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四十六章 东宫相召

“不要不要……有大兄在,幼娘已经很开心了。
两人一直聊到夜半,吉达流露困倦之色,于是便去休息了。
杨守文始终想不明白,相王府为何与倭人走的那么近。
没想到,幼娘如今居然练得如此身手。
过了一会儿,幼娘抬起头,正想要开口说话,却听到从前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。
“郎君,张公子来了!”
一边走,他一边对幼娘道:“幼娘,带着悟空它们,去陪伴婶娘和一月,我过去查看一下。”
“睡不着。”
幼娘走了过来,那獒犬也就立刻安静了。
只是,她旋即低下了头,眼中闪过一丝丝的落寞。
杨守文道:“刚才皇太孙提醒了我,我才知晓此事。
吉达并不是善于表达的人,所以他说的非常简单,可是在那简单的言语中,杨守文却听出了一丝丝的惊心动魄。
杨守文觉得,只要米娜愿意臣服,夹在大寔人和大周之间,她的发展空间并不算太大,但是却能够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。
若是有太多陌生人,幼娘会睡不着,反而觉得不见幼娘睡不着,只是有些想念老家。”
毕竟,三年时光,铜马陌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!
夹带着一丝丝从瀍渠吹来的水汽,却为铜马陌平添了些http://www.hetushu.com许凉意。
吉达的事情,他一定要帮,而且要帮到底,这个无需犹豫。至于怎么帮?他也有了一些头绪,关键是要看米娜的最终态度。如果她愿意臣服大周,一切都好操作。
杨守文走出了八角楼,在门廊上坐下。
吉达一愣,旋即比划道:自然是她自己的主意。
“好啊!”
而且在历史上,李隆基登基之后,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倭人的赞赏……
坐在八角楼内,吉达向杨守文比划着,表示出了内心的惊讶。
事实上,朝廷也需要有这样一支强有力的力量,在安西稳定局势。
眼见着就将夜禁,杨守文才起身告辞,和吉达返回铜马陌。
就在杨守文思忖之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弱,几乎听不太清楚的声响。
他说着话,便迈步往外走。
倒是那些倭人……
而我呢,天一亮就会派人前往庭州,向我父亲禀报此事。所以,你们要想清楚,能够出多大的力,能够建立什么样的功勋。唯有展现出你们的价值,陛下才能重视。”
和吉达许久不见,谈完了公事之后,两人便说起了分别之后,各自的经历。
杨守文点点头道:“大寔人派遣了使者前来www.hetushu.com。”
偌大的院子里,寂静无声。
西角楼这顿酒,一直持续到了天黑。
“大兄,是我!”
倭人狼子野心,难道李旦和李隆基父子就看不出来?亦或者是因为倭人孤悬于海外,根本威胁不到中原,所以两父子根本不在意倭人的存在,所以与之交好吗?
明天,我会去拜访太子,便不再陪你。
庭院里,四头獒犬匍匐在廊下熟睡,而大玉则栖息在树上,格外安静。
杨守文微微一笑,目光便落在了一旁为他沏茶的幼娘身上,眼中闪过一丝温柔。
杨守文则沿着曲折小径,来到了莲花池旁边的月亮门后。他正准备往外走,却见杨铁城匆匆跑了过来。他手持一支火把,看衣着,也有些凌乱,显然是临时穿戴在身上。
亦或者说,倭人和相王府,一直有联系?
“啊?”
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,让杨守文松了口气。
吉达比划道:此事,我会尽快让米娜决定。
他带了不少人马过来,说是太子有急事要召见公子,请公子立刻随他前往东宫……”
说起来,吉达是最早随杨守文住进铜马陌的人。可是当他看到如今的铜马陌杨府时,也不禁大吃一惊,有些认不出来。
幼娘连忙点头,和-图-书招呼了四头獒犬,便转身往一旁的庭院里跑去。
只是,这里太大了,有点空旷。”
杨守文总觉得,这里面有些古怪。
否则单靠而今屯驻安西的三万兵马,根本无法保证西域的稳定。那安西,地域太过广袤,三万兵马不过杯水车薪。想想朝廷在西域的对手吧……吐蕃人,突骑施人,突厥人,吐火罗人,以及那崛起不久的大寔人,都不容易对付。三万兵马太少,可如果从关中抽调兵马过去,且不说那庞大的军费开支,还要考虑到关中的稳定。
其实我也想念……只是,我们如今想要回去,却有些麻烦。这样,等我空闲下来,就陪着你一起回去探望,好不好?”
那怎么办?
裹儿为什么不肯见我,难道说,我得罪了她吗?
吉达比划道。
而四头獒犬也在他一声喝问的同时睁开了眼睛,朝一旁的树丛中跃跃欲试。
杨守文可记得很清楚,当初在长洲的时候,当得知有倭人参与其中之后,李隆基可是很为倭人解释了一番。从李隆基的言语之中可以看出,他对倭人堪称是推崇。
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,幼娘竟变得强悍如斯。”
“谁!”
他旋即把话锋一转,看着吉达道:“大兄,这次米娜来东都,是谁和*图*书的主意?”
“这么晚了,发生了什么状况?”
蓬蓬蓬!
杨守文的思绪,旋即就跳到了李裹儿的身上。
你不晓得,而今她身上的压力巨大,十万族人的生存不说,只说那十姓突厥,还有安西十国,这两年一直在暗地里和我们作对。如果不是一开始有吉力元英的帮助,我们甚至无法立足。而且,从去年开始,大寔人封锁了西行之路,是我们无法继续从波斯获得支持和援助……米娜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,才选择了前来洛阳。
大寔人而今横行波斯湾,实力强横,便是朝廷,怕也未必愿意轻易去得罪那些人。所以,你们必须要展现出你们的价值,让陛下知道,你们在濛池生存的意义……
“那回头,再招些婢女陪你。”
吉达睡得很熟,而杨守文则有点睡不着。
杨守文笑着拍了怕幼娘的手,轻声道:“幼娘,我知道你想念虎谷山的老家。
你最好是劝说一下米娜,让她早点做出决定。
“有一点……不过还好,有阿娘和大兄在,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虎谷村里的老房子。
“不习惯?”
“就是之前在家里读书,后来考中进士的那位张公子。
两人就这样,肩并肩坐在门廊上。
杨守文感觉清醒了不少,靠在廊柱http://m.hetushu.com上,思忖着接下来的打算。
杨守文眉头一蹙,便站起身来。
杨守文倒是能够理解,从濛池一路过来,好像没头苍蝇似地闯进了洛阳,吉达肩膀上承受的压力并不小。虽说许多事情都是由米娜做主,可是到了洛阳,真正做主的只可能是吉达,而不是对洛阳一无所知的米娜。这,自然让吉达感到辛苦。
“张公子?”
刚才他乍见幼娘,就觉察到而今的幼娘,绝非等闲。当年,小丫头还只是一个跟随在杨守文身后的小尾巴,可没想到,却变得如此可怖。吉达没有和幼娘交手过,可是在西陲无数次的战斗经验,让他有着甚至比杨守文还敏锐的直觉:幼娘,很危险。
……
先是日间李裹儿的闭门羹,而后又有和吉达重逢。
他呼的起身,扭头看去。
幼娘欢快的回答。
似乎有人在砸门。
“幼娘,你怎地不去睡觉?”
李重润说,粟田真人与相王府走的很近……这句话,怕也是想要提醒杨守文,他杀死那么多倭人仆从,怕也不容易平息下去。粟田真人与相王府交好?倒是不足为奇。
“估计,他们很快会抵达洛阳。”
杨守文笑着伸出手,幼娘则乖巧的把手放在杨守文的手掌中,任由他牵着,在门廊上坐下。
仲夏夜,热浪滚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