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18章 宁越的考验(四)

宁越直接说出这个小名,目光的耳朵却认真的看听着南笙的反应。
宁越抓住机会跟老仆攀谈,在说到南笙的时候,老仆嘴里露出一句,他家南笙小姐幼时被人说过丑陋,还有着丑丑儿的小名。
宁越原本对这个信息并不在意,女大十八变的例子多了。
宁越心思连转,想着怎样才能从南笙的嘴里套出话来,身形也是下意识的靠近了窗口一些。
屋子里一阵沉寂,南笙在窗前缓缓起身,声音隔着窗户幽幽传出:“丑丑儿?”
宁越压低声音,声音一下子变得极为低沉嘶哑,说道:“丑丑儿,你可还记得老夫?”
李寒孤连忙摇头:“我就不去了,今天早操之后,我还有事要做。”
南笙很快出现在了院中,手中长剑指向宁越,一阶六臂妖魔虚相护身,脚不停步的继续向着宁越猛攻过来。
中午时候,一个南笙家中的老仆前来探望,给南笙送了不少日用的东西。
围观的弟子也做鸟散,不敢在这时触了霉头,惹火上身。
南笙到了这时m•hetushu.com才又开了口,看着宁越的眼神有些的复杂,说道:“燕七师弟的实力这样强,昨天真是多亏了你,我也是修炼的六臂秘法,以后咱们一定要多走动走动才好。”
南笙蹙眉,山间夜里十分安静,要是宁越大喊的话,弄不好会讲雁行宗的人引来这边。
南笙很快生出反应,油灯点燃,南笙的身影映在窗棂只上。
他观察南笙的反应,也是看出这个师姐似出尘脱俗,可是内心也渴望着不断变强。
他很快就露出一个破绽,抬剑硬抗了南笙六臂妖魔虚相的重拳,月光剑瞬间崩碎,他一下就被逼到傍山的一个角落,又自运真气,喷出一口鲜血,佝偻着身子靠在山壁之上,一副虚弱的样子。
古归年脸色难看,宁越没有乘胜追击,他不好再动手反击,高壮汉子的神色一下子涨的通红,狠狠瞪了宁越一眼,转身就走。
宁越提起精神,嘿嘿沉笑了一声:“你莫不是忘记了自己的小名?”
宁越笑着点头,回道:“和*图*书这是应当的,闭门造车,则外不合辙,修炼上面,到时候也请师姐多多指教。”
她不由冷哼一声,持剑上前,准备解决了这个夜行人。
宁越马上凝成月光之剑,隐藏实力,借助速度不断闪避,暗咐道:“这种时候,南笙都没有向门派发出警示,所以她的身份一定有问题,正好也可以将计就计……”
星繁夜深,净空无云,宁越在晚上修炼过后,与白洛洛简单交代了一下,就穿了一身夜行黑衣,潜行到了后山南笙的院落。
只是宁越在交谈中,发现一旦接近南笙的出身,南笙的话中就有些不尽不实,话题被引到关键的地方,就会被转开去其他地方,似乎在隐瞒着什么。
“是谁!”
宁越催动月光龙虚相,快步闪身,脑中不由生出一个疑问;“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?她一定看出了什么。”
“你就是丑丑儿,为何要杀我!”宁越突地大喊出声。
宁越想到这里,眉头微挑,又是对南笙说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我出了院子本和_图_书就想出去走走,不如师姐就带我去你的院子里坐坐,昨日你那里的茶甚是好喝,我再去贪喝几杯。”
南笙说完,在六臂妖魔虚相的力量加持下抬手挥剑,空中闪过一道剑光,径直的射向宁越的脖颈。
南笙也是浅笑,说道;“我那茶只是自己的做着喝的,师弟你要是愿意喝,也算是我能做的茶不差,师弟随时去喝就好了。”
古归年身形一晃,他的妖兽虚相被宁越一击击溃,魂力散乱,一时间无力反击。
可能是自觉胜券在握,南笙目光森冷的看着宁越,脸上露出意思讥讽,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,轻声说道:“反正你马上就会是一个死人,我也可告诉你,我才不是什么丑丑儿,丑丑儿是我那个进了乾元宗的表姐,我只是那个女人的替代品,她是南笙,我也是南笙!那个家里的人不舍得雁行宗的弟子名额,我才来了这里。”
南笙说完这些话后,看着宁越,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笑意:“你就要死了,我身上的秘密你就带去地府好了http://www.hetushu.com,也真要多谢你,这些事别在心里好久,跟一个人说了,还真是舒服。”
可是还没等他再次开口,眼神就是一凝,南笙的窗口被一颗巨大的虚相拳头轰爆,直指他的面门。
这里距离其他弟子的居所有段距离,宁越从院外大胆的直接飞掠院中。
宁越的目光又落在李寒孤的身上,问道:“不如师兄一起去吧。”
所以无论宁越和颜雄奇或是柳神,甚至古归年怎样明争暗斗都无所谓,只要宁越没有吃亏,站在自己这边就好。
宁越对这个消息留上了心,下午两人简单交流了一些六臂秘法,晚饭前就停下了讨论。
宁越一摆手,眼角余光扫了一下一旁沉默不语的南笙,对李寒孤笑道:“李师兄,我和那古归年只是切磋一下罢了,总不能让人觉得,谁都可以在我的院子生事。”
李寒孤下意识的点点头,他将宁越和白洛洛引荐进雁行宗,为的就是和这一对天赋异禀的兄妹结好,将来好对自己有所支持。
走在回去的路上,宁越暗咐:“这个南笙师姐总和_图_书在避讳她身世相关的信息,总感觉里面有着什么问题,所以只靠谈论很难突破,需要找机会下点猛药,诈她一诈。”
可是就在这时,他发现南笙在听着老仆的这句话时,神色间却有些复杂,依着他几日来对南笙的了解,她平时性格最是开朗,按理说不会对小时候的事在意才是。
南笙的身影明显又靠近了窗口一些,声音却是变低了一些,引得人想要上前细听,说道:“你是谁派来的?”
宁越适时收手,六臂象头怪虚相在身后悬浮,威压散开,周围围观的雁行宗弟子,都是不敢在乱看什么。
李寒孤此刻不知道如何作想,看了一眼离开的古归年,又看了一眼气势凌锐的宁越,最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:“燕七师弟,你的二阶虚相已经这样厉害了,真是可惜,原本还想介绍古归年和你认识一下,他的性子也是直来直去的……”
三人就这样分开,宁越跟南笙去了后山,南笙用茶招待宁越,两人轻松坐谈,其乐融融。
宁越连挥了几剑,佯作不敌,被南笙攻杀的节节后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