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7章 天狼骨

宁越再试了几招之后,就收了烟云剑,把狼群重新收拢,这才往霍家寨的方向赶了回去。
六师兄哈哈笑道:“若是你们这一场拼斗之前,随便哪一个也能在十招之内杀我。但现在你们纵然联手,又如何是我的对手?你们平时只知道练武,从来也不看本门中的故老典籍,许是不知道此番幽月妖狼潮是什么缘故。我来告诉你们,这一次浪潮爆发,是因为天狼骨出世,只要我得了天狼骨,就算门中几位师叔伯也未必是我对手了。”
宁越远远的瞧见了,也不由得大吃一惊,为了阻止他冲霍家寨的人下手,眼珠微微一转,已经有了主意,他故作气喘吁吁的跑入寨子,还未见到人就大叫道:“霍爷爷,我见到能催动虚相的高手了,我见到能催动虚相的高手了……”
宁越暗暗自语了一声,却是谁也没有听到这句。
他连叫了好几声,一道人影如风一般飞来,伸手一抓,宁越就感觉到身子一轻,已经被黑衣少年拎在了手内。
黑衣少年大笑过后,满脸都是恨意,喃喃自语道:“若非是那头拥有寒光的妖狼怎么也找不到了,我的幽月天狼虚相又怎会才只有这点层次?这头妖狼早就给我盯上,现在却怎么都找不到,定然是你们故意坏我的事儿。”
“快说!你遇到了谁人?”
他虽然故作畏首畏尾的样子,但说的话却让黑衣少年心中微微一凛。宁越一路上几次三番发现极细微的蛛丝马迹,虽然甚少说话,但言无不中,早就让他有些信任,此时宁越说扑倒那人还活着,他不由得大是惶急。
宁越连连点头,这名黑衣少年拎着他就扬长而去,再也不去理会霍家寨的人。
吞月天狼实际上是八阶妖兽,而非是幽月妖狼一般,顶天也就是三阶妖兽。
黑衣少年之前并未追问是谁人指点霍家寨的人建筑内墙,困死妖狼,此时把种种猜疑混合到了一块,就都怀疑到了自己的同门身上。
m.hetushu.com师兄瞧了两位同门一眼,忽然笑道:“你们真以为我会动手不成?你们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,我只消在这里等着,你们也会慢慢死去,何必费我什么手脚?”
两人也都还有最后的一击之力,但此时身负重创,身法速度都受影响,就算拼命发招,若是六师兄一意闪避,也未必就打的着。这一击之力耗去,两人就真的只有束手待毙了。
宁越暗暗忖道:“难道除了这三个黑衣少年,霍家寨附近又来了别的高手?霍家寨附近也没什么出产,为何会有这些人来?难道他们也是为了幽月妖狼?”
宁越神色间生出警惕之意,伸手一指扑倒那人,叫道:“这人也还活着。”
他连续两次碰到这种黑衣少年,隐约觉得附近是有什么大事儿发生,甚至有可能跟兵马寺的追兵忽然不理会他们也有些关系。所以霍家寨是不能再多呆了,宁越这次回去,就打算带了白洛洛远走高飞。
“果然是四师兄,六师兄他们,居然坏了我的大事,还指点这些寨民困住了这批妖狼。这次我修成幽月天狼剑,凝练了虚相,回去门中,必然寻他们报此大仇。”
传说的天狼骨,可非是幽月妖狼之骨骸,而是吞月天狼的骨骸,只是吞月天狼极其罕见,偶尔出现,也多半混迹在其他种族的狼群之中,往往会被人误认为是某些妖狼的变种,实际上,它完全是另外一种生灵。
宁越得到的白星源的记忆,有关于天狼骨的事情。
在黑衣少年的逼问下,宁越一路指点,须臾间就奔出数十里外,也别说,不知是巧合,还是天见可怜,居然给宁越发现了几处“蛛丝马迹”,并且一一指点了出来。
六师兄瞧着目瞪口呆的两位同门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本来凭我的武功,根本不够资格去惦记天狼骨,但若是能夺了你们两人的命魂,天狼骨我也就可以惦记一番了。”
黑衣少年扭了扭www•hetushu•com脖子,发出犹如狼一般的吼叫,猛然冲天而起,一跃几近十丈。
宁越一直都表现的老实本分,就如寻常农家孩子,又在追踪上颇有几手,居然赢得黑衣少年几分“信任”。
黑衣少年把速度提升至极致,比奔马还快愈数倍,宁越听得耳边忽忽风向,略作判断之后,暗暗忖道:“这人武功也不如何,我轻易便可杀他,但此人身后,似乎有某件大事情发生,我先虚与委蛇,待得查清此事,再作打算!”
宁越闻声赶去,小半个时辰之后,就看到两个人各自距地而坐,另外一人却扑倒在地,死活不知。
宁越磕磕绊绊,把话说的含糊不清,这个黑衣少年心中早有定见,在旁边补充了几句追问,登时让这件事变得越来越“水落石出”。
黑衣少年冷喝道:“你是痴心妄想!”
宁越把黑衣少年从霍家寨骗走,此时暗暗盘算开,胸中已经多了六七条计策。
四师兄阴惨惨的笑道:“你在门中拼命鼓动我跟老七争斗,这一次又是你抢先动手,故意被老七一拳轰的半死不活,想是早就算计好了,也把我阴了进去。你天资寻常,却非要狼马双修,不但修炼了幽月天狼剑,还修炼了天马八绝,凭你的天份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凝练虚相,但若是夺了我和老七的命魂,自然一跃成为本门这一辈最厉害的人物,可以跟大师兄争锋,果然是好算计……”
他还未踏入霍家寨,就听到了有人在大声咆哮:“是谁窃取了寒光?你们快说!不然我今日就把这座村寨踏平,所有人全部杀光,一个不留!”
转眼间,刚才还生死拼斗的两人,就有了联手之势。
黑衣少年带了宁越,追踪了一日之后,宁越忽然听到前方有人争斗呼喝,他正要出声提醒,黑衣少年猛然把他往地下一抛,喝道:“留在这里,莫要逃走,等我去前面瞧瞧!”
黑衣少年性子并非细腻,不是宁越指点,他根本也http://m.hetushu.com没法发现这些痕迹,登时就把宁越多看重了几分,按照宁越的指点,一路追索了下去。
他把宁越放下之后,便加速向前奔去。
宁越才自出现,黑衣少年就露出喜色,远远的大喝道:“快去杀了此人,我会重重赏你!”
他身外猛然浮现一头黑色天狼的形象,只是比起平时要黯淡许多,显然受创太重,天狼虚相已经不甚稳固。
黑衣少年和四师兄此时已经没余力驱遣被他们召唤来的群狼,那七八头幽月妖狼徘徊来去,渐渐都走近了宁越的身旁。三位同门谁也没有注意到,这七八头幽月妖狼眼神渐渐阴沉,再非刚才被驱狼之法控制时的懵懂。
有六七头也不知被谁呼唤来的幽月妖狼,正被两人各自以驱遣妖狼之法催动,在场中游弋来去。两人的驱狼之法不相上下,故而这些妖狼梭巡不仅,左右为难。两人都鼓动嘴唇,拼命呼哨,显然这一手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手段。
黑衣少年对宁越的武功“了如指掌”,自忖这霍家寨的小孩被六师兄一脚,必然踢的五脏俱裂,筋断骨催,再无万分活理,不由得心下发狠,喝道:“你想要杀我,也未必有那么容易!”
六师兄说到这里,居然往后退了几步,抱住了肩膀,一副瞧看好戏的模样。
四师兄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身外一匹火红色天马的形象隐然浮现,低声喝道:“你想要夺我的命魂,就拼命来罢,我和老七必然会接着!”
宁越把种种征兆拼凑在一起,隐隐生出了几分不安,总觉得似乎有大事件要发生,好在他如今已经把第二虚相凝练为烟云剑,拥有了化身烟雾,乘风飞空之能,就算遇上了兵马寺的追兵也无所畏惧,所以心头倒也并不害怕。
宁越心头一紧,冲入了霍家寨中,就看到被困在内城的妖狼已经死伤狼藉,整个内城也被震的粉碎,霍家寨的人都被聚集到了寨子中的空地,霍福牛和寨主,以及寨子中的耆和_图_书老,都在极力分辨,但站在寨子里的黑衣少年如何肯信?
宁越一路上也渐渐生出疑惑来,他所发现的痕迹,有些是他凭了江湖经验,把寻常野兽走过的痕迹,说成江湖好手路过,但也确实有几处,显然非是野兽,而是武功极高的人显露行迹。
宁越瞧他走了,微微思忖,盘膝坐下,他在黑衣少年面前当然不能修炼武功,此时有些闲暇,便要继续努力。想要成为天下无双的武功大宗师,非得天资过人,还要有超出常人十倍百倍的努力,更不消说,此时武功稍微强出一点,就能多出一分掌握时态变化的主动权。
黑衣少年全身有七八处伤口,有好几处都深可见白骨,显然受创极重,另外那人被拦腰一剑,斩的胸腹间深深一道,五脏都可目见,肠子也露出半截在外,比黑衣少年受创还重。
“怎么又是一个黑衣少年?”
宁越伸手一指,含混的说了两句,黑衣少年喝道:“给我带路,若是寻不到他们,我立时便杀了你。”
刚才六师兄那一脚,对宁越来说,就如蚊子叮了一口,根本连根寒毛也没有伤到,他只是故作被踢毙了而已。
黑衣少年武功虽然高,但江湖经验,智慧机变都不能跟宁越相比,故而路上已经被套出话来,他也是因为霍家寨附近幽月妖狼忽然群集,这才跑过来修炼幽月天狼剑。
他问“清楚”了怀疑,立刻大叫道:“你可知道那些人在哪里?”
宁越才赶回了霍家寨,就感觉气氛不对,首先看到的便是轰然崩塌的寨门,然后便是一地的狼尸,甚至还有霍家寨的人死在当场。
站在霍家寨中的黑衣少年,比宁越所杀的两个都还要年长一些,他仰天哈哈大笑了三声,充满的邪异之气,并无半分欢愉,反而有几分咬牙切齿的痛恨。
宁越修炼了两三个时辰,远远传来呼哨之声,他知道这是黑衣少年呼唤群狼的法门,不由得暗暗忖道:“此人是遇上了什么事情,居然要呼唤群狼和-图-书?”
吞月天狼有个特性,就是临死之前,能够把毕生的妖力灌注到头盖骨中,假如被幽月天狼得到,这头妖兽就能生出异变,进化为吞月天狼,假如被修炼幽月天狼剑的人得到,就能做出突破,打破窠臼,突破幽月天狼剑的天生限制。
宁越虽然得了黑衣少年几分信任,但他通过此人的言谈举止,种种行为,便判断出来,这个少年视人如草芥,杀人犹如呼吸般轻松,毫无心理负担。只要自己稍有忤逆,或者被觉得碍手碍脚,必然是随手杀了,所以也没有担忧此人会否遇到危险。
“糟糕!若是六师兄还有余力,我和四师兄争斗的两败俱伤,岂不是要被人渔翁得利?”
天狼门弟子若是能够得到一块生前是八阶吞月妖狼的头盖骨,立刻便可成为绝世高手,媲美八阶虚相级强者,故而,每当有吞月天狼的遗骨出现,都会惹起一场风骚,会有无数人抢夺。
黑衣少年当即口喷了一口血,四师兄城府深些,倒是没有气成这个样子,但脸色也灰败了许多。这位同门的卑鄙无耻超出了黑衣少年和四师兄的想象,两人一时间居然拿这位同门无可奈何。
宁越催运十方幻灭法,把这些妖狼尽数控制,这才暗暗忖道:“原来是为了传说的天狼骨,此次狼潮,应该就是为此了。”
黑衣少年也不知道,为什么幽月妖狼会忽然出现这么多。
幽月妖狼是三阶的妖兽,虽然后人重新推演,把幽月妖狼虚相推演至四阶,但却没有天生的四阶幽月妖狼。
扑倒那人猛然一声长笑,长身而起,反足一撑,先把宁越踢的平空飞起,然后才冲着黑衣少年笑道:“七师弟收的这个随从不错,心细如发,居然能发现我在装死。只可惜他跟了你这样的主人,注定九死无生。如今你们两人已经斗到了这个地步,还是把开辟的命魂都交付给我,让我徐奉子在一众同门中脱颖而出罢。我能够成为本门年轻一辈弟子的第一人,也算是为师父争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