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3章 莫名其妙

刚一落地,宁越左手一挥,六道虚相之剑都是向着身后射出,他的身形利用月光之龙,眨眼间就化作了月光,随着月光剑一同射出。
宁越哄了白洛洛几句,让小姑娘止住了哭声,这才转头看着李寒孤,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,说道:“我有一只特殊的虚相,可以暂时破开虚空,这才能带着洛洛进去,算是我保命的一个手段。”
三人沿着山路而行,不多时就走到了山间一片宏大的建筑群前,只是简单一望,就看着内里宫殿类的建筑有着数十座之多,寻常的院落星罗密布,交错其中,并不会令人觉得繁赘。
场中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愣,宁越居然就这样眼睁睁的消失在他们的眼前。
见暂时安全,宁越将白洛洛从次元战场里放了出来。
李寒孤带着两人走在山路上,轻松说道:“我已经找人跟掌门通信去了,一进宗门,我就安排两个拜师的事情,相信掌门看到你们的资质,一定会传和图书你们宗门六阶虚相功法的。”
发出虚空刀波,李彦就必定瞬移现出身形,他现出身形的这一刻,就是宁越期待的机会。
李彦口喷鲜血,身上被宁越的虚相之剑射出了数道极深的伤口,可是在致命要害被击中前,虚相虚空龙挟着他的身体一个瞬移,避开了致命攻击,反手就是一记虚空刀波。
李寒孤上去给众人见礼,马上就将身后的宁越和白洛洛介绍给了众人:“禀告掌门和众位长老,这是燕七和燕九兄妹,弟子在外游历的时候,见两人天赋凛异,资质出众,就都带回了山上,相信日后两人定能将我雁行宗的武功发扬光大。”
宁越受伤,李寒孤将他背在身上,待找到了一个小镇,雇了马车,三人就一路向南而行。
白洛洛开心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样就好,我是不会跟哥哥分开的。”
宁越也是没想到李寒孤到了现在,还愿意引他们进雁行宗,略微思索,马上应hetushu.com了下来。
李彦的虚空刀波,瞬间落在影蜘蛛虚相化成的身影上面,刀波闪过,影蜘蛛虚影与石块同时崩碎,四散飞出。
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宇文翼又是开口:“就到这里吧,跟我回去复命。”
在身形化作月光潜行的那一刻,宁越从次元战场里丢出了一块人形石头,影蜘蛛虚相同时发动,一道与他完全相同的影像落在地上,稳住了身形后,正好罩住在了石头上面,让人一眼分不出真假。
李彦的脚步一顿,有些不甘的看了几乎瘫倒在地的宁越,还是无奈领命。
大约三十余日,宁越的伤势好了七七八八,三人也到了雁行宗的荡雁山下。
李寒孤在雁行宗的威望不俗,刚一回到门派,就有人说掌门唤他带着宁越和白洛洛过去。
宁越和白洛洛都是做出一副乖巧模样,冲着大殿里雁行宗的掌门和长老问好。
身为雁行宗八大弟子最强的三人之一,李寒孤一出现,http://www.hetushu.com马上就有宗门的门人发现,交代了几句,就有人上山报信,宁越和白洛洛都跟在李寒孤身后。
宁越倾尽全力攻击,根本没有留下任何防备的手段,李彦的虚空刀波又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极深的伤口,把宁越震得鲜血狂喷,单膝跪地,拄着手中的长剑才没有倒地不起。
可是更是出乎他们预料的,宁越的身形居然从月光剑虚相中闪烁出来,眨眼间就落在了李彦身后。
白洛洛一路好奇的左看右看,显然脱离危险后活泼了很多,说道:“只要我跟哥哥在一起就好。”
李寒孤一扬手,豪爽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这等保命的手段,更是不能多传,你这样信我,我把你们兄妹引进宗门,一定帮着你们好好挑一个师傅。”
这番出手,宁越完全没有丝毫保留,六道虚相之剑蕴于无劫无相手中,剑若流星,转瞬即至,完全打了李彦一个措手不及!
宇文翼一行人就这样快速和*图*书离开,又将一直制住的李寒孤留了下来。
李彦又是一记虚空刀波逼得宁越落地,本以为宁越已经是强弩之末,再来几下攻击,必定可以打的他再无还手之力。所以他分毫没有想到宁越会强行凝成虚相影蜘蛛,给他设下这样一个陷阱。
宇文翼等人的实力都是极高,明显是来抓宁越和白洛洛的,虽然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离开,却说明了宁越两人的来历并不简单。
小姑娘一见宁越伤的极重,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珍珠一样,不断落下。
现在雁行宗的几部六阶功法,对他来说相当重要,经历了刚刚那一番死战,宁越对提升实力变得更为渴望。
李寒孤笑道:“别担心,我回去后就给你们安排在一起住宿,除了传功的时候,你们需要找各自师傅,平日里都是待在一起的。”
可是平心而论,宁越和白洛洛的天赋之强,他前所未见,要是能带着这样两个天才回去宗门,一定会大放异彩,自己的身m•hetushu•com份也会水涨船高。
看宁越没有说话,李寒孤拿出酒壶想喝一口,打开壶盖,才想起酒已经没有了,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。
李寒孤轻车熟路的带着宁越两人走进一座大殿内厅,几个人正在其中谈论着什么。
李寒孤没有多说什么,手脚恢复行动力后,快步将重伤的宁越扶到一旁,拿出一些金疮药,给宁越治疗了一下伤口。
宁越心头一紧,心里暗叹:“这番拼劲全力,却还是没有击败这个李彦,更别说对方只是有两人出场,还有四人完好无损,就算是再避回次元战场,也没有神水晶碎片可以许愿提升实力了,这下,可真是死定了。”
李寒孤狠狠的一拍酒壶,冲着在运转真气疗伤的宁越说道:“燕七,我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,你和燕九的身份我不在意,也不向知道你们兄妹两人的身上就几个有什么秘密,只要你愿意,我们雁行宗的大门永远向你们开着。”
李彦被宁越算计重伤,神色凶恶,抬手就准备继续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