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四十九章

杨守文再次向张九龄看了过去,眼中充满了杀气。
在宫门外一直等到天光将亮,杨守文才知道,张九龄已经从另一个宫门离开。
“对了,今日咱们去西市走一走,顺便买些鱼……你大兄喜欢吃地道的黄河鲤鱼。”
……
一般而言,内侍官是不得与外官交集。
幼娘的眸光,此时显得格外命令。
……
“管叔的死,我已经找到了线索,自会设法为他报仇。
杨守文听罢,不由得在心里咒骂一句。
杨守文睡了一个多时辰,就被人唤醒。
幼娘却正色道:“我今天在天津桥头,遇到了小高。”
一听是要给杨守文做吃食,幼娘顿时来了精神。
幼娘心里嘀咕了一句,强笑一声。
上官婉儿笑了笑,轻声道:“青之也不必担心,鸿胪寺虽说弹劾你,但并无凶险。陛下和太子都会支持你,保你平安,所以你只管安心等待,不必分心其他。
杨守文没想过去找杨思勖,却未曾想,杨思勖居然主动登门……不过,他也知道,杨思勖找上门来,一定是奉了差遣。否则,以他内侍的身份也不会这么冒失。
羽林中郎,正五品的职务。
“管叔死了!”
羽林军而今设有大将军,是薛楚玉。
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,这件事就这么决定。”
说着,两人相视而笑。
不算多,但对杨守文而言,却已足够。
杨守文几乎不假思索,便拒绝了幼娘的要求。
杨守文话说出口,杨氏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。
让韦鐬出面?
杨守文离开东宫之后并未急于离开,而是在宫门外等候张九龄。
闭上眼,他半靠在床榻上,蹙眉沉思。
既然李显已经有了决定,并且愿意去和米娜她们接触,杨守文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www.hetushu.com大兄现在,好忙啊!”
同时,上阳宫是武则天常驻之地,有杨守文守卫,对武则天而言,更能放心。
“幼娘,这件事我已经推了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“那接下来,我该怎么办?”
杨铁成匆匆离去,杨守文便又回到了楼内。
他要去找米娜,把杨守文的这些话如实转告。
杨氏闻听,不禁笑道:“幼娘,你大兄今时不同往日,自然十分忙碌。
八月十五,陛下要在上阳宫内宴请群臣,并邀请了各藩国使者。
可是,张九龄却早有准备……
所以,从即日起,上阳宫需加强守卫。陛下要你接掌飞龙兵,并入羽林军,暂领羽林中郎,守卫上阳宫。杨君你甫一回京,便得如此重任,可喜可贺啊。”
来找他的人,却是杨思勖。
杨守文听上官婉儿说过,杨思勖在司宫台内,而今可谓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除了张大年之外,也只有少监高延福可以和他相提并论。不过,杨思勖早就听命于李显,当初杨守文能够越狱离开洛阳,也多亏了杨思勖在暗地里帮忙。
只是李显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,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不情愿的点头答应。
幼娘撅着嘴,有些不太高兴。
可以说,武则天为了替杨守文开脱,也是费了不少心思。
“只是让我陪伴阿娘吗?”
可现在看来……
杨守文被她看得一阵心烦意乱,呼的站起身,大声道:“此事不必再说,我绝不会同意你去长安。”
“可是,我却觉得还是昌平好。”
“明白。”
“嗯?”
虽然这早已形同虚设,可是在大体上,官员们还是要奉守这样的规矩。
他向杨思勖道谢,而后问清楚了具体赴任的时间和地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点,杨思勖便起身告辞。
他拱手道:“杨君,别来无恙啊。”
“大兄……”
杨守文心里,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他要找张九龄算账,问一问,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幼娘才跟着他回来,便要让她去长安冒险?杨守文觉得,张九龄这个主意非常怪异,似乎不太符合他的性格。
“大兄,幼娘不想做那种无所事事的人,幼娘随你回来,也不是想要享福,而是希望能够帮助大兄。幼娘知道,大兄现在是做大事的人,可正因为这样,幼娘更想帮助大兄啊。”
“就是当初跟随我父亲左右的快手班头管虎,你可还记得?”
原来,是有人前来找他。
薛楚玉之下,又有三名羽林将军。一般而言,羽林军满员六千人,三名羽林将军各领一军。杨守文虽说功劳卓著,但毕竟年纪还小。羽林将军是从三品的职务,他冒然接掌,必然会引起更多的反对。要知道,杨守文此前杀倭人仆从,已经引得朝中许多人不满。再身居高位,哪怕武则天铁腕无双,也会感到头疼。
从现在开始,你莫要再与他们接触,以免再惹非议……太子,你可有什么看法?”
杨守文眼睛蓦地一亮,起身走出了八角楼,把杨铁成唤来。
“不行!”
东宫议事完毕,已经过了丑时。
该死的高力士!
“大兄,请转告米娜,韦鐬为人精细,而且非常聪明,眼光毒辣,甚得太子信赖。请她坦诚与韦鐬商议,把她们的优势和劣势都说清楚,这样才能有好结果。
对了,那波斯公主的事情,我已经知道,并且刚才还与太子商议。
他简单洗漱一番,便走出了大门,看清楚门口的那人时,却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幼娘和_图_书倒是记得管虎,但是对管虎的印象并不深,所以没有太大反应。她只是有些奇怪,管虎怎么就死了?
这洛阳啊,终究不是当年那昌平可以相提并论。能够在这里立足,皆一时人杰。你大兄若不辛苦一些,如何能够出人头地?”
杨守文是发自心底不想让幼娘随同张九龄过去。
长安那边,凶险万分,实在不适合你一个女孩子前往。幼娘,我千里迢迢把你接回来,不是想你去冒险,更不希望你继续当初在梓州时的那种生活。我只想你开开心心的生活,多陪陪婶娘,和她说说话……你明不明白?”
孩子,你可知如此下去,会越发痛苦吗?
既然是这样,倒不如让李显接手此事……若能促成米娜依附,对李显而言,也是一桩政绩,可以稳固他在朝堂上的地位。这在杨守文看来,绝对是件好事。
所以,武则天思来想去,便想到了让杨守文接掌飞龙兵。
“可是,小高说这件事很重要,好像还关系到管叔的死……大兄,我想去看一看。”
一个正五品的羽林中郎,不至于让人心生不满,同时还可以很好的表明武则天的态度……
原以为,杨守文卸下了军务,可以有更多时间陪伴她。
杨氏、幼娘还有吉达,都是一夜未睡。见杨守文安然无恙的回来,大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“这件事,就交给韦鐬出面与她们联络。”
杨铁成一愣,旋即道:“这却不难……此次倭人派遣使者前来朝贡,随行有不少随从。他们平日里就在北市晃悠,我这就找人,想办法买一些倭人的刀具回来。”
“管叔?”
他当然不会推辞武则天的这份心意,于是起身领命。
不过……
杨守文不禁朝韦鐬看了一眼,就见韦鐬微笑着,朝他m•hetushu.com点了点头。
晚饭,已经备好,是杨守文最爱的羊羹和巨胡饼。
“可是……”
杨守文听闻愣了一下,旋即明白,这是武则天保护他的一种手段。
韦鐬与我,都是太子的人,太子既然派他过去,也就表明了他对此事的重视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去吧!”杨守文挥了挥手,而后沉声道:“不过要小心一些,切不可被倭人觉察。”
杨守文愣住了,他看着幼娘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吉达表示明白,便起身离开。
“好!”
李显要准备上朝,于是便挥手示意众人散去。
午后,杨铁成带着人,拿着一些倭人所用的兵器,来见杨守文。
这件事说难倒也不难,只看那波斯公主是什么想法。她是真就愿意依附朝廷?亦或者是想要利用朝廷复国。若她真心依附,我相信以陛下之能,自能分辨利弊。
待吉达离开,杨守文也有些困倦,于是和杨氏母女交谈几句,便返回八角楼休息。
杨守文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,对武则天也不禁心生感激。
幼娘道:“我听小高说,太子想要我随同一个姓张的人去长安一趟,可是你却没有告诉我。”
“有没有办法,找来几把倭人所用的刀具?”
杨思勖轻声道:“而今飞龙兵共有一千二百人,全都是忠于陛下的锐士。
杨守文说完,便转身离去。
“大兄,太子那么晚找你,究竟有什么事情?”
我已派人前往庭州,询问你父亲的意见。
你此前在安南平乱,论声望和资历,足矣接掌,我把他们交给你,也能够放心不少。”
他也知道,自己现在身处风口浪尖,有些事情确实不好出面。
而幼娘则坐在那里,看着餐桌上狼藉杯盘,那张娇俏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坚定。
杨守文则http://m.hetushu.com让他把那些兵器送进了兵车园,而后又让人取来一头生猪,悬挂在兵车园内。整整一个下午,他都在兵车园里,忽而用那些兵器在生猪上劈砍,忽而又走到生猪面前,仔细观察,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一直到天黑下来,杨守文才从兵车园里走出……他让人准备了热水,清洗身上的血污之后,神清气爽。
“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?”
“幼娘,有心事吗?”
她一路小跑着去换衣服,却不知杨氏看着她的背影,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痛苦表情。
杨守文等不到张九龄,只好返回家中。
这家伙,实在是太过分了!
一千二百人?
他和吉达比划了一番,告诉吉达,米娜的事情从今天开始,将会由太子派人接手。
幼娘突然抬起头,大声问道。
杨守文没有说太多,只说管虎是执行任务时被害,便把话题岔开。
本以为这次回来,会无风无浪的过渡,却不想发生了许多事情。倭人的生死,他并不放在心上。在他看来,那区区的粟田真人,尚不足以在洛阳闹腾出风浪……
杨守文把杨思勖领进了八角楼,分宾主坐下。
杨守文把他送走之后,就又回到了八角楼。
杨思勖那黑瘦的脸上,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更不要说,一个萝卜一个坑,杨守文过去了,接手谁的兵马?
杨守文眉头一蹙,放下手中的碗筷,笑着说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,又为何要瞒着你呢?”
“杨将军,怎有闲情逸致找我?”
幼娘坐在一旁,看着杨守文狼吞虎咽,有些神情恍惚。
慢着,粟田真人?倭人?
“杨君,我今日来,是奉了陛下的旨意。
而今的杨思勖依旧是司宫台内侍,却又在暗地里执掌飞龙兵,甚得武则天看重。
长安一行,绝不会是轻松之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