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浮屠龙象

第9章 鬼神决

方教主嘿然一声低笑,却没有传音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郭武神的刀法堪破天人之界,燕乘风的十方幻灭法更有幻假成真之能,两人此战已经全不留手,百招之内必然决出胜负。”
他脑海中灵光骤然一现,似乎自己化身为一个叫做宁越的少年,正在冲一块名为神水晶的上古奇物许愿,但在下一刻,就又回到了现世,似乎那一瞬间只是梦境。
这个黑衣大汉是魔教南宗教主,一身武功深不可测,就算白象法王也无从估摸此人武功境界。他也是到了这座高台,才知道那个年轻人居然请了此人出山,便有心考校一下这位魔教南宗教主的眼力,也好从中揣摩两人武功之间的高低。
燕乘风缓缓睁开双眼,双目之中竟然精光如电,房中毫微毕现,竟与白昼无异。
这些怯薛军绕行一圈,知道不能进去这座小镇,便又自安然不动,按照军令,仍旧把这座小镇牢牢封锁。
从这座高台望去,整座小镇都一览无遗,在他们这等高手眼里,虽然隔了半里路远,仍旧如在目前。
这个年轻人悠然开m.hetushu.com口,说道:“国师觉得武神此番胜算如何?”
白象法王微微一震,但随即就若无其事,那个年轻人说完这句话,也不再理会白象法王,只是凝神观战。
元帝只让他们守护这座小镇,不得让任何人打扰郭侃清净,却没说不让他们出手,这名十夫长悍然出手,只想着若能一箭射死燕乘风,这等功劳大如天去,只怕立刻就能封官拜将,镇守一方。
两人尚未交手,已经在言辞上交锋,郭侃展露了强大无伦的信心,燕乘风却指出他五年之前已经错失了机会,如今已经非是交手的最佳时间。
郭侃狂笑一声,喝道:“纵然老夫这五年确实并无寸进,一样能把你斩杀当场。你那几手幻术,或者还可蒙蔽别人,却如何能蒙蔽老夫纵横万里,屠城百座,淬炼的刀意!”
这一手绝世轻功,纵然是苍狼武神郭侃也忍不住赞了一声:“好一手清羽乘风诀,果然是天下第一的轻功心法。”
燕乘风对这些元兵自无半分仁慈之念,他扣指一弹,便有一道指劲飞出。http://www.hetushu.com
他身子飘起了一丈五六高下,就如风筝一般,定在空中。
燕乘风这时候才淡淡地说道:“些许微末伎俩,不值得苍狼武神夸赞。此番决斗迟了五年,这五年里我自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只是郭武神年纪老迈,只怕这五年中未必有甚进境,反而有些退步了吧。”
这年轻人摇了摇头,忽然笑道:“我也是武功高手,虽然不及国师,但也还看得出来,郭武神此战已尽全力,但燕乘风仍然可以从容应对,此战就算燕乘风难逃一死,只怕郭武神也出不来这座小镇了。”
燕乘风似乎并未有在意,郭侃一出手就全力以赴,丝毫不留后手的作战方式。
两大绝世高手终于正面交手,只是一招,就把各自的气势迫到了巅峰,亦把自己的武学发挥到了最完美的境地。任何之前猜测两人战局的人都不会想到,两人交手的第一招就已经竭尽全力,全无半分试探之意。
一名怯薛军十夫长瞧见犹如腾云驾雾而来的燕乘风,心头怡然不惧,反手摘下大弓,从箭袋中抽出羽箭m.hetushu•com,搭箭上弦,也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,羽箭已经破空,直奔燕乘风的眉心。
苍狼武神郭侃猛然一步跨出,他静坐的那间亭子就猛然四分五裂,每一根木料,每一块牛皮,都化为了锐利无比的神刀,百步距离,须臾而至,封锁天地,把燕乘风逼至刀意最盛之处。
无形无相的指劲来去如电,那名十夫长射出的羽箭在半空中忽然折断成十余截,比来时速度犹要快上数倍折返了回去。被燕乘风指劲弹回去的每一截羽箭都变得犹如精铁般坚硬,一一贯入了这十余名元兵的眉心,登时把这名十余名怯薛军悉数毙杀。
燕乘风踏入小镇就看到了郭侃,郭侃也在同一时刻看到了燕乘风,两人不差一分,不差一毫,就那么同时看到了对方。
燕乘风已经是天下无双的大宗师,这些怯薛军虽然勇悍,但若说能够伤得到他就是笑话了,此时他牛刀小试,已经足以让这些怯薛军生死无路。
白象法王仍旧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自是一战而胜!燕乘风从今而后,再也不能给我大元帝国增添任何麻烦。”
在小镇http://m.hetushu.com外半里,有一座高台,台高二十四丈。
白象法王瞧了一会儿,他忽然嘴唇微动,向一个黑袍大汉传音过去,问道:“方教主以为如何?”
两大绝世高手一战,对任何一个武者来说,都是梦寐难求的场面,也许只是一招一式的变化,就能启动灵机,让他们的武学更进一步,所以谁也不愿意错失任何一个细节。
他一声轻叱,无边剑气勃发,剑气在身外凝成无暇剑圈,刚柔并济,阴阳变化,郭侃借助粉碎亭子,演化的千军万马一般的刀意,在他的无暇剑圈之外,纷纷崩灭化解而去。
燕乘风身子就如有一根无形丝线扯住,在全力前冲的情况下,忽然转折方向,几乎违背了惯性,轻轻向上飘起。
燕乘风身法骤然增速一倍,闻声赶来的另外数十名怯薛军骑士,就只能看到一道白影倏忽间就飘入了小镇之中。就算自负箭术最为了得,出手最快的怯薛军将领,也来不及捕捉这一道影子,更别提张弓发箭了。
高台上登时便静了下来,再也无人说话,甚至连喘息之声都不曾有闻。
这名十夫长的箭术已经http://www.hetushu.com出神入化,他对自己的箭术亦信心十足,甚至都没有射第二箭的打算。
只是须臾间,燕乘风就到了山脚下,他瞧见了山脚下那座无名小镇,甚至就连在这座小镇外游弋的五百八十六名怯薛军骑兵,亦如掌中观纹,了然于胸。
燕乘风一声朗笑,伸足轻轻点地,便如大鸟一般飞起,几个起落已经在数里之外,轻功之高妙,远胜昨日白象法王下山所用身法。
郭侃一声长笑,喝道:“燕乘风你果然来了,今日一战,必然是你死在我手下,再无第二种结果。”
此时在高台上站了十余人,为首的一人是个年轻人,最多也不过三十几岁,但就连白象法王也站在他背后,显得恭敬非常,就可知此人身份非同一般。
燕乘风苦笑了一声,吐纳了九次,散去了胸中浮躁,身子不摇不动,也不见如何发劲,便如犹如一缕轻烟般悠然飘起飞出窗外,在半空滑行了十余丈,这才有势尽垂落之意。
怯薛军是大汗亲兵,素来骄横,有长官出手,他麾下十余名骑兵便有数人也伸手摸向箭袋,甚至有人暗暗后悔出手的慢了,没能抢下这份功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