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38章 第二场

乾元宗宗主的反应最是激烈,羿晟出战,本以为是必胜的安排,结果却败给雁行宗的新人弟子,令宗门大丢脸面,这件事他也必须给国主一个交代,宗族皇室的成员,怎可以被一个寻常新人这样击败。
文无极上来的时候,也是微蹙眉头,听到掌门的询问,眼神突然露出一丝恍然神色。
宁越观望赛场,看着两派的比赛选手步入擂台,南笙低声开口,声音正好能够传入宁越的耳中:“天蛇宗宗门的虚相特殊,大都是蛇样形状,或大或小,每种都蕴含毒素,最擅长范围攻击,与之作战,要随时小心。”
徐问机问到最后,眼神瞥过正在欢声雷动的雁行宗的看台,转头看向沐蓉和沐蕊两姐妹,嘴角一扬,别有深意的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们姐妹以后可以跟这个叫宁越的小子多多来往,毕竟人家在你们危难的时候不惧自身安危,仗义出手,还算不错。”
宁越一出场,她就认出了自己曾经见过和_图_书这个少年,当时她还有意和李寒孤争抢一下宁越加入天蛇宗,现在一见,才知道宁越已经加入了雁行宗。
他们五行宗虽说是乾元宗下实力最强的宗门,可是在大乾王朝,乾元宗与宗室皇族牵连,地位稳固不变,一家独大,极为少见乾元宗会这样丢了面子,实在好笑。
南笙大眼睛眨动了一下,放佛猜到了宁越的心思,脸上扬起一丝笑意,又说道:“你可别小看了幻影宗的弟子,天蛇宗的毒攻虽然难缠,可是幻影宗是天下公认的刺客门派,最为擅长偷袭刺杀,战斗方式也是诡谲多变,令人防不胜防。”
第二战选出的对手,分别是天蛇宗的女弟子洛含烟,与幻影宗的一个男弟子五棺。
宁越获胜,雁行宗一行人先是惊讶,后是惊喜,在这八派论剑的大会上,宁越的表现也是代表着雁行宗,特别是赢得这样干净利落,大涨士气。
珞瑶姬在宁越上台之前,心里还在有些提和-图-书宁越感到惋惜,毕竟能出现在八派论剑上的各派弟子,都是得到门派重视,才会带来论剑大会增长见闻,进行培养,可是羿晟展露的实力实在太强,非是一个新人弟子能够对抗的了的。
五行宗宗主徐问机看着宁越获胜,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原本沐蓉沐蕊姐妹说是宁越救了她们,他只当是三人偶遇,只觉得宁越救了自家弟子,还是要感谢一番。
巨蛇虚相现形之后,迅速蜷缩绕圈,将她整个人保护在内,巨大的蛇头高高扬起,从高空俯视身边正在升腾起一片黑灰色魂力的五棺。
宁越的兴致更浓,眼神锁定擂台上的两个参赛选手,神魂宝鉴加速转动,根据洛含烟和五棺的身体动作,尝试分析两人的战斗方式。
宁越点头,他来到八派论剑大会,就是为了增广见闻,听到天蛇宗虚相特殊,不由得见猎心喜,琢磨着带毒的虚相战斗,一定令人防不胜防。
看台上,乾国国和-图-书主羿灵霄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他刚刚才出言夸奖羿晟,却没想羿晟不仅没有获胜,还落败的这样之快,就像是被人删了一记耳光一样难堪。
徐问机闻言轻轻点头,手指在座椅的扶手上慢慢敲动了几下,又是低声详细询问了几句,文无极一一作答,最后肯定宁越身上肯定还有,其他秘法修炼而成的飞行虚相。
可是宁越获胜,马上让珞姬瑶知道自己想得错了。
这个自己放手去雁行宗的少年,天赋之强,远超她的预料,只是拜入雁行宗几个月的功夫,现在就已经成长至她完全意料未到的地步。
身在羿灵霄身旁的嫔妃和陪从,这时候也都不敢多吭一声,生怕被国主迁怒。
除了雁行宗之外的七派,这时候的反应都是类似,宁越异军突起,他们手里却都没有宁越明确的资料,这时都是连忙派人查探。
五行宗位于国主看台的右侧,一群人惊讶过后,见着乾元宗里看台的人忙乱起来,进进和图书出出个不停,都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活跃了不少。
只是要论惊讶,天蛇宗里的一个女弟子最为吃惊,这人正是曾经遇见过宁越一次的珞瑶姬。
五棺身边的魂力快速成型,宁越发现五棺的虚相少见的没有凝成人形或是兽形,凝实之后,居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木的虚相,令宁越不由得啧啧称奇。
之前还考虑到两派是竞争关系,与宁越相处,须得顾及宗门的看法,现在有了掌门宗主的对宁越的定语,再去找宁越的话,就不会有什么闲言闲语了。
珞瑶姬眼神微动,看着被雁行宗人簇拥会看台的宁越,目光隐隐泛亮。
宁越用这样霸道绝伦的一拳获胜,令人震惊,不少人都是呆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。
洛含烟静立原地,催动天蛇吐息术,以不变应万变,在身后唤出一直七八丈长短的巨蛇虚相。
宁越下场,羿晟战败,在这一切发生之后,论剑大会还是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五行宗核心弟子这时都和-图-书靠近掌门周围,也都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一个个也都是回忆起了路上遇到宁越的场景,不乏议论之声。
徐问机话中的意思十分清楚,沐蓉和沐蕊听了,神色间都是大为羞涩。
其余参赛弟子里,每人反应也是各不相同,叶溪虞和乐瑶两个女弟子直接上前打趣,很快和沐家姐妹笑作一团。
“掌门师尊,弟子记起了,这人就是那天晚上飞过车队,与我交手的那人。”文无极神色肯定,认真说道:“弟子记得他的魂力震荡,就是这样霸道绝伦,现在回忆起当时交手的情况,这个宁越并没有全力出手。”
可是亲眼看到宁越出招,徐问机的眉头却是微微挑起,将同来参赛的弟子文无极叫来了一边,低声问道:“你可认得这人的虚相的感觉?”
文无极一直站在离徐问机最近的地方,闻言不由得微微垂头,看着一脸欣喜的沐家姐妹,神色间有些不自然。
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,场上的两人纷纷唤出虚相,战斗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