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25章 惊雷逐电式

李寒孤狠狠的把酒壶盖上,瞧了一眼宁越和白洛洛,忍不住暗生钦佩,又暗暗庆幸。
这名刺客有了巨钟虚相,登时便不在意白洛洛的长剑,每每运使虚相硬接白洛洛的长剑。
白洛洛半日前跟宁越汇合,现在正在打磨大鹏浮屠和夜叉明王虚相。
刺杀他的那人,本想脱手一剑钉死宁越,然后再去帮助那个使刀的同伴,但却没有想到,宁越这么一个看起来武功稀松的小孩子,居然能够躲过他的那一剑,还把他的随身长剑抓在了手里。
宁越正在苦苦修炼,心头警兆忽生,他比李寒孤反应还要快些,身子一屈一弹,登时避让开一口笔直钉射过来的长剑。这口长剑被人脱手掷出,力道绝大,几乎有大半剑刃没入了泥土里。
宁越根本没空去笑话李寒孤,他把所有得到的命魂都悉数打破,化为最精纯的魂力,重新开辟适合万宝灵鉴的命魂,最近几日渐觉体内魂力涌动,闲暇时,就抓紧一切和_图_书时间修炼,随时准备凝练第三虚相。
她使的这路快剑,名为惊雷逐电式,乃是宁越所传的上乘剑法。
白洛洛的长剑刺在巨钟虚相上,发出嗡嗡之声,根本破不去这名刺客的防御,而对手使出的这一路掌法,也极难对付。攻防各有强横手段,若是换了旁人,必然深感束手无策,更别说这名刺客的本身武功还在她之上了。
这名刺客身外的巨钟虚相,并非一直凝聚如实,而是时聚时散,虚实转换。得了宁越指点,白洛洛立刻就瞧出来,这是因为这名刺客兼修两门武功,使动掌法的时候,就不能维持巨钟虚相稳定,维持巨钟虚相的时候,掌法又无法凌厉狠辣。
不过数十招一过,白洛洛就渐渐落在了下风,这名刺客双手连拍,使出一路奇异的武功来,他凝练的虚相亦复在背后浮现,那是一口宛如巨钟的虚相。
他也指点过几次宁越和白洛洛,只是因为不方便透露http://m.hetushu.com雁行宗的内功心法,宁越和白洛洛修炼的幽月天狼剑似乎又“缺失”了某关键,所以暂时还看不出来进步。这让李寒孤颇为可惜,他说什么也想不到,宁越是完全瞧不上他的指点,而白洛洛是因为修炼了大浮屠法的缘故。
李寒孤摇了摇头,暗暗想道:“燕七和燕九出生在寻常寨子,出身太差,虽然也有奇遇,学得幽月天狼剑心法,但毕竟这套命魂图品阶甚低,若他们兄妹也有机会拜入某家门派,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二阶乃至三阶虚相级好手。”
骤然间!
李寒孤心下骇然,双手一分,就是一道气劲飞出,化为滔滔潮水,跟偷袭的人狠斗起来。偷袭他的人武功奇高,李寒孤被此人缠上,登时分不出心思来旁顾。
偷袭的刺客连撑了十八轮,五十四剑之后,一口真气终于转换不过来,猛然喷了一口鲜血。他说什么也想不到,自己武功明明高出这个小女孩子www.hetushu•com甚多,为什么在交手的时候,却屡屡吃瘪,心头憋闷到了极点。
这套剑法既然名为惊雷逐电式,意为剑法展开,犹如惊雷急电,快不可言,一剑既出,雷轰电闪。往往敌人还未来得及见招拆招,把这一路剑法摸清变化,就被这一路快绝的剑法逼的手忙脚乱,一身武功都使不出三四成来,最后很憋屈的给斩杀当场。
宁越的武学天资,是他平生见过的最好一人,努力亦复是他见过最好的一人,只要稍有闲暇,就会抓紧一切时间修炼,从无半分浪费光阴,白洛洛虽然看起来没那么努力,但天生就有“操纵妖兽之能”,还有一身“天生怪力”,资质看起来比宁越还要出众,简直是天纵奇才。
宁越后退一步,就脱出了这名大敌的拳掌笼罩,随手把长剑递给了白洛洛,压低声音说道:“不要怕他,跟他对攻。”
这名刺客亦是剑术好手,一身本领大半都在一口长剑上,此时没了长剑,武功登m.hetushu•com时发挥不出六七成来。白洛洛仗着这一路惊雷逐电式,几乎是超水平发挥,双反一时间居然斗了一个不分胜负。
白洛洛心中做如是想,猛然连劈三剑,这三剑都是迎头斩下,力道万钧。那名刺客跟白洛洛交手这么久,也知道这个少女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,却是天生神力,饶是他也凝练虚相甚久,却也不能够跟白洛洛比力气。
李寒孤把手头的一个酒壶,舔的滋滋有声,他随身带的一壶酒,早就喝的精光。在这种荒郊野外,也没处去沽酒,只能嘬几下酒壶来解馋。
“此人两种武功兼修,却不能运使的圆转自如,这种破绽已经是致命……”
白洛洛一剑在手,仗着最近修为进境,魂力大增,大鹏浮屠也进步甚快,登时使出了一路快剑。
白洛洛再也不换招数,就是一个呼吸,连劈三剑,在偷袭的刺客欲待转换功力的刹那,又复再劈三剑,每一次都抓住了敌人转换功力的细微瞬间。
这人心头恚怒,又和_图_书觉得失了面子,出手就决不留情,狂风暴雨一般连出了一十八招。
宁越想也不想,顺手一捞,就把这口长剑得在了手里。他毕生精研剑术,这口长剑入手,他就不禁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,随手一剑迎空点出,正好把一个扑下来的影子逼开。
宁越指点白洛洛跟此人对攻,应对手段,再也正确不过,白洛洛又抢了先机,拿了宁越夺自对手的长剑,让这名刺客赤手空拳,占了许多便宜。
这名敌人虽然厉害,但宁越只是一眼就觑破了此人底细,他自己懒得出手,就把这名敌人让给白洛洛,让她增加对敌的经验。
一道刀光从从天而落,直指李寒孤面门。
但宁越不但不惊,反而生出几分喜色来,催动了十方幻灭法,把破敌的窍要,通过精神异力传给白洛洛。
这名刺客登时催动巨钟虚相,硬接白洛洛这连环三剑。白洛洛连环三剑劈下,斩的巨钟虚相嗡嗡爆震,在这名刺客深呼一口气,准备反击的当,又是连环三剑劈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