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11章 二阶六臂秘法

颜雄奇心里微定,继续说道:“要取苍头鹰的幼雏,定要过那成年苍头鹰一关,可是每日里苍头鹰雌雄双鹰都是替换着觅食,雏鹰身边总是会有一只成年的苍头鹰在。”
宁越眼神眯成一道细线,他感受到一股仿若实质般的危险,整个人的精神在这一刻紧绷到了极致。
“莫不是带着什么目的?是跟那颜雄奇一伙儿的?”
在雁行宗里,八大弟子平日里的交集不少,不只是颜雄奇,许多人都知道柳神虽然一副孤傲冷淡的样子,却对同为八大弟子之一的女弟子南笙对待不同,明显情愫暗生,心有所属。
两人目光在空中相交,柳神眼神一凝,长剑瞬时出鞘,这一剑加持魂力,身后一道火红虚相闪出,凝成一只二阶赤尾虎的虚相,剑锋瞬间就递到了宁越眼前。
想了想,柳神敲门,宁缺从内院走出开门,却没见过敲门的这人。
宁越也是对柳神没有好看的脸色,这样恶声恶色,跟颜雄奇有什么分别。
柳神hetushu.com面无表情,只是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冲势不停,虚相二阶赤尾虎直接咬中了,宁越六道虚相之剑连成的锋锐回环,一下子就虚相之剑咬得崩碎!
柳神冷漠的看着宁越,说道:“你果然桀骜,看来我得教你一下尊师重道了。”
柳神没有再开口说话,只是提剑起身,径直的走出了院子。
柳神又涨了一些精神:“若真是这样,确实是个办法。”
柳神也不啰嗦:“听颜师兄说你擅长一本别派的烟云虚相?”
宁越认真的扫视了柳神一眼,这些天修炼中,李寒孤也是刻意提过他,说是有些极为接近八大弟子前三实力,已经修炼成了二阶虚相巅峰,差一点就可以突破凝成三阶虚相。
颜雄奇神色一变,没想到这样都说不动柳神,眼神不由一转,心想自己还好尚有说辞。
宁越眼神闪过一道厉色,他看出柳神根本没有留手的意思,一咬牙,身侧猛然凝实一柄虚相月光之m.hetushu.com剑,用最快的速度迎了上去。
柳神的眉头顿时一蹙,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火来,宁越要是不帮忙的话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有机会给南笙师妹弄到雏鹰了。
柳神蹙眉,说道:“这我也知道,可是要想杀了那苍头鹰,就算是凝练出三阶虚相,也是相当危险。”
颜雄奇暗笑:“果然这柳神一听到南笙师妹,就什么都不顾了。”
柳神一口喝了水碗里的水,抬眼淡漠的看着颜雄奇说道:“马上就是八派论剑,我还要闭关苦修,你要是没事就走吧。”
柳神眼底不屑泛笑,手中长剑染上一层妖艳红色,如同鞭子一样大力抽出,仿若迅雷闪电,一道红光直射宁越虚相月光之剑。
柳神又说:“再问你一遍,帮我个忙,去盗一只苍头鹰雏鹰回来如何?”
“我是柳神。”
这一剑他被逼出了全力,神魂宝鉴里不断演练的武功融合一体,努力的将剑技魂力都集中在了这一剑之中。
柳神开门见山的自我m.hetushu•com介绍。
“柳神师弟,你真不想去管一下那燕七?”
宁越觉得柳神就是和颜雄奇一伙儿,不然不会坚持这无理要求,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柳神的话,一口回绝:“我没时间。”
宁越听过他的名字,点了点头,看向对方,眼神询问对方来意如何。
“柳神师弟,你不是喜欢南笙师妹吗,我听说南笙师妹一直想到得到一只苍头鹰幼雏,却一直苦无办法,你这里也是一样……”
宁越微微皱眉,柳神一说到颜师兄,他马上就记起颜雄奇的恶形恶相,属于他实在交恶的人。再加上柳神提到烟云虚相,不由得让他想到颜雄奇上一次的威胁,就是想得到他修炼的秘法。
宁越嘴角一扬,笑道:“我不说废话。”
柳神脸上的神色松动了一些,认真的对宁越说道:“既然你真擅长烟云类的虚相,不知你可否帮我一件事,去偷一直苍头鹰的雏鹰回来。”
果然听柳神听他说起了南笙,神色间变得关心了一些,没有继续让和_图_书他离开。
柳神眼神杀过一丝怒意,整个人向前一冲,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就如同猛虎下山一般,二阶赤尾虎的虚相也对宁越张开了血盆大口。
柳神神色不满,记起来颜雄奇说宁越倨傲无礼,果然不给他们这些先入门的师兄面子,就又是说道:“事情并不困难……”
柳神见颜雄奇还襰坐着,神色有些不愉,正想说话,颜雄奇那边又是开口。
所以颜雄奇知道,要想让柳神出手,这件事一定要与南笙扯上关系,而颜雄奇正巧知道南笙有一喜好,这件事也令柳神没有什么办法。
颜雄奇说到这里,略微的顿了一下,瞥了一眼柳神的神色。
颜雄奇笑了笑:“柳兄不知,刚才我提到的那个燕七,修炼的命魂图十分特殊,能催动魂力化为烟云迷雾,要是使用得当,绝对可在那苍头鹰的眼前瞒天过海,不用硬拼,盗取出那苍头鹰幼雏。”
宁越一听,苍头鹰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凶禽,要是去偷一只雏鹰可是极为危险,柳神居然就这hetushu.com样上门找他去做,马上摇头,回道:“我也要参加八派论剑,所以最近没有时间去做着中国事情。”
眨眼间,宁越身后接连浮现出月光剑、烟云剑、孽蛇毒剑、雷光剑、画影剑、水精剑六道虚相之剑,身体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,旋动剑光连刺二十余剑,把柳神剑势攻击的路线全数封死,迎面直上。
两道剑光骤然碰撞在了一起,宁越只感觉到虚相月光之剑上,生出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度,身形接连被震退几步,直接被震到了院门之外。
颜雄奇反问一句,继续努力,说道:“要是任由他这样恃宠而傲,到时候在寻常弟子眼中,咱们八大弟子的名头,可是要被他压上一头了。”
颜雄奇见柳神生出兴趣,马上紧跟着说道:“所以为了南笙师妹开心,这燕七,你是需要见一下的了,只可惜他的脾气桀骜不驯,不一定会答应师弟。”
柳神的据说距离宁越的并不很远,不多时,就走到了宁越的院子前面。
宁越想了想,还是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