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4章 逃出麒麟城

宁越远远的眺望那头栩栩如生的火麒麟雕像,不由得微微心虚,尽管他也知道,就凭自己这点小角色,根本就没有可能让这头镇国神物“垂青”,他虽然也凝练了月光之龙的虚相,但才只是一阶而已。
宁越离开了麒麟城十多里之后,这才把白洛洛放了出来,白洛洛已经快有小半年没见过天日,一旦出来,颇为兴奋,拉着宁越叽叽喳喳,小嘴说个不停。
“火麟门据说也是一件宝具,可以检测到图谋不轨的奸细,我若是以幻月之力闯关,百分之一百是逃不出去的,只有冒一冒险,伪装成了普通人,试着混出去。”
他上次消失的地方,早就被人严加看守,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一晃七八天都没动静,故而被留下来看守这里的人,也稍微有些松懈。
他当然不知道,兵马寺大总管宇文翼,早就下令把白家宅子彻底搜翻了数十遍,根本不信白家最后的两个孩子还能藏在http://www.hetushu.com里面,所以搜寻的主力都在麒麟城之外,白家宅子附近,只有是一个七品的军司马主持。
他还试着把溪水引入次元战场,但可惜的是,许逊留给他的次元战场,并无蓄水的水池,只能把地面湿润了一片,却没法形成一个水塘。
徐宁特意换了一套比较利落的衣服,带了两口长剑,饱餐了一顿,这才冲出了次元战场。
宁越看着白洛洛开心,自己也颇开心,等白洛洛兴奋的劲头过后,他才说道:“我们此番逃离麒麟城之后,原本的名字白星源和白洛洛,是绝不能再用了,以后须得隐姓埋名。我今后就叫做燕七,你就叫做燕九好了。”
宁越挑的还是月光朗照的夜晚,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几若不可见的月光,在地面缓缓游动,转瞬绕过了几条街道,这才在一个角落里,散去了光华,现出少年的身影来。
两兄妹走了大半日,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忽然前头有一条小溪,看起来溪水颇为清澈,宁越忽然说道:“小九!我们储藏的矿泉水,已经喝的差不多了,这里溪水清澈,我要汲取一些溪水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宁越微微迟疑,也就不在劝说了,他在次元战场里也呆了好久,也有些闷了。
白洛洛答应了一声,就在河边的树林中藏身,宁越自己一个人到了溪水边,把所有的矿泉水捅和瓶子,都拿了出来,灌了一个不亦乐乎。
宁越也没有想到,这一次逃出麒麟城,居然如此轻易。
这一次他游走得更远,直到接近城门,才重新现身出来,调息消耗过甚的真气。
虽然储备还足够,但宁越总想着,既然有机会,就先灌些溪水,一面日后真的耗尽的储存,再被人困住,没处去寻找水源。
宁越驾驭月光之龙的能力尚显稚嫩,不能一直都隐遁起来,但光是现在的成绩,也足以让他兴和*图*书奋不已。
麒麟城为大夏都城,八方来朝,无数人物汇聚,城门禁查并不甚严,宁越这等小人物,更是没什么人关注,任由他轻轻易易的闯出了城门。
宁越随后又叮嘱了几句,给两兄妹编了一段身世,让白洛洛记下来,免得一旦被人问起,会露了马脚。
火麟门除了镇国神物火麒麟雕像之外,本身亦是极为了不起的宝具,具有诸多妙用,宁越思忖了一会儿,只能想出来一个相对靠谱的办法。
这家宅院恰好是做买卖的人家,他在房间里搜寻了一会儿,偷了几套衣衫,弄了一个担子,随便寻了些零碎的货物,把自己装扮成下乡卖货的货郎,这才悄悄又躲入了次元战场,等待天色放亮。
宁越稍稍调息了一会儿,这才重新化为月光悄悄游走。
当初室火猪打劫了好多家超市儿,但兄妹两个在次元战场里生活了这么久,食物倒也还罢了,矿泉水消耗却甚多,几乎已经耗去了两成的和-图-书库存。
要是白家老宅附近,有几个厉害的人物把守,凭宁越才凝练的一阶月光之龙虚相,根本没有机会逃出来,更不会给他如此多的尝试机会。
宁越在隐蔽处调息了片刻,这才翻入了附近的一家宅院。
宁越走出了麒麟城,这才回头望去,不由得心底捏了一把汗,暗暗忖道:“也不知道我第二任亲生父亲白河愁究竟犯了什么事儿,居然被满门抄斩,这个秘密若不能弄清楚,只怕日后还会有许多危险。”
白洛洛闻言,兴奋之情登时退去,露出几分悲伤的神色,说道:“这些我都听哥哥的。”
“居然溜出来这么远,看来我凝练的月光之龙虚相,尚有许多妙用没能发掘,应该多加琢磨。”
宁越其实是想,弄一个可以洗澡的地方,此时也只能作罢。
宁越自觉时间差不多了,这才穿了一身小贩的衣衫,挑着担子,从次元战场里施施然走出来,径直奔城门而去。
武道虚相从低到高,分作www.hetushu.com了十阶,每一阶的威力都是天翻地覆版提升,凝练虚相所需要开辟的命魂数目,也会不断增长。
宁越虽然很想知道,白家究竟出了什么事儿,但是他暂时也没有办法可想,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他接近的是大夏朝国都麒麟城的八座城门之一火麟门,在火麟门的上方,有一座铜铸的火麒麟雕像,这座雕像据说封印了一头十阶的火麒麟虚相,若是遇到能够威胁都城的大敌,就可以让数千名将士把功力输入其中,激活这头上古凶兽。
宁越其实并不习惯运使命魂异能,也还没有把虚相之力的真正用途发掘出来,他三世梦境的记忆,都偏于武功,而对种种异能,就隐隐有一层,连他自己也没觉察到的排斥。
白洛洛跟着宁越一路行去,开始还跟得上,但很快就显得疲劳,宁越武功略有小成,白洛洛的武功却仍旧稀松,这倒也难免。宁越劝说了几次,白洛洛都不愿意再回去次元战场,嫌弃里面太过气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