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6章 古堡怪虫

宁越花了半个小时,这才游上了岸边,他苦笑着从江水里爬起来,把衣服鞋子脱下,一面拧干衣服,一面正自揣摩,接下来该怎么做。
这头怪虫身子扁平,贴着地面,窜动如风,生有无数细足,头部更有巨钳一对,看起来猛恶异常,更兼身躯长大,几乎有十余丈长短,寻常人只怕一见之下,就要被吓的软瘫了。
宁越奋力钻出水面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,不由得轻笑一声。
宁越才踏入古堡,就听得咝咝一声怪啸,一头怪虫从瓦砾中钻了出来。
偷袭这人微微惊讶,但却并不迟疑,厉啸一声,身外忽然出现了半个凶兽头颅,发出无声嘶吼,方圆十步之内,忽然重如山压,宁越再也迈不出第二步去。
“没想到就连兵马寺大总管宇文翼都出动了,这一次却须得小心些,据说此人乃是五阶虚相级强者,实力高深莫测,我绝对不是对手。”
为首那人反应极快,惊骇过后,立刻露出狂喜之色,大叫道:“那件东西必然在这个小畜生身上,大家快鼓勇上前,把这小畜生生擒。”
在如此危机万分的一刹那,宁越轻飘飘一掌拍出,正中此人胸膛,登时把这人打的胸腔都塌陷了进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去。
宁越盘问了良久,心情微微轻松几分,大略知道了追兵的情况。
宁越并不跟这人硬拼,脚下微微一错,施展开一套步法。
锦袍大汉号令才下,就有船上的干练之辈把这个命令通过种种渠道,传诸大江两岸数万名各级官吏,以及无数密探手中,催促其赶紧抓捕目标。
眼瞧着此人双掌落下,就要把宁越打的脑浆迸裂。
宁越决定逃向这里,之前是因为没有地方可去,但是在逃亡的路上,他渐渐发现,自己之所以有这个想法,却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引导。
此时宁越已经横渡江水,到了江岸的另外一边,他左右瞧了一会儿,见没什么危险,这才双手用力,把一个被打晕了的人也拖出了江水。
宁越定睛去瞧,不由得微微欢喜,这个羽林军都伯居然长的有几分眼熟,正是他跟白洛洛失散时候,遇上的那个家伙。
一艘五牙大船乘风破浪,不紧不慢的在江面上悠然行驶,但船中的人却个个都紧张无比。
冲出来的十余人,几乎每个人都露出惊骇之色。
他的清羽乘风诀修至小成,这套步法若是全数展开,自是翩若飞鸿,hetushu.com矫如惊龙,飘逸如风,趋退如电,无可捉摸,便是千军万马,也能闲庭信步,奥妙异常。
宁越瞧着这人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缓缓说道:“你是谁?”
那些人里也有谙熟水性之人,也纷纷跳入江水,但是江水滔滔,他们搜遍附近水域,宁越却早就不知所踪。
虽然宁越只用了三分妙用,仍旧有鬼神莫测之资,只是一步就退出了忽施偷袭这人的双掌笼罩。
为首之人知道这件事儿有多重要,就算再找十个八个倒霉鬼来替罪,就算他有多少理由,可白家的两个孩子终究是在他眼前逃脱,大总管根本不会听他辩解。
这人本来全身剧痛,忍不住想要大声疾呼,但被宁越的眼睛一瞧,登时心下迷惑,期期艾艾地说道:“我是李晋峰,羽林军左路都伯,归兵马寺大总管宇文翼管辖。”
为首那人未曾下水,但是脸色却铁青,他沉默半晌,这才狠狠说道:“袁业擅自出手,放脱了那个小畜生,此事须得报告大总管。”
宁越刚才击杀了一人,为首那人也不敢掉以轻心,把手一摆,十余名手下一起围了上来。
宁越半月一来,一直都在跟追兵厮杀,知道附近必然和*图*书非是这一股追兵,自己虽然不惧这十余人,但若是被围住,等其他兵马寺宿卫过来,再想要逃走可就难了。
这座古堡也不知多少年没人居住,纵然是大白天里,也鬼气森森,颇为可怖。
这人说什么也想不到,宁越的武功,居然强横的超乎想像,死尸噗通落地,死前发出的掌力,也只把地面击打的尘土飞扬,没能擦到宁越半根毫毛。
宁越微微睁眼,从水底浮了上来,稍稍划动手脚,就翻上了水面,他甩了甩头,抹去了一脸的水珠,这才有暇打量周围。
谁人都知道,其实并非是那么一回事儿,但人人也都知道,放走了这个孩子,大家都要倒霉,把责任推到死人身上,免得自己被责罚,谁人又会开口阻止了?
为首的一人见到了宁越,登时露出大喜之色,狞笑了一声,阴惨惨地叫道:“小畜生,果然捉到你了,这次看你往哪里逃。”这人说罢,又左右瞧看了几眼,不怀好意地问道:“怎么只有你一个人,你的妹妹呢?”
宁越思索良久,随手一拳把这位羽林军左路都伯击毙,并且将尸身踢入了江水中,随便选了一个方向,就施施然离去。
“这里应该就是白水河了!我在河底躲http://m.hetushu.com入了次元战场,绝对没人能够找得到我,如今已经七八天过去,那些人应该散去了罢!”
宁越正自思索,忽然听得岸上的树林中有人匆匆行走,心中微生警惕,正要藏身起来,就听得数声暴喝,连续有十余人从树林中一跃而出。
被宁越活捉这人登时疼的醒了过来,才要大声叫唤,就被宁越一抬手把下巴也卸脱了。
想到烦恼处,为首那人断喝一声,叫道“搜寻不到那小畜生,谁人也不许上岸,你们就给我死在水里吧。”
宁越微微一愣,还不及回答,就有一人从背后跃出,大喝道:“先捉下这小畜生,不怕那个女娃能逃去哪里。”此人出手如风,宛如飞天猿猴隔空下击,双掌拍开,劲道笼罩了四面八方,竟然是难得一见的好手。
宁越虽然不是恶人,却也知道什么时候,应该心狠手辣,他也不先把这人弄醒,而是双手用力,先把此人的双手双脚一起打脱了关节,又狠狠一拳轰中小腹,破去了此人气门,他不懂得封印命魂的手段,就只能用这种极其粗暴的手法来代替。
宁越仗着次元战场,遇到危险就躲藏起来,几次险之又险的躲过追兵,在越过了白水河后不久,就找到了那座古堡,www.hetushu.com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暗中指引他一般。
下水之人听得,人人心中叫苦,却又谁人敢抱怨半声?只能尽力往远处搜寻,希望能找到“白家的少年”。
他一直都以为白洛洛已经落入追兵手里,此时从这些人嘴里,知道了白洛洛尚未被人活着,不由得心情略佳,如果白洛洛已经被人捉住,他们肯定不会追问他,白洛洛现在哪里。
宁越离开江岸没有多远,就觉察到附近搜索的大夏王朝各路兵马,不得不小心翼翼,向最偏远的地方逃窜,力求尽快摆脱大夏王朝的官兵搜捕。
“洛洛也不知哪里去了,我是应该去找她,还是仍旧去那座古堡呢?”
他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,重新跳入了江水之中,闭气下潜,须臾就游出了十余丈之外。
为首那人虽然找了替罪的倒霉鬼,但心头却殊无半分轻松之意。
就像一座雕塑般,站在船头良久的锦袍大汉,良久才忽然叹息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白家的两个小畜生逃的倒是快,但若是能够给他们翻出某家掌心,我这个御前大总管也不用做了。传我的命令下去,但凡能捉得那两个小畜生的人,赐一阶虚相,无官职者提拔为七品实职,有品级者提升一级,额外赏钱三万,京城大宅一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