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13章 逃婚

内官回步呵斥了偏殿的宫女一声,马上上前对羿環環恭敬施礼,说道:“公主殿下,小的们服侍不周,不过您这衣服也不合适穿着去见陛下了,要是公主不介意,老奴给您安排一下,您还是先换一身衣服吧。”
羿環環原本心里已经绝望,以为宁越在大夏被封武官,绝不会再出手帮她,突然听到宁越有办法帮她逃婚,一下子就精神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宁越,张口欲言。
“哎哟,这茶好烫!”
宁越见内官行礼,传了旨意之后,就转身给自己引路,马上给羿環環打了一个眼色。
可是宁越神色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,看向羿環環,抢在她前面认真说道:“我或许有办法可以让你成功逃走,可是你必须听我的安排……”
她实在想不到要是进了大夏皇宫,宁越会有什么办法可以将她再带出来。
他当着羿環環的面召唤出次元战场,亲自带羿環環去尝试一下,他可不想到时候在大夏皇宫里出了什么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意外。
更别说,他已经被燕重光册封大夏六品云骑都尉,别说是羿環環,就算是乾国皇帝羿灵霄,也是不能随便拿他如何。
两人在进来偏殿之后,见着偏殿正门和通向正殿的门户都有宫中侍卫,可是这些人都是面目向外,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偏殿里发生的事情。
羿環環紧张的轻轻点头,算是做了回应。
宁越见羿環環愿意配合,心里也是更加放松了一些。
宁越抬头看着羿環環,几次张嘴欲言,却接连皱眉,似乎心中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没有想通。
有着内官的安排,宁越只是跟在后面,等待时机。
羿環環声音幽幽怯怯,打断了宁越的沉思。
宁越做好了要帮羿環環的决定,整个人反而放松了下来,自信的对羿環環说道:“到时候,我会将你引入另一个空间,他们必定会找不到你,到时候趁着他们乱起来,我就可以将你带出皇宫,等我有机www.hetushu.com会出了麒麟城,就会将你远远放走。”
“好,我会按你说的做,只希望你能守信帮我逃出这里。”羿環環神色决绝,做了决定。
宁越被羿環環逼着表态,神色间却在惊讶后,缓缓的变得平静了起来。
宁越就这样认真的对视着羿環環的眼神,脑中不断闪过帮助这个个性公主逃婚的办法,可是左想右想,无论怎样计划,都难以帮着羿環環彻底逃出大夏。
羿環環看着宁越起身,羿環環端起茶杯一抖手,就将茶水洒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羿環環也是倔强的扬着脖子,看着宁越的眼神不断闪动。
良久,她松开了抓着宁越的手,垂下头去,脸上露出一丝无助的愁容,说道“你若是没有办法,就当我没有说过这话。”
“那你的意思是在我们去大夏皇宫的时候,在路上找机会逃走?”羿環環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羿環環见状,暗暗苦笑,心里对宁越不再抱有什么希望,认定宁越是在hetushu.com借口拖延,就准备开口送客。
“不是。”
宁越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,对羿環環说道:“你要是相信我,明日我会陪你一起进宫,我有办法让你从里面再出来。”
宁越和羿環環早就做好了准备,只带着十余个护卫,一起离开驿馆。
第二天一早,燕重光的内官早早的带来了旨意,着令宁越和羿環環一起进宫,在早朝商议和亲婚嫁的时间。
宁越一伸手,止住了羿環環开口的意思,神色间更加严肃了一些,沉声说道:“如果你愿意听我的安排,就不要想办法从驿馆逃走,这样毕竟牵连太多。”
服侍在羿環環身旁的宫女连忙跪下请罪,偏殿里其他的宫女也都是一样受惊请罪。
偏殿里也是有着几个宫女,可是除了在羿環環的身后服侍的宫女,其余几个都是目光直视脚尖,若是没有人使唤做事的话,目光也不敢随便乱看。
传旨的内官没想到碰到这样一个事情,虽然他只是来传唤宁越,可是羿環環http://m.hetushu•com一国公主出了这样的问题,他也不能不管。
如果白河愁真的被燕重光赦免了罪状,成了云州牧这种封疆大吏的话,他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,不再是大夏通缉的逃犯,更无所谓管不管羿環環逃婚的事情。
静室里,羿環環完全掩盖不住焦急的心情,一把拉住宁越的手臂。
他想起之前在乾国答应帮助羿環環逃婚,为的只是公主陪嫁中的神水晶碎片,现在神水晶碎片已经被自己吃干抹净,就算是不承认这点,羿環環也是没有办法。
早朝已经不知道进行了多久,宁越和羿環環来到的时候,朝议还在进行,两人被安排在了早朝大殿的偏殿之中,等待传唤。
只是两人苦等了许久,直到时辰已近午时,这才有内官进来传唤。
羿環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。
羿環環尖声说道:“要是进宫之前你不能帮我逃走的话,我就没机会了逃走了,你要是说话算话,就赶在进宫之前,帮我逃走!”
宁越借机走了过来,对内官说道www.hetushu•com:“驿馆中有公主衣物,还请派人去取来让公主换上。”
羿環環轻呼一声,一起身,就见着她身上大红色的朝服上,染了一摊水迹。
“你们这都是怎么服侍的!”
羿環環吃惊宁越会有这样的手段,可她知道,宁越这时说的话不由得她不信,没有宁越,她就连逃婚的最后一根稻草都抓不住。
可是一旦这个消息是假的话,他就要随时警惕,以免被人揭露身份。
羿環環听得一头雾水,死死地盯着宁越的眼睛,似乎想一下子看透宁越的计划到底是什么。
宁越作为护婚正使,理当先被传唤进早朝之上,上奏乾国国书,随后才会提起羿環環与大夏王侯和亲一事。
现在宁越唯一担心的,是于伯牙跟他透漏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。
宁越一时间心里生出各种复杂情绪,实在不确定要帮羿環環逃婚的话,究竟是对是错。
到了皇宫外城,护卫等人皆是没有准许进入,有人将宁越和羿環環一起引了进去。
宁越抬头,就见羿環環几欲哭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