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3章 剥取命魂之术

宁越虽然打听出来这些,但他也帮不上霍家寨的人,这种事情非关武功,纵然他武功再强十倍也没有办法,只能是暗暗记在心里。
白洛洛修炼不多一会,体内几团命魂就一起微微跳动,跟天地元气生出沟通之意。
霍老丈虽然埋怨,但关心之切溢于言表,宁越是个知道好歹的人,也不生气,笑嘻嘻地说道:“我就是贪玩了些,不然也不会走丢了家,跑到咱们霍家寨来。爷爷万勿生气,免得气坏了身子,为了我这种坏小子,十分不值得。我妹妹小九儿正在外面看热闹,爷爷无须挂怀。”
霍家寨也是如此,寨子内的吃食多靠打猎,种植的作物只占极少一部分。
宁越知道这名老者的身份,更对如何剥取命魂深有兴趣,虽然他有十方幻灭法,根本不需要霍家寨的剥取命魂之术,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宁越从来都不吝融会贯通别家心法的机会。
化阴式和拙火式不同,这一式大浮屠法须得全身倒立,由拙火自丹田灼烧全身阴气,此时白洛洛拙火修为不足,只能借助磅礴的天地元气冲刷自身污秽,淬炼周身肌肉,好在九霄天界天地元气浓郁,不然想要引动天地元气,非得有极高的修为不可。
拙火式乃是生出拙火,化阴式却是要把体内阴气化尽,让拙火烧透全身筋肉,化为纯阳正气之体。
霍福牛猛然大喝一声:“幽月妖狼的命魂出来了!”
“平常人能有一团命魂,已经是渴望不可及之事,但那些大人物却能凝聚数十,乃至数百团命魂,把诸多命魂以秘法统合,化为战意元神,又称作虚相,反手之间就能崩山裂海,撕天裂地。”
霍老丈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熊耳寨难道没有人懂得剥取命魂之术么?这两头妖狼体内都有命魂,若是死了,命魂也就散了,便无价值。”
在宁越的劝说下,霍老丈本来也无什么气恼,只是担心而已,他问过了许多人,都说没见着燕七和燕九哪里去了,心下颇忧心,此时宁越回来,他早就没了气恼,转身去端了一盆香喷喷的酱肉骨头,对宁越说:“这一次本寨的猎团出去,遇到了幽月妖狼,一番搏杀之后死了七个好猎手,却也杀了九头妖狼,并捕获了两头活的,其中一头还是狼中之王。这幽月妖狼的肉不算好吃,但对练武的人却有许多滋补身子的好处,我也分了一些肉和骨头,已经煮了一天,颇熟烂,你快些吃吧!记得留一些给你妹子,不要太贪嘴,都吃光了。”
宁越见不是兵马寺的追兵,心底便自放宽,连忙长啸一声,叫道:“好像是我们寨子的人回来了,你们看那边!”
霍老丈笑了笑说道:“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,也许是你父母不想你好高骛远,这才不跟你说知。在我们大夏朝,武者若是有最上乘的秘法和*图*书,就能把武道意境凝练,开辟命魂出来,命魂又被称作本命魂符,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之能力。像我们这些寻常百姓,也没有机会学得上乘秘法,很难凝练武道真意,但却也不是没有获得命魂的机会。有些妖兽天赋异禀,也能开辟命魂,妖兽身上的命魂,都被称作本命妖符,只要猎杀这种妖兽,剥取本命妖符出来,融入体内,就有二三成机会拥有命魂。”
宁越瞧的目不转睛,有十方幻灭法傍身,耳目之聪远非寻常人可比,早就把消瘦老者念诵的经文听的一清二楚,暗暗铭记于心。此时见到了这消瘦老者的手段,顿觉大开眼界,暗暗称奇。
宁越回头瞧了一眼这些少年,忍不住莞尔一笑,暗暗忖道:“待我离开之前,不如传下几套武功给这些孩子,也不枉霍家寨的人收留我们兄妹一场。”
宁越此时已经飘然而去,他略施小术,已经知道霍东阁的爹爹险些不能获得命魂的原因在哪里,并且出手暗助了此人一次。
宁越大喜过望,跟霍老丈说了一声,便跑了出去。
霍老丈说到这里,神色悠然,显然是忆起少年时梦想,但很快就莞尔笑道:“本朝天子燕重光,一十八岁便已经把本朝正宗天子武学麒麟书修至圆满,可以凝聚战意元神火麒麟,对我们这些寻常凡俗百姓来说,不啻神话。我少年时也有些几分妄想,这才学习文字,走出霍家寨去闯荡,只是最终一事无成,还是只能回来本乡养老。”
因为妖兽肆虐甚多,整个九霄天界的人,都不善种植,也没办法耐心伺候农田。农忙时期还有防着妖兽侵蚀,几乎没有可能勤恳劳作,加之此界地广人稀,田间收获多寡只看老天,所以吃食主要还是靠打猎和采集野果,收集些鸟兽的蛋卵。
宁越这次却没兴趣瞧了,一翻身下了屋顶,悄然跟上了霍东阁的爹爹。
消瘦老者挑的正是那头普通的妖狼,这头妖狼被七条大汉按在地上,动也不能动,但双睛仍旧凶光四射,不住的呜咽低嚎。
经此一番修炼,她登时觉得身体轻快不少,大浮屠法的第二层虽然并未就此修成,但也已经略窥门槛,有了惊人突破。
霍家寨上下虽然都学过一些武艺,但混元桩也不是什么高明的武功,甚至连开辟命魂的法门都没有,真要是遇上妖兽,霍家寨的人纵然仗着人多,也难免有死伤。
过不多时,便有一个消瘦老者走上了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,他一招手,那七条大汉便都跳了上去,帮助他把一头幽月妖狼牢牢按住。
头上缠着花布的大汉退了下去,剩下的六条大汉脸色更是凝重,其实这一场争斗,亦是看个人机缘和实力,不然寨子里的人家都相熟,也不怎么好分配。
宁越当然不知道熊耳寨有没有这等技术和-图-书,不过他可是知道,大夏王朝的皇室掌握了此等技术,比霍家寨的人高明了不知几许,经常用命魂来赏赐下官。
宁越瞧了一会儿,便对这七名大汉不多在意,这些人的武功在他眼里,实在太过粗浅,只是仗着力大手狠罢了。
消瘦老者双手结了一个法印,默默念诵了一段古怪的经文,然后双手一分,就多了两口短刃出来,这两口短刃明如秋水,如蝴蝶翻飞,须臾就在这头妖狼的胸口划了七刀。
宁越倒也确实饿了,抓起一根骨肉便啃,吃了几口肉之后,他还是惦记那两天头妖狼的事儿,便跟霍老丈问道:“为何那两头妖狼要捉活的回来?也杀了吃肉不好么?”
宁越对九霄天界的各种情况都有些兴趣,趁机问了一些心头疑惑,倒也多增广了一些见闻。
宁越稍稍分心,下面的战斗已经决出了胜负,一个头上缠着花布的大汉连续掀翻了三个同宗,探手抓过了那团命魂,哈哈狂笑着吞入口中。
霍家寨早就为猎团接风洗尘过,大多数人都回了自己家中,只留下了最强悍的几个猎人守护两头巨狼。
霍福牛虽然不是霍家寨之主,但权威却甚高,他指着这七人说道:“稍后幽月妖狼的命魂剥取出来,谁人能得到此物,便要看运道了。你们都是霍家寨武功最好的几人,此番机缘是那些为了猎杀妖狼牺牲的兄弟为大家博取,你们几个不管谁人得了这两头妖狼的命魂,都要为本寨兴盛出力。”
宁越在霍家寨呆的久了,也知道了寨子里非止这些人口,还有一批青壮男子出门打猎,已经近二十余日,却还不曾归来,寨子好多人家都颇为担忧自己的亲人。
霍东阁手舞足蹈,哈哈大笑道:“那是我爹,那是我爹,我爹霍黑塔……”其余的少年都露出艳羡之色,却也难掩失望。
这种果子生吃的时候味道酸涩,难以下咽,但烤熟的了之后,却味道近似馒头,还微有香气,在黑暗世界也颇多产出,乃是霍家寨人的主食之一。
宁越时常跟这些霍家寨的孩童们玩耍,他懂得的东西又多,还传授了他们“熊耳寨的托天十二式”,故而甚有人缘。如果不是因为他不姓霍,也没在孩子群里争胜的心思,早就成了霍家寨的孩子王。
大浮屠法前六式对应前六层心法,到了第七层以上才渐次复杂起来,白洛洛若能修成化阴式,便能把大浮屠法的第二层狮子浮屠修炼至大成。
这名消瘦老者也是霍家寨的耆老,威望地位远比霍老丈高出十倍,霍家寨的寨主就是他的亲弟弟,平时他也不甚管事,只有类似这样极重大的事情才会露面。霍家寨也只有此一人,懂得剥离妖兽的命魂。
像霍家寨这样的寨子,大门都是常年紧闭,非是有大宗猎物进出,便是寨子里的人也悬绳进出,m•hetushu.com但出去打猎的人,就没有办法,每次出去都会让家人担忧,只怕自己家里头的人,出去就再也回不来。
霍福牛身材高壮,一身黝黑肌肤,雄壮的惊人,要是给他一匹乌骓马,一根丈八蛇矛,放了出去,管保有人会以为是张三爷转世。
霍东阁和宁越最是亲热,他因为用混元桩跟宁越换了托天十二式,在众孩童中地位也是大涨。他伸手一指下面说道:“如果这两头幽月妖狼能成功剥取命魂出来,我们霍家寨就又要多两个厉害高手,之前只有应风他爹才有命魂。”
“命魂离了原生之体就要渐渐消散,我以十方幻灭法侵蚀妖兽识海,让妖兽的命魂转而附生在我的意识之上,所以不会消散。霍家寨的人没有这种手段,自然就只能凭运气了,他们就算保住了从妖兽身上夺来的命魂,威能也要消散大半。”
他们都生长在霍家寨,都是学的混元桩,这门功法只能增长力气,所有打斗搏杀之术都是在猎杀妖兽中磨练出来,虽然看起来粗糙,却极为实用,不过片刻七人已经斗在了一处。
他虽然从霍老丈嘴里知道,融合妖兽命魂只有二三成的成功率,但是他自己获得命魂容易,就觉得未必有这么难。此时瞧见霍东阁爹爹这般表情,宁越就忍不住想要出手一试。
他虽然神色间颇疲倦,却也掩盖不住喜色,冲着周围抱腕了一圈,喝道:“黑塔,延和,旺东……你们几个出来。”霍福牛话音刚落,就有七条大汉走出了人群,每个人都强壮的惊人,全身肌肉贲起,充盈着爆炸性的力量。
这种奇异景致只出现了一瞬,霍东阁的爹爹就骇然发现,自己又回到了家里的院子中,只是身上不知怎么居然冒出一层幽幽月光来。
“怎会失败了?居然没能获得命魂……怎么会这般……”
他迫切想要提升白洛洛的实力,故而平常稍有空隙也要指点她演练武功,白洛洛也知道这件事也是对她好,所以从不抱怨,勤奋之资超愈寻常人十倍。
白洛洛在努力修炼的时候,宁越已经赶回了霍家寨。
三五个时辰过去,白洛洛猛然感觉全身肌肉宛如群兽嘶吼,情不自禁的出了一身热汗,随着这身热汗排除了许多黑色污垢。
宁越把一盆酱肉骨头吃了一半,拍了拍肚子,十分满足,他正想要回房间去修炼,霍老丈就笑着说道:“幽月妖狼天生就能沟通月力,到了半夜才是它们能力最强的时候,剥取命魂也要在半夜才好,再过一会儿,他们就要开始剥取两头妖狼的命魂了,你要不要去瞧个热闹?”
几个孩子说了几句闲话,就都被下面大人们的举动吸引,都聚精会神的瞧看起来。
宝象浮屠能修炼的皮若老象,狮子浮屠最炼肌肉,可以让力气增长数倍,一般来说密宗弟子若是能m.hetushu.com修成狮子浮屠,在山间老林苦修,就再也不惧各种野兽,天赋异禀之辈甚至能生裂狮虎,搏杀狼群,就算天资稍弱,只要不是被大宗狼群围上,遇上寻常野兽都能从容退走。
此时霍家寨又复热闹起来,那些出去行猎的人休息了一个几个时辰,也都恢复了精力,寨子中的老人孩子妇女也都围成了一圈。
第二天起来,宁越本想寻个地方,带了白洛洛练功,但因为寨子里回来了几十名壮男,变得热闹许多,平常练功的几处所在都不清净了,他绕了一圈,有些气闷,就仗着身手,带了白洛洛径直翻过了寨子的围墙,出了霍家寨。
霍老丈正自十分惦念他和白洛洛,瞧见宁越回来,好生埋怨,说道:“你这孩子忒不听话,我多次与你说,这外面十分危险,不让你出去,结果你借口要帮大人做事,也跟着出去采集果子。本来这也是好事儿,怎么忽然就跟大家走散,你妹妹怎么没有回来?”
宁越没有跟众人混在一起,也没有去关心归来的人,这些人毕竟不是他的亲人,他只是在一旁观瞧,待得这些人簇拥着猎团的人向寨子里走去,他就仍旧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继续指点白洛洛修炼。
跟着宁越一起坐在屋顶的那些孩童,此时都大声呼喝起来,下面的七条大汉,不是他们的父亲,就是兄长,都是血缘至亲,故而加油打气分外卖力。
宁越瞧了一眼,最外侧坐的一个又高又瘦的少年,这个少年叫做霍应风,武功比其余的孩童都高,力气也比寻常孩童大许多。也许是因为少年人的别扭,自从他来了霍家寨之后,就表现的颇不友好,也不肯学托天十二式,一直都对自己冷淡淡的。宁越也试着讨好过几次,但瞧他对别的孩童也是如此,就没有费太多功夫,毕竟他也不是要在霍家寨长居,用不着讨好每一个人。
霍应风的父亲霍福牛,乃是霍家寨第一勇士,绰号福气牛,只是因为他父亲跟随猎团出去,所以宁越在霍家寨这么多时日也没见过霍福牛。
宁越采了一袋子馒首,便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让白洛洛全身倒立起来,开始修炼大浮屠法第二式化阴式。
白洛洛不禁吓了一跳,她可不想被天地元气撑爆了身躯,正要中断修炼,却发现天地元气并不狂躁,而是在体内命魂的影响下,隐然形成一层穹庐般的气罩,经过体内命魂的转化,天地元气变得温驯了十倍,被白洛洛以化阴式吸入体内,淬炼周身肌肉,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。
但是宁越却不好说这种话,只是故意做出懵懂,问道:“我在家的时候,他们总不愿意跟我说起这些事儿,爷爷能否跟我说一说命魂的事儿?”
这个头上缠着花布的大汉,也无心围观别人争夺命魂,他兴高采烈的直奔自己的家中,回到了院子里,就和*图*书运起混元桩,但过了小半个时辰,脸色骤然大变,急得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不住的大吼大叫。
十方幻灭法一出,天地风云变色!
这尊神祇高亿万丈,全身烈焰缭绕,无数金甲天兵围绕这尊神祇,在这尊神祇体外架起了三十三层天罗地网。
宁越隐身在附近,瞧到了这一幕,不由得微微摇头。
七头大汉都是精神一振,一起放手了幽月妖狼,探手往它的胸口捉去。消瘦老者在七条大汉放开了这条妖狼之后,只是伸手一按,那头妖狼就挣扎不得,显然有些别的手段。
下面霍家寨的人围城了一圈,霍应风的父亲霍福牛便站在人群最中,显然他在霍家寨的地位非是他人可比。
随着妖狼的血液渗出,这道符文渐渐发红,最后微微泛起红光,从那头幽月妖狼体内缓缓飞出了一团微微惨绿的光芒来。
被他呼喝声提醒,正在采集果实的霍家寨妇人和老人便都奔走了出来,不旋踵就迎上了那支队伍。宁越瞧大家又哭又笑,又是欢乐,还有人痛哭失声,显然是失了亲人,就知道自己猜测的不错,这支队伍确实霍家寨的猎团。
这七刀甚浅,只是刚刚割破妖狼的皮毛,但却在妖狼的胸口划出了一道符文出来。
这一天宁越和白洛洛跟随寨子里的人去采集野果,他虽然隐瞒了身怀上乘武功,可做事仍旧比别人快许多,也亏的霍家寨附近有处极大的果林,盛产一种很特别果子,名唤馒首!
宁越正在指点白洛洛修炼,教导她如何运炼天地元气入体,忽然遥遥感觉地面震动,似乎有大队人马过来,不由得微微吃惊,让白洛洛化为巨石隐藏,自己一翻身跃起,上了附近的一株馒首大树。
他远远的望去,见一队数十人拖着两头比牛犊还大的巨狼,其中一头皮毛雪白,颇为神骏,正向着霍家寨的方向走来。这支队伍中几乎人人带伤,气氛也颇压抑。
宁越被神水晶碎片送到了九霄天界,已经有了一段时日,他也知道了一些九霄天界的常识。
宁越回到了霍老丈家,霍老丈年迈,早就已经睡了,白洛洛也修炼完毕赶了回来,他也不去惊动老人家,带了白洛洛回到了自己的房中,倒头便睡。他们两“兄妹”年纪都小,所以霍老丈他们安排到了一处。
霍东阁的爹爹被他强行拉入了一方奇异天地,这位头上缠着花布的大汉,忽然发现自己到了一处茫茫天地,日月并升,昼夜交错,天龙飞舞,凤凰翱翔,心头骤然一紧,却见天地间一尊神祇出现。
宁越来的稍晚,已经挤不到里面,他脑筋一转,就一翻身上了附近的一家最高宅院的屋顶。跟他想法一样的,还有几个霍家寨的少年,都跟宁越相熟,见他也上了来,都一起招手,笑嘻嘻的十分亲热。
霍福牛话音未落,举寨的人都吼叫起来,气氛一时极为热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