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五十一章

“我知道你要做什么,张九龄和小高在午后已经离开了洛阳,和幼娘在金镛城汇合之后,前往长安……我亲自为他们送行,想来这个时候,他们已经过了谷城。”
这在从前,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,却真实发生了。
一般来说,若非有重要事情发生,很少会改变年号。
你若是只把她视作妹妹,定会伤了她的心。可是,你与裹儿有婚约,并且你父亲在离开洛阳之前,与太子进行过商议,更确定了你们之间的婚事。裹儿为你,也付出了许多,我相信你不会辜负了她的情义;可如果这样,幼娘该如何解决?”
一俟太子登基,定会把封号还给公主,而你依旧是驸马。
杨守文忍不住急了,低声道:“姑姑,你明知长安一行凶险,何故让幼娘前去?”
上官婉儿从车上走下来,看着杨守文,厉声喝问。
他心里一动,忙拆开信,仔细阅读。
这朝堂上的事情,果真复杂。
“嗯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……
“随我回去。”
请大兄莫要担心,幼娘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孩子,能够照顾好自己……
“可让人找过?”
翠云峰下,早有太子内率府的人马驻守。李显没有出现,却派了李重润和李仙蕙前来。
上官婉儿,笑了!
“昨晚,陛下召父亲入宫商议事情,一直到半夜才让父亲回来。
裹儿还俗,的确是一个好消息,多少驱散了因为幼娘前往长安而造成的阴霾。杨守文长出一口气,看着上官婉儿道:“姑姑,我记下了,明天一早我就去接裹儿。”
而当幼娘回来之后……
她手里拿着一封书信,一脸焦急之色。
“青之,可曾听到风声?”
这让杨守文心里,不禁有些忧虑。
他正准备说话,却忽听得一连串的钟声,自翠云峰上传来。
“青之,你觉得你对幼娘,究竟是什么感情?”
“那与幼娘,有何关系?”
就好像当初她在梓州,明明可以来洛阳找他,却冒险留在那边,行刺黄文清,为梅http://www.hetushu.com娘子报仇。现在,她要为自己拼一个名份出来,那更不会听从杨守文的话了。
“裹儿当初为你修行三载,如今已过了三年之约。
李重润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。
“那他……”
“已经找了,大娘子为此还专门去了北市,让沈庆之帮忙,目前仍旧没有消息。”
没想到,自己也变成了那种滥情的渣男。
杨守文立刻接过来,就见封皮上写着‘大兄亲启’的字样。幼娘的字体,有点从杨守文,颇有颜体的气质。特别是在习武之后,使得她的笔迹更有几分凌厉。
杨守文和幼娘在安南近半载光阴,如何认不得幼娘的字迹?
他突然明白了,什么叫做‘身不由己’。以前他没有还俗,自由自在,无人约束。可现在,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置身事外。武则天突然命他做羽林中郎,颇有些诡异。之前他还没有想太多,可是现在,听了上官婉儿这一席话之后,他似乎懂了。
上官婉儿拉着杨守文的手往里面走,来到杨氏面前后道:“大娘子放心,幼娘奉太子之命公干,前往长安去了。你不必担心,过些时候,她就会平安的归来。”
杨守文点头,表示了解。
杨守文笑了笑,重又落座。
其大意就是,当杨守文见到这封信的时候,她已经离开洛阳,在前往长安的路上。
小高说,此次前往长安,非常重要,所以我决定和张九龄一起去,也可以保护他的安全。
同时,他又在心里埋怨,如此明显的事情,他怎地就给忘了呢?
“这两年,太子的实力增长很快。
而现在,才不过长安三年。
当杨守文抵达之后,李重润便把他领入青牛观。
“你道裹儿没了公主封号,便不是公主了吗?
相王也很清楚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太子地位会越发稳固,而他的势力也将越发削弱。所以,他要和二张合作,至于究竟想要做什么,到目前尚不是很清楚。”和图书
他二话不说,转身就往外走。可是没等他走出府门,却见一队车马在门外停下。
幼娘不想做无用之人,想要帮助大兄。
他走出厢房,下令缇骑在屋外守卫,而后才返回屋中。
纵观武朝十余年,更改年号无数。但毫无疑问,每次更改年号,都会有大事发生……
“陛下有意禅位,还政太子。”
“你放心吧,裹儿在听说幼娘要前往长安之后,已经派人秘密拜访了神秀大师。
不仅仅因为她和杨承烈之间的莫名暧昧,也因为上官婉儿一直以来,对他的关照。
按道理说,他们和宗室本应该是相互敌视才对,怎么又开始合作了呢?
上官婉儿毫不犹豫的做出了保证,总算让杨守文的心里,感觉轻松了一些。
他喜欢幼娘!事实上,在裹儿没有出现的时候,杨守文对幼娘就有了情愫……只是后来,幼娘失踪,而裹儿又对他情深义重,令他心里也渐渐有了裹儿的影子。
他已命令少林寺派出武僧,秘密前往长安。
李重润顿时来了精神,笑着站起身道:“青之,仪式结束了,裹儿要出来了,咱们去山下等候吧。”
对上官婉儿,杨守文素来尊敬。
“什么风声?”
父亲对我说,陛下有意更改年号,改长安为神龙……并且,还征求了父亲的意见。”
难道说,历史发生了改变?
到时候,你让裹儿怎么办?让幼娘如何是好?所以,我这次让幼娘前往长安,也是想要让她进入小鸾台,得到陛下的关注。若幼娘能成功完成任务,势必会被陛下看重。到那时候,我会设法请陛下应允你二人婚事,太子也无法反对吧。”
“啊?”
李重润一拍额头,露出苦涩笑容,“看我这记性,之前吃了大亏,险些丧命,却未曾记下。”
这几日你在洛阳,想必也看的清楚。相王即将归来,与太子之间的争斗也越发激烈。据我所知,相王一系已与二张暗中勾结,似乎准备合力与太子进行对抗。”
杨守www.hetushu.com文听罢,感到颇有些惊喜。
杨守文看罢了书信,脸通红!
杨守文急了!
“当然!”
管虎生前,虽然未透露出究竟发现了什么情况,但我隐约可以猜到。
事实上,对于太子和相王之间的争斗,他又怎可能不清楚呢?
“二张?”
所以,你也不必太过担心,倒不如趁此机会,尽快把那飞骑掌控。”
“啊?”
而幽州薛讷,庭州你父,加之安南桓彦范,以及大将军薛楚玉等人的支持,又有荥阳郑氏和清河崔氏两大世族的归附,太子的势力也在这两年增强了许多。
莫忘了,你可是神秀大师的弟子!
在杨守文的记忆中,长安这个年号似乎持续了五年之久,而后才改年号为神龙。也就是在那一年,敬晖、张柬之、桓彦范等五人发动了神龙政变,迫使武则天还政。
“这个……”
上官婉儿带着杨守文,直奔后宅八角楼。
杨守文却想不起来,最近又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这长安不过三载,又要更换年号?
此时,天色已经昏黑。
杨守文吓了一跳,忙示意李重润闭嘴。
“幼娘对你,可是一往情深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这,对她有好处!”
陛下在幕后暗中支持,武家与弘农杨氏联姻,使得武氏的力量尽归太子所用……二张表面上虽强横,实则并无太强大的力量。他们也很清楚,一旦陛下还政,他们也难逃追究;而相王府一方,虽然依旧有着强横的势力,但却渐渐没落。
不过,我以为太子在这个时候,更需要谨言慎行,且不可莽撞。皇太孙,你也要小心一点。眼见着太子就要成功,越是这个时候,就越危险,变数就越大。”
不过有一点,他留意到了,那就是武则天在改换年号的时候,询问了李显的意见。
想到这里,杨守文苦涩一笑。
第二天一早,杨守文就带着一队缇骑离开了洛阳,直奔翠云峰。
“你说陛下要禅位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两人落座后,一边吃茶,一边聊天,等待着http://www.hetushu•com裹儿行完还俗的仪式。
杨守文抬起头,看着上官婉儿,久久不语。
“青之,我也知道此行前往长安凶险,可是对幼娘而言,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
上官婉儿闻听,微微一笑。
他发现,一直以来,他都没敢去正视这件事。
杨守文忍不住心里自嘲,但是对上官婉儿的这番话,又隐隐约约的有些接受了。
“随我进来说话。”
杨氏也认得上官婉儿,知道她身份不一般。
铜马陌乱成一锅粥,杨氏失魂落魄坐在客厅里,看到杨守文回来,忙迎上前来。
在八角楼内坐下,她示意杨守文稍安勿躁。
你这傻小子,怎就是个榆木疙瘩?前次她不见你,说穿了就是想要你为她出面说项,好早些离开太微观。可你倒好,居然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奥妙。若非小铃铛找到我,我都不知道你二人之间还有这么一桩事情。陛下已经下旨,裹儿可以还俗。”
更改年号?
心中,虽然仍旧有些担忧,但已不似之前那般的紧张和慌乱。
两人在翠云峰山脚下等候着,差不多过了一炷香的功夫,就见太微宫山门打开,一身布衣,未施粉黛的裹儿,在李仙蕙等人的陪伴之下,款款走出来。她出得山门,便四处张望。当看到杨守文的一刹那,她的目光立刻停下来,脸上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“啊?”
说着,他话锋突然又一转,“父亲昨晚还说了,等中秋赏月大会结束之后,要准备你与裹儿的婚事……嘿嘿,依我看,用不得多久,咱们就要成为一家人了。”
那信的内容倒是不复杂,简单明了。
“二张怎会与相王府合作?”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“皇太孙,祸从口出,切莫大意。”
幼娘已经走了,他追上去,怕也没有用处。
杨守文听闻一怔,露出诧异表情。
成婚?
这难免会让人产生一些别样的想法,难道说武则天真的想要让李显登基不成?
“既然如此,那我遵命就是。”
杨守文沉默了!
和图书若幼娘能趁此机会得到认可,倒也是一桩好事。
“若是如此,那的确很有可能。
不过仔细一想,他又觉得理所应当。李显已经稳固了地位,并且势力在不断增长,隐隐可以与李显抗衡。而这,在原有的历史上,似乎并未发生,也不曾出现。
这次鸿胪寺大张旗鼓的要弹劾杨守文,也有相王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原因。只不过,相王没想到,李显会如此坚决,更提前向他发动了一轮攻击,使得他措手不及。
“裹儿,还俗了?”
这两年来,陛下把相王派驻神都之外,意思已经非常明显。
原以为幼娘已经打消了念头,可没成想……
“姑姑,幼娘她……真不会有事吗?”
也难怪他会奇怪,一直以来,张易之兄弟依靠武则天的宠信,骄横跋扈,目中无人。
陛下已准备把张仁亶从并州召回,拜兵部尚书。
那小丫头是个怎样的性子,他心里也很明白。一旦决定了的事情,她不会改变。
远的不说,就拿圣历为例,因为河北道遭遇兵祸,太子返回洛阳,狄公过世。一连串的事故,使得武则天认为圣历年号不祥,于是改换成为久视。不久,剑南道发生叛乱,令武则天再次决心改换年号,把久视改为长安,意为长久安宁。
杨守文觉得,他有些算计不过来了。
若不然,你以为张九龄为何现在才出发?他就是在等神秀大师的消息……而且,我也密令小鸾台,暗中协助张九龄。有小鸾台相助,再加上少林武僧的暗中保护,幼娘绝不会有危险。
杨守文不再啰嗦,立刻带着杨铁成直奔铜马陌。
“兕子,我在幼娘的房间里,发现了这封书信。”
但,似乎不对啊!
杨守文点点头,随着李重润一起走出青牛观。
由于裹儿之前出家,曾正式受戒,所以要还俗的话,还需要一个仪式。
虽心急如焚,可杨守文还是按耐住了性子,上前行礼。
杨守文听到这个消息时,心里顿时一惊。
“青之,要去何处?”
“另外,明天一早,你去一趟翠云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