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2章 大浮屠法之宝象浮屠

宁越乃是极知道感恩的人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躲入了霍家寨,兵马寺的人马就一直没有出现,但也颇为感激霍家寨的人收留。霍老丈把他当亲孙儿一般看待,他亦对霍老丈越来越亲昵,渐渐的也改了称呼,出入都已爷爷呼之。
但就算再怎么容易,也不可能才修炼没几日,就修炼有成,就算宁越自己修炼这种乌龟蜗牛一般的功夫,必然比寻常人就算快些,但这般从头修炼,也得三五个月才能修炼成第一层。
只是他们虽然得恩师八思巴授此法,却并未有练成,红日法王练成了稍逊一筹的大威德金刚真身,后来他的师弟白象法王,也问鼎此法失败,亦是改了修炼大威德金刚真身。
经此一夜修炼,虽然他还未有尽复伤势,但也最少好了三四成,能恢复到一半战力,最少也有逃走的力量。
修习内功向例分作动静两门,佛道两家心法大多是打坐静修,身子不动,真气生丹田,须得一口真气游走全身经脉,才算略有所成。
宁越当下更不迟疑,当下就指点白洛洛盘膝坐下,一手按住丹田,一手按住命门,按照他所传法门,运转体内魂力,大浮屠法共有三十六式,此乃第一式拙火式。
宁越学究天人,武功一道上,实可以算得古往今来有数的大宗师,他之前没有关注过白洛洛的修行,可一旦他略加关注,立刻就知道这个小女孩儿在什么地方有缺陷。
燕乘风所学武功迹近道家,也是以肉身为主,丹田吞吐,要把一口真气演练的如臂使指,通灵入化才算大成。只是道家功法讲究神游天外,逍遥无极,须得有相应心境配合,十方幻灭法就算是和-图-书此种功法的极致。
宁越心中微生诧异,但过不得一会,就见白洛洛眉头微皱,似有痛楚之意,宁越略作观察,就知道不妙,是白洛洛过于勇猛精进,虽然只差一线就能练成宝象浮屠,但却有了走火入魔之兆。
白洛洛点了点头,心头隐隐有暖流涌动,一时间就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,忍了好久,才算是忍了下去,只是轻轻答应一声,显得乖顺无比。
宁越清喝一声,忽然睁开了双眼,目光之中隐有电芒闪耀,身外亦是浮现了宛如天宫幻境,无数剑气在其中游弋,宛如游龙惊蛰。
宁越当然知道大浮屠法的来历,也知道这门武功的强横,只是他的武功路子已经定了,再无法兼修此法,兼之此法来历古怪,他也不知道能修炼出来什么东西,所以才传授给白洛洛,而不是自己修炼。
白洛洛伸手轻撩了一下头发,瞧了宁越好一会儿,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,低声说道:“哥哥!亏得有你在,不然洛洛一个人应该都活不下来了吧……”说到了这里,白洛洛语音渐低,呢喃的自言自语,就连她自己也不敢听清楚了。
宁越和白洛洛便这么在霍家寨住了下来,他白天跟霍老丈学些本土的文字历史,也学些诸般杂学,得空便寻个没人的地方修炼武功,如此忽忽十余日过去,兵马寺的人居然一直都没有寻来,让宁越好生奇怪。
大浮屠法却是外门硬功的极致,虽然出自佛门,却更近武家。
拙火式乃是西藏密宗的不二法门,修炼拙火有成的高僧大德之辈,便是在大雪山中裸身苦修,周身仍旧一如春色,风霜不侵,严寒不至。
红日和_图_书法王和白象法王,曾先后担任大元国师之位,两师兄弟武功精强,为天下有数高手。
宁越想也不想,就伸手一拂,送入了一股真气到白洛洛,顺带还以十方幻灭法帮助白洛洛稳定心神。
大浮屠法乃是西藏密宗无上神功,共计分为一十三层。
宁越微微叹息,瞧了一眼天色,见天色已入深夜,他最少也修炼了四五个小时,算是被兵马寺的人追杀以来,最为安稳的一段时间了。
霍家寨的那几个少年倒也伶俐,宁越这边演练,他们就立刻学了起来。宁越也无藏私的意思,指点了几句,这几个少年就学的似模似样,而且一练之下人人欢喜,都夸赞熊耳寨的武功果然比他们霍家寨高明。
宁越不放心白洛洛自行修炼,一直都在旁看顾,此时便忍不住出手帮忙她调理真气。
浮屠在梵语中的意思便是宝塔,这一卷大浮屠法若是翻译为中土文字,便是《即身成就多宝塔佛光大自在经》。
宁越微微思忖,暗暗想道:“若是能给我五天时间,我就能恢复全部战力,说不定还能更上层楼,凝练第二虚相。虽然还未能突破万宝灵鉴第二层,但我若是凝练了第二虚相,这个虚相最善隐遁,别人就再难捉摸我的行踪。”
此法为西藏密宗第一护体硬功,若是能够修成,犹如金刚宝塔罩体,任何武功均难以伤害,威力犹在红日、白象两师兄弟修炼的大威德金刚真身之上。只是此法艰深晦涩,极端难修,跟八思巴所传的《大日如来成佛神变加持经》也即是中原武林惯称的大日如来元神印并列,号为西藏密宗不世双法,成佛之宗。
白洛洛得了宁越之助m.hetushu.com,心头微微一宽,身外有巨象浮现,竟而一鼓作气突破,修炼大浮屠法第一层大成。
白洛洛修行尚浅,当然不会有如此能耐,但她本身便修炼了万宝灵鉴,还开辟了九团命魂,比寻常武学大宗师精神修养更为深湛,故而入定甚久,待得白洛洛渐次从定境从醒来,望了望天色,登时微生惊讶之意。
待得他回到了霍老丈的房中,却见白洛洛正在努力修炼。
红日法王也知道师弟白象法王野心极大,他苦修大威德金刚真身,却不能臻至圆满境界,便想要冒险修炼大浮屠法,免得被师弟重夺帝师之位。但是他还未修成这一门至高神功,就被宁越所杀,这一卷红日法王亲手抄录的《即身成就多宝塔佛光大自在经》也就落入了汉人武学大宗师燕乘风手中。
白洛洛不知道宁越怎么想,私下里偷偷催促了几回,宁越却就并不解释,只是微微一笑,差过了话题,倒是让白洛洛疑惑非常,怎么都想不通,为什么自家“哥哥”忽然不着急逃命了。
宁越却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叮嘱道:“大浮屠法跟万宝灵鉴有些共通之处,你好生修炼,遇到什么瓶颈尽管问我,我必能一一解答。”
八思巴死后,他的两个徒弟都未能修炼成大浮屠法和大日如来元神印,记载这两门绝学的经文原本,虽然仍旧供奉在萨迦寺,但却再没有人能够修成经文所载的绝世武功。
大浮屠法入门甚易,就算资质下愚之辈,只要一两年苦功便可练成第一层心法,待得第二层就往往须用去四五年功夫,越是修炼到高深处,便须更多时间积蓄真气,到了五层以上,每修炼一层心法往往就m.hetushu.com要一二十年苦功,非是天资卓绝之辈,已经无望再有进境,想要修炼至更上一层,难于跨越天堑。
这几天一路逃窜,除了宁越这种随时随地都能修炼的大宗师,白洛洛虽然也想要抓紧时间,在逃命的闲暇里修炼几分,但却因为不断的被打扰,根本看不出来任何进步。
大多数武林门派却是以站桩,步法,拳法,掌法等动功为主,修炼的时候须得有各种功架配合,真气生自筋肉百骸,最后才归于丹田,自外而内修炼内力。
他在霍家寨也没几多时日,但却宛如本寨子弟一般,跟许多孩童都交好,也跟寨子中大多数人都混了个脸熟,对霍家寨的各种事情也都打探的无一不熟,习武之余,也时常跟着寨子里的妇人和老人出去采摘野果和田间劳作,一时间竟然有久居的姿态。
入门初始,讲究炼皮,炼肉,炼筋,炼髓,炼脏,连意,到了第七层以上,才转为密宗三脉七轮的修持法门。
有宁越出手相助,天地元气化为气罩,把白洛洛全身都紧紧包裹,丝丝缕缕渗透肌肤,分散到了四肢百骸之中。
白洛洛一跃而起,见到宁越微微有些关切的脸庞,居然心底微微慌乱,虽然还如旧叫了一声:“哥哥!”其他的话却一时说不出来。
白洛洛自然不知,宁越在这十余日中,武功有隐隐有了突破的兆头,所以才想在霍家寨多呆几日,把武功一鼓作气,更上层楼。
宇文翼是兵马寺大总管,宁越一直都没有跟此人碰面过,但却从其他人嘴里打探出来,知道此次追杀他们兄妹,就是以宇文翼为首,这位兵马寺的大总管居然亲自出动了,自己若是宇文翼这样的绝顶高手,www.hetushu.com肯定是十死无生。
白洛洛这几天进步迅速,宁越还把掠夺来的命魂,送给了她几团。如今的白洛洛已经开辟了九团命魂,甚至开辟命魂的数目,还超过了很多虚相级武者,但空有命魂异能,仍旧无法形成有效的战斗力,显然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。
白洛洛修成宝象浮屠之后,练武更是勤奋,宁越每天都出门行猎,替她准备大量肉食,免得她学武气血消耗太大,身体支撑不住。
宁越教这些少年托天十二式,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,就是单纯的为了酬劳,霍东阁给他演练混元桩,既然霍家寨的祖传武学,没什么可取之处,宁越也就把所有的心思,都放在了恢复武功,治疗伤势上。
白洛洛对宁越这个“哥哥”言听计从,拙火式运起,不过数息功夫,隐隐便感觉天地元气越来越重,紧紧压负在自己小小身体上,犹如海潮一般直似要把人淹没。
没有了兵马寺的追兵,宁越安心修炼,五六日的功夫就伤势尽复,但兵马寺的人马,却再也没有出现,就好像失去了他的踪迹一样,但宁越绝不肯信,兵马寺的人找不到霍家寨。
白洛洛看到宁越就盘膝坐在她身边不远,五心向天,背后隐隐浮现宫阁楼台,万景天宫,隐约虚幻,似有似无,鼻孔中有两道白光喷吐自如,伸缩不定,显然正在努力修炼之中。
大浮屠法到了这一层,全身皮若老象,肌肤强韧愈数倍,寻常刀枪便难伤,是为宝象浮屠。
宁越瞧了一眼白洛洛,不由得微微一愣,这个小女孩身上宝光盈盈,隐有一头巨象浮现,这是宝象浮屠有成的征兆。
更何况,大浮屠法根本就不是九霄天界的武功,怎会也凝练了虚相出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