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36章 八派论剑第一战(二)

大演武场位于一座高山山脚,傍山建立,走近去看,就仿佛一座要塞小城,内外都有乾国的士兵驻扎。
宁越看了一眼南笙,自信点头,不慌不忙的走出看台,对擂台上行闹声势的羿晟视若不见。
羿晟自信出场,刚一在走出乾元宗的看台,脚下就生出一团火焰,迈出两步,一只三阶大日金乌虚相随着火光展翅现形,出现在他的脚下,载着她腾空飞起,越过数百米的比武场地,落在了擂台之上。
参加比赛的乾国八大门派都有着观战的看台,围着擂台绕了一圈,在正对着入口的位置,有一个看台搭得高出不少,李寒孤告诉宁越,这里是乾国国主和宗室皇族的位置,其余门派越是靠近这个看台的,在乾国的实力排队就是越高。
雁行宗近千人车队进去要塞,才发现里面空间极大,除了雁行宗,还有其他几只参赛的队伍从其它方向的大门进了场地。
李寒孤也是流露出一丝担心,在宁越耳边小声说道:“真没想到乾元宗会这和-图-书样安排,看羿晟的大日金乌,明显已经将三阶虚相修炼到炉火纯青,一会儿上场,可是不能将他和柳神之类的比较,若是真不是对手,就忍下来认输就好,你的潜力非凡,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三人进了乾国王城,沐蓉姐妹脱险之后对宁越十分热情,宁越最后只好借口要回去修炼,才成功脱身。
乾元宗的一些弟子对宁越不屑一顾,议论起来,有的说宁越是被羿晟三阶虚相的威势吓呆了,不过无论怎样拖延,一定会输掉比赛。也有的说宁越还算聪明,知道输定了,这是想给人留下一些印象。
宁越回到雁行宗行院,没有将偶然救下沐蓉姐妹两人的事情告诉他人,放松休息了一整天,养好精神应对第二天八派论剑的开场比赛。
八大门派的人都是匆匆到齐,坐等了一阵,终于在一个宫内侍卫的大喊声中,乾国国王带着妃子百官,以及宗室皇族一起来临。
雁行宗这边的人,神色都是有些紧绷http://m.hetushu.com,毕竟宁越出场,代表的是整个雁行宗的脸面,乾元宗上来就派出这样一个上拥有三阶虚相的弟子,无非是想要先声夺人,这也说明了乾元宗对羿晟实力的认可。
宗室皇族和乾元宗的看台上立刻传出一阵叫好声,如此先声夺人,也是扬了两者的威名。
宁越很快就看到了大演武场,整个场地占了要塞小城近半的面积,早有人在里面布置好了场地。
他早早就知道了今日的比赛安排,面对着这样一个只凝练了二阶虚相的对手,他要做的就是利落获胜。
羿晟看着宁越缓步走上擂台,一抬手,将大日金乌虚像招到身边,脸上毫不掩饰讥讽神色。
羿晟站稳之后,任由太阳金乌虚相在身旁盘旋,冲着雁行宗陆明方向,抬手勾了勾手指,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。
乾国国主一声令下,八派论剑就此开始,司仪裁判就位,宣告比试开始之后,拿出比赛人员名单,直接点中了宁越和羿晟的名字。
宁越上台和图书,只是平静的看着羿晟,很快他就听到裁判提示比赛开始,羿晟全力催动大日金乌虚相,扬起漫天火海向着他倾覆而来……
“既然人来齐了,今年的八派论剑就开始吧。”
只有南笙走近宁越身旁,俏目认真的看着神色平静的宁越,嘴角扬起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,说道:“不要问我为什么,我可是对你有信心的很,乾元宗这样安排,明显是欺负你是参赛的新人弟子,要借你托衬羿晟,可我想他们这一次是要偷鸡不成了。”
沐蓉沐蕊挽留无果,只好和宁越相互留了一个联络方式,才依依不舍的离开。
其余的门派大都也是这种看法,只有五行宗里出现了一些不同的论调。
要塞城中街道宽敞,如军营所制,一路并没有无关行人,雁行宗和其他参赛队伍在进城前都是递上参赛公函,才被放进城中。
宁越看了一下小城建筑,实际就如同一座兵营一样,左右都是将士兵卒的住处,中央是一座大演武场,看来除了八派论剑之用,平和*图*书日里就是乾国一个训练兵卒的场地。
第二天,雁行宗参赛的八人早早起床,洗漱完毕,吃了早餐,就大张旗鼓的从行院出门,一路走出王城,赶去了城外数里之遥的大演武场。
沐蓉姐妹看着宁越出场,都是走到场边给宁越加油,可是在乾元宗和皇族子弟给羿晟的加油叫好声中,显得太过单薄,声音没有传出多远,就销声没迹。
数百米的距离,宁越就这样一步步的慢行走过,将大演武场中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身上。
五行宗亲自带队的掌门徐问机恰巧看到了姐妹花的这番举动,不由得好奇起来,问了一句,沐蓉告诉他宁越就是姐妹遇难时的救命恩人,徐问机这才恍然大悟,就算这样,他也只是多看了宁越一眼,依旧不看好宁越和羿晟的比试。
羿晟这样一番举动,也是引得其余几派弟子一阵议论,没想到乾元宗开场就派出了,一个凝练了三阶虚相的年轻弟子。
嫔妃和陪同的皇族都是应声附和,夸赞羿晟实力高超,声威煊赫,定能和_图_书服众。
宁越意外听到自己在论剑大赛上的出场顺序,心里并没有太过在意,沐蓉沐蕊姐妹明显对自己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,所说的事情应该不是作假。
依着往常八派论剑开场几局的比赛,各派都会派一些新人弟子上去擂台锻炼,体验一下论剑大会的气氛,可是乾元宗上来就来了一个潜力如此之高的弟子,让人们都是暗叹乾元宗实力雄厚,随便一个出场的弟子实力就强横若斯。
“想来这里练兵不过是小打小闹,主要就是给八派论剑使用,有了这样的场地,也显示出乾国皇室对比武的重视,处在乾国王城周围,乾元宗和军队也能更好的将这里控制在手中。”
乾国国主更是对身边的嫔妃指点羿晟,一脸欣慰:“此乃我家的千里马驹。”
场中万余人一起起身施礼,喧闹平静,整个场中只剩下乾国国主的声音。
宁越一边走,一边想着,他心思细腻,到了这种不熟悉的地方,先是将周围的环境打量清楚。
几乎雁行宗所有的人,这时都不看好宁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