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19章 大浮屠法之蟒蛇浮屠

宁越制弓之事颇为顺利,霍福牛所赠的树干足足制造了十二根弓身,他花了月余时间做了八张强弓出来,其余的几根弓身都作废掉了。
白洛洛原本早想离开,但此时真要离开,却微微有些舍不得起来,但他毕竟出身名门望族,虽然喜欢霍家寨的淳朴安详,却也并无多少眷恋,反而多了几分兴奋。
大浮屠法一层比一层难于修炼,亏得九霄天界天地元气充沛,白洛洛本身资质不差,又得宁越这种天资卓绝的大宗师指点,这才能比普通人修炼此法快了十倍。
修炼大浮屠法的密宗弟子,只有把大鹏浮屠修成,才算是到了一流武功高手的境界。
这一日白洛洛正自寨外的密林处苦苦修炼,忽然间全身一震,天地元气渗入了周身大筋之中。
这八张强弓,宁越赠了霍福牛一张,留了一张最好弓自用,其余都用了些借口,赠与了霍家寨众人,他做完了这件事,就着手准备了些干粮,跟霍老丈辞别,说是要回去熊耳寨。
霍应风甚是畏惧父亲,平时被霍福牛呼喝一声,都吓的不得了,但这一次,他却咬着牙说道:“我们霍家寨也没平白受他的好处,不是也收留了他这许多时日?我也不是贪心,就是想替爹爹要一张制作好的弓,你平时出去行猎,儿子也担心爹爹,有了这张弓,就不用跟那些凶狠的妖兽搏杀,远远的就射死了它们。”
制造了这六张弓之后,宁越因为白洛洛修炼蟒蛇浮屠已经接近圆满,每日里督促她练功更勤,所以也无暇再去制弓,每天都要从早晨开始,带了白洛洛去霍家寨附近的树林里修炼,到傍晚才赶回霍家寨。
霍福牛呵呵笑道:“说来也是运气,当年我追逐一头野牛,却不小心迷了路途,在山中走了几天,无意中发现了一处山谷。那处山谷有一群近千头的幽月妖狼,我没敢走进山谷里,在外面寻找出路的时候,在林间的一堆尸骨中发现了此物。”
宁越微微沉吟,便不再推拒,把这枚弹丸和_图_书收了起来,但是他对这枚弹丸的好奇心,却远不如对霍福牛如何得到此物的好奇心大,当下就忍不住问道:“福牛叔是怎么得到这个东西的?”
宁越登时也生出了兴趣,跟着霍东阁便去了霍福牛的家,霍家寨的人互相之间都相熟,所以也不见生分,霍东阁直接就把宁越带到了霍福牛的家里。
霍福牛三步两步,走入了房中,不过一会儿,就取了一件东西出来。这件东西宛如弹丸,在阳光下泛出金属光泽,霍福牛把此物递给了宁越之后,指着这枚弹丸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,但若是你能够运用真气,就可以把它变成任何形状,可以当作兵刃使用。只是……此物对真气消耗太大,我勉强可以将之变化成一口长刀,但最多只能支持三下呼吸。”
宁越一直都没有把天狼骨的事情放在心上,此时却不禁动了几分兴趣,他谢过了霍福牛,扛着这根木料,先回去了霍老丈的家里。
宁越也是干脆的人,他带了白洛洛,背了包裹,便自动身离开,也没有跟霍家寨其余的人打招呼。
宁越说的这番道理,这也是外家功夫纵然长于江湖争雄,但外家高手在晚年时,却容易百病缠身,功夫退步的快,不及内家高手养生长寿的缘故。外家功夫除非是能修炼到锻骨洗髓的地步,才能有所改变,但外家高手能修炼到这一步的又有几人?
蒙元铁骑侵略欧洲时候,得赖于弓箭甚多,蒙元的弓箭射程比欧洲军队的远,又都是轻骑,遇上欧洲攒聚在一起的重骑兵或者步兵,远远的发射弓箭,便能把敌人一一磨死。欧洲军队被射杀的全军覆没,都找不到机会冲锋。
宁越微微一笑,说道:“蟒蛇浮屠把周身筋肉修成,用力极大的时候,若是骨骼不够坚固,便承受不住筋肉的力量,容易被自身力量弄的断裂,若是不能洗炼骨髓,气血就不够旺盛,与人争斗耗损精气过甚,就容易早夭。大鹏浮屠化劲入骨,锻骨洗hetushu.com髓,把周身骨骼练的坚如金石,洗尽骨髓中杂质,此法一成,这外门硬功就算是到了巅峰,纵然武功高出你数分之辈,只要不是练就隔山打牛,透骨阴劲之类的上乘内功,也难一击伤你了。有了大鹏浮屠的底子,你再跟人动手,我方不担心,凭你现在的本事却不成。”
“难道那处山谷,就跟天狼骨有关?徐奉子也不知道天狼骨究竟在什么地方出现,只推测每次爆发幽月天狼潮的时候,就有机缘寻找到天狼骨。莫不成福牛大叔果然福气冲天?居然就发现这件事的关键?”
大浮屠法第三层功夫练成,白洛洛劲走全身,牵动了体内诸多命魂,忽然生出一番感悟,十余团命魂并处,化为一头凶悍夜叉。
这六张弓才造成,就被霍家寨的猎人借去狩猎,每个用过之人都赞不绝口,夸赞这弓比自家的轻巧,弓身弹性十足,射程和劲道都远胜。
转眼间,宁越和白洛洛离开了霍家寨已经有三日,他在路上偶然回想起,这几个月在霍家寨的日子,也不禁微微一笑,颇感温馨。他按照霍福牛提及过的山谷方向,还有六师兄徐奉子的日记,一路上倒是连续遇上了十多次狼群。
已经锻炼的八九分火候的大筋得了天地元气的滋润,登时发出崩崩崩的声响。
宁越早就瞧见了院子里,多了一根合抱粗的木头,这根木头通体微微泛红,已经剥去了树皮,只剩下了树干。
宁越想要制造弓箭,剩下的便是寻找合适的木材做弓身,以及代替牛角之物和弓弦,上好的防水木漆而已。
宁越呵呵一笑,说道:“福牛叔何必如此认真,这根树干足以制作五六张强弓,我送福牛大叔一张也不算什么。应风哥哥也是一片孝心,我怎可不成全。”
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倒是我们在霍家寨住了这么多时候,也该离开了,妹妹你可住够了吗?”
白洛洛心头大喜,改换功法,从拙火式,化阴式,再到至柔式,把这三式反复练习,全hetushu.com身肌肤筋肉,都生出刚柔随心,轻重如意之感,许多原先都做不到的动作,此时都能随心所欲。
霍老丈虽然不舍,却也不能挽留,只是把自己珍藏的书籍,送了十余册,叮嘱他多多读书,一路上也要加以小心。
宁越混没想到,霍福牛居然拿出了这么一件东西,他欲待推辞不要,霍福牛却抢先说道:“我这辈子的成就也就如此了,应风这孩子将来未必比我强,这东西虽然神奇,但我们父子却用不到。小七你本领不凡,将来可能是个大人物,说不定还能发挥此物的真正妙用,反正比在我手里要强多了。”
这位粗豪的汉子,霍家寨第一好手,忍不住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脑袋,说道:“你这孩子居然也懂得孝心了?甚是难得,我这次就不打骂你,快去跟小七道个歉,我让他原谅你。”
宁越倒也并不藏私,顺手便把制弓之法传了出去,霍家寨学了这套制弓的手法,日后便可制造上品良弓,不拘是贩卖还是狩猎,都会比之前状况更好,此乃造福后代之事。
霍福牛正在指点儿子练武,眼瞧宁越来了,不由得笑道:“就知道小七你必定回来,我这一次带了猎团去行猎,发现了一株上好的木料,就砍了回来带给你,你瞧瞧可合用么?”
白洛洛演练了一回,心头兴奋,对宁越说道:“哥哥!我练成了蟒蛇浮屠,也凝练的夜叉明王虚相,接下来便该是修炼大鹏浮屠了!今后再遇到什么敌人,我就可以帮你动手,而不是一直都要你保护。”
宁越单手抓起这根木料,这根木料的份量还在他预计之上,比寻常木头沉了三四倍,他随手一拍,这根木料晃了几晃,弹性之佳,韧性之强,还在宁越平生所知的最好制弓木料之上。
霍福牛本来还想骂儿子几句,但听得这句话,却忍不住搔了搔头,不好意思的对宁越说道:“应风他甚不懂事,小七你莫要往心底去!”
但白洛洛亦明白,自己想要把大鹏浮屠修成,短则数月和-图-书,长则半年,再非是之前那般容易,听得宁越还是不许她跟人动手,不由得微微气闷。
霍应风还是有些不服气宁越,忍不住叫道:“这根木料是我爹爹从几百里外扛回来的,你也不能平白拿走。”
不要说白洛洛自己,就连宁越都颇为兴奋,他暗暗忖道:“总算是指点白洛洛把蟒蛇浮屠修成,凝练了夜叉明王虚相,当真是可喜可贺,没有白白在霍家村耽搁了这么久。”
如今他地位已然非同昔比,霍应风虽然有心寻他和白洛洛挑战,也被父亲霍福牛几巴掌打的委委屈屈的不敢再提,宁越自己更是早就忘掉了这件小事,若是罕有其匹的高手挑战,他必然热血上涌,战意吞天,这等孩童之间的戏耍,他哪里有心思惦记?
霍福牛脸色一沉,教训儿子道:“小七给我们霍家寨带来多少好处?一根木料能值几何,你居然还有脸皮说这种话?快起给小七道歉!”
白洛洛修成了大浮屠法第三层蟒蛇浮屠,又开辟了足够多的命魂,这才一蹴而就,开辟了十三外道之一的夜叉明王虚相。
宁越默默想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了六师兄徐奉子日记中的一些记载,跟霍福牛的说法居然隐然吻合,不由得心中暗暗称奇。
蒙元铁骑兵锋之盛甲于天下,蒙元骑兵的射术亦是冠绝古今,蒙元骑兵所用的角弓制作也颇复杂,弓箭制作之精良甲于天下。
大浮屠法的第三层功夫,蟒蛇浮屠终于给她练成了。
幽月妖狼体魄强横,远远胜过蒙元时代的同类,就算猛虎雄狮都不及。它们的皮质坚韧,用来熬制皮胶质量倒也上乘,甚至胜过了蒙元时代制弓所用鹿胶,鱼胶。狼筋亦复不输给牛筋,甚至坚韧和弹力犹有过之。
大浮屠法和万宝灵鉴一样,修成一层功夫,并不会同时凝练虚相,而是需要修炼辅助的功法,才能凝练虚相。
宁越本来就想要报答霍家寨,传授了制弓之法,也算是了解了这件心事。
鲁冶子曾对燕乘风说过,制造弓箭之道,无过六材和图书精良,方法得略,没有上好的材料,便是最顶尖的制弓大师,也无可能制造出来最顶尖的强弓。
这些狼群都被宁越使了些手段,都收入了自己的狼群之中,他一路上多了数百头幽月妖狼驱使,倒也十分便利。
白洛洛猛然倒翻了一个筋斗,一拳击出,手臂猛然扭曲,生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,探手一抓,双臂猛然长出半尺,咔嚓一声,便把身边的一株碗口粗细的大树折断,随意打了一套拳法,活动周身筋力,不由得微生兴奋之意。
宁越也知道,自己不可能在霍家寨久留,此时白洛洛蟒蛇浮屠修成,又凝练了万宝灵鉴虚相,他也就再没有留下来的理由,是该到了自己离开霍家寨的时候了。
宁越为了寻找制弓良才,又要修炼武功,往往数日才回霍家寨一次,本来霍老丈还有些担心他,但宁越往外面跑的次数多了,霍老丈便也无可奈何,只是每次都叮嘱几句。
这一日,宁越又回到了霍家寨,才踏入寨门,就看到霍东阁手舞足蹈的迎了过来,大叫道:“小七你可回来了,福牛叔带回来一根木料,据说十分合适制弓,你快去看看。”
他回到霍家寨忽忽就是月余过去,每日除了练功,指点白洛洛,就是钻研制弓,他前后寻到十多根满意的木材,虽然因为手艺不佳,屡屡失败,居然也制造了六张弓出来。
宁越哈哈一笑,说道:“多亏了福牛大叔,这根木料正好合我所用。”
宁越制弓之术,已经深得霍家寨的人信赖,霍福牛听得宁越这般说,心里欢喜不尽,他是不会做假的人,心底喜欢,也就没想推辞,但又不好意思白拿宁越的弓,在院子里团团转了一圈,忽然一拍脑袋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拿一件东西跟你换一张弓吧。总不能让小七你吃太多的亏。”
其余三种东西,霍家寨中就有,制作弓身的上好木材也不难寻,宁越借着出门练功的时候,见到瞧着顺眼的大树就推上一掌,借助树杆的反弹劲力,判断这株大树是否合适制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