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五十四章

突然,杨守文的目光停下来,落在了武则天身后的一个宫女身上。
“既然张公不可能背叛陛下,那么幼娘就一定不会有事。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向,只说明陛下不希望有人知道她的存在,说不定是另有安排,不想被人察觉?”
所以,两人只是寒暄交谈了几句,结束了谈话。
李显并不清楚幼娘的去处,甚至没有人知道,幼娘进宫的消息。
从午后开始,便有官员陆陆续续来到丽景台外。看上去,他们都很正常,似乎并没有什么古怪之处。众人三三两两在丽景台外的暖阁里聚集,或是聊天说话,或是欣赏园中美景,一个个都显得很轻松,等待着酒宴开始。
杨守文陪着笑,目光却越过李旦,落在了跟随在他身后的李隆基身上。
他这是什么意思?
一行人上马,直奔丽景台而来。
细想,这几日也未见上官婉儿在上阳宫出现,那她会去哪里?
他向杨守文走过来,微笑道:“青之,咱们终于见面了。”
皇祖母曾说过,若有一天她走了,唯一会跟随她,陪伴她的人,一定是张公。”
当李旦看到杨守文的时候,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杨守文这心里,越发的紧张起来。
幼娘怎么会在这里?
杨十六忙答应一声,转身便要离开。
最重要的是,卢藏用后来投靠了张易之兄弟,让杨守文对他产生了一丝丝不好的感官。
……
半晌后,他突然摆手示意杨十六过来,轻声道:“传我命令,加强巡视……另外,告诉茉莉,让他今晚小心一些,确保提象门万无一失,不可有半点懈怠。”
就在这时,幼娘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向杨守文站立的方向看过来。
一个人影,从一棵大树后走出和图书
杨守文心里不由得一怔。
杨十六转身离去,杨守文这才算是松了口气。
杨守文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后,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一直到她离开,杨守文都没有想明白,武则天为什么要见她。
李旦不可能和杨守文说太多话,因为还有很多人等着与他招呼。
杨守文立刻道:“卢君请随我来,咱们去丽景台上查看。”
“有可能!”
“啊?”
中秋,月圆。
裹儿仔细想了想,忍不住连连点头表示赞同。
他和卢藏用交集不多,而且也不太融洽。
天,已经完全黑下来,从丽景台方向,传来了一阵隆隆鼓声。
张易之兄弟与相王勾结,意图谋害太子!”
“杨将军,总算是找到你了!”
“十六!”
七里亭、白水塘,是当初杨守文前往长洲寻宝时,收到的一份警示。后来,他们在白水塘遭遇了伏击……一直以来,杨守文都在寻找那示警的人,却没有任何线索。如今想来,似乎并不奇怪!陈子昂曾和他说过此事,而卢藏用和陈子昂恰好交情莫逆。
杨茉莉今晚,带着一队飞骑驻守提象门。
“你可知道,他们要如何刺杀太子?”
这司宫台谁都有可能会背叛皇祖母,唯有张公不可能。
说着话,李旦再次爽朗大笑。
这样,你就留在茉莉身边,如果发生了什么变故,就立刻协助茉莉,关闭提象门。”
回到铜马陌,天已经黑了。
濯龙池,位于上阳宫东北角,是一处巨大的人工湖泊。
杨守文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杨守文连忙行礼,“臣参见相王殿下。”
本来,那提象门并非杨守文值守,可午后时分,原本驻守提象门的那支羽林军突然被http://www.hetushu.com调离。羽林军主将,羽林将军钟绍京因身体不适,所以在家休养。薛楚玉临时通知,飞骑接手提象门的守卫。说心里话,杨守文有点不太愿意接手,可是宫中也传来了旨意,使得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的飞骑前往提象门。之所以让杨茉莉统兵,一来是因为杨茉莉武力超群,二来则是因为,杨守文身边,已无人可以调动。
“我不知怎地,今天这心里面总有一些不安。
“好!”
杨茉莉憨厚,却并不傻。
时间紧迫,似乎已没有其他选择。
就在这时,从不远处的一片从林中传来悉数声响。
刺杀李显?
武则天在上阳宫丽景台宴请文武百官,以及朝中的勋贵。同时,她还邀请了各番邦使节前来,更使得这场中秋赏月大会,变得格外隆重,也格外的令人瞩目。
杨守文有些懵了!
“裹儿,陛下召幼娘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杨守文心里一动,似乎想到了办法。于是他抬起手,朝着幼娘比划起了手势。
“哈哈,不必多礼,我听说你与裹儿很快就要成亲了……算起来,咱们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“嗯,那我也去找姑姑打听一下。”
但是凭借着敏锐直觉,杨守文还是立刻认出了那宫女的身份,赫然就是幼娘。
那宫女半遮着面,看不清楚样貌。
张易之已经与相王商议妥当,会在赏月大会中,刺杀太子,而后嫁祸给陛下……”
杨守文披挂明光甲,头戴燕翅盔,驻守于丽景台周围。
裹儿也带了消息回来,不过同样是没有什么结果。
接下来的两天,一切都很平静。
杨守文眯起眼睛,看着李隆基的背影。
从一大早,上阳宫里就张灯结彩,热m•hetushu•com闹非凡。
“十六明白!”
杨守文依旧每日去上阳宫,操演飞骑。
古怪!
“你先告诉我,张大年此人,会不会有问题?”
可不等他开口,卢藏用已抢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,沉声道:“杨将军,事态紧急,咱们长话短说。
“陛下,这歌舞虽好,却有些老套了。
杨守文正要询问,卢藏用为何会在这里。
林中,传来了一声回应。
一轮皎月当空,月光透过枝叶缝隙,照进林中。
臣最近编演出了一套胡旋舞,愿为今日盛会增添几分颜色。”
外有飞骑,内有千牛卫,应该不会出事。杨守文觉得,若上阳宫出事,只可能是两个地方,一个是提象门,另一个便是连接濯龙池的伊水支流。想到这里,他便带上一队飞骑,直奔濯龙池方向而去……
“那就是了!”
“你……”
杨守文站在大殿一根柱子的后面,眯起眼睛扫视殿中的情况。
武则天闻听,顿时来了兴致,“既然有新舞,便快快舞来。”
想到这里,杨守文甚至感觉到,连空气里都似乎弥漫着一股子莫名的诡异气氛。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喝令飞骑停下来,他则迈步走向了树林。
若非是张大年亲自前来,他甚至会觉得,幼娘被人给绑架了。
“我早就得到了消息,可是张易之看管太严,使我无法把消息传递出去。
“是你?”
等杨守文回过神来,立刻询问李裹儿。
杨守文知道,那是赏月大会开始的鼓声。
杨守文却摇摇头,阻止裹儿进宫。
“七里亭,白水塘。”
整座湖泊占地面积很大,一眼看去,甚至有些看不清楚边际。
而裹儿呢,则离开了铜马陌,返回东宫……随后,杨守文又秘密差遣人,http://m.hetushu.com把米娜等人从青园接出来,搬进了铜马陌。他有一种预感,洛阳将会有大事发生。
到目前为止,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,似乎没有什么问题。可是,杨守文却不敢掉以轻心,他在湖畔下马,眺望水气弥漫的濯龙池,却思想着还有忽视了那些地方。
杨守文听罢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在李旦离开的时候,杨守文再次看向了李隆基,却发现李隆基也正看着他,目光灼灼,透着一丝冷意。那目光显得……非常阴冷,让杨守文产生一丝寒意。
……
他显得很悠闲,一边走一边和众人寒暄打招呼,举手投足都流露出了一种亲和之气。
丽景台这边,似乎并无什么状况。
杨守文脑筋飞快转动,迅速理出了头绪。
当杨守文走进大殿时,就见张易之一身华服,匍匐在丹陛之下说话。
武则天则端坐在龙椅之上,李显便坐在她下首处,两人正观看着歌舞,面带笑容。
“这个,我却不甚清楚。”
文武群臣,兴致勃勃的观舞,看上去非常高兴。
大约在酉时,李旦出现在了丽景台。
“阿郎还有吩咐?”
卢藏用虽然投靠了张易之,但比之宋之问等人,却远远不如。
自长洲以后,杨守文和李隆基就再也没有过交集。短短三年光阴,李隆基看上去成熟了很多,也稳重了很多。见杨守文向他看来,李隆基便笑了笑,算是打招呼。
那人,赫然是卢藏用。
不过,裹儿却一脸的茫然,摇着头道:“我也不清楚……要不,我回去询问一下父亲?”
当他们再次回到丽景台的时候,就听得大殿中丝竹之声响起。
好像没什么可疑之处啊……他眉头紧蹙,心中感到有些焦虑。以他的职务,是无法过去通知武则天,www.hetushu.com毕竟这品级不够。可是,看武则天一副悠闲之态,他又非常担心。
幼娘,告诉陛下,有人欲行刺太子!
鼓乐声响起,舞姬翩翩起舞。
幼娘随张大年走了!
“兕子哥哥,你说我如果去找皇祖母的话,是不是能打听出一些消息?”
杨守文回身喝道:“什么人?”
当她看到杨守文的时候,眸光中顿时流露出一抹喜悦之色。
“你是说,他背叛皇祖母?”裹儿说罢,不等杨守文回答,便摇头道:“不可能的……张公此人对皇祖母忠心耿耿,据说早在皇祖母登基前,就跟随皇祖母身边。
两人商议完毕,就立刻分头行事。
他千算万算,唯独没有想到,相王会如此胆大。
杨守文直奔上官婉儿的住处,却得知从三天前,上官婉儿就没有回府,而府中的仆从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只说她离开之前,曾吩咐仆从最近一段时间要谨慎小心。
今日武则天一整天都在神都苑,没有召见任何人……那么,幼娘她又跑去了何处?
若李显死了,李唐宗室必然会发生动荡。而李旦作为唯一的继承人,便有足够的理由对武则天发难。
一般而言,只要给他一个明确的任务,他大都可以出色完成。
不过,两人相视片刻,复又露出了凝重表情。
卢藏用心知,这个时候,唯有紧跟杨守文才有机会。所以,他也不迟疑,便紧随杨守文的身后,从树林中走出。
“卢君?”
湖泊中,假山岛屿星罗密布,水面上更弥漫着水汽,令整个湖泊看上去,恍若仙境。
只是,他没有想到,居然会是卢藏用。
武则天如此诡异的行事,岂不正是说明,要有大事发生?
张易之忙起身领命,击掌示意大殿里的舞姬退下,同时又有一队舞姬走进大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