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21章 丧家之犬

可是就在八派论剑开始的前几天,李寒孤又来跟宁越说起比赛的一些注意事项,所有人都听到后山方向,有人发出一声冲天长啸,啸声历久不绝,足足持续了盏茶的功夫,才渐渐落下。
这些天里,人们都以为燕七得罪了颜雄奇和柳神两个师兄,还与古归年师兄起了冲突,早晚都会开始被八大弟子合力踩下去这个苗头。
颜雄奇的脸色铁青,只是垂下头,继续行走。
只是他的目光扫过宁越,心里的一丝不安,转瞬间就消失不见,暗咐:“还好这一次将燕七兄妹带回了师门,与这两个天赋惊人的小友交好,自己的地位绝对不会受到什么冲击。”
宁越和李寒孤就站在院前,听了这些议论,两人对视一眼,宁越笑笑,说道:“这人上次在我这里受挫,没想到一次闭关,居然能再做突破,看来心性够坚韧……”
这样一声声的高喊,马上引出了不少弟子围观,议论声纷纷扬起。hetushu.com
李寒孤只是缓缓摇了摇头,心里想着此番柳神突破,门派里一定会把一定的资源倾斜过去,对自己的地位会产生一定的冲击。
宁越神识敏锐,抬头回望,却意外的见是颜雄奇。
雁行宗的门人弟子们,在接下来的几天,也是见证了燕七兄妹的快速崛起。
南笙得了这个消息,也是赶来了宁越的院子,只是看着宁越。
宁越笑道:“虽然只是跟那人交过一次手,可是我觉得以他的性子,绝对会来找我的,可是我也不惧。”
宁越又是嗤笑一声,喊道:“颜师兄,燕七我最近实力又有突破,不知道什么时候颜师兄能再指点我一下啊。”
宁越笑笑,也不看那些亲眼见到这事的宗门弟子神色复杂,径直去了后山。
李寒孤神色认真,说道:“啸声中的魂力雄浑磅礴,看样子是有人突破了二阶秘法,凝练了三阶虚相,声势才能如此之大。”
m.hetushu•com又一日,宁越准备去后山去见南笙,看看她闭关修炼的效果如何。
“柳神师兄居然在八派论剑前又做突破,凝练了三阶赤尾虎虚相,这样一来,他就是咱们雁行宗二代弟子里,第四个凝练三阶虚相的师兄了。”
在啸声响起的那一刻,宁越和李寒孤就都是走出了院子,遥望啸声响起的方向。
加之燕七研究兄妹的天赋实在骇人,入门才不到两个月的功夫,就纷纷凝练一阶虚相,受到掌门和不少长老的赏识,这令他们声望更高,俨然结成了一个以燕七为中心的团体,雁行宗内,无人敢惹。
宁越嘴角一扬,颜雄奇先是仗势欺人,想要从自己这里夺取秘法,后来更是怂恿柳神去找自己的麻烦,现在看着他那怨毒的眼神,宁越虽然在心里不在乎,可是也不介意恶心他一下。
南笙轻轻点头,脸上满是笑意,有些时候,人就得有狼一般的骄傲!
他很清楚,这个新入和*图*书门的弟子不是自己能欺负的了的,不说实力高出自己,这些天还跟李寒孤,南笙结好,名望大增。
这些天里,颜雄奇在师门里也是成了一些人口中的谈资,几次要整宁越,最后反而失了参加八派论剑的名额,让这个名额落在了在宁越身上。
“这么说的话,首席三大弟子岂不是要变成四大弟子了吧。”
结下来的一段时间,宁越每日苦修,静静等着八派论剑开始,他准备在八派论剑上有所表现,不然只凭着雁行宗收罗的部下,完全无法与大夏国对抗。
更别说柳神和古归年也都是在他的手下吃了亏,这时候跟宁越制气,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。
就在柳神凝练三阶虚相之后,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雁行宗,宗主和长老们都是十分欣慰,八派论剑就要开始,明日雁行宗就准备出发,柳神及时突破,到时候雁行宗在这次论剑上,一定会争取到更好的名次。
宁越见路上还有几个弟子www.hetushu.com走过,不由得冷笑一声,大声说道:“那不是颜师兄吗,前几日不是还咄咄逼人的说我燕七是别派奸细,怎么现在看见我,就鼠遁行边了呢。”
李寒孤认真的看了宁越一眼,没有再说一些什么,跟宁越交往了这些天,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一旦做了什么决定,是很难受到别人影响。
颜雄奇也是看见了宁越,眉头一皱,眼中满是怨毒,可是他看到宁越的眼神看来,马上转头,就仿佛没有看到宁越一样,转身就走进了另一侧的小路。
这些天他已经将搬天正法第一层修炼,所需注意的重点一一点明,南笙所需做的就是供应足够多的魂力,重新凝练一阶虚相。
李寒孤闪念至此,对宁越说道:“你放心,有我在,我不会让柳神太过为难你的。”
宁越见雁行宗山间的景色很是不错,几日走过,每一次都会看到一些静谧美景,令人心静。
宁越淡淡笑着,说道:“放心,一些路比想象中的难走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一些,只要用力踩过去就好了。”
很快的,从后山方向有弟子跑了出来,不断高喊:“大喜事,大喜事!柳神师兄出关突破,凝练了三阶赤尾虎虚相,快去报给掌门!”
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李寒孤和南笙却与燕七兄妹极为要好的模样,明显在给燕七撑腰,令人投鼠忌器。
走在路上,时不时的会有门中弟子从宁越身边路过,这时燕七的名声已经传遍整个宗门,无人敢对宁越无视,俱是打了招呼,宁越也是点头回礼。
颜雄奇走的速度更快了一些,走的灰溜溜的,如同丧家之犬一般。
宁越眼神微眯,心里却在想着这个时候,会是八大弟子中的哪个有了突破,门派里,也只有这八大弟子中有机会突破到这种境界。
就在宁越放松散步的时候,忽然一道身影从正面的路上闪过,可是见了宁越,却突然止住了脚步。
“就是这样,想来这番突破,刘师兄在八派论剑上一定会取得好名次,真是令人羡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