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12章 云州牧

于伯牙见宁越坐下,满意的笑笑,继续说道:“陛下已经昭告天下,赦免了你父亲白河愁的罪名,只是夺去了他大司农的职务,不再是当朝九卿之一了。”
可是他还是没有坐下,眼底满是警惕。
于伯牙看出宁越沉思,也是暂停下了话头,给于二十八递了一个眼色。
宁越望见身份被识破,大吃一惊,脑中电光火石间闪过了不知道多少念头。
于二十八会意,走进宁越身旁,说道:“燕七师弟,这正名一事,你考虑之后再说,现下你们白家确实没了什么罪名,我想白大人要是得知你们兄妹还好好的活着,一定会开心的吧。”
于伯牙斜眼看了宁越一眼,笑道:“你小子还是沉不住气了吧,坐下来,老夫慢慢讲给你听,二十八跟我说过这一路回来,多亏了你在,才让他好好的活下来,我可不会害你。”
于伯牙的声音粗犷,在大厅里响彻不停,见宁越依旧一副防备的架势,也是自顾自的向http://m.hetushu.com下说道:“老夫后来听说你这个小子居然带着一个女娃娃逃了出去,当时就说你小子真他娘的命大,那一夜,你们整个白府中的大人都死了个精光,结果你们两个小的却逃了出去,或许这就是天意。”
可是他还是本能的最先催动周身魂力,六臂三头的象头怪虚相周身闪耀秘纹,眨眼间就在他的身后开始凝聚。
宁越一路驾马疾行,很快回到了驿馆。
宁越还是不敢大意,将魂力凝聚在身体周遭,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来,皱眉看向于二十八,说道:“我怎知你说的是真的假的!”
只是这种事情,也是需要认真考虑。
李寒孤和南笙见他神色郁郁,都是关心了一下,可是宁越没有心思与两人说些什么,就借口要闭关,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面。
可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,若是真如于伯牙所说,白河愁被赦免当初未知的罪名,那他和白洛洛就再也不http://www.hetushu.com是什么罪臣子女,也不是什么被追杀的要犯了。
宁越闻言吃惊不小,他看着一脸惊慌的羿環環,实在没有想到羿環環会被这样快的接进宫中。
宁越闻言,眼神一动,心里暗道若是父亲白河愁真的成了云州牧,那他和白洛洛若是去投,随后的日子或许会轻松许多,不必再过着漂游不定的生活了。
可是到了傍晚,羿環環着急的派人过来寻他,说有急事相商。
宁越终究是着急知道白家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,一边警惕着外面,一边打断了于伯牙的自言自语,沉声问道:“白家现在究竟如何了?”
宁越暗咐:“云州牧这等封疆大吏,手中实权不少,虽然比不上九卿大司农职务的清贵,可是却是寻常人不敢招惹的高官了,只是事情有了这样的变化,以后的路却要怎么走下去呢……”
于伯牙笑看着宁越的反应,见宁越身侧凝聚的魂力磅礴凝练,不由得收起了几分笑意和-图-书,说道:“贤侄不用担心,我于伯牙若是想要抓你,现在这院内院外,定然都是我神策军的军卒,二十八何必这样和你直说,先坐下吧,老夫没有恶意。”
事发突然,宁越觉得于伯牙父子认出他的身份,必定会陷入包围,他必须抓紧时间冲杀出去。
宁越去了羿環環的院子,一进门就被羿環環拉去了一边,神色慌张地说道:“燕七,今日你走之后,有内官来下了旨意,告知我明天就要进宫,在早朝拜见燕重光,和亲的婚嫁大典从那时就将开始,我会被接进宫里,不再住在驿馆,到时候就没机会再逃出来了!”
宁越闻言,脑中思绪万千,还是慢慢坐了下去,他现在也想知道白家究竟怎样了,若是燕重光真撤去了白家的罪状,他以后就不必隐姓埋名,再天涯海角的躲避追捕了。
宁越不用于伯牙提示,魂力就已经散出大厅之外,神识扫视,发现外面的神策军护卫都没有什么异样,依旧该执勤的执勤,http://m.hetushu•com训练的训练,确实没有捕捉朝廷要犯的紧张架势,心里不由得对于伯牙的话信了几分。
宁越告退,于二十八将他送出了兵马寺,并没有与他一路回去驿馆。
今天他在兵马寺于伯牙那里,得到了太多令他意想不到的消息,需要时间慢慢消化。
宁越听了白河愁的现状,心里莫名的一阵复杂,凭着白星源这具身子的记忆,白河愁的官职虽然降低了一等,可是成了云州牧这等封疆大吏,落在手里的实权却是更多一些,比大司农不知道强了多少。
宁越想到这里,起身向着于伯牙行礼,认真说道:“多谢于大人告知家父之事,燕七在驿馆还有事情,就先告退了。”
堂堂二品封疆大吏的子女,也是再归名门无误。
宁越只觉得脑子里又是嗡的一声,于二十八的话实在太过令人震惊。
于二十八顺着于伯牙的意思,又是抬手请宁越坐下。
于二十八轻叫一声,越过仍安然稳坐在座位上的于伯牙,冲着宁越连连挥手,hetushu.com连珠般地说道:“还是先叫你燕七师弟吧,刚刚只是跟你开得一个玩笑,你大概还不知道,陛下早就有旨意下来,撤了你们白家的罪名,现在你在咱们大夏根本不是什么罪臣之子,也不是什么逃犯了。”
“慢,师弟不要惊慌!”
于伯牙见宁越这番样子,也是没有介意,粗厚的手掌用力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,大声说道:“早先老夫得知白家遭难,心里也是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是知道白河愁被捕,陛下下旨查杀你们白家满门。”
宁越竖起耳朵听着,他直到现在也是不知道白家为何遭此大难。
于伯牙挥挥手,对宁越说道:“知道你现在脑子迷糊,就回去好好想想吧,若是不信的话,也可以自己去打听一下。”
于伯牙看着宁越的神色微紧,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,说道:“哈哈,你小子也别担心了,白河愁虽然被贬斥降职,可是现在却成了那云州牧,执掌我大夏一州之地,仍是当朝二品大员,封疆大吏,依旧无限风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