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3章 绝境(三)

李寒孤和于二十八也都是看的傻眼,他们也都是知道宗门的六臂秘法,可是却万万想不到,这部秘法到了宁越手里,居然会变得这样强大。
哈赤行和琴十六都将身形加速到了极限,这一刻完全没有余力闪避,迎向马贼头领的四阶虚相,血光崩现,八派的两个俊彦一同丧命于此。
羿環環微微垂头,看着拉车的健马被魂力震得口鼻穿血,倒在地上挣扎不起,心里不由得兔死狐悲,感慨自己的命运无常,看样子今天就会跟这样一批畜生死在一起了。
马贼大头领站在三个兄弟身前,冲着羿環環笑道:“公主殿下,我看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,若是你现在老实的跟我们兄弟走,你的性命未必就不能留下来。”
轰!
私军将领冷哼一声,横插了进来:“这番战过,你们这些马贼还不知逃走,莫不是等着本将军收拾了你们?此女本将军有用,不能活着留下!”
所有人只见,三头六臂象头怪虚相,随着宁和*图*书越的动作行动,挥动巨拳,巨大虚相魂力震荡遥遥传出,令所有武者都是心神猛震。
私军将领和马贼四大头领这时都是抢上前来,在空中俯视着羿環環和她身边仅剩的几十人,其余被大队人马切瓜砍菜般冲散的护卫队,已经不再被他们放在眼里。
私军将领和马贼头领们都是下意识的看向宁越,在他们看来,宁越不过是口出狂言之辈罢了,战局已定,和亲队伍无人可与他们一战。
宁越在私军将领动手的那一刻,身体就瞬间绷劲,将森冷的目光射向私军将领,嘴角不屑的扯动了一下,只有他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磨练,现在他的万灵宝鉴和搬天正法都晋升到了四阶虚相,威力却不只是一加一那样简单的提升,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,究竟自己现在的实力有多深厚。
羿環環轻叹一声,将身上散乱的魂力蓄积,她只要有一分力,就绝对不会屈服。
两人的魂力冲击相撞,和-图-书带起一阵滚雷般炸响的气爆,私军将领的虚相在三头六臂象头怪虚相的拳锋之下,居然如同被打爆的沙袋一样崩碎开来,私军将领连喷了几口鲜血,身体就仿佛秋风落叶一样,无力的摔回地上!
私军和马贼见状,加大猛攻力度,这时候杀掉或者掠去羿環環,都将破坏掉这次大夏和乾国的和亲,对双方身后的势力有着天大的好处,绝对不能在这个关碍出现问题。
几乎力竭的南笙靠在车边,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宁越身后的虚相,喃喃道:“我的天……燕七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强大!三头六臂的象头怪虚相,明明只出现在六臂秘法的传说里面……”
羿環環,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。
羿環環从未感觉到,如同当下这般无助,凤眼渐渐蒙上一层雾气。
私军将领眉头微蹙,看着宁越身后的虚相,心知一定要除去这个障碍,嘴里立刻大喝一声:“不知死活!本将军就先拿你开刀!”
只是就在私军和马贼过和图书河拆桥,完全把羿環環当做货物般看待的时候,她身后的马车上压着货物的盖布,突然间有人掀了起来,一道森冷无比的声音从中传出。
可是到了这时,私军将领和马贼头领都有了各自的心思。
其余几派的弟子虽然不知道只凭雁行宗的六臂秘法,根本修炼不出他们所见的,无比强大的三头六臂虚相。可是宁越几乎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出现,这样强大的虚相确实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丝期冀。
宁越身形一动,带动的三头六臂的象头怪虚相一起射出,就如同化身一道巨大的天火流星,直接射向私军将领。
可是就在他们目光落在宁越身上的时候,宁越从车上一跃而起,飞在空中,他身上原本平静如水的魂力,就像是一下子被煮沸了一样,漩涌着从身上爆发出来。
刹那间,宁越和私军将领的巨大虚相,在空中相遇,天雷地火的对轰在了一起。
战斗进行到了这里,和亲一方的八派护婚使,就只剩下了雁行宗的李和图书寒孤,南笙和于二十八,其余门派的还有天蛇宗的珞瑶姬,五行宗的沐蓉沐蕊姐妹,乾元宗的羿天罚实力被关注重伤,也是活了下来。
私军将领话音未落,双掌就冲着宁越拍出,身后也是瞬间凝实一个四五十丈高大的妖魔虚相,随之而动,巨大的手掌如同天地铺盖,气势迅猛的压向宁越。
和亲队伍里的人一听这个声音,身形都是不由得巨震一番,不顾当前危险,都是回头看向马车上面。
羿環環很快就成为了私军将领和马贼四大头领关注的对向,若不是八派精英拼死保护,早就香消玉殒,直接被逼得无路可退,被围在了家装车队的一亮马车之前。
只是再怎样不确定,宁越都知道自己的实力定会强过这个私军将领。
羿環環只觉得周身发冷,面对上这几个四阶五阶的敌手,和亲队伍几近没有抵抗之力,就算是羿天罚这样天赋异禀的弟子,也只能语其中一二相拼不败,想要获胜却是绝无可能,刚刚遭了马贼兄弟联手http://www.hetushu•com,业已重伤,气若游丝。
顿时间,宁身后的空中,先是凝出二十四头清晰虚相,魂力震天撼地,令人恻目,随后这样多的虚相不可思议的轰然爆碎,无穷无尽的魂力碎片就像是一阵龙卷风,不断的内旋汇集,最后在众人眼中凝练出一头数十丈高大的,四阶三头六臂的象头怪虚相!
“我看你们还是不要争了,冲撞我乾国公主殿下,如此大逆不道,这世上已经没人救得了你们了。”
到了这种时候,和亲队伍近乎绝望,原本千余人的出使和亲的队伍,现在只剩下两三百人,还在苦苦支撑。
宁越单手掀开盖布,站在车上,他的出现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到了这时,就连羿環環都不得不步下马车,着令身边的亲卫一起参战,惨烈无比。
苦战正酣,羿環環抬手拨落了头上的凤冠,一头青丝顿时披拂了下来,一声娇喝,更是震碎了身上的九凤霞帔和大红色的吉服,露出身上一身劲装,也是催动大日金乌虚相,一起加入了战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