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10章 官封云骑都尉

虽然只谈了没有多久,可是宁越只觉得燕重光身上的帝皇威压令人难受,他谨慎回话,最后神色都是变得有些僵硬。
内廷一座大殿,宁越在苦等了许久之后,终于见到了大夏地位至高无上的燕重光。
南笙眼波如水,看着刚起来时候还有些迷糊的宁越,将一盆清水和洗漱用具放在了床边桌上,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师弟,知道你这些天殚精竭虑的,累得够呛,可是现在外面有人找,说是大夏的皇帝要亲自召见你,你还是起来吧。”
他这具身体从小就在麒麟城长大,就算是少于逛街,可是这种源自回忆中的点滴最是醉人。
南笙认真点头,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宁越额头,轻含着嘴唇,笑道:“小夫君大人,我知道啦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。”
“师姐,其他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了吗?”
这个雄心万丈的皇帝亲自与宁越交谈了几句,宁越没有冲www.hetushu•com动的说出一路被人截杀的事情,燕重光也只是跟他闲谈了一些琐碎事情,都是提到了愿两国交好。
可是大夏的招待规格却设定的颇为热情,和亲队伍刚刚到达驿站,就有人备好了大面宴席,说是犒劳和亲队伍中的将士。
其实宁越这次回了大夏,也是一直在担心身份是否会曝光出来,白家满门被查斩,他和白洛洛逃亡在外,不知道大夏谁否还在通缉。
宁越回去驿站的一路上,也是颇为感慨。
这次去见燕重光,更是危险,要是一旦被燕重光认出身份,到时候在皇宫大内,他就算是插着翅膀,也逃不出来。
宁越带人一夜警戒,可是大夏这边截杀和亲队伍的权贵,仿佛一下子都偃旗息鼓,没有了动静。
宁越以疲累为由,出声拒绝,驿站的官员也不为难,只是给他们准备好了吃食。
宁越从内侍那里接了旨意,一路有些浑噩的出和_图_书了皇宫。
清水净澈透凉,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。
宁越想到这里,莫名的会心一笑,笑看了南笙一眼,转身就走出了屋外,说道:“我先出去看看。”
进入城中,和亲队伍里的军卒,都是不由得受到麒麟城雄伟所慑,只是疲累的坚持到驿站,准备休息。
到了会客厅,宁越见了内廷官员,见着羿天罚在一侧暗自提醒这人身上的旨意没有作假,也不耽误时间,直接应了传唤,跟着内廷官员一起进宫。
一路穿行麒麟城的街道,宁越脑中不断浮现出原本属于白星源的各种记忆。
南笙压低声音,轻声说道:“羿天罚现在正在外面接待,是一个宫里的人带来的消息,大家看着都不像是假的,就等你去看看了。”
宁越清醒了一下脑子,看了一眼屋外并没人一起过来,便马上问道。
大夏国的神策军,为宿卫京城安危的皇帝亲军,他这个云骑都尉,绝对算m.hetushu.com的上兵马寺里的高级武官,神策军中要论职位,只有神策军校尉于伯牙在他之上。
羿環環等人对此毫无疑义,毕竟到了这麒麟城,明面上看似安全了不少,可是谁知道那些胆大包天,敢截杀和亲队伍的幕后势力,有没有在暗地里施展什么手段,还是安全第一。
当初他被大夏兵马寺追杀的时候,可是完全不会想到会有这样一天。
宁越被南笙的一句小夫君大人叫的一愣,可是看着南笙笑意晏晏,妩媚艳丽中多出了一丝俏皮,心里也是不由得一活,记起了两人被羿灵霄一道旨意赐婚,现在在乾国众人眼中,已是夫妻。
傍早晨的时候,宁越跟羿天罚交了班子,自去休息,这一觉直睡了大半天,才南笙叫醒。
宁越带领和亲队伍到达了麒麟城,终于摆脱了被每日例行公事般的追杀,与大夏接待官员交接之后,都被妥善安排到了驿站。
进入驿站之后,宁越先是安排好了羿環環和-图-书的住所,派人警戒,和亲队伍都集中住宿在羿環環院落的左近,这才领来吃食,用万里烟云兽徐下岗检验过后,才与众人大吃一顿。
还好燕重光没有在跟他这个护婚使交谈多久,坐了一会儿的功夫,就夸赞宁越护婚有功,说是要下旨册封为大夏六品武官。
宁越点头,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,才转头对南笙说道:“师姐,既然是用他们大夏国皇帝的名号来传唤我,应该不是假的,我一会儿出去,会跟着来人走上一遭,你切记在我离开之后,要保护好羿環環的安全,就算是这道旨意不是假的,可是未必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再施展什么手段。”
南笙笑意不减,跟在宁越身后,这些天突围求生,宁越的形象在她的心中越发高大,心意也是专心所属。
燕重光说完这些,起身就走,宁越马上大礼谢恩,脑子里却是乱哄哄的一片。
可是燕重光突然问了跟身边候着的内侍说道:“燕七有功,封他六品www.hetushu.com武官,允其进入大夏兵马寺,我记得神策军还有将位空闲,就封他一个云骑都尉吧。”
宁越本以为这个武官是个虚头,准备答谢,快点回去驿站。
大夏国的国力远胜乾国百倍,虽然他被册封的只是一个六品武官,与乾国册封的护婚正使同为六品,可是云骑都尉却是可以带兵的实权武官,比区区一个只有虚衔的护婚正使强了太多,甚至说是一步登天都不夸张。
宁越得了白星源的记忆,深知燕重光这几句封赏并不简单。
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满门被斩,逃离大夏,在乾国隐藏身份,居然又回了大夏,还因此摇身一变,成为了大夏兵马寺的高级武官。
饭后,宁越吩咐所有人只有护婚使带来的人,才可以允许面见公主。
宁越只觉得脑子就像是分成了两半,一半陷入回忆,另一半则无比警惕。
宁越一听燕重光要亲自召见自己,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,也不跟南笙客气,胡乱的在她打来的水里洗了把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