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0章 大浮屠法

两个大汉也不开寨门,只是从塔楼上顺下了一根绳索,宁越伸手抓住,试了试结实与否,双臂交替,只是三五下就攀爬了上去,他虽然身受重伤,但普通行动还是无碍。白洛洛更是比宁越的状况还要好的多,只是她也没有炫耀之心,跟着宁越的身后,老老实实的爬上了寨子的围墙。
宁越苦笑一声,说道:“恰恰相反,你哥哥的武功已经到了瓶颈,短时间内,很难再有神速进步。后面的敌人已经聚拢一起,组成了四支队伍,每一支队伍都有数名虚相强者坐镇,我单独面对任何一路,都要饮恨收场,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偷袭。”
穿过了浑天贼的领地之后,他跟白洛洛在一次休息的时候,终于被一支人马追上,宁越一番苦战之下,虽然重创了两名三阶虚相级高手,但自己也被打成重伤,只能带着白洛洛仓皇逃走。
虽然这家寨子大门紧闭,但在大门的两侧却各有六七丈高的木楼一座,上面各有一个彪形大汉,随时眺望寨子周围的动静。
宁越指点过白洛洛之后,就抓紧了时间休息,四个时辰之后,他再次感应到了危机,立刻毫不犹豫的抹去了一切痕迹,带了白洛洛继续逃走。
白发老者消道:“这里虽然名义上,也算大夏王朝的国土,不过实际上却归大乾王朝管辖,大乾王朝虽然也被称作六十四路反贼之一,但却向大夏王朝纳贡,算的番邦之一。”
宁越笑着摇头,说道:“何须如此?你跟我直接前去,问他们讨些吃食就好。”
宁越微微吐气,站起了身来。
宁越三世记忆,有两世是武学大宗师,修行的经验丰富无比,指点这么一个小女孩儿,自然不算m•hetushu.com什么。
他这个时候,才知道宁越的厉害,不由得恼怒异常,低啸一声,身外浮现一条黑色大蛇,身影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。
宁越冲着寨子大门两侧的塔楼上的两个大汉挥了挥手,大叫道:“两位大叔,我们兄妹跟父伯们出来狩猎,却不小心迷了路,敢问这里是什么寨子,去往熊耳寨怎么走?”
宁越摇了摇头,正要拒绝白洛洛的建议,但是他随即微微一震,想起了另外一个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,当下就对白洛洛说道:“洛洛,我传你一门功法,你尽快修炼起来。”
宁越微微一愣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就算学多一门上乘秘法,又有什么价值?他需要的是提升武力上限,不是增加武学的广博。
“你若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凝练虚相,我就可以不必在战斗的时候缚手缚脚,我们兄妹逃出生天的几率自然大增。这里已经是浑天贼的领地,兵马寺的人也不可能毫无顾忌,我们若能利用种种形式,应该可以甩脱这些恶人。”
白洛洛虽然得到了那座满是佛像的殿堂里得到了好处,但还未臻至虚相,只是开辟了三团命魂而已,也正因为有这三团命魂,她才能一直脱逃,直至被宁越救下。
待得宁越和白洛洛再次发现追兵的时候,发现追兵居然减少七成,从数十支队伍缩水成了四支队伍,在善于追踪的好手指引下,牢牢锁定了宁越和白洛洛两兄妹,一口气深入了浑天贼的领地深处。
羽林军的这名武将,喉头呵呵数声,一言不发的就跌到身死。
追上来的武将,瞧见宁越的脸色,不由得再次微微一笑,低声唿哨,手下一起包围http://www.hetushu.com了上来,他虽然武功强横,但在这种时候却半点不敢大意。
羽林军的这名武将稍有错讹,就不知不觉露出了一点破绽,他倒是也知道,自己一时不察,中了宁越算计,正要退开一步,重新调整,就看到一点寒星飞来,若有若无,无巧不巧的钻过了他护身气势的一个极为细微的破绽,钉到了喉咙上。
击杀这队追兵之后,宁越再次获得了两日的空隙。
白洛洛见宁越修炼完毕,这才凑了过来,替宁越弄了一杯水,有些献殷勤地问道:“哥哥!你的武功已经快要能把那些坏人都杀死了吧?”
宁越若是孤身一人,其实也不惧兵马寺的追兵,但还要保护白洛洛,就未免力有不逮,可若是白洛洛实力也有提升,他就能轻松不少,一样可以扭转局势。
宁越随口捏造了个地名,也不指望这两个把守寨门的大汉能知道,他只是想凭着这两人的回答,推断出来自己和白洛洛身在何方,此地又是什么境况。
这二三十名羽林军将士,还在森严戒备,就被宁越撞入了队伍中,一时间猝不及防,硬生生给他把队列撞散。宁越出手如风,十方幻灭法和万宝灵鉴一起发动,只是一瞬间,就连毙一十二名敌人,当领头这名羽林军武将反应过来,手下已经死的只剩下了一半。
把守寨门的两个大汉见他身手矫健,倒也露出了几分赞许之色,其中一个冲着寨子里喊了几句,便有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出来。
宁越微微惊讶,他对九霄天界的情况,也不算十分熟悉,对六十四路反贼的情况,也知道的不多,当下又多问了几句,不由得微微担心,沉吟半晌,和图书又问道:“霍老丈可知最近的城镇该如何走?”
“夜叉明王法?”
双方一追一逃,很快就穿过了浑天贼的领地。
宁越虽然身处逆境,但却绝不愿意去做贼,这也非是什么原则问题,只是他自忖这种寨子,民风必然淳朴,自己去讨要些吃食,估计也不难,又何必平白去做贼?
那是一座寨子,周围都用合抱粗的木料建造了围墙,寨子的大门紧紧关闭,也看不到有人出入,只是此时正当午时,故而寨子中有炊烟升起。
尽管追兵的人数一减再减,但宁越却觉得,自己逃亡起来,越来越艰难,因为这一次背后追逐的都是绝顶高手,凭他的实力大感吃力,若非宁越有数百年的经验,好几次就险些被这四支队伍包了“饺子”。
宁越一声低啸,身子宛如陀螺般急速旋转,猛然撞入了这队羽林军将士中间,他历经无数厮杀,又值此危机关头,当然知道要速战速决,所以一出手就使出了这一套奇门五转的秘法。
好在白洛洛一路上得宁越保护,并没有什么事儿,她立刻就自告奋勇地说道:“哥哥,我去替你偷些吃的东西,泡面吃的太久,我也十分腻了。”
宁越便在此时,身子忽然一晃,竟而散于无形,从这名武将的精神锁定消失无踪,只是这一手,他就让这名武将心头烦恶,险些吐血。
不远处的这家寨子,用原木建造的围墙足有五丈以上,若是宁越没有受伤,轻轻松松就能一跃而过,还能做到姿势优美,宛如神仙御风,但此时他身负重伤,寻常走动都难,想要靠轻功越过围墙已是不能。
……
宁越摸了摸肚子,忍不住苦笑一声,说道:“跟兵马寺那些人鏖战连场,和_图_书倒是有些饿了,可惜现在我们被追杀的紧,也没闲暇弄些炊饭,还是泡面吃吧。”
宁越和这个白发老者攀谈了几句,只觉此老见识颇不俗,就忍不住问道:“霍老丈可知此地归哪里管辖?”
宁越这是把十方幻灭法之天外逍遥一式跟月光之龙虚相结合,演化为一式秘法,最善在倏忽之间,破去敌人的锁魂秘术和天人感应。
这支六十四路反贼中实力排名靠前的势力,居然未有任何举动,任由宁越和兵马寺的人纵横来去。
这一日,宁越和白洛洛穿过了几处稀疏的树林,终于瞧到了人家,两人都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,举止风采悠然,颇像是读过几年书,不似寻常村民愚蒙,冲着宁越两兄妹招了招手。宁越顺着塔楼的梯子爬了下来,施施然走了过去,一礼到地,问道:“这位老丈请了,敢问这里是哪家寨子?”
要知道,宁越最近可是大出风头,一路袭杀数百名兵马寺的将士,每次出手都是果决狠辣,几乎从不落空,而且每次战斗都不会超过一盏茶的功夫,等援兵赶到的时候,现场早就没有了人,断去了所有追踪的线索。
白洛洛对宁越的话言听计从,两兄妹也没掩饰,大摇大摆在寨子外现身。
白发老者也觉得宁越有些古怪,但他心地善良,也没往旁处去想,笑呵呵地说道:“顺着寨子南边这条路走,不过半日的功夫便是青阳城。只是青阳城规矩严峻,不许寻常人出入,一路上又十分危险,时有妖兽恶鬼出没,莫要说你一个小孩子还带了个妹妹,就算本寨去青阳城贩卖货物,也要数十青壮组成队伍,方敢去那么远的地方。”
宁越出其不意,击杀了这名www.hetushu•com大敌,对其余的羽林军将士就再也不会手下容情,他出手如风,须臾间就毙杀了八人,就如旋风一番退出了战斗。
白洛洛好看的小眉头皱到了一起,似乎踟蹰了很久,才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要不……要不……哥哥你也修炼夜叉明王法如何?这门功夫很厉害的,你修炼了之后,一定可以击杀后面那些敌人!”
那两个大汉往下瞧了瞧,其中一个笑道:“我们周围有六七个寨子,却没听说过熊耳寨,你小子胡乱跑,现在丢了家吧?瞧你们兄妹也不是坏人,先到我们寨子里吃点东西吧,回头有商队过来,你问他们打听,那些商队的人走的地方多,谅必是知道什么熊耳寨的。”
他把人引走了之后,白洛洛就从次元战场里钻了出来,等了半个时辰,就看到宁越一身杀气的冲了回来,拉着她遁走的无影无踪。
白发老者笑道:“此地叫做霍家寨。我也不知道熊耳寨是什么地方,但你既然来了,吃喝我们寨子还管得,便安心住上几日,再寻法子回家好了。”
宁越嘿然一笑,对此当然嗤之以鼻。
宁越虽然非常遗憾,若是浑天贼的人出动,他说不定还能浑水摸鱼,趁势逃脱,但既然这种事情没有发生,他亦不会更多指望。
这名武将心底暗暗忖道:“谅他如何狡诈,毕竟是个孩子,难道还能是我的对手?我如今已经凝练了三阶阴蛇虚相,就算在羽林军中也可以排入前五,只要耐心周旋,绝对不会有错,只等同袍们看到我刚才发出的信号,全力来援,这件大功劳就到手了。”
宁越传授给白洛洛的武功,正是大浮屠法,他也想要知道,这套大浮屠法配合十三外道心法,修成的战佛图录是什么威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