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24章 第三块神水晶碎片

黑衣少年的钱袋里,只有十余枚骨币,六师兄徐奉子的钱财稍多,却也只有百余枚罢了。这已经是他们的全部身家,就算遇上天损这样急需的命魂,却也出不起钱钞,天狼门也只有大师兄,才有如此财力。
宁越也颇喜此人的豪爽,只是一面之缘,他也不可能跟李寒孤倾心相交,他江湖经验丰富,当然知道怎么做才最好,当下就一拱手,说道:“那今后几日,就要仰仗大叔了,遇上我需要的几团命魂,大叔莫要跟我抢,那些我用不着的,我也不跟大叔争抢。”
天狼门的大师兄,凝练的天狼虚相虽然强横,但限于天狼门的心法有些残缺,虚相并不够圆满。
李寒孤随手一挥,刚才收起了二十余团命魂一起飞出,宁越催动十方幻灭法虚虚一划,这些命魂就都飞入了袖中。
李寒孤从怀中取出了一块水晶般的东西,扔给了宁越,说道:“这东西是我无意中得来,我也不知道此物什么来历,但价值绝对不菲,不会让你吃亏。另外,这些命魂也都归你了……”
对宁越来说,一切神兵利器都不过是外物,自身的武功才是正途,当初燕乘风纵横天下,也从不使用兵刃,就算跟苍狼武神郭侃一战,也仍旧没有动用任何神兵,只凭护身剑气和十方幻灭法,就跟昔年的天下第一人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李寒孤亦对宁越越来越是喜欢,有心帮他一把,就问道:“你如今还须什么命魂?要不要我多赠你几个?”
宁越啊哈一笑,说道:“兄台武功太高,在你眼里我未必就不是猎物,又何须跟我这般客气?”
宁越微微犹豫,就摇头说道:“天狼骨是碰机缘的事情,我是为了追踪幽月妖狼群,希望能多夺取几团命魂,好凝练虚相!”
天狼门虽然有狼马双修之法,但却仅限于这两套命魂图,所以他才想凝练第二头天狼虚相出来。
他伸手一弹,这团命魂就飞向了宁越。
李寒孤心头大喜,宁越只凭了“残缺不全”的天狼门心法,就能在如此小的年纪,修炼到媲美天狼门正宗弟子的地步,天份可想而知!何况他跟宁越一番言谈,对这个少年更是高看了许多眼,若是能引进到雁行宗,对他将来也有莫大好处。
李寒www.hetushu.com孤听得他有允诺之意,登时大笑道:“怎么不能?我的师门叫做雁行宗,镇派的金雁功乃是六阶巅峰武学,只传授给掌门,你是学不到了,但本门还有三种六阶武学,你若是肯努力,说不定就能学到。”
就算此物其实不甚值钱,换不到多少命魂,但也可以拉近跟李寒孤之间的关系,一样有颇多好处。
宁越也猜测过,此物也许是仙家妙传,各种传奇故事,道家典籍中的剑丸一类,但当李寒孤吐出了此物来历,他还是震撼不小。
他武功见识,比那些天狼门人可高明的多,宁越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正修为,当下便随口讨教了几句武学上的疑难。
李寒孤还怕宁越不答应,耐心的解释道:“莫要小看六阶武学,虽然天下武学分为十阶,但能够修炼到七阶以上的人凤毛麟角。就算是大夏朝加上六十四路反贼,北域十六国,东海诸岛,所有的武林健者都算上,能突破七阶也不过百余人罢了。世上没有无敌的武功,只有无敌的强者,多少人纵然有十阶武学在手,一辈子都未能入阶?”
不过宁越也不后悔,反而拍掌叫好道:“原来这东西是这么用,我之前也能催动,但实在太过耗费魂力,催化的兵刃也只是寻常。”
宁越当然不会说实话,大家都不是什么熟人,掏心窝子的话,对陌生人说,就未免太蠢了。
宁越十方幻灭法催动,方圆里许的一切动静都在心头反映出来,敌人便再也藏身不住。追踪他的人眼见无法隐藏,就现身出来,宁越微微讶异,因为跟随他的居然是哪位魁梧的黑衣大汉李寒孤。
李寒孤赞叹了几句之后,忽然眼睛一亮,问道:“燕七小兄弟,你跟我说实话,可有师父没有?”
宁越不敢再多逗留,悄然离开,他遁出了里许之后,这才把速度提升起来,在林中纵跃。他奔出了数里,忽然心生警兆,喝道:“是哪一路高人尾随,燕七可否请这位兄台现身一见!”
宁越跟李寒孤闲聊一阵,只觉得眼界大开,比跟霍老丈学个把月还有长进。他不由得暗暗笑道:“怪不得古人都说,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。我在霍家寨如何能找人来问道这些东西?”
和-图-书他笑道:“天狼骨这种东西,虽然已经算的弥足珍贵,但是还不会给我们雁行宗这样的门派放在眼里,也只有喜欢投机取巧的人,又或者天狼门,华宝帮这样的小门派,才会过分注重。其实那一团天损若是我拿去卖了,最多也不过两三百骨币,也只有他们天狼门弟子才会出五百骨币这个高价。”
宁越通过种种手段,半天的功夫,已经摸清了狼群聚集的方向,也跟白洛洛手下的幽月妖狼联络上了。
宁越看起来也不过才十五六岁,之前他口称兄台,不过是行走江湖的惯常作风,此时两人有联手之意,以他的年龄自然是称呼大叔更为合宜。
李寒孤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手上的这二十几团命魂,可没有你这枚剑丸价值高。不过……这东西我确实很喜欢,就拿这个跟你换吧。”
挑破了这一层窗户纸,两人的关系更亲密了一层,宁越就忍不住问起许多武林秘辛,也问起了天狼门和华宝帮的事情。
宁越倒也不客气,他瞧了一会儿,脸上微生喜色,叫道:“这团幽泉送我如何?”
李寒孤一拍脑袋,忍不住笑道:“没想到是在这个地方露出破绽,你小子心思敏锐的很啊!我瞧你的武功不错,但却明显跟那些人不是一路,一时好奇就追下来了,你也是要寻得天狼骨么?”
宁越也是微微心动,忍不住说道:“我也能拜师么?”
宁越抱元守一,随时准备出手,这个魁梧的黑衣大汉李寒孤,能压服天狼门的众弟子,武功也算不俗,大家敌友不明,自然还是多一层提防的好。
用一枚骨币大略相当于纹银一百五六十两,宁越所制的那些弓箭都卖了出去,价格也算卖的合宜,却也只收入了七八十两银子,这是因为铜钱太重,不便于携带,他让霍家寨的人特意帮他换的。
李寒孤瞧了一眼这枚弹丸,脸色登时大变,他抓过来运用魂力一催,这枚弹丸登时化为四尺长一口长剑,剑身薄如蝉翼,几乎透明一般。
李寒孤根本就不知道,他所赠神水晶碎片,价值究竟有多么大,实际上,不要说他一个虚相级的小人物,就算是九霄天界的绝顶高手,也没有办法知道神水晶碎片的用处!
宁越微微打量和_图_书李寒孤送的这块水晶般的东西,只瞧了一眼,就心头震撼,因为这个东西实在太让他眼熟了,这块水晶般的东西,可不是九霄天界出产的任何宝石,而是另外一块神水晶碎片。
宁越微微一笑,忽然说道:“李大叔从哪里得到了这块水晶?此物看起来极为珍贵,大叔也不怕吃亏吗?”
宁越哈哈一笑,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开始召唤收伏的幽月妖狼,寻找白洛洛,要跟白洛洛汇合,他得了一块神水晶碎片,对天狼骨什么的就再也没有了兴趣。
宁越的几句大叔,叫的李寒孤颇为愉悦,他哈哈一笑说道:“既然你叫我几声大叔,我就送你一个见面礼吧。你还缺哪种命魂,自己来挑一团!”
李寒孤这时也把剑丸收了起来,显然把玩的兴致足满,微微一笑,显得颇为开怀,拍了拍宁越的肩膀,说道:“这东西我得到手很久了,却什么也没有研究出来,请教过几个高人,也都说不出来什么,用来换这枚剑丸,只有占便宜,哪里有吃亏?反倒是,我把所有的命魂都送给了你,想要赚些酒钱,就只有再去努力了。”
饶是李寒孤武功强横,宁越也非是弱者,因为狼群渐渐辐辏,他们寻找白洛洛的事儿,也变得颇为艰难,几次都要找到白洛洛了,都被狼群冲散了开来。
至于宁越所言,还有个天份更在他之上的妹妹,更是让李寒孤喜出望外。
宁越心底微微一动,从兜囊中取出了那枚弹丸,说道:“此物是我在一处尸骨堆里拣的,不知能价值几何,可以跟大叔换去几团命魂?”
李寒孤说话的时候,宁越也颇紧张,已经把十方幻灭法提升至极致,以应付各种可能的变化。
只瞧李寒孤这一手,宁越就知道,自己之前根本不懂得运用此物,才以为这枚弹丸的威力寻常,跟普通刀剑没甚区别。
李寒孤对宁越也颇有兴趣,送了命魂幽泉之后,就笑呵呵地问道:“你修炼的也是幽月天狼剑,但却怎么有些地方不大对劲?”
面对黑衣大汉李寒孤的问话,他淡淡说道:“轻功再高,也没法隐去兄台的一身酒气,林中妖兽可没有法子懂得喝酒。”
虽然李寒孤手头这二十几团命魂宁越也用不着,但骤然得了这许多命魂www.hetushu.com,也还是让他十分欢喜。
这枚弹丸虽然神妙难测,但对宁越来说却还真用不着,但命魂却不一样,这玩意的价值摸得着看得见,纵然宁越自己不用,日后带回去给手下,也是极好的东西,能够提升手下的实力。
李寒孤把手一张,登时飞出了二十余团命魂,这些命魂在他的控制下,都飞不出三尺之外,魂火莹莹,颇有几分鬼气。
宁越比李寒孤还明白这个道理,但他更知道自己非是那种俗流,不过宁越早就想换个身份,当下更不迟疑,连声答道:“我愿意跟李大叔去雁行宗,不过我还有个妹妹,不知道李大叔能一并引荐么?我妹妹的天资,还在我之上,绝对不会让李大叔难为。”
宁越不由得尴尬一笑,他这才知道天狼门所传承的幽月天狼剑居然是三阶武学,自己问的稍微深了一些,居然被李寒孤误会。
他有李寒孤在结伴同行,许多秘密就不想让这位大叔知道,一路上甚少收伏妖狼,把控制妖狼的秘密,推脱为自己的妹妹燕九天赋异禀,倒也把李寒孤糊弄了过去。
李寒孤摇了摇头,叹息说道:“你应是不知道此物来历,才会拿出来跟我交换。此物珍贵之处,并不下于天狼骨,甚至可能更珍贵一些,若是落在真正懂得此物妙用的人手里,这口剑丸的威力可以说难以想象。”
李寒孤虽然武功不俗,但是他也自知,日后成就有限,可能终生都无望突破四阶虚相,但若是能把宁越带回雁行宗,待得宁越修成上乘武功,便是他的强援了。
宁越探手抓过这团命魂,不由心头微微一松,他并不需要幽月妖狼一系的命魂,月光之龙虽然跟幽月天狼都是月光系的妖兽,但本质大不相同。他开口讨要,只是验证一下李寒孤的人品,这名大汉如此豪爽,显然人品不俗,倒是值得结交。
“这东西就算是剑丸,我又不懂得用,留着也没甚用处。李大叔愿意用多少命魂跟我换?”
李寒孤一拍大腿,叫道:“那就好了!不如你跟我回去,我的师门比天狼门强横十倍,虽然还算不得大乾王朝的顶尖大派,但却也可以排入百名以内。门中更有几种六阶武学。以你的天资,有我做引介,拜一个好师父不难,怎么都比你这http://m.hetushu.com般胡乱摸索强些。”
其实大夏朝民间,亦是以铜钱为主,金银都甚少流通,骨币虽然跟铜钱形制相当,功用却更类似宋朝的飞钱,又或者后世的银票。因为面额巨大,体积又小,这才在武林人士和高门富户,以及商贾之中颇为流行,普通人是不怎么用骨币这种货币的。
宁越也是老江湖,虽然讨教问题,却也不会问起那些明显需要高深武学造诣才能想到的疑难,而是讨教的一些灵光一现,才会想到的东西,但就算这样,也不经意露了马脚,幸亏李寒孤为人粗豪,没有想到宁越其实本身修为,远在他想象的之上。
李寒孤出师甚早,行走江湖多年,当下就把自己所知的一些江湖奇闻,各大派境况,都跟宁越一一说了。
宁越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是无意中得了幽月天狼剑的心法,不是天狼门的人,也没有拜过师父。”
开始李寒孤还有不以为意,随口指点,但很快他就露出惊骇之意,又跟宁越研讨了几句,这才喟然说道:“师父总说我天资不够,我还一直都不服气,没想到你只得了一部三阶的武功心法,就能想到这许多东西,这世上果然有天资横溢之辈。”
李寒孤哈哈一笑说道:“我平生就喜欢跟对脾气的人来往,你年纪虽然小,但是挺有志气,也颇合我老李的胃口,换了天狼门的那些角色,我理都不理他们。”
李寒孤挑了一下大拇指,夸赞道:“你可比天狼门的那几个小子聪明多了,天狼骨只有一份,但幽月妖狼却不可胜数,与其追求一步登天,不如脚踏实地。我也不是为了追求天狼骨,而是想要趁着狼潮,多猎杀几头幽月妖狼,夺取几团命魂来换酒钱,我们的目标一致,不如联手如何?”
李寒孤哈哈一笑,说道:“好!你小子眼光倒是不错,这团幽泉几乎快要提升品阶了,又极是难得!”
宁越倒也微生几分钦佩之意,天狼门大师兄这等若是从头苦修,能有这份毅力和努力,倒也怪不得他成就超出一众同门。
“你小子倒是鼻子很灵!我自问轻功已经不差,就算天狼门那几个家伙都不曾发现,你居然能发现我的存在,真是怪了。”
李寒孤根本就不知发生了什么,正盘膝坐在一旁,还在努力钻研那枚剑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