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青龙噬主

第28章 立地成佛

宁越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现在才几岁年纪,如何能有那等本事?不过我迟早有长大的一天,到时候一定要去见识一下,八派都有些什么英雄人物。”
李寒孤瞧见了此女,脸色亦是有些变化,淡淡说道:“原来是珞仙子,你不在天蛇宗潜修,却来这里作甚?”
李寒孤忍不住劝道:“你跟我回去雁行宗,必可学得更上乘的武功,幽月天狼剑充其量也不过是三阶武学,何须花费如此大的功夫?”
“小七!我们此番所得已经不少,不如这就跟我回去雁行宗吧!”
李寒孤生怕夜长梦多,决意立刻赶回雁行宗,宁越却不大愿意,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还差好几团命魂,狼潮也是数年才得一遇,不想错过此次机会。”
一道白色倩影,从树梢上缓缓飘落,也不知用了什么轻功心法,就如一朵白云,悠闲自在,不带半分烟火气。
李寒孤微微松了一口气,知道珞瑶姬这是不欲跟自己冲突的意思,同时他也暗生喜意,忖道:“珞瑶姬是没瞧出来小七和小九的潜力,平白错过这等良才美质,若是和*图*书他知道小七天份如何惊人,小九资质如何出众,只怕就不会再去寻天狼骨,而是跟我抢人了。”
在李寒孤的眼里,燕七可比天狼骨还要重了,天狼骨虽然能让人短时间内实力大增,但须得修炼的功法相吻合,李寒孤未必用得上,宁越若是调教的好了,将来成就可能远远超出。
宁越和白洛洛都只表现出来“一阶虚相”的修为,魂力柔弱,想要凝聚为剑气,精神力必然强大无匹,宁越和白洛洛凭此优势,日后修炼任何命魂图,必然强横同辈数筹,前途不可限量。
宁越知道大乾王朝虽然是六十四路反贼之一,但却自诩乃是独立王庭,它境内的八派显然都有王庭扶持,这八派论剑,说不定就是一种选拔良才的手段。
宁越亦知道,此女的武功极高,尤其是所练成的虚相腾影蛇,来去如电,武功不在李寒孤之下,但就凭这个女人,远不如他们三人联手之敌,这还是宁越和白洛洛都隐藏了修为,若是凭真正实力,宁越一招就能毙杀此女。
李寒孤被宁越一刹那的气势所夺,www•hetushu•com居然也微微觉得,此事理所当然,并未有觉得有甚么不妥。
李寒孤恼怒的喝道:“珞瑶姬!你莫要如此过分。”
李寒孤虽然还想劝说,但宁越又怎是他能动摇心思?李寒孤劝说不得,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宁越,再多逗留二十日,便要折返雁行宗。
宁越慨然答道:“李大叔已经答应,替我引荐一位师父,我以后必然能以雁行宗弟子的身份参加八派论剑。”
宁越抬头望去,也不由得微生讶异,说话这人正是杀了华宝帮舵主的白衣少女。他虽然早就觉察此女的到来,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公然现身。
白衣少女娇笑一声,长身而起,须臾就去的远了,语音袅袅,还留下一句话来,顺风传送:“要是你在雁行宗呆的闷了,可来天蛇宗寻我。”
李寒孤是知道,宁越和白洛洛“底细”的人,此时也不由得微微惊讶,他也是眼光锐利之辈,一眼就瞧出宁越这五道剑气,并无多少秘密,他知道了诀窍,也能随手修炼运用,但这种别具一格的巧思,却是他怎么都m.hetushu.com不会想通,完全超乎了脑力的上限。
三人武功都不俗,而且宁越和白洛洛,还有一群幽月妖狼相助,猎杀幽月妖狼的效率比寻常组合要快的多。
白衣少女笑道:“你想要参加八派论剑,须得是雁行宗,天蛇宗,金刚宗,白莲宗,逍遥门,长河帮,王字世家,神通帮的弟子之一。你可是要拜入雁行宗学艺么?”
白衣少女忍不住噗嗤一笑,说道:“八派,便是大乾王朝的八家门派,雁行宗和我们天蛇宗都在其列,每五年举办的一次大会,只让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弟子参与。获胜的便可得大乾王朝的王庭赏赐,可以入大乾王朝为官,也可以进入军队历练,都有无穷好处。”
白衣少女轻笑一声,说道:“我自然也是为了天狼骨而来,得了此物,我参加八派论剑甚或有夺魁之望。难道李兄不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么?”
李寒孤却不知道,宁越突破最大的,不是幽月天狼剑,他根本就没修炼这门武功,而是十方幻灭法。
这一番突破非同小可,远远超出宁越的意料之外,就如立地成佛一般,和*图*书所以宁越不愿意打破这个状态,想要多沉积一段时日。
宁越听得八派论剑这件事儿,忍不住插嘴道:“珞姐姐!不知道八派论剑是哪八派?”
白衣少女瞧了他一眼,忍不住笑的双眼弯如月牙,说道:“你难道也想去参加八派论剑么?”
宁越倒是不贪什么赏赐,更不愿意为大乾王庭效力,但听得可以跟八派的年轻才俊交手,却不由得悠然神往。他对李寒孤说道:“日后我学了上乘武功,必然要去八派论剑见识一番!”
李寒孤拊掌笑道:“燕小子你果然天资横溢,让李大叔都妒忌了。你们兄妹加入雁行宗,只怕用不到多久,我们雁行宗的八大弟子,就要变成了十大弟子。现在就算遇上了天狼门的那位大师兄,只怕他也未必能给在幽月天狼剑这套命魂图上的修为,胜过你们兄妹。”
后来宁越到了九霄天界,不但有充裕的天地元气,还有真气炼魂之说,一直以来无形中禁锢精神修为的枷锁忽然打破,精神修为日新月异,只是这种修为增长,犹如小溪,虽然日夜不绝,汇入江河之中,却让人觉察不出m.hetushu.com来江河之水有甚满溢。
白衣少女眼珠微微一转,含笑说道:“你拜入雁行宗,不如拜入我们天蛇宗了。我们天蛇宗比雁行宗大了十余倍,嫡传武功亦高明过雁行宗,在大乾王庭的地位亦复超过……”
宁越微微一笑,说道:“天狼门的那位大师兄虽然有些天份,但日后成就也有极限。我若是把这等人物当作对手,也未免太过瞧得起他了。”
但李寒孤没这么觉得,却有人觉得,树上轻飘飘的传下来一句:“你这小孩子,好生狂妄!天狼门的大师兄虽然不够成器,但你才几岁年纪,就敢说这个话?”
随着修为日深,宁越也恢复了几分昔年天下无双的武道大宗师风采,他这句话也并非狂妄,以他当年的身份地位,能被他这么说上一句的人,都不会觉得是种侮辱,而是觉得无上荣光。
十方幻灭法是讲究以精神驾驭物质的奇功,只是在蒙元时代,精神力修炼到燕乘风这个层次,已经是天下无双的大宗师,再也没有人能在精神修为上胜过他,十方幻灭法始终无法突破幻假成真的层次。
宁越摇了摇头,却是不肯改变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