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9章 八派何来

掌门的心情十分不错,直接令李寒孤去给宁越介绍八派论剑的一干事宜。
一众长老都是闻言点头,都觉得雁行宗有了燕七和燕九兄妹,未来一片光明。
宁越直到这时,才缓缓张开眼睛。
李寒孤又是兴高采烈的喝了一口酒,笑看着宁越,说道:“原本就知道你们兄妹的天赋奇高,可我真没想到居然高到这种程度,燕九前些天刚练成了金雁功第一层,凝出一阶金雁虚相,已经让我惊讶了大半天,可你修炼并不完全的六臂秘法,居然这么快修炼成功,还凝练出最强的六臂象头怪虚相,真是令人开心!”
颜雄奇当着众人面前被说,脸色讪讪,却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是没用,不情愿的应声领命,站去了一旁。
宁越不管颜雄奇自作自受,想到曾听说过这八派论剑的事情,心想去见识一下别派的武功,也好提高自身,就欣然领命。
宁越点头:“弟子这些天就感觉到了有突破的迹象,也没想到一次http://www.hetushu.com就成功了。”
宁越喝了一口热茶,看着对八派论剑兴趣十足的白洛洛,心里暗咐:“这一次参加八派论剑,什么大乾王朝选拔赏赐都不重要,此番去参赛,一定要借机增广见闻,世间修炼虚相的秘法甚多,多见识一些,也好借来完善自己的虚相,提升实力。”
颜雄奇脸色惨白,没想到会受到这样严重的惩罚,暗地里看向宁越的眼神不由得变得越发恶毒。
掌门抚掌笑道:“看来咱们雁行宗时来运转,居然收到了这两个天赋出奇好的弟子,以后一定要好生培养,让他们专心练功,不要被旁事影响到了。”
“你们快看,燕七他凝成的六臂妖魔虚相,居然这样清晰,之前其他也有弟子修炼过六臂秘法,可是却都是模糊不清,再看他虚相的象头,这可是传说六臂秘法的最强虚相。”
雁行宗掌门和众位长老,也都不约而同的收回了对宁越责问的意思,和图书反而谨慎关注四周,开始为宁越保驾护法。
宁越没有多想,欣然答应,他马上要冲击搬天正法第二阶虚相,李寒孤已经凝成三阶虚相,相互讨论,定可在修炼上互有裨益。
徐禁这时候才关心的上前询问:“燕七,你这一次可是彻底凝实了一阶六臂妖魔虚相?”
李姑寒与宁越本来关系就好,马上就去了宁越的小院。
李寒孤又喝了一口酒,继续说道:“八大门派都是各有所长,像是天蛇宗,五行宗,白猿派,苦行门,赤龙派,幻影宗和和乾元宗,实力与咱们雁行宗相比有高有低,乾元宗为第一大派,为大乾王朝的国教。”
其余长老们也都是兴奋点头,所有人都知道,雁行宗所掌握的六臂秘法并不完全,虽然练至最后,还是可以凝练出六阶虚相,每一层虚相却总是虚而不实,完全无法与宁越身后的虚相相比。
宁越先是向掌门,师傅还有诸位长老行礼,出声告罪,说一进大殿,就受到一股莫和*图*书名气机牵引,久日来修炼的障碍居然一下突破,凝成了六臂秘法的一阶虚相。
宁越有惊无险的突破成功,大殿里又恢复了正常,这个时候,人们看见着颜雄奇还候在一旁,脸色难看复杂至极。
掌门也是走上前来,认真的观摩着宁越身后的六臂象头虚相,脸上惊喜不断。
宁越笑着喝茶,听着李寒孤侃侃而谈。
宁越点头,大乾王朝在九霄天界独立一隅,自是依靠着这样选拔官员,刺激各派竞争,好加强国家实力。
掌门这时突然插话,认真说道:“既然燕七你已经凝成一阶六臂象头虚相,这一次八派论剑,你也一起去吧。”
第二天一早,李寒孤就来了宁越的小院,三人吃了早饭,白洛洛就继续去了掌门处修炼,宁越和李寒孤也是在院子里修炼起来。
掌门直言无碍,细心关怀了几句,宁越道谢。
徐禁也是开怀大慰,笑看着掌门,说道:“原来只以为燕九的天赋比哥哥要高些,月余的时间和_图_书就能凝成金雁功第一节虚相,现在看燕七这个哥哥,修炼六臂秘法,也是差不多的时间,居然能将一个算不得全本的六臂秘法,练成这等模样,天赋简直妖孽。”
李寒孤在说这话的时候,有些不好意思,说是他予宁越指点,可是按着他对宁越和白洛洛的了解,这两个兄妹除了天赋奇高,之前在来到雁行宗的一路上,宁越在武学上的造诣令他心折。
说至这里,掌门想到颜雄奇举报宁越,就又看向颜雄奇,蹙眉说道:“你这次参赛的名额就给了宁越,你好好闭关静修。”
掌门见颜雄奇还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,不由挥手打断,说道:“你一定是看错了,燕七在入门之前,李寒孤就已经告知我他曾自学一门幽月天狼剑,这并不碍事,以后休得少见多怪。”
临走前,李寒孤告知宁缺,参赛前的这些天,掌门命他与宁缺一起修炼,加以指点。
他在进入大殿后就进行突破,也是刻意而为,看似在专心突破,其实只是经历hetushu.com了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,虚相这时已经完全凝实,他也不好再支楞的站在原地。
李寒孤很快就将话头转向八派论剑,说道:“其实在之前遇到天蛇宗珞瑶的时候,你们就已经听到一些相关的消息,她说的没错,咱们雁行宗是大乾王朝的八大门派之一,每一次举行八派论剑,其实都是大乾王朝选人,加入王朝军政体系,所以每五年一次的论剑,只让三十岁以下弟子参加,其实也是各派将来再朝廷上互争长短的地方。”
宁越当着一众人的面前临场突破,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就算是颜雄奇,这时也是看着宁越身后的六臂虚相,满眼不可思议。
李寒孤没有喝茶,他喝的是酒,回来雁行宗后,喝起酒来自是十分方便。
屋子里,净几热茶,宁越和白洛洛,都是一边喝茶,一边听李姑寒给他们两个讲述八派论剑的始末和细节。
李寒孤接下来,又是说了一些参赛需要注意的事项,几个人围桌饮茶饮酒,小半天的时间,就这样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