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章 月光之龙

但是宁越在一瞬间,却想起了在梦境中世界,白洛洛化身为小尼姑,咆哮着要烧死他,要杀死数十万人,好复活罗嫣,居然迟疑了一下,么有伸手去借助自己的妹子,而是情不自禁的避让了开来。
这股真气在一刹那间,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,但在下一个瞬息,就跟灵魂结合,升华到了一个无法思议,不可描述,玄之又玄,奇异之极的境界。
这正是万宝灵鉴的另外一种妙用,可以把虚相催生为各种神兵利器和宝物,月光之龙的更进一步变化,正是这口月龙剑。
这一股冷冽真气汇入灵台,宁越只觉得头脑骤然一清,思绪运转似乎也快了许多,万宝灵鉴上的种种秘法犹如一条清澈的溪水,在心头流淌。
白家的亲眷,自然是不可能去投奔了,宁越不知道白家本家现在怎样,如果也倒霉了,去投奔就是自投罗网,如果白家本家没事儿,肯定就会大义灭亲。
“我回来了!”
m.hetushu•com在下一个瞬间,宁越就看到白洛洛又惊又喜的飞奔而来,这小丫头几乎是喜极而泣,飞身扑了过来。
但在九霄天界,万物“生而有灵,死而有魂”之说,却是每个人都深信不疑,而且可以有各种方法验证灵魂存在。
“数十年一梦,化为一夕,十年蛰伏,今日冲霄!终于能够回来九霄天界,凭我现在的实力,应该能逃出包围了吧!”
命魂“灵鉴”不能直接用来战斗,却有提升智慧之能,不但可以运演自身武学,也能推算敌人武功之中的破绽,然而“灵鉴”最大的妙用,还不止这些。
两兄妹为了庆贺宁越安全归来,特别在白洛洛的收藏里,跳了一瓶五粮液陈酿,弄了两个不锈钢的太空杯,撕了两包真空烧鸡,弄了些咸菜和卤味,开了一个“家宴”。
许多他苦读多遍,仍旧不可索解的地方,忽然豁然开朗,某些艰涩难懂的地方,也隐约似有感http://www.hetushu.com悟。
宁越探手一抓这条月光之龙,伸手一抹,这条月光之龙就化为了一口几乎透明的长剑,略一挥舞,就生出无穷银辉,宛如月光洒落。
修习《万宝灵鉴》有成之辈,出手对敌的时候,能千变万化,随时组合各种虚相,让敌人无法捉摸,甚至越级败敌。
宁越一声长啸,体内的真气滚滚如浪,须臾间就冲破了万宝灵鉴的第一层心法,体内一股真气如臂使指,冲上了眉心灵台。
命魂“灵鉴”还能在面对不同敌人的时候,把数团不同的命魂“临时合炼”为最具针对性的虚相,来克制敌人的武技。
宁越一面维持真气灌注灵台,一面体悟灵魂之妙,运转《万宝灵鉴》上的“真气炼魂”之法,数十息之后,他眉心突突跳跃,生出了极大的吸摄之力,他苦苦修炼的真气,被悉数吞吸了进去。
宁越稍稍惊讶,随即就感觉到这团命魂“灵鉴”骤然活了和_图_书过来,开始了诞生之初的第一次运转。
宁越陪着白洛洛高兴了一回,这才细细的反思,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去从。
宁越背后登时生出了涔涔冷汗,他只能好言安抚,劝说了好一会儿,这才把白洛洛说的破涕为笑。
一团灼灼如月华,明亮耀眼,但却宛如赤子童心的能量,在眉心渐渐成型,这团能量不断的抽取真气,还犹如海绵一样吸收宁越的毕生记忆,并且宛如自生灵性一般,把这些记忆分门别类,汲取精华,烙印在它的最深处,化为精神烙印。
在地球上,人类和动物有没有灵魂是极具争议的事情,有神论和无神论各有支持者,众说纷纭。
这八团命魂在灵鉴的统合下,化为一道淡淡的银白光芒,脱体而出,绕着宁越飞舞了七圈,显露出来头角峥嵘,化为了一条月光之龙。
月光之龙正是万宝灵鉴第一层,能够组合的六种虚相之一。
“次元战场里虽然安全,但终究不是久呆之地。和-图-书我如今武功大进,修成了万宝灵鉴第一层,还越过了命魂的级数,凝练了月光之龙虚相,应该可以闯出重围了。不过我跟洛洛,接下来该去何处呢?”
他在那个世界里,叫做徐宁,成为了华山派的大师兄,还学了葵花宝典和独孤九剑,差点就跟任盈盈成了情侣,还跟东方不败,任我行有各种恩怨纠缠……
不过这个小丫头,并没有沮丧,而是再度爬了起来,扑入了宁越的怀里,大叫道:“哥哥!哥哥!你总算是回来了,洛洛还以为你回不来,这几天我都担心死了,还做了无数噩梦,梦到自己要杀了哥哥!我好害怕,我一定是傻掉了,怎么会想到要杀死哥哥?”
那个世界精彩无比,但当宁越醒过来,徐宁就再也不复存在,但是曾经的记忆,却只会沉淀下来,他在那个世界修成的各种武功并没有带回来,而是化为了万宝灵鉴的修为,让他得以做出无可比拟,火箭蹿升一般的突破。
对宁越来说,和_图_书命魂“灵鉴”,就如一台最奇异,也最先进,还能不断进化,自行升级的智能生物电脑,凭空让他思维活跃度和敏锐暴增了一倍,头脑之清明,简直前所未有。
宁越几乎是按照本能,催动体内重新滋生,鼓荡不休的真气,一口气连续开辟了八团命魂,分别是“幻月”“蚀月”“吞月”“寒光”“风息”“钢炼”“灵慧”“破邪”。
宁越摩挲着这口月龙剑,忍不住感慨万千,他已经多了一道来自某个梦境的记忆。
白洛洛一下子扑空,就摔倒在地,登时跌了一个满面尘土。
“这就是命魂‘灵鉴’?”
至于朋友什么的,宁越在九霄天界就没有朋友,甚至比朋友更低几个级别的熟人都没有。
宁越思忖了片刻,忽然想起来,自己初穿越来的那座古堡,忽然生出了几分希冀,暗暗忖道:“在梦境中,似乎也出现了这座古堡,我或者应该先去那里瞧一瞧。”
宁越咆哮了一声,似乎要把所有的郁闷都发泄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