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20章 天狼门弟子

白洛洛盘膝而坐,运转夜叉明王法的心法,尝试开辟一团新的命魂,为晋级下一层,奠定基础。
宁越就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,笑道:“他们已经争斗过一回,下次再有争斗也不稀奇。你可要观摩一回,多增长些经验?”
天狼门人和这四个人距离并不远,相差也只有两三里,但双方显然谁也不曾发现对方。
宁越微微叹息,说道:“若是他们能够想通,自然非是如今的场面。”他深悉人心,知道有些时候,纵然人人都知道怎么才是最有利的办法,却为了一己之私,就是不肯去做,但最后……也还是会祸及自身。
这就是人心最可悲的地方。
天狼门大师兄身外圆月,几乎凝成实质的罡气,两名敌人七八成的攻击手段,都给这一层月光气罩给吞噬掉了,剩下的二三成攻击,也给他随手化去。虽然以一敌二,但这位大师兄仍旧稳占上风。
宁越虽然并不畏惧这些人,老实说,这些就算整个天狼门的人都来了,也未必够他杀的,但却也不想无缘无故去招惹天狼门弟子,他微微迟疑,就换了一个方向,好避让开这些天狼门的人,同时他也有些欢喜,既然遇上了天狼门的人,就说明他的判断没错,天狼骨应该就是在这个方向出世。
宁越忽然住足,体内十余团命魂齐生共鸣,魂力登时扩散到了里许之外。
白洛洛之前被宁越拔苗助长,硬生生靠灌输命魂,谷催实力,直至凝练虚相,根基并不算安稳,故而在凝练了夜叉明王虚相后,并未有继续接受宁越的“好意”,而是尝试自己开辟命魂,重新踏实基础。
幽月妖狼在大乾王朝境内,只怕有数百万头之多,又极其能生,每年都会新添数十万头狼崽,杀之不尽,取之不竭。若不是有类似天狼门这样的武林门派大肆杀戮,剥取命魂,大乾王朝境内早就到处都是这种妖兽了,所以天狼门的这种行径,并不受其余门派歧视。
尽管这一次没有能够开辟天损,但白洛洛已经摸熟了开辟命魂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路子,相信自己早晚可以把最后这团命魂开辟出来,她把凝练的魂力散开,十团命魂异能相互映照,登时化为了一团十公尺方圆的镜光,感知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,随即就微微一惊。
红日法王也是天下绝顶高手,十余年前就踏入了先天,他的大威德金刚真身的修为,造诣远比大浮屠法深厚数倍,纯以武功而言,他在大威德金刚真身上修为,约略等于大浮屠法修炼到第七层。
当初红日法王苦修大浮屠法,就是被卡在大鹏浮屠这一关,久久无法练成,遇上了燕乘风变化万千的十方幻灭法,苦苦支撑了半日,终告心神失守,被击杀当场。
天狼门大师兄不但狼马双修,而且天狼虚相凝练已经突破至二阶,双手吞吐寒光,幽月天狼剑的修为十倍于宁越所杀的五名天狼门弟子。
宁越的十方幻灭法运转之下,数百头幽月妖狼散开,渐渐接近了那群天狼门弟子。
若是红日法王知道,白洛洛只须一年半载,就有可能修成自己苦修无成的大鹏浮屠,只怕要从棺材气的蹦出来,不要脸皮的跟这个女孩儿一决死战。
天狼门众弟子中为首的那人,被许多同门呼做大师兄,身上气息残忍浓烈兼而有之,显然不但修炼了幽月天狼剑,还修炼了天狼门的天马八绝,乃是狼马双修之辈。
这十余名天狼门弟子,武功参差不齐,能够凝练虚相之辈约有四人,为首的那人修为最高,瞧别人对他的恭谨态度,宁越猜测他十之八九就是天狼门的重要人物。
天狼门的人和强敌争斗,等若给她汲取经验最好机会。
宁越一直都在观瞧战况,此时也只能叹息一声,对天狼门弟子的不争气,他亦想不出该有什么评价。
这四个人运功的时候,体外浮现花斑豹的虚相,速度奇快,矫健灵活,尤其是其中两人的虚相颇为强横,虽然人数远逊,实力反而高出天狼门弟子一线。
当年也有大宋赵家的遗孤找上门来,请求燕乘风http://www.hetushu.com帮忙复国,但大宋灭国之祸便是大宋赵家招惹来,他说什么也不肯再去辅佐赵家的后人,只肯接受自己师弟白弥勒的请求,亲自出面约战苍狼武神郭侃。
开辟命魂不但需要绝世天资,也需要最上乘的秘术,越是高明的命魂图,最后开辟出来的命魂质量就越佳,约有机会凝练高阶虚相。
在里许之外,有十余名天狼门弟子,为首一人被其余弟子簇拥,气度甚是倨傲。
白洛洛对大乾王朝的武林了解的甚少,霍老丈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虽然曾行走江湖,但见识眼光都不过尔尔,也不曾对宁越和白洛洛提起这方面的事情。
“若是对上天狼门那几个没有炼就虚相的门人,一对一白洛洛获许也还能有几分胜算,但那几个练成虚相的家伙,恐怕这小女孩儿都不是敌手了。真要遇上这样的敌人,我看她还是赶紧逃命是正经,不要跟这些亡命之徒厮拼。”
只是,这样门派,出来的弟子,心性可想而知,往往都是无恶不作之徒,把屠杀无辜,只当作一场游戏,从来不会顾忌任何生命。
白洛洛现在已经把大浮屠法修炼到了第四层大鹏浮屠,又有夜叉明王虚相傍身,力量之强横,足以匹敌百余头幽月妖狼。但是她经验不足,年纪又太幼小,心智也不够坚定,纵然实力不弱,但能够发挥出来几分却还属未知。
那四个人先是聚拢在一起,然后便挑了一名天狼门弟子追了下去,他们四人的轻功都颇不凡,追出去数里之外,把那名天狼门的弟子击毙,然后稍稍搜索了一遍,就继续往前赶路去了。
就在宁越推算白洛洛对敌,能有几分胜算的时候,战场已经出了新的变化,天狼门的弟子又再死了一人之后,那些没有凝练虚相的弟子忽然四散逃命,只把四个练就虚相的弟子留在了战场上。
白洛洛心头微微一动,她发现这四个人前进的方向,刚好要跟天狼门人碰到,就忍不住暗暗忖道:“若是这四个人也是为了天狼骨,双方碰和图书面了之后,岂不是有一场争斗?”
大浮屠法乃是外门硬功,没有内力支撑,只能以劲力震荡,想要过锻骨洗髓这一关更要艰难十倍。大鹏浮屠修成,就能化劲入骨,在江湖上已经算得宗师级高手,半步先天。
宁越对白洛洛的选择,也颇为赞同,并没有给她施加更多压力。
这一过程犹如开天辟地,都讲究无中生有,故而才名为开辟,而不是凝练,修出等字眼。
宁越冲着白洛洛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可想试试身手?”
此刻大战结束,宁越也想继续赶路,但是他忽然心头微微一动,发现有一名天狼门弟子,居然逃奔了他这个方向。
白洛洛忍不住抱怨道:“天狼门的人各自为战,场面才如此不利,若是大师兄能再接过一人,剩下的众弟子联手,必可顺利击杀一名大敌。四名敌人去一,剩下三人就不足为虑,这么简单的事情,他们难道想不通么?”
“这一股人马又是什么来历?”
天狼门的大师兄身外浮现天狼和天马的虚相,一个人就拦住了两名敌人,其他天狼门的弟子就逊色多了,三个练就虚相的天狼门弟子,也只能拦下其中一人,剩下的未有炼就虚相的天狼门弟子,一起涌上,也还是被另外一人杀的节节败退,不旋踵就有一名天狼门弟子被击毙。
“怎地又碰上了他们?”
被天狼门三位炼就虚相的弟子围困住的那人武功最高,他实力略逊天狼门大师兄,围攻他的三名天狼门弟子也不弱,所以他只仗着速度和三名天狼门弟子游斗,并不怎么出力。
宁越一面替白洛洛护法,一面反思从几位天狼门弟子脑海里提取出来的记忆。
这两处都是极难分出胜负,但另外一个虚相武者,却仗着高出不止一筹的实力,碾压天狼门其余弟子。
白洛洛瞧了一会儿,忍不住暗暗忖道:“看来天狼门的人不是这四个人对手,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功夫,凝练的花斑豹虚相倒是漂亮的紧。”
他一声呼啸,强行冲出了战团,就在他欲待退走的时候,和图书天狼门剩下的三名炼就虚相的弟子,也一声不吭的开始逃命。
“又是天狼门的弟子!”
双方几乎都没什么废话,连场面话也不曾交代,立刻就狠狠的争斗起来。
开辟命魂须要修炼秘术的人,心境,精神,武技,尽皆磨练到圆满,让魂力和天地元气共鸣,诞生出来命魂。
天狼门大师兄虽然狼马双修,天狼虚相又修炼至二阶,武功高出同门甚多,却也双拳难敌四手,被三名大敌围攻,不过片刻就露出吃力来。
在里许之外,那群天狼门的弟子正在烧火做饭,他们中间有数人身上带伤,这群天狼门弟子武功凶横,寻常狼群已经奈何不得,显然是跟什么人争斗过一场。
宁越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些人是华宝帮的人,我刚才已经派狼群在他们附近兜了几个圈子,知道了一些事情。”
那名武者也不去追击那些天狼门弟子,而是略作权衡,加入了围攻天狼门大师兄的行列。
这四个人没有生火造饭,只是啃了几口干粮,便有动身上路的意思。
白洛洛连连点头,宁越便带了她在附近寻了一座稍微高了一点的山丘,上面还有几株大树。宁越和白洛洛挑选了最高的一株爬了上去,往远处眺望,恰好看到两伙人马不期而遇。
白洛洛微微吃惊,匆忙去瞧宁越,宁越微微一笑说道:“你且往那个方向感知!”
天狼门所传的幽月天狼剑心法甚为粗糙,虽然也有开辟命魂的法门,但开辟命魂极为艰难,自己修炼远不如掠夺幽月妖狼体内命魂来的方便,所以天狼门弟子才不愿意自行开辟,而是掠夺妖狼体内天然诞生的命魂。
若不是九霄天界天地元气充盈,又有各种命魂辅助,纵然以宁越的绝世天资,想要修成大鹏浮屠,最少也要十年以上苦功,何况白洛洛比宁越远远不如,她能够有如今的成就,还是多亏宁越赠与十余团命魂,并且耐心指点的缘故。
大师兄的天马八绝修为稍弱,但天马八绝乃是一等一的身法,配合用配合幽月天狼剑,亦能更增威力。
白洛洛虽然hetushu.com已经开始修炼洗髓式,但大浮屠法的第四层大鹏浮屠比前三层加起来还要困难的多,她修炼才几天的功夫,大鹏浮屠连一二分火候都没有。
宁越被这些天狼门弟子勾起燕乘风的回忆,心情微微低落,因为真实历史上,大宋也差不多是一样的下场。好在这些毕竟不是他自己的记忆,他稍稍调整了情绪,遂不在多想这些烦心事儿,暗暗比较白洛洛跟天狼门众弟子,还有那四人之间的武功高低。
白洛洛依言而行,延伸出去的魂力忽然微微震荡,又发现了另外一股人马。
这股人马比天狼门弟子人数少的多,只有四个人,但是人人气势凝练,武功之高,远超寻常天狼门弟子,除了那位大师兄外,其余天狼门弟子似乎都不如这四个人气势凌厉。
宁越瞧了一会儿,便把视线投入到这一处战场上来,他颇有兴趣的瞧着此人大展神威,花斑豹虚相迅疾如风,四爪翻飞,劲气四溢,激战片刻,又有一名天狼门弟子被杀。
当年大宋灭亡,便是因为此等原因,明明知道金元皆虎狼,却蒙了眼睛,把国之栋梁一一砍断,放任敌邦坐大,最后就连两代帝王都被掳掠,无数帝姬嫔妃,官宦女子,被充作营妓,灭国之惨,祸害之烈,上穷三千年都不曾有闻。
白洛洛虽然也身怀两种虚相,其中一种还是最顶级的万宝灵鉴,但却对如何运使虚相来战斗,缺乏足够的经验,她对命魂运用,主要还是用以辅助大浮屠法的修炼。
白洛洛修炼了七八个时辰,数十次尝试开辟天损尽皆失败,只好暂时放弃冲击这一关,收了功夫。
这一场争斗算不得精彩,双方实力相差仿佛,但天狼门的弟子人人都有私心,结果就是大败亏输,被人连杀了四人,其中最后一人还是拥有虚相的武者,实力登时弱了不少。
白洛洛大喜过晚,从树上溜了下来,站在山丘上,瞧着渐渐奔近的天狼门弟子,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色。
宁越这一手锁魂之术,傲世同级好手,凭了渐渐圆融无暇的十方幻灭法,生出许多精微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