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43章 决战羿天罚

羿天罚一走上擂台,眼神就凝厉的落在宁越身上,说道:“那羿晟是我堂弟,却被你在擂台上重创落败,这一场我必定会让你付出足够的代价。”
徐问机看着叶溪虞轻声说道:“溪虞,这次你对上了雁行宗的燕七,看他前一场的比赛,性情太过凶残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另一方面,得了通知的五行宗宗主徐问机神色沉凝,看着手中的比赛安排,将门下的女弟子叶溪虞唤来了身边。
叶溪虞神色微微挣扎了一下,最后只是平静点头,算是应声答应。
五行宗里,似乎只有沐蓉和沐蕊姐妹两人,这时还对宁越抱有希望,宁越的身影在两人的眼中异常高大,自是不希望宁越会输。
宁越一咬牙,催动魂力,全力唤出六臂象头怪虚相,二十余丈高的虚相一出,各处看台又是一阵议论声音响起,都在争论着宁越是否还能赢下一场。
五行宗宗主徐问机这时也是微微点头,对身旁弟子说道:“乾元宗的羿天罚实力不错http://m.hetushu.com,这一次雁行宗的燕七遇上对手了。”
羿天罚大声发笑,身体飞浮在空中,抬手间,四头大日金乌虚相连续冲击,根本不给宁越喘息的机会。
宁越神色不动,心里却在暗叹:“真没想到,羿天罚居然在这些天里又有突破,上一次见他和马伯砀动手的时候,也只有三头大日金乌,现在虽然只是多出了一头二阶大日金乌虚相,可是实力却强出了一倍不止!”
大演武场的第四轮比赛继续进行,可是八派看台上的议论声中都是不离雁行宗的宁越,直到第四轮比赛结束,都没有停下。
马伯砀也是在一旁点头,认真的看着擂台,说道:“这羿天罚这些天实力又有精进,大日金乌虚相果然不凡,只凭着三阶虚相就能对抗四阶虚相,要是我对上他,也得多加小心,这个燕七,看来这场必败了。”
李寒孤神色有些冷峻,说道:“燕七之前打败了乾元宗的弟子,在第hetushu.com一场比赛上落了乾元宗的面子,这场比赛可不好打,那羿天罚的实力可不是羿晟能够相比的。”
大日金乌虚相源自乾元宗蚀日宝典,和羿天罚这种真正的高手过招之后,宁越才发现大日金乌虚相的火焰虚实相间,六臂象头怪虚相只是抵御了其中一部分的灼热火力,还是有部分热力侵入身体,令自己五内如焚。
就在他在初来乾国国都的时候,他就见过羿天罚和五行宗马伯砀两人之战,记忆深刻。特别是当时羿天罚以三阶虚相对抗马伯砀的四阶虚相,完全没有落在下风,令宁越相当忌惮。
巨大的压力下,宁越只觉得神魂宝鉴猛烈颤动了几下,十二种虚相突地生出一阵共鸣,原本并没有太多头绪的万灵宝鉴秘法,引动得魂力激荡,居然在这关键时刻,径直突破到了万灵宝鉴的第三层!
宁越又被分到了第一场比赛,安之若素的走上擂台,等着他的对手。
李寒孤和南笙也是站在了一起,满脸担忧。
hetushu.com看台上议论声声,擂台上的比斗也是展开。
宁越对羿天罚的言辞不置可否,可是心里却是扬起微微波澜。
五行宗的叶溪虞认输弃权之后,再一轮比赛遇到宁越的别派弟子,也是在台下选择了认输,此后更多的人像是受到了传染一样,一旦有人抽签分配到了跟宁越一个擂台,全都选择认输,宁越五轮不战而胜,将他的声势推到了一个高峰。
宁越皱眉,全力催动魂力,试图将这股火力驱出身体,暗道:“不能在这样下去,若是只是硬抗,早晚都会被这股火力焚毁经脉。”
大日金乌虚相两两交替,很快就冲击九次,逼迫宁越不得不操纵六臂象头怪虚相与他硬撼了一十八记攻击。
南笙也是浮现出一丝担心的神色,说道:“燕七师弟头脑灵活,希望他能知难而退就好。”
叶溪虞只是应是,去了擂台前,直接认输弃权这场比赛,将宁越直接送进了第六轮的比赛。
第五轮比赛很快抽签完毕,八派晋级的弟子都得到了赛事www.hetushu.com安排的通知。
所以就算是宁越自觉近期有了不小的突破,回想起当时羿天罚和马伯砀交战的情形,也是觉得与这两人对抗,胜率极低。
只不过议论的风向明显偏向羿天罚,所有人都是更看好乾元宗的这个弟子。
羿天罚自持有着三阶虚相的实力境界,强势出手,四头大日金乌虚相飞冲向宁越六臂象头怪虚相,只是一个交击,就将六臂象头怪虚相偌大的身躯震得后退。
宁越接连退了十余步才稳住身形,脸上涨红一片。
羿天罚自信一笑,周身炽红色的魂力冲天而起,身后的空中瞬时间化出四头大日金乌虚相,两头三阶,两头二阶,虚相身上的火焰将整个擂台上映照的通红一片,就连大演武场上火把燃烧的火焰,似乎都受到了这股魂力影响,燃烧的更为明亮。
羿天罚占了优势,在空中俯瞰擂台,看着宁越的目光显露出一丝戏谑神色,抬手一指,漫天火海随着大日金乌虚相一同射向宁越,炽烈火光将宁越脸色耀得通红。
可是和-图-书现在已经对上了羿天罚,宁越只能将波澜心情,平复了下来,只是对着羿天罚说道:“莫不是你觉得用嘴就能打败了我,还是动手见分晓吧。”
这次八派论剑大会上,所有人都知道了雁行宗燕七这个名字!
徐问机宽慰笑笑,看着叶溪虞准备转身离开,马上叫住了她,又再叮嘱道:“记得要在场外认输,免得引起那燕七的误会,觉得你和那幻影宗的五棺一样。”
宁越回到雁行宗,李寒孤和南笙都是出声道喜,宁越这一番算是出人头地,在八派论剑大会上的风光就算想要掩盖,也是掩盖不住的。
直到第十轮比赛,月上中天,大演武场的火光通明,裁判宣布宁越对上了乾元宗的羿天罚,所有人才再次见着宁越的擂台上有对手登台。
八派不少人又是哗然,不过想到若是自己对上宁越,也是心里战战。
宁越被轰的连连后退,羿天罚武技不俗,虽说看起来只是利用大日金乌虚相接连冲击,可是每一次冲击都攻击向宁越防御疏漏之处,目光敏锐之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