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浮屠龙象

第10章 天道陨

在那一瞬间,苍狼武神郭侃就好似就要被如来佛祖镇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泼猴,整个天地都化为了他的敌人,要把他挤压在其中。
燕乘风纵然有惊天神功,也不可能真个干扰天地星辰的运转。刚才众人眼中奇景,不是真实之物,而是被燕乘风的十方幻灭法影响,脑海中生出的幻觉。
白象法王虽然心愿得偿,但却怅然若有所思,见过了燕乘风和郭侃这惊天动地的一战,他的心底已经再不怎么在乎这一份虚名,这位天佛宗宗主微微摇头,淡然答道:“这世上没有了燕乘风,没有了苍狼武神郭侃,老衲也未必就是天下第一。就不说红巾军的白弥勒,只是方教主你,老衲也无十足把握能够战而胜之。”
这位汉人第一高手随手挥洒,剑气化有幻无,郭侃立掌为刀连劈数十记,但刀意剑气略一接触,剑气便尽皆化为乌有,似乎之前的声势全是虚幻。
“这便是燕乘风的十方幻灭法?好生厉害的武功,也只有郭武神斩灭苍生的刀意,才能在如斯神通下支撑如此之久,甚至还能一一破去诸般妙法。”
太子微微一愣,目光中露出咨询之意,这一和-图-书次却是白象法王叹息了一声,低低地说道:“若是燕乘风大获全胜,以他的性子,必然来杀了我们三人,他既然没有出现,那就是不会再出现了。”
太子登时露出狂喜之色,风采仪度又复恢复到了挥洒自若,伸手一扶白象法王,笑道:“还要恭喜法王,从此便是天下第一人,天下武者,再无人风采能盖过您之上。”
郭侃和燕乘风动手到了此时,首次露出惊容,因为燕乘风竟然能躲过他直斩天道的刀意,这一手出神入化的本领,简直骇人听闻,甚至超过了郭侃对燕乘风的最高评价。
硕果仅存的三人一起抬眼望去,那座无名小镇已经整个消失,被无边伟力夷为平地,就连一座房舍,一根树木都没有了。
郭侃一把捉住了这口长刀的墨绿色鲨鱼皮包裹的刀柄,一道贯通天地的刀虹,就在他的掌心升起。
一股苍凉悲怆的刀意和一股充斥天地,挥斥八极的剑气再度重逢,天地间似乎都被刀意剑气塞满,无数金铁交鸣之声响亮不绝。
一刀!斩破天地!
这一刀劈出,燕乘风在郭侃的“视线”里重新又出现,这位www.hetushu•com汉人第一高手微微一笑,风采依然,叫道:“苍狼武神的刀法果然不凡,居然能破去我这一招天外逍遥!倒要瞧一瞧,你如何破我下一招心外无物!”
便在此时,众人眼中忽然出现了一幅终身难忘的奇景,天地间日月并升,昼夜交替,神奇瑰丽之处,甚至超胜了天地自然。
面对如斯神招,郭侃只喝了一声:“刀来!”
年轻人挣扎下地,眉目间尚有惊惧之色,只是他毕竟非是寻常人,还能沉得住气,喝道:“我这就下令附近埋伏好的三万铁骑一起出击,务求把燕乘风留在此地!郭武神不能死,尤其是不能死在燕乘风的手里,这里的一切消息都要封锁。”
纵然燕乘风这一手十方幻灭法几乎超脱了武功的层次,但郭侃在错失了这名大敌的动向之后,却并未有任何慌乱,只是做了很简单的一件事,收刀,再出刀!
便在此时,他身边有一个阴沉沉的声音说道:“郭武神完了!”
燕乘风几乎念头才转,这一记刀光就已经迫在眉睫,似乎吐气呼吸都能吹到这一缕不知何所由来的刀意。
这个年轻人极有决断,连番命和-图-书令也是冷血无情,酷烈惊人,但刚才开口的方教主惋惜地说道:“太子!你还是莫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情了。你看那座小镇……”
这一刀正心诚意,无我,无人,无天地!
这位元朝国师并未有去想自己苦心策划的惊世一战,会引发多少后果,又该怎么去一一应变,反而有些想念当初师父八思巴对他说过的一句话:“你凡心未了,日后是成不了佛陀的!”
“我的十方幻灭法总计有十八式杀招,这一招虚有其表便是其中之一,不知郭武神可好生受么?”
高台上众人脸色尽皆大变,汉蒙两大高手激斗至此,前后不过三招,但每一招都超出了他们想象力的极限,他们甚至都没有想过,武功居然可以修炼到这等层次。
漫天剑气如雨,逐寸压缩,让郭侃的刀意所化的防御圈子越缩越小,就在刀意到了某一个节点,燕乘风猛然精神一振,剑光又生变化,恰在此时郭侃酝酿良久,惊天动地的一招反击也发了出来。
方教主也微微一笑,举手一拱,做出恭贺之意。
面对这泣鬼惊神的一刀,燕乘风悠然长啸,整个人忽然“消失”,在郭侃的眼里,和图书这位生死大敌居然就此隐没,就如学了隐身法一样。
白象法王低头念起了藏密伏魔经文,他毕生精研佛法,却也不知世上是否真有佛陀,能做到如此惊人之事。
年轻人忽然叫了一声不好,猛然一步踏入了白象法王的背后,白象法王此时也支持的极苦,急忙冷喝一声,随手夹了这个年轻人便往后飘飞。随着距离的拉开,白象法王的眼中奇景渐渐消退,但是高台上的十余人却犹如喝醉了一般,手舞足蹈,狂喝嘶喊,不一会就都软软的瘫在了地上。
年轻人登时露出了骇然之色。
“我心如刀,万物不入!凭你什么心外无物,又如何能包容的了我的刀意?”
郭侃长刀入手,身上便生出万千巨兽咆哮之声,燕乘风一笑喝道:“好一招斩天刀诀!就让我看看,你是否能真个斩了我的天,斩了我的道!”
燕乘风伸出右手,就是那么轻描淡写一拢,似乎整个天地都被一只手掌握住,然后收拢了起来。
若是他稍有疏忽,以为燕乘风的剑术变化技止此尔,相信这位汉人第一高手也不介意虚实转换,让他吃个小亏,甚至直接取走他的性命。
郭侃的武功修炼到和*图*书了人间极境,当然知道世上没有法术,燕乘风能做到这一点,只是因为这位汉人大宗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让他的气息在自己的刀意封锁下潜藏无踪,而不是真个把一具雄躯弄的没影。
方教主正要谦逊几句,白象法王却没心思再做这等嘴皮上的客套,冲着太子微微躬身施礼,就施施然扬长而去。
一口刀身狭长,通体蓝旺旺,犹如一泓秋水的长刀,从地下猛然射出。
白象法王额头涔涔汗下,知道若非自己武功也近通神,只怕一样要在十方幻灭法下,变得如醉如痴,神魂颠倒,引动心魔,最后狂舞不休而亡。
刀光如洗,直指人心,似乎跨越了时空,斩灭了两人之间的一切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。
燕乘风凝神催运剑气,连续化去郭侃九记杀招,这才乘势反击。
方教主瞧了一眼太子,忽然微微一笑,低声说道:“太子可以放心,燕乘风此战之后,再也不会出现了。”
郭侃非但不敢有丝毫小觑,更是连分心作答也无。燕乘风的剑气虚幻相生,真假参杂,往往一道剑气破空而至,却根本无一丝力道,但另外一道潜伏虚空,无声无息的剑气,却蕴含凛冽杀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