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4章 枪如龙,棍如虎

霍福牛瞧了一眼,那十几个也出来看热闹的少年,喝道:“你们日后可要跟人家学学,莫要总是荒废光阴,总也不肯下苦功练武。”
就在白洛洛以一式中平枪,狠狠撞开一匹妖狼的时候,忽然从霍家寨的围墙上跃下了数十个身影,猛然从背后掩杀狼群。
白洛洛自忖跑不过这些幽月妖狼,但也不甘心坐以待毙,她左右环顾了一圈,娇叱了一声,伸足把一株长的笔直,手臂粗的小树踢断,然后伸手一掠,把枝叶全部折下,抖了两抖,静待这十余头幽月妖狼近身。
霍福牛呵呵笑道:“你偷偷溜出寨子外玩耍,遇上了幽月妖狼寻仇,居然还能临危不乱,击杀了好几头,这般身手,我们霍家寨的少年可一个也没有。尤其你还是个女孩儿,那就更难得了,你们熊耳寨祖传的武功,可比我们霍家寨强太多。”
没有了头狼的率领,这群幽月妖狼再无阵势可言,只能凭天生敏锐的战斗本能互相配合。
可饶是如此,白洛洛也受益匪浅,对各种兵刃运使之法有所了然,她一瞬间就判断的出来,自己最少有十多种手法可以扫开这五头妖狼,甚至击毙其中一二头也不难,但出手之际,难免露出破绽,就会被那些巡游在外的幽月妖狼捕捉住机会偷袭。
霍家寨的人也都知道此中危机,故而冲上来接应了白洛洛之后,就缓缓向后退去,白洛洛持了大枪,连杀三头幽月妖狼之后,也退入了霍家寨接应的人群里。
在这一刻,白洛洛已经放下一切,按照宁越平时的指点,心神晋入心外无物之境,在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这群幽月妖狼,只有不计一切,必要杀死的生死大敌,这群幽月妖狼在她的眼里,已经化为了兵马寺的追兵。
白洛洛把宁越所传的武学精髓尽数施展,枪挑棒打,须臾间就推进了百十丈,但此时又有一拨幽月妖狼围了上来,她想要再进一步也是艰难。
霍福牛呵呵一笑,伸手拍了一下白洛洛的肩膀说道:“原来你就是熊耳寨的那个女孩儿,你的哥哥呢?怎么不见?”
白洛洛心念电转,开辟的十团命魂一起运起,登时化为一道精神冲击,狠狠的撞入了这头幽月妖狼脑海。
若非白洛洛已经开辟了数团命魂,精神层次远远超出了这头妖狼,早就锁定了这匹头狼的神魂,此时已经找不到击杀的目标了。
因为棍无锋刃,想要杀敌,就必须全无留手,每一击都要出尽全力,借助长兵刃的便利,把全身力气增幅到棍头之上。
这老头平生没有儿女,自然也无孙儿,早就把宁越和白洛洛当作了自家亲生的一般看待,此时也不禁埋怨了几句,说她太过贪玩,但言下之意还是担心为多,并没有什么责怪之意,至少霍老丈随即问起宁越,让白洛洛颇不好回答,只能推脱不知,自家的哥哥应该还在寨子里。
霍应风虽然不愿,但www.hetushu.com也不想占白洛洛这个便宜,又念及现在果然是寨子的大危机,闹翻起来也不好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,低声说道;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等幽月妖狼退去了之后,当着全寨子的人面比武好了。”
白洛洛虽然连杀了七头妖狼,但也不禁暗暗叫苦,她虽然大占上风,但却因为战斗经验不足,每一击都是竭尽全力,此时已经略有后力不济,等围困霍家寨的那数十头幽月妖狼一来,她的压力必然大了十倍,但偏偏附近也没甚躲避之处,想逃也没办法跑得过这些四条腿的畜生。
这一手步法全凭脚力,倒也不是什么轻功心法,而是一种步法,说起来也不算奥妙,普通人只要苦练也能达致。但这一手实在太帅气潇洒,霍家寨内外,不知有多少人看到白洛洛犹如飞天将军,跃上枪头,一横大枪,姿势好看的紧,登时又是欢呼雷动,比方才叫的还要大声。
霍福牛比白洛洛想象的还要经验丰富,在他的调度下,眨眼间霍家寨的猎人都大都上了寨墙,他一声号令,墙头上登时飞扑出十个人来,张弓放箭,阻住了幽月妖狼的扑击,剩下的断后的猎人,也都借助绳索上了寨墙。
“好家伙,居然有两团命魂……不是三团,剩下一团还未成型,但却已经初具征识。”
霍家寨的几个好手,都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,时常跟各种妖兽打交道,故而进退有据,互相掩护之下,渐渐退回了霍家寨附近。几个年轻的猎人,抓住了从围墙上头垂下的绳索,轻松上了寨墙,登时惹起了寨子内的阵阵欢呼之声。
有了霍老丈这个面牌,白洛洛借口要扶他回去,殷勤跟众人道了别。
两人修炼了几个时辰,各有不同进境,白洛洛心头欢喜,宁越也是心头欢喜,他望了望天色,眼见天色已经晚了,正要召唤白洛洛,一起回霍家寨去,却忽然抽了抽鼻翼,嗅得空气中有一丝腥臊的味道。
宁越博通百家,枪棒之术亦是大宗师级数,所以宁越在指点白洛洛修炼的时候,也指点过她各种兵刃之法,只不过在九霄天界,武技的重要性远不如命魂图,所以宁越也没有深入指点。
白洛洛也没料到,这些幽月妖狼的智慧居然如此之高,竟然似乎精通战阵之法,但她却怡然不惧,猛然后退半步,左右微微一晃,又复前踏了一步。这些动作简单至极,就算是普通人也不难做到,但在扑击的五头幽月妖狼眼中,白洛洛这个可恶的人类,却忽然化为一缕清风般,遁出了它们合击的圈子。
白洛洛跟着宁越这个武学大宗师,虽然得传的不过皮毛,但眼光却也开扩无比,各种招数秘法,信手拈来,此时牛刀小试,便翻转了局面。她也不管那五头扑空的幽月妖狼,足下宛如有缩地成寸之妙,手中树杆从腰眼下标出,化为一尾游龙般点和*图*书向一头在外围游弋的灰毛妖狼。
宁越跟白洛洛虽然住在同一个房间,但各有一张床,宁越躺在自己的床上,微微放松了一会儿,就抱元守一,以冥想之术代替是睡觉,进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之中。
好几个少年都随声附和,就只有霍福牛的儿子霍应风脸色更难看了些。
白洛洛按照宁越所传的经验,使了几个诈术,登时破去了这些妖狼的粗糙联击,须臾间树杆下已经多了五条狼尸。
白洛洛想到此处,把树杆耍了一个棍花,以拖枪式斜指地面,拔足便狂奔。
经此一场苦战,白洛洛也对幽月妖狼多了几分了解,知道这些畜生远比寻常野兽难缠,忍不住暗暗想道:“瞧来就算我修成狮子浮屠,最多也就能对付一二十头幽月妖狼,想要在狼群中厮杀出来,非得有一件趁手兵刃,最好把大浮屠法第三层的蟒蛇浮屠也练成了。对付这些妖兽已经甚难,不知道再次遇上兵马寺的追兵,我能否帮得上星源哥哥的忙,再也不会变成他的拖累。”
白洛洛虽然上了墙头,却不肯下去,霍家寨的人为了救他,所有的猎人都出动了,她怎么也要瞧到这些人都安全回来才能安心。
白洛洛眼神一紧,不由得心头微暖,她知道宁越就跟在身后,其实并不十分畏惧这群幽月妖狼,但却并未有想过会得到霍家寨的接应。
白洛洛回到了霍老丈的家里,就推托要去找哥哥,霍老丈不疑有他,唠叨了几句,便自放过了。
白洛洛微微咬牙,她可不知道宁越为什么没有现身,只能说:“我哥哥应该早就回了寨子,没有跟我一起。”
这头幽月妖狼虽然在妖兽之中也算得“天赋异禀”,超出寻常同类甚多,但却也无法破去白洛洛强横莫名的精神冲击,稍稍愕然,这头妖狼就轰然一声,整个狼头都被轰爆了开来。
白洛洛把手中树杆反背,眼中生出了熠熠寒芒,她一直都在宁越的保护下,未有任何跟人动手的机会,但在遇到宁越之前,她也是凭着一人之力,无数次逃出生天,不管是智慧还是勇气,都并不欠缺,也不怕跟这群妖兽动手。
围困白洛洛的几头幽月妖狼不敢阻拦,只是连发长啸,等白洛洛奔出了数十步,已经瞧见了十余头冲过来的幽月妖狼。
白洛洛只能狠狠的咬着牙,以意志压服痛楚,凝神运使树杆,若非她这杆树杆没有枪头,许多招数非得以极大力气使出才有杀伤力,情况必然好过甚多,当然如是能凝练万宝灵鉴虚相,凝练虚相神兵,这数十头妖狼也早就被她杀绝。
这些幽月妖狼智力似乎甚高,眼瞧小女孩儿不逃,便也不加快脚步,先四散了开,把白洛洛前后路都断了,这才缓缓的从四面八方收缩包围的圈子。
白洛洛接了大枪之后,连身都不转,长枪反挑,自肋下标出,三头幽月妖狼在瞬间就咽喉冒血,打着和-图-书横飞了出去,大枪在手,这个娇俏女孩儿的杀力直线飙升。
霍应风性子极傲,本来并不稀罕学这套武功,甚至他也不大瞧的起宁越和白洛洛,总觉得自己父亲乃是霍家寨第一高手,又身怀命魂,自己迟早也会是像父亲一样的英雄人物。
宝象浮屠练的一身铜皮,狮子浮屠练的是肌肉,蟒蛇浮屠练的却是大筋。
有一匹妖狼显然是刚才被杀的狼王配偶,行迹颇为亲密,眼瞧狼王被杀,它悲啸一声,不顾生死扑空而起,但却被犹如天外飞来的一枪狠狠钉死在地上……
幽月妖狼被霍家寨的人从背后冲杀,也微微散乱,白洛洛也不恋战,树杆连扫,硬生生冲出一条生路。百余丈的距离,不过须臾便至,她才跟霍家寨的汇合到一处,就有一条粗壮大汉冲他一笑,挑了一根拇指,意似十分赞许,并随手扔给他一杆大枪。
西藏密宗的修炼法门传自西域,源头是印度婆罗门教的大瑜伽术。
枪法要有生龙化蛟之意,棍法却要猛烈如虎,横扫千军的惨烈气势。
白洛洛学了大浮屠法之后的第一战,终于要在今日轰轰烈烈的展开!
传说中,有瑜伽上师能把全身筋肉骨骼扭曲自如,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动作来,这蟒蛇浮屠便是源自大瑜珈术,修成之后全身大筋刚柔自如,不但力气大增,而且全身各处关节也会变得灵活至不可思议。
霍应风生的比别的少年都高出许多,虽然看起来瘦弱,但却是一身天生的神力,族中长者都说他日后成就,说不定还在霍福牛之上。他也不笨,知道白洛洛交好寨中诸少年,做人也乖巧,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让旁人都没法说出什么来。
眼瞧所有人都一个不落的安全归来,白洛洛这才松了口气,双手抱腕,大声喝道:“诸位叔叔伯伯冒生死危险救我,大恩不言谢,日后总也要百倍报还。”
这头幽月妖狼体形比同类略小,也显得稍微瘦弱了些,但是刚才白洛洛眼观八方,却瞧得这头幽月妖狼不时低吼,颇有些调度指挥群狼的架势,气度也与其他的幽月妖狼不同,显然是这群妖狼的头领,故而这一击就务求破军斩将,杀了这匹头狼。
杀了头狼和它的配偶,白洛洛精神陡然一振,一招横扫千军挑开了三头幽月妖狼,树杆吞吐,登时把第四头扑上来的幽月妖狼头骨生生凿碎。
白洛洛不由得颇为雀跃,宁越把几团命魂送入她体内,又问了她今日临敌,有什么感想,随意指点了一会儿,两兄妹这才回房去歇息了。
宁越点了点头,笑着答道:“做的不坏!我刚才收炼了一些幽月妖狼的命魂,都一并给你,你多多努力,用不到多久,就能凝练虚相了。”
跟在白洛洛身后的宁越,忍不住暗暗赞叹一声,斗转星移之法随即发动,三团命魂便自脱体,被他随手招入手中。
毕竟这群妖狼数目和_图_书太多,霍家寨的人若是依靠围墙固守还罢了,若是出来迎战必然不可避免的有死伤,甚至比上一次他们遇上幽月妖狼的时候死伤的人还要多,因为这一次来袭的幽月妖狼,比猎团遇到的狼群还庞大了近倍。
霍家寨自由青壮的猎人保护寨子,也用不着她这样的女孩儿家,故而白洛洛得以轻松脱身。
十多头幽月妖狼围住了白洛洛,立刻分成了两拨,一拨信信发威,四下游弋,另外一波的五头妖狼却身子伏低,一跃而起,从五个不同方向扑向了女孩儿。
当初白洛洛跟宁越一起修炼万宝灵鉴,却始终没有进步,但改了修炼大浮屠法,白洛洛的进步就快的异乎寻常。
修习大浮屠法的密宗弟子,只要练成蟒蛇浮屠,就可以跟二流江湖好手媲美,甚至稍弱的一流好手,在猝不及防之下,也可能会被匪夷所思的拳法变化所惑,甚至败下阵来。
“糟糕了也!原来这些幽月妖狼不甘心同族被杀,居然来霍家寨寻仇。”
这杆大枪是用上好的木料所制,枪头锋锐,寒光四射,尺许长的枪锋,两边带刃,在常握的抢身中段还缠着细细的麻绳,手感极佳。这杆大枪虽然算不得神兵利器,但就算一般的江湖好手也未必置办的起来。
白洛洛眼瞧霍家寨的围墙就在二三百丈之内,鼓勇奋战,树杆所化棒影,犹如层峦,护住自己不被妖狼所伤,但每前进一步,付出的努力都比之前更多一分……
“为今之计,只有往霍家寨方向冲,若是能给我冲进入寨子,此次危机自然解决。”
这些幽月妖狼智慧甚高,眼瞧同类已经死了一半,其余的幽月妖狼登时四散了开来,仗着比白洛洛快的速度,只是远远吊着,却再也不往上扑击了。同时这些幽月妖狼也不住的仰天长啸,显然是在召唤围困霍家寨的那些同类。
霍福牛手持一杆巨叉,连扫退十多头轮次扑上的巨狼,喝道:“你们都先上去,我在下面断后!”
白洛洛哪里有心思跟霍应风虚与委蛇?她现在很想知道,自己的哥哥,对刚才那场战斗的评价,急于去寻宁越,当下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刚跟幽月妖狼厮杀一场,力气有些不济了,应风哥哥应该也不会占我这点便宜?何况现在幽月妖狼围困咱们寨子,现在比武也没什么气氛,不如等退去了这群妖狼,我们再约时间吧。”
宁越把托天十二式传授给霍家寨众少年的事儿,霍家寨上下早就都知道了,甚至很多成年人,也悄悄向自家的儿子学了这套功夫。私下里,霍家寨武功最好的几个人都认定了,这套武功远胜霍家寨祖传的混元桩。
白洛洛也听说过许多次野兽通灵,寻人复仇之事,却没想到今儿也遇到了。她这边才现身,就被那些妖狼看到,有数十头妖狼仍旧围着霍家寨,却有十余头妖狼冲着女孩儿包围了过来。
白洛洛轻轻就化解了这一场和图书尴尬,浅浅一笑,道了声好,就走到了霍老丈身边,连声作揖道歉。
白洛洛知道这时候轮不到自己逞强,瞧见霍家寨的年轻人大多都先上了寨墙,把手中大枪一抛,也不借助绳索,凌空跃起,在寨墙上连踢三步,冲的比寨墙还高半尺,这才一回手接过大枪,伸足傲然踏在寨墙上头。
他并不想跟这等猛兽交手,但却有意磨练一下白洛洛,他叫起了白洛洛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附近有妖兽出没,你练习大浮屠法甚久,也应该实战一番,检验所学,你一个人孤身往寨子里走,我在后面缀着你,看你如何应付危机。”
霍福牛当众夸赞白洛洛,让霍应风心下十分不爽,忍不住跨前一步说道:“爹爹,我不服气!燕九的武功未必就有我好,我要同她比武一场,维护我霍家寨的名声。”
霍福牛的话登时让这群少年脸色难看,显然平时都被训的厉害,霍东阁仗着胆子,叫道:“福牛大叔,燕七和燕九他们的熊耳寨嫡传武功,比我们霍家寨的厉害,你给我一年时间,我好好苦练托天十二式,一定也不比燕九差的。”
连续毙杀了四头妖狼,白洛洛登时精神大振,出招也无保留,每一招一式都竭尽全力,亡命厮杀。
宁越立刻就知道有猛兽在附近出没。
白洛洛不由微微可惜,暗暗自忖道:“若是我有星源哥哥那一身绝世轻功,这些凶兽想要捉住我影子都难,但可惜大浮屠法虽然威力不俗,却在轻功上没有专长,我只练出了一身筋肉之力,两条腿是说什么也跑不过,这些四条腿的幽月妖狼的。”
白洛洛连冲七步,毙杀了妖狼一头,挑飞了三头,但却也不可避免的被一头妖狼在肋下抓了一把,虽然仗着大浮屠法护体,并未破皮有伤,却也麻辣辣的甚是疼痛。
灰毛妖狼被白洛洛的精神锁住,全身长毛炸起,体外忽然涨起一轮圆月,身形瞬息就化入虚无。
白洛洛正自犯愁,该去哪里寻找宁越,就见宁越笑吟吟地走了过来,不由得小脸微红,问道:“哥哥!我今日杀狼表现的如何?”
兵法有云,枪如龙,棍如虎!
霍家寨的人,虽然不懂得开辟命魂之术,但常年狩猎,实力也自不弱,数十条猛大汉加起来,已经不逊色这群幽月妖狼多少。双方若是狠杀起来,幽月妖狼必定死伤惨重,霍家寨的人只怕也要丢下十多条性命。
白洛洛闻言,点头答应一声,拔足便往霍家寨方向狂奔,她奔出了半里路远,就看到有数十团惨绿幽光,在霍家寨周围游弋。
这女孩儿心中发狠,一声娇叱,再也不躲避闪开,而是直接撞入到了这群扑来的狼群之中。
这一手神奇莫测的步法,正是宁越所传的清羽乘风诀基础身法。
“果然这头灰毛妖狼强横的惊人,不过若是能让你这么一头畜生从我枪下逃命,我妄自为白家女儿了,也愧对了大哥哥这些时日的指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