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浮屠龙象

第22章 闯关失败

清羽乘风诀稍有所成,宁越就悄然离开了次元战场,尝试逃脱大司农府。
白洛洛吃的比较慢,宁越把泡面吃完了,她的还有大半。白洛洛看着宁越一招一式的练习清羽乘风诀,忍不住眼眶就红了,暗暗的攥紧小拳头,发誓道:“哥哥都这么努力,为了我们全家的血仇认真练武,我也要坚强起来。”
两人交手不过三招,那名武官双指一夹,生生拗断了宁越的十八子菜刀,飞起一脚,就想把宁越踢毙。
宁越自是不甘心束手就擒,手中的工兵铲一挥,用了一招白家嫡传的剑法,想要把此人逼开几步,他就有信心冲入另外一栋民宅,然后借此掩身,进入次元战场。
若是这名武官用重手法压迫,宁越还真没什么好办法,但对方跟他斗招法快捷,宁越却怡然不惧,身子一扭一转,已经避让过了这一脚,冲撞到了这名武官的怀里。
宁越练习了数十遍清羽乘风诀,终于再减去了八式,他也不http://m.hetushu•com跟白洛洛多解释什么,晚上两兄妹在超市的物资里翻找出来一些炭块,找了口锅,弄个了火锅吃。
晃眼大半个月过去,宁越渐渐把一百零八式清羽乘风诀缩减为七十二式,终于踏入了真正的武者行列,之前他虽然也能运用各种武功,但也不过是继承了燕乘风的遗泽,并非是他自己的本事。
“一般来说,都是那种大学毕业了,工作不咋好,前途一片漆黑的家伙,才会选择穿越,另外演绎人生。”
但对方身上的气势凝若实质,给予他的压力极大,倒是让宁越第一时间确认了,自己不是这名武官的对手。
次元战场虽然妙用无穷,但若是被人有心人发现,他会从什么地方消失,只要看死了那个地方,他就再也脱身不得,而且九霄天界是高武高魔的世界,宁越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上限,也不敢说就没有人能破开次元战场,强行闯入。
宁越满脑子胡和_图_书思乱想,很快就把泡面吃了精光,然后开了一瓶鲜榨芒果,一气喝了大半瓶,这才站了起来,一声不吭的继续修炼清羽乘风诀。
此时大司农府早就被烧成了一片平地,厨房整个都垮塌下来,压在了地窖的上头。宁越虽然被深埋地下,但他仗着武功,拣了一把工兵铲为工具,花了半天时间,生生从地下挖出了一条通道。
他咬着牙,把插入了腰肋的骨刺给拔来出来,急忙点了几处穴道止血,让白洛洛去给自己拿点伤药过来。
“我这种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,初二的学生,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,未来无限美好,不该参演穿越的剧本撒……不对,我是为了在室火猪这头凶兽的魔爪下解救一整个城市的人类,才选择了穿越的,穿越的目的伟大而崇高,跟那些为了个人发展而穿越的人截然不同,品格更为高尚。”
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宁越仍旧勤力练武。
宁越穿越过来,虽然锦衣玉食和*图*书,但口味这个问题,并不是吃得贵,就是吃得好,这碗泡面加上火腿肠和榨菜,让他吃的特别怀念以前的普通日子。
这把刀比中式的菜刀长一些,明晃晃十分锋利,但用来战斗,也就是匕首的级数,仍旧十分之短,所以他迅即拉近了距离,才去了近身搏杀的路数,菜刀疾斩,使出了一套继承自燕乘风的细腻刀法。
宁越闯入了次元战场,就一跤跌到。
他想要逃出大司农府,对轻功的需求极为迫切,既然有了室火猪掠夺来的各种物资,正好多在次元战场里呆一段时间,把清羽乘风诀修炼的更高明一点。
这一次闯关失败,还被人给重伤,让宁越的信心大受打击。
这名武官微微晒笑,也不抽出腰间的长剑,只是随手一拨,宁越的工兵铲就不由自主的脱手飞出,插入了小巷的左侧围墙上。
宁越也不认得这个看起来颇有几分英俊,就是胡子拉碴,有几分颓废的武官是谁。
宁越虽然被吓和图书的亡魂大冒,但还能保持两三分冷静,把清羽乘风诀展至极限,以百米五秒的速度,冲出了大司农府。
他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,瞧好是午夜时分,宁越在废墟间穿梭,眼看就要离开大司农府,就听得一声断喝:“有奸细!”
“看来非得把清羽乘风诀修炼的更上一层楼,并且把伤势养好,不能再出去冒险了。可是就这么苦练,我非得像燕乘风一样花个三四十年的功夫,才能成为高手,我的资质最多只能算平庸,远比不上燕乘风那种妖孽天才,说不定三四十年还不够,怎么才能让武功练的进步快起来?”
宁越才拼命冲出了大司农府,就见到附近的民居屋顶上,有虎贲军的弓箭手现身,他二话不说就扎入了大司农府附近的一条小巷,仗着对附近地势熟悉,连续摆脱了两股追兵,但逃出没有两百米,就被一条黑影拦住了去路。
“我去!这个地方的武者实在太凶残了,燕乘风的一成功力根本玩不转撒,除和-图-书非十成功力才混的开。”
宁越亦没想到,这名武官的武功如此之高,他想也不想,就抽出了自己预备的第二把武器,这是一把十八子的西式切菜刀。
白洛洛看着宁越出去了没多久,就遍体鳞伤,大眼睛里全都是泪水,跑过去拿了纱布,还有一些清洗创口的盐水,以及止血的药膏,帮忙宁越处理伤口。
两人一起吐气开声,各自惨叫一声,宁越把手中折断的菜刀,捅入了这名武官的小腹,自己也被对方身上忽然冒出了一根骨刺戳伤。
宁越喘息了一阵,恢复了几分体力,也顾不得地上脏,就那么躺了下来,望着天空,不由得心底全都是沮丧之意。
宁越长这么大,还真没有受过这么厉害的伤,他能忍住疼就不容易了,战斗的意志却立刻就崩溃了,毫不犹豫的借机撞入了附近的民宅,二话不说就发动了次元战场,逃了进去。
他不怕被人误认为是从外面溜进来的奸细,但一定不能让人以为他原本就藏身大司农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