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浮屠龙象

第20章 清羽乘风诀

宁越心下一震,以他的身份地位,下人绝对不敢这般暴烈的闯入书房,他想也不想,身法挪移,就是一掌拍出,已经就是豁尽了全力出手。
宁越仗着这名虎贲军将士抵挡了一轮箭雨,已经观察到了院子里的情况,大司农府的围墙上,已经都站满了虎贲军的弓箭手,专门射杀四处仓皇逃窜之人。
踢碎了书房门的那人,满拟房中纵然有人,也必然被吓住,没想到宁越不但悍然反击,而且出手就竭尽全力,没有防备之下,被宁越一掌拍中胸口,闷哼一声,不声不响的就身躯一软,当场身亡。
宁越心头微生欢喜,飘起来半尺,就全身气势一散,再也驾驭不住真气,重新跌落回了椅子上,震的屁股生疼。尽管演练失败,但宁越却只有更加欢喜,他已经约略找到了窍门,便开始了再次尝试。
宁越继承了这套武功,却从没有正式修炼过,虽然他也运用过几次,但却知其然不www•hetushu•com知其所以然,纯凭了本能运用,许多精微奥妙的变化,他全然不知。
宁越虽然未有开辟命魂,但却也知道,这名虎贲军将领开辟的命魂名为“土霾”,可以催动细小烟尘成形的霾,让周身数步之内都是最细小的尘沙,跟他动手之人只要凑近了,就难以睁眼,呼吸也会不畅。
宁越随手在地下一捞,抓住了几颗石子,抬手打出,阻拦了这名虎贲军的武将片刻,抱住了白洛洛,转身就跑,只是他才跑出没有多远,就看到另外两名虎贲军武将拦住去路,不由得暗叫了一声:“苦也!”。
宁越有燕乘风的武学经验和智慧,只演练了三遍,就觉察这一百零八式身法变化有一式可以省略,待得他演练到第五遍,又复减去一式,他正演练的不亦乐乎,忽然一声轰响,书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踢成了粉碎。
宁越虽然脑海中记忆了全部十方幻灭法,但和图书是他却只用的出来第一式——清羽乘风诀。
虎贲军是皇家四大宿卫之一,隶属兵马寺管辖,专门拱卫皇室,等闲不会出动,怎会闯到大司农府来?
燕乘风天资惊人,博通百家武技,但三十岁之后,就开始在着手整理毕生所学,将之归纳成了一十八式杀招,名为十方幻灭法,把毕生所学都包容了进去。
“能够调动虎贲军的,就只有皇帝手谕,难道我父亲白何愁犯了什么事儿?以至于被当今天子燕重光抄家了?”
宁越没有开辟命魂,也没有应付这团命魂的异能之法,虽然他武功稍稍胜出,但这名虎贲军将领多了这一团命魂,他就绝无胜算。
宁越清啸一声,借着吐气开声,抱着白洛洛在地上连扭七下,这名虎贲军将领连劈七刀,都被宁越一一躲过。
他虽然未有开辟命魂,但武功实是在普通命魂级好手之上,凭着燕乘风的经验和智慧,他箭术之精还在许多m•hetushu•com军中弓箭手之上,须臾间就毙杀了六人,应是在包围之中,杀出一片空档。
宁越瞧得这般情况,就不由得心头骇然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,居然让虎贲军对自家下这么狠的毒手。
这套武功并非是单纯的轻功。
宁越识得那个美貌妇人是他穿越以来,还未有见过几次面,话也没有说过一句的亲娘,纵然母子并无多少感情,此时也忍不住血贯瞳仁,一箭射出,直指那名虎贲军将领的咽喉,随即就把弓箭抛下,疾身直扑。
修习此法之人,便可身如羽毛,随风飘荡,已经不须刻意借助身法变化来修炼内力,行走坐卧,都能用来修炼。
燕乘风观鸿雁南飞忽有所悟,这才创出这套心法,以轻功的方式来修炼真气,乃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绝学。
一名虎贲军将领狞笑着从背后追了上来,只是一刀就把这名美貌妇人刺了一个透心凉,长刀拍下,劲风凛然,若是给他的http://m•hetushu.com长刀拍中,白洛洛必然要被拍碎脑袋,一个可爱娇俏的小美人儿,转眼变成野鬼。
虎贲军将领狞笑一声,喝道:“你就是白家的那个废物公子吗?一身武功倒也不俗,可是你未能开辟命魂,如何是我的敌手?你还是莫要挣扎,让我送你们母子三人一块做堆,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。”
清羽乘风诀入门须得精习一百零八种身法变化,待得稍有所成,身法变化就会缩减至七十二种,再有所成,身法变化就会进一步缩减至三十六式。
若是给他这一刀劈中,宁越兄妹两人,必然会被一起斩做四段。
虎贲军将领七刀劈过,宁越好容易觑得一个反击的大好时机,伸足一撑,正中这名虎贲军将领的小腹,但是他一脚踢出之后,这名虎贲军将领身上,就生出了一股土霾,五步之内,伸手不见五指。
虎贲军将领狞笑一声,掌中长刀一翻,劈飞了宁越射来的羽箭,面对想要救走白洛洛的宁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越,长刀轻盈一转,显出了极高的刀法造诣,挟带风雷之声,疾劈下来。
宁越一掌毙杀了此人,这才发现闯入他书房之人,居然是一名虎贲军将士。
宁越仗着机变,连闯了三关,忽然看到一个美貌妇人带着白洛洛狂奔而来,见到他便大叫:“星源!快跑,快跑……”
清羽乘风诀到了三十六变的地步,才能算是小成。
宁越奋力一推,把那名虎贲军将士推得横飞出去,身子一缩一转,已经冲上了围墙,随手把一名弓箭手长弓箭囊抢过,一脚将之踢毙,这才张弓搭箭,反手还击。
宁越心思电转,顶着这名虎贲军将士就冲出了书房,只听得嗖嗖羽箭破空之声,顷刻间那名虎贲军将士身上就被射的宛如刺猬一般。
也是宁越今日福至心灵,忽然想到了这个办法,他冥思了半个时辰,忽然身子轻轻一动,就如一片羽毛,轻轻飘起,姿势飘逸之至。
宁越大骇,急忙抱着白洛洛后退一步,未敢趁势进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