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31章 皇族高手(二)

十字街道上,马伯砀和羿天罚身形闪动,渐渐都是隐进虚相火焰之中,在围观的众人眼中,只剩下了漫天火海,如同两拨火焰潮浪,相互间不断冲击,声势浩大,将围观的人们不断向着外侧逼退。
马伯砀这时又是催动魂力,催燃巨型火鸟虚相身上的火焰,原本只有十余丈大小的火鸟展翅高鸣,又是猛然涨大了一圈,巨大的羽翼扇动,漫花天雨般的射出大片火焰赤羽,将对手的三只三足金乌全部覆盖在内。
至于羿天罚,独自一人随意向外走出,只是临走的时候,却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宁越所在的方向。
可是现在看他凭着四阶虚相的实力,居然奈何不得那个,乾元宗与他动手的少年弟子。
宁越在心中暗咐,场中动手的两人实力都是十分强大,就算是他现在修炼成了二阶六臂象头怪虚相,遇到这两个人也只有选择逼退,不与之动手,才算明智。
可是看了马石砀和羿天罚的战斗,他又变得冷静了下来。
宁越也是很快的放下了心中翻腾的一些新的想法,将心神全http://www•hetushu.com都落在了场中的战斗上面。
沐蕊随着姐姐转头,看着是一个实力并不见多高的雁行宗少年弟子,也是笑笑,与沐蓉一起转头看会场中的战斗。
到了这时,周围围观的圈子变得更大了一些,宁越在里面看到了不少宗门的弟子,这些人到场之后,都是看得津津有味。
宁越也是沉心观望着场中的战斗,马伯砀和乾元宗少年弟子,显然对魂力和虚相的操控极为精准,虚相所操控的火焰攻击都被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,把围观人们的安全都计算在内,实力远比两人展露出来的更为强大。
正当宁越猜想的时候,身边忽的飘来一缕清新香气,宁越转头看去,发现两个窈窕身影挤进了人群,正站在距离他没有多远的地方。
乾元宗的少年弟子,神色不慌不乱,身上三足金乌虚相在空中呼啸飞过,状若闪电,生生将骤雨般的火羽爆射划开了一条通路,重生鸟虚相的火焰被它们大口吞噬。
电光火石之间,马伯砀和羿天罚又是轮番出招,m.hetushu.com身形交错,动手互攻,扬起漫天火羽红光闪动,将十字街口附近的天空都晕染的通红一片,空气灼烫,像是身在火山山口附近一般。
“姐姐,大赛将近,马师兄这么一个冷静的人,怎么会跟乾元宗的弟子起了冲突?看起来实力居然和马师兄相当。”
沐蓉似乎对宁越的目光有所感应,转头射来一道凌厉光芒,宁越心里正在想事,被人撞破偷窥,神色间有些尴尬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宁越神色间有些讪然,心中暗道:“没想到五行宗的这对姐妹的神识居然这样敏锐,所修炼的虚相品阶一定不低,可是跟马石砀动手的羿天罚实力比这两人更强,只凭着二阶和三阶的虚相,就能与马石砀凝练的两个四阶虚相相抗衡,实力深不可测。”
两个清丽女子看到场中的战斗,神色间都是有些意外的样子,低声交谈了起来。
沐蓉和沐蕊姐妹见战斗这样了结,都是走去了马石砀身边,陪着这个师兄一起离开。
轰!
羿天罚一落地,就冲着马石砀笑道:“今天交http://www.hetushu.com手百招,五行宗的马师兄果然实力不凡,重生鸟虚相体生火焰,配合如意金身秘法,攻防皆是强势,侵略如火,不动如山,天罚佩服。”
两道火光在空中又是猛烈交击,崩飞的火焰轰然崩碎,震得整个十字街口附近的地面都是猛烈颤动了几下,仿若末日的天火流星,吓的不少胆小的围观者失声尖叫。
沐蓉也是认得宁越身上雁行宗的装束,见是一个同龄少年,神色腼腆,也收回了那股咄咄逼人的目光,俏皮的笑着冲宁越做了一个鬼脸。
宁越听着,视线又是在靓女的身上回转了一下,马上认出这两个年轻女子也是五行宗的参赛选手,沐蓉、沐蕊姐妹,这才称呼马石砀为师兄,从两人嘴里听到羿天罚的身份,也是意外所得。
“蕊儿,这个少年的身份可不是那么简单,是乾元宗宗主羿绝宸的小儿子,名叫羿天罚,虽然一直名声不显,可是一直被乾元宗重点培养,实力非凡。”
宁越又是平静心绪,安静的看起场中的战斗,他原以为凝练出二阶六臂象头怪虚相,已和*图*书经非常不俗,就算是遇到大夏国之前那波追杀的军士,也是不惧。
这样卡莱,自己只凭着雁行宗现有的信息,还是小看了大乾王朝的八派论剑,各个宗门之中藏龙卧虎,绝对不可小视。
“这个马伯砀实力强大众所周知,可是这个乾元宗的少年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马石砀的神色淡淡,看不出心情如何,闻言也是淡淡回道:“羿兄弟太客气了,年纪轻轻就将蚀日宝典练出了三头三足金乌,未来实力定然不可限量。”
两人客气了几句,周围的人声议论也是随之响起,可是对场中两人都是没有影响,相互点了点头,就都是转身走向不同方向的一条街路,一群人都是连忙让开一条通路,让两人轻松走过。
他所修炼的境界与常人相比,算是超凡脱俗,非人一般的存在,甚至可以借助搬天正法的爆发力,击败一些三阶虚相巅峰的强者,只是这等实力,与九霄天界同样得到虚相秘法传承的武者相比,也只是比一些人在修炼道途上多走了几步,在他的前方,还有着更多的人与他拉开了不少距离,和图书他现在只能望见那些人的背影……
宁越看着场中操控着三足金乌的羿天罚,心里暗道:“还有乾元宗,原本以为乾国八大门派,虽然实力定会有强有弱,可是没想到乾元宗会这样强大,一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宗主亲传的少年,就连马伯砀也拿他没有办法。”
宁越身在场边,感受这场中战斗带来的滚滚热浪,心头却是莫名骇然。
只是没等他们的尖叫声落下,就呆愣的见着空中爆射的火花虽然四射而出,却在这一瞬间,都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攫住,一眨眼,空中的火鸟虚相和漫天火焰就都消失不见,只剩下马石砀和羿天罚从空中落下。
可是场中不少围观者都是修炼着虚相的武者,见着有这样两个势力高超的高手对战,俱是见猎心喜,打得久了,围观上来的人不减反增,越来越多。
李寒孤跟他特别提及了五行宗的马伯砀,点名这人是这一次八派论剑大会,夺魁呼声极高的人选。
宁越神识一动,只觉得羿天罚似乎一下子看透了他的实力一般,待他回望的时候,羿天罚却已经没入人群之中,视线断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