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7章 颜雄奇

颜雄奇本来以为只是师弟过来请教武技,没想到听到了这样一个消息。
这时宁越并没有发现赵志华的行踪,还在专心修炼,山坳中的烟雾中,时不时的就有一道烟雾缠绕凝实,化作一柄烟云之剑,在空盘旋飞转。
渐渐的,宁越身上浮现的烟雾变得越来越多,将他所在的山坳一点点的覆盖起来,一切都变得朦胧一片。
作为万灵宝鉴第一层六中虚相之一,宁越对万里烟云兽已经熟悉至极,特别是万里烟云兽是他现在唯一能借助飞行的虚相,现在除了修炼搬天正法的时间之外,他更多的精力也是落在这头虚相上面。
颜雄奇顿时阴冷一笑:“你若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奸细,就把私自修炼的命魂图交出来,这样自然清清白白,不然我看你你就是别有所图!”
这一口烟云剑与其余几柄虚相之剑做比,并不以速度和锋锐见长,可是在宁越的操纵下,烟云剑变化莫测,剑招施和图书展间总是出人预料,特别是以十方幻灭法驾驭,时隐时现,蕴藏着一股凌厉的暗杀杀机。
雁行宗八大弟子中,除了为首的李寒孤,北宫玉伯和于二十八三人外,其余颜雄奇,古归年,柳神,徐婉宁,南笙五人,皆都只是凝练出一阶虚相。
宁越检验了白洛洛凝实的金眼虚相之后,又是有所感悟。
赵志华心头一动,暗咐:“颜雄奇是门派八大弟子之一,不如将燕七偷学别派命魂图的事情告知他,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担心燕七报复,也能更好的把这个消息捅出去,这样的话,自己只需要做一个甩手掌柜就好。”
两人很快走到宁越练功的山坳,赵志华遥遥指了宁越的位置,就先行离开,不准备再在这件事里参与过多。
赵志华发现宁越的行踪后,就一直尾行在宁越左右。
赵志华心知带路的事必定躲不过,也是没有敷衍,转身就给颜雄奇带路和图书
这几日,宁越越发追求内心平和,经常去雁行宗山间自行修炼,将功法还蕴自然,稳固搬天正法所需的打量魂力。
颜雄奇看了一眼赵志华,说道:“既然这样,你给我带路过去。”
特别是万灵宝鉴第一层的各种虚相,在几种虚相化作虚相之剑之后,他从感悟出多种战斗方式,配合二阶影蜘蛛虚相,甚至可以算计三阶虚相的对手,打得对方措手不及。
赵志华看着看着,变得有些心虚,心想要是自己把这个燕七偷学别派命魂图的事情宣扬出去的话,如果被发现,也是危险。
赵志华走到颜雄奇跟前,小声说道:“颜师兄,师弟我无意中发现新入门的燕七,在偷学修炼别派命魂图,就在西面的山坳间。”
颜雄奇闻言皱眉,他在凝练出一阶虚相之后,武功已经很久没有突破了,现在听着一个门派弟子居然偷学别派武功,居然还成功凝练出来了一和图书阶虚相,心里顿觉不是很舒服。
赵志华暗咐:“燕七修炼的这个一阶虚相,绝对不属于雁行宗的任何一门功法,如果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,一定会让燕七在门派的声望受到影响,偷学别派武学,像是雁行宗这样的门派,是绝对不会允许的。”
赵志华先是离开了宁越练功的山坳,心里发愁,一路走回了雁行宗门,正好见着雁行宗当代八大弟子中的颜雄奇,眼神骤然一亮。
兄妹两人又是几日苦修,宁越感觉到搬天正法的第一节六臂虚相,凝实的速度变快了不少。
他坐在巨石上,不多时,稍微吐出气息,身体周遭就生出了大片烟雾,渐渐生出万里烟云兽虚相,将他的身体一点点的包裹起来。
心思转动后,颜雄奇做出一副严肃模样,大声喝道:“燕七,你修炼别派武功,莫非是别个门派送进咱们雁行宗的奸细!”
这五个只有一阶虚相的弟子,一直在勤修苦练,寻和*图*书着突破的机会,门派中尽人皆知。
颜雄奇立刻长大眼睛,沉声问道:“你确定,那个燕七是偷学到了别派的命魂图?”
颜雄奇没有掩饰身形,走到山坳外,皱眉看着山坳中烟飞云旋,时不时的有剑光闪过,心里先是一阵惊讶,他也是凝成一阶虚相,能够看出烟云剑的不凡。
颜雄奇看着宁越年纪轻轻,心里不由生出一些其他想法,暗咐道:“这个燕七这样年轻,这套烟云虚相也是不俗,不如诈他一下,看看能不能把他偷学的命魂图交出来,这样借鉴一下,或许就可以突破现在练功的瓶颈,到时候再将那命魂图交给掌门,处理这个小子。”
赵志华前日里挑衅无果之后,心下越生不忿,这些天根本没有好好修炼入门功夫,心思都落在宁越的身上,心想着怎样才能报复回去。
颜雄奇正在走着,就见着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走了过来。
这一次宁越选出万里烟云兽,重新利用神魂中的宝和图书鉴进行演武。
宁越神色镇定的看着颜雄奇,他也是认得门派的八大弟子,应着询问,轻声回道:“我不是奸细。”
宁越这时候也是感应到山坳外来了人,快速收功,将周围的烟云一下收入体内,抬头看向了来人。
在一个山坳间,宁越见环境葱翠,令人神清气爽,寻了一个巨石打坐凝神,在心中重新梳笼自己所掌握的虚相。
赵志强用力点头,说道:“师弟我绝对没有看走眼,燕七他一进师门,就被徐禁师叔传授秘法,可是咱们雁行宗里的秘法里,可是没有能修炼出烟雾状虚相的命魂图,而且我看燕七,他居然已经凝练出一阶虚相,绝对不是咱们师门秘法的虚相。”
赵志华一直跟在宁越身后,见着宁越练功,先是失望,觉得又是没有任何发现,可是就在宁越身上浮现万里烟云兽虚相之后,就是一愣,吃惊宁越居然也有了一阶虚相,不过这种情绪马上转成兴奋,他觉得抓住了宁越的把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