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八派论剑

第47章 另有波澜

茶水中浮起几根茶梗,他用盖子压下,将热茶喝进口中,如此反复,一个多时辰的时间,他就这样静心的坐着。
华服少女还是愤愤的盯着宁越,仰头骄傲地说道:“错!我不是羿晟,我是羿環環!”
所以他这时见了李寒孤和南笙到来,不由得放下茶盏,看着两人坐到他的石桌对面,仆从们马上有人上来奉茶。
少女的声音尖细,宁越心头猛震,瞪大眼睛,指着女孩说道:“你居然是羿晟!你是女的!”
宁越轻轻点头,也是知道自己在这次八派论剑上的表现,出乎了太多人的预料,所以他并不着急。
南笙接口说道:“我着人出去打听了许久,简单梳笼了一下,这一次朝廷对八派参赛弟子的封赏与往常一样,凡是表现出色的人,几乎都有封赏,可是唯独你凭空出世,大概他们还在头疼。”
因为接下来,就是乾国对参加这次八派论剑的各派弟子的封赏。
宁越坐在院中石桌前的精致石凳上http://www.hetushu.com,拿去茶盏,静心品茶。
宁越没有多想,觉得大概是认出自己身份的八派弟子,就继续游逛。
南笙俏皮的笑了笑,说道:“还以为你真不着急知道朝廷的安排呢,我和李师兄确实得了一些消息,只可惜与你却是无关。”
一进门,两人就看到安坐在院中的宁越,南笙不由得浅浅一笑,指了指宁越所在的方向,便和李寒孤一起走了过去。
在一些人声谈论里,宁越听到乾国曾经强大的历史,据说许久之前,乾国最为强盛的时期,曾经一统天下,可惜后来被新崛起的强国征伐,连年作战,到了现在,只剩下了极小一部分的疆域,从天下一统的强大帝国,变成了世间隔距一方的小国势力。
华服少女见宁越居然不记得她,姣好的眉头紧蹙在一起,恼火说道:“就是你在八派论剑第一场就击败了我,让我好生丢脸,难道你还敢忘记那场比武吗!”
hetushu.com寒孤和南笙见到宁越镇定的神色,不由得笑意更浓。
由于八派论剑的巨型,整个乾国国都近期的人流量大为增加,现在八派论剑虽然结束,可是在朝廷上的争斗依旧带起层层风波,来到乾国国都的人反而更多了一些。
李寒孤见宁越在认真听着,就又开口说道:“至于羿天罚,他本身就是皇族子弟,又是出身乾元宗,所以虽然他这时候还没有得到任何封浩,却定然不会与马伯砀相差多少,前途甚至会更加光明远大。”
除了雁行宗行院,宁越很快便融入了东来西往的人潮之中。
场面就这样莫名的死寂了一刻,宁越不由微微蹙眉,对华服少女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……打过你?”
李寒孤也是点头,不过声音却是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想来南笙师妹说的对,燕七师弟你的封赏现在还没有定下来,看来需要等上一阵子,不过也不会太久,毕竟很多人都关注着你,朝廷也是知道。”
雁行www•hetushu•com宗行院,宁越的小院里。
本来宁越拜入雁行宗,只是一个新人弟子,可是在进入门派后一连串的表现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胜举,很快证明了他自己的实力,更是在这一场八派论剑的大会上崭露头角,狠狠的震撼了乾国八大门派。
宁越走在街上,对乾国国都这座历史悠久的都市,颇为生出了几分好感。
终于,有人从他的院门走入,李寒孤笑着走在前面,南笙也是笑意盈盈,跟在后面,可以看出,两人的神色都是异常明朗。
李寒孤打量着神色平静的宁越,心里十分欣喜是自己将这个天才引入宗门。
宁越想到这里,便与李寒孤和南笙笑笑,闲谈了一阵,待两人离开之后,也是准备放松放松,抽空去游览一下乾国国都。
可是这样一个陌生的少女突然拦住了自己的去路,这份恨恨的神色也不似作假,宁越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样应对。
宁越不由得心头一动,先不说这个华服少女漂亮的不像话和图书,更为令人惊讶的是,他居然一眼看不透这个少女身边的护卫的实力,这说明这些护卫的实力都比他之高不低。
乾国国都中,不少街区地景都保存着几千年风霜覆盖的前人建筑。
宁越又是点了点头,其实他并不担心自己会没有封赏,以他八派论剑第一人的名头,朝廷绝对不会刻意忽略,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朝廷的反应。
轰轰荡荡的八派论剑就此结束,可是八派的参赛队伍,却没有在比赛结束后离开乾国国都。
李寒孤喝了口茶,缓缓说道:“最先出来的是马伯砀的安排,其实在八派论剑之前,朝廷就关注了五行宗的这个大弟子,现在比赛结束,得了仅次于你的第二名,直接获得八品官衔,选入乾国大内侍卫,封做一个侍卫首领。”
往事随波逐流,宁越听了乾国的历史,也是没有多少感慨,只是继续寻着城中的地景和繁华地段,闲逸逛着。
华服少女果然如同宁越所料,直接走至他身前一段距离的地方,停下脚步和-图-书,看着宁越的时候,剧烈的喘息了几下,才狠狠地说道:“我记得你!你把我打得那么惨,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!”
宁越放下茶盏,抬头问道:“寒孤师兄和南笙师姐一起过来,莫不是这次八派论剑,朝廷上已经有了什么定议?”
宁越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搜遍记忆,却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个华服少女,自然也不应该得罪过她才是。
可是没有走出多远,宁越见着前方人群快速散开,十余个实力不俗的高手,众星拱月般的护着一个华服少女,从路中央冲着自己走来。
只是转过一个街口,宁越的神识一动,感应到有人的视线,灼灼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“大抵是非常之人,必行非常之事吧!”
宁越见状,索性停住脚步,看着少女向他走近。
宁越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动了一下,发现这道目光来自一座酒楼二层,却是一闪而逝。
宁越一直在等着雁行宗去打探消息的人,他也想知道这一次八派论剑之后,他能得到怎样的封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