出。
米娜的脸色,有些难看。
“嗯?”
杨守文是一个政治小白,不过在看到米娜的行动之后,他可以确定,这是一个比他还要小白的流亡公主。对于外交事务,她全然不懂,而且怕是身边也没有这类的人才。
米娜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呼罗珊近十万族人,已大部分随我东进;此外,我还命人在故国寻找那些忠于我的族人,若能够东进,差不多可以凑足十五万人……
真要操作起来,如果你们在朝中有人,快则三五年就可以成功。不过以我对朝廷的了解,以目前安西复杂的局势,你们想要建国,这里面困难很多,说不定要花费更多的时间。毕竟,朝廷还需要与安西诸国,以及五弩失毕部落进行磋商、讨论。”
“其实,还有一个办法,可以加快步骤。”
而李林甫则咧嘴苦笑,不等杨守文开口,便对米娜说道:“米娘子,这件事怕不好办啊。”
还有,米娜是否忠于大唐,她的国家,会给朝廷带来什么样的改变?
“吉达,既然杨君邀请,你便随他去吧。”
杨守文点点头,没有理睬米娜,而是直接问李林甫道:“有没有比较快速的方法呢?”
米娜顿时苦了脸,向杨守文看了过来。
李林甫又道:“米娘子族人十万,若在平时,定有麻烦。
濛池都护府,是显庆二年时,唐平定西突厥阿史那贺鲁之后,分其西部地区,设立的一座上都护府,统领五弩失毕部落,治所就在碎叶城,下辖共有是一个都督府。
这样一来,可以省去濛池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的考察过程。既然杨大哥对米娘子和她的族人熟悉,而杨公乃北庭都护。有这么一层关系,至少可以免去半年光阴。”
“其m.hetushu.com实也不算复杂。
“其实,可以省略第一步和第二步。”
米娜听罢,颇为意动。
杨守文笑道:“这有何难,你们只需立刻返回濛池,途经庭州时,找我父亲说明就是。”
陇右都督郭元振?他敢擅杀乌质勒吗?
米娜听完这番话后,更不再犹豫。
如果有,何至于如此莽撞?
“乌质勒死了?”
若冒然同意米娜建国,安西诸国是否会产生怨恨?
杨守文听罢,不由得一咧嘴,轻声道:“未曾想,这郭都督倒是个狠角色。”
李林甫看着米娜道:“米娘子,这一系列步骤完成,鸿胪寺会派人通知你,让你派出使团,携带国书前来神都。到那个时候,才是真正册封你们国号的时候……”
“咱们在洛阳人生地不熟,而今有杨君为你我做主,便听从他的安排吧。
大兄,随我走!咱们先去吃酒,然后回家……还记得幼娘吗?我已经把她找回来了!”
“什么办法?”
米娘子你想要在濛池建国,这一应步骤,必须要走上一遭才行。大兄乃我结义兄长,他找到我,我绝不会袖手旁观。而且,家父如今官拜北庭都护,也可以给予你们一定的照顾。碎叶城那边,我也有一些熟人,如果有麻烦,你们可以前去求助。
李林甫道:“你们在濛池不过一年多,便试图建国。
杨守文立刻明白了李林甫的意思,扭头向米娜看去。
去年底,乌质勒卒,其部曲四分五裂。
此外,濛池治下有十姓突厥,也要谨慎对待。
一般而言,米娜想要在濛池建立国家的话,应该先派人来神都打探消息,寻找门路,而后派出使者进行试探,在反复的磋商,不断的讨论,最后才是派出使团前来。
现在,有杨守文出面帮衬,说不定可以免去许多麻www.hetushu.com烦。更何况,杨守文的权势,似乎不小呢……
李林甫道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。
诸如这类的事情,还有很多。
总之,在朝廷没有正式开始之前,你们最好不要有任何不理智的动作。
“不过……”
“杨大哥,刚才我听米娘子说,她帐下族人几近十万?”
不过想想,似乎也很正常!
毕竟,萨珊波斯王国早已灭亡,米娜说穿了不过是一个亡国公主,其正统性与合法性,尚待考证。若米娜只是在濛池定居,那还好说一些。可若是建国,其牵扯之广,程序之复杂,要比倭国更改国名更加艰难。不说别的,米娜想要确立她在波斯的合法地位,获得与吐火罗等国家同等地位,绝不是递交一份国书就能完成。
“这样,可以让大周朝廷接纳我们吗?”
“大兄,随我回家吧。”
吉达也在一旁听得真切,于是比划手势道:兕子,真的这么麻烦吗?
米娜试图在濛池建国,难度远甚于倭国。
李林甫道:“是否接纳我不敢说,但至少可以让朝廷对你们产生足够的重视,让圣人清楚,你们是愿意臣服于大周朝廷。这样一来,相信在一些步骤上能够加快进度。”
而杨守文在李林甫说完后,便把目光落在了吉达身上。
吉达比划道:那你呢?
此前原本隶属于安西都护府下的濛池都护府,而今也到了北庭都护府治下,也就是说,整个昆陵山古道,都隶属于北庭都护府的保护下。如此广袤的地域,单靠庭州兵马,的确难以顾及周全。如果米娜能够出兵,的确可以缓解杨承烈的压力。
杨守文一听,不禁感到诧异,扭头向李林甫看过来。
之前,她苦无头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大寔人会对此持什么样的态度?一旦他们产生不满,是否会与http://m.hetushu•com大周朝廷开战,大周朝廷又该如何应对?
米娜若是以一个部落,立足濛池,一切都还好说。可若建国,十姓突厥是否同意?
可现在,米娜竟然在全无试探的情况下,就亲自带着人跑来神都……
不过她也能听得出来,杨守文并不是故意推脱,实在是他们什么都不懂,行动太过冒失。
伴随萨珊波斯王国的灭亡,当年忠于波斯的那些大臣们,或死或投降大寔人。而米娜更颠簸流离多年,后来甚至不得已做了黄胡子,跑到安西当马贼,手下又有多少可用之人。
不过这时候的濛池都护府,已经隶属于安西大都护府治下。所以,米娜如果想要在濛池建国,必须要先报知与濛池都护府,而后再由濛池都护府层层上报至中枢,在经过审核之后,转发与鸿胪寺,由鸿胪寺派出使者前往濛池考察……这只是第一步。
李林甫道:“今沙陀州突厥人作乱,突骑施人蠢蠢欲动。
哪怕是吐火罗人和五弩失毕找你们麻烦,你们也要先行退让,或者寻求都护府帮助,绝不可轻启战端。”
杨守文浓眉一挑,向李林甫看去。
在遣唐使出发前,也就是久视元年初,倭国就派遣使臣前来。
他立刻向米娜看去,轻声道:“哥奴所言极是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。
“战功!”
比如这次倭国递交国书,恳请大周皇帝同意将倭国国名改为日本,其实早就开始行动。
而且,杨君刚才的话,我也需要好生考虑一下。杨君,若我们可以出兵,该怎么与朝廷联系?”
于是他们才派出了遣唐使,跋涉千里来到神都……
“这么复杂?”
“最好的办法,是由北庭都护府直接表奏中枢。
“不过什么?”
李林甫笑道:“杨大哥难道不知道,而今濛池都护府,已归入北庭都护府所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