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14章 南笙

下午李寒孤有事离开,宁越和白洛洛两人都在院落里继续修炼。
修炼完后,宁越又是沉思了许久,最终暗道:“现在在雁行宗相对安全,正好是收罗属下的好时机,南笙对武学的专注正好入手,不过作为他在九霄天界正式建立势力所收的属下,也是有必要进行一些考察。”
第二天一早,宁越跟白洛洛打了招呼,就寻人问到了南笙的住处。
南笙笑靥如花,长身离去,须臾间就去了院子,院子里又是只剩下了三人。
南笙一直在看着宁越,见着宁越这幅自然不做作的做派,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沉浓了一些。
宁越还没等走进院门,就隔着不到半身高的篱笆看到了南笙,她正独坐在院中一副并不精致的石桌前的石椅上,随意的坐着,看着手里的一个茶杯发呆。
宁越也不客套,直接进了院子。
若是没有生出这种感应,宁越可想不到一个看似较弱的南笙,居然修炼了六臂秘法,这和_图_书部功法在雁行宗并不算是最好,而且修炼后不能有一丝懈怠,必须极为刻苦,不然就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宁越放下杯子,抬头笑了笑,说道:“师弟我昨日一直在想着怎么跟南笙师姐道歉,后来想起来听说你喜欢苍头鹰,一只想弄一只雏鹰回来养着,师弟我有办法避开苍头鹰的耳目,不如我去帮你盗取一只回来,怎样?”
宁越微微感受到了南笙的心境,不由轻笑回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白洛洛被南笙夸奖,小脸微红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的天赋比哥哥差多了。”
宁越也是轻笑一声,说道:“昨日南笙师姐去我那里致歉,说是我受了你的连累,后来我想了想,觉得不是这样,应该是师姐反而收了我的牵连,不然怎么会被牵扯进这件事里,耽误了你的时间,所以今日我是来给师姐赔不是的。”
南笙闻言轻轻摇头,红唇轻启:“燕七师弟不要这www.hetushu.com么客气,我原以为这一次八派论剑,咱们师门参赛的八大弟子里,只有柳神师兄是最有希望临阵突破,凝练出三阶虚相的人,可是你击败了他,那参加论剑,你也一定有实力击败更多的对手。”
南笙和宁越三人又谈了几句,临走的时候才对宁越说道:“燕七师弟,以后在修炼上,还请多多指教咯。”
南笙住在雁行宗的后山,自行开辟了一个院落。
宁越在心里回顾南笙出现后的言辞,发现这个师姐并不是很在意她自己的美貌,甚至有一种隐隐痛恨的感觉,跟几人的谈话,更多的是在谈论武学方面的问题,感觉十分希望再武道上再有突破。
南笙笑看着白洛洛,又是鼓励说道:“女孩子修炼本来就有些局限,所以一定要多多努力才是。”
白洛洛在南笙走进院子以后,就一直看着南笙,到了这个时候,突然开口:“南笙姐姐,你好漂亮。”
“昨日才www.hetushu.com见着燕七师弟,没想到今日却在我的地方又见到了你。”
白洛洛用力点头,一路跟着宁越危险突围逃窜,南笙的话简直说道了她的心里,她无数次鼓励自己要勤学苦练,只有拥有足够强的实力,才不会给哥哥宁越添麻烦。
宁越走近,南笙也是听到了脚步声,回头一看,见是宁越,不由轻轻一笑,打了声招呼。
南笙没想到宁越这样回答,眼神略有些意外,不过看着宁越清澈的眼神,对他亲切的招了招手,说道:“既然来了,就进来喝杯茶水吧。”
经过几个山路转弯,宁越就看到一个简洁的小院落处在一处山腰。
宁越和李寒孤不由莞尔,南笙闻言也是露出一丝浅笑,看着白洛洛,说道:“看来你就是燕九妹妹咯,你也很漂亮啊,姐姐还听说你只用月余的功夫,就练成了金雁功第一层,真是一个小美女天才,以后好好修炼才更是要紧啊。”
宁越沿着小路上山,遥见着南http://m.hetushu.com笙的院落只有一圈随意放置的篱笆,连只小兽也拦不住的样子,在篱笆内外,也是看似随性的种了一些翠竹,高矮的翠竹迎风而摆,竹叶沙沙,令人意外的觉得相当舒适。
宁越笑着坐下,就仿佛在自己家一样自在,抬手就喝了茶水。
宁越音乐看出,南笙的实力不低,绝对已经凝出了一阶虚相,这是因为他也凝练出了二阶象头怪虚相,所以可以隐隐感应到南笙修炼的居然也是六臂秘法。
李寒孤见了南笙,也是露出了一张笑脸,说道:“没想到你这样有心,其实这件事燕七也知道跟你没有什么关系的。”
就算宁越见过不少的美女,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南笙很美,美目盼兮,巧笑嫣然,莫名的给人一种亲近之感,可是长的却又绝美,气质非凡,仿若脱俗,不带一丝烟火气息。
宁越思虑落定,一个晚上,他相相出了七个看似简单,却能够测试出南笙品性的测试。
宁越笑笑:“师姐谬赞了。”hetushu•com
宁越抓紧时间,稳固着二阶六臂象头怪虚相,心里在反复思索之后,突然生出想要将南笙收为布下的念头,暗咐道:“这个南笙修炼的是六臂秘法,看起来对实力极为渴求,现在我的手里有着搬天正法,可以帮她将六臂秘法完善,这是一个好机会。”
南笙轻笑一声,说道:“好了,就不说我这容貌惹出的烦心事了,其实我也是听说燕七师弟实力天赋非凡,生出了好奇心,这才过来看一下的,这样一见,果然没有令人失望。”
南笙进院之后,笑着跟李寒孤点了点头,也冲着白洛洛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,她的目光最后落在宁越身上,轻声说道:“南笙知道了昨日的事情,觉得事情与我有因,特地来看一下燕七师弟。”
宁越听着这话,不由微微诧异,没想到南笙会因为这个来这里看望自己,他虽然早就听过南笙这人,却不要知道她的性格究竟如何。
南笙也是笑着倒了一杯幽碧颜色的茶水,随意放在了石桌的对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