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14章 逃婚(二)

宁越暗自看向燕重光,心中暗咐:“两国和亲的大事,处理的方式居然就如同儿戏一般……或许燕重光从一开始,就一点也不在乎是与乾国和亲的事情吧,所以任由那些暗里的势力阻截和亲队伍。”
“乾国公主人呢?”
内官被燕重光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抖,脖颈上一下子就流满了冷汗,不由得哆嗦着身子,继续说道:“老奴询问了那些侍卫,也是没人见到乾国公主离开,宫女们也都说乾国公主在燕都尉离开的时候还在,后来房间里发生了什么,她们都不知道。”
当朝众臣都是没有想到,燕重光居然直接有了定议。
现在宁越转身,房间里的羿環環已经,被他收进了次元战场。
一群人都是有些想不通,好好的一个大活人,怎么在偏殿里就不见了踪影。
燕重光当着在场众臣收了国书,威严的夸奖了宁越几句,就令内官将和亲国书内容念给所有人听。
所以现在宁越在这大夏朝廷之上,身为就变成hetushu.com了大夏兵马寺神策军的云骑都尉,心里看着大夏朝廷文武乱作一团,早就暗自窃笑起来。
羿環環吩咐宫女在房间外等着,宁越站在外面恭敬说道:“公主殿下,燕七先去议政正殿了。”
不少等着朝议的朝臣都是下意识的面面相觑,寻常类似事情拿到朝议上面,燕重光都是会令众人意见一番,可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只是直接宣布了决定。
宁越闻言转身,一直被身体掩着的手掌,从微微打开的门缝中收了回来,房间里隐现的次元战场一下子收回了他的体内。
正当宁越这样想着的时候,燕重光的视线突地投向宁越,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在了一起。
燕重光扫看了众臣一眼,眼底闪过一丝令人察觉不到的厉色,不过表面的神色依旧平静威严。
内官脸色微变,马上跪在地上,磕头禀告道:“禀陛下,老奴去偏殿寻那乾国公主,却不见其踪影,老奴询问那些奴才,都和*图*书说是公主殿下被茶水湿了衣服,在偏殿一个房间换衣,结果驿馆那边送来了换用的衣物,乾国公主却不见了踪影……”
他在听到内官禀告羿環環失踪了之后,立刻做出一副焦急的模样,可是心底却已经置身事外。
羿環環的声音在关了小门的房间里响起,传了出来:“这里有人服侍,你先去吧。”
走上大殿,宁越向燕重光上交了乾国的和亲国书。
内官见宁越忙完,连忙说道:“燕都尉,陛下还在议政大殿等着您呐,咱们这就快点去吧。”
宁越也是满眼难以置信,实在没有想到燕重光把羿環環失踪的事情,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揭了过去,甚至都没有严令追查。
燕重光看着内官,沉声问道。
内官的身子顿时抖得更加厉害,一群朝臣也是摸不准燕重光此刻的心情,都是安静下来。
宁越确信要是在这之后,还有人敢对羿環環或是和亲队伍下手,到时候面对的一定会是燕重光的雷霆一击。和*图*书
宁越和羿環環暗里相互递了一个眼色,宁越跟着宫女,一起将羿環環送进了房间。
宁越不由在心里暗叹:“怪不得羿環環决死都要逃婚,乾国和大夏这样和亲,她就算是身为公主,也只是这些人权利博弈中的棋子,不得自由,她如果真嫁来大夏,真是跟跳进火坑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内官在这种事上从善如流,不想出了什么耽误朝议的事情,马上唤人过来,吩咐去驿馆取来羿環環换穿的衣物,同时安排宫女将羿環環引进偏殿备好的休憩房间。
国书洋洋洒洒数千字,写出了乾国欲与大夏和亲一事,大夏众臣听过之后,就响起了一阵低声议论。
燕重光的目光沉凝,一群朝臣听的半懂不懂,目光也都落在了这个内官的身上。
羿環環毕竟是乾国出使大夏和亲的公主,现在居然奇怪莫名的在偏殿消失,一旦出了什么事情,必定会对两国相交造成不小的影响。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燕重光必然会暴怒和_图_书的时候,燕重光意外平静的出声下旨:“和亲一事既然定了,那就等什么时候寻到了乾国公主,在另行择日成婚吧。”
燕重光见他身后没有羿環環的身形,不由微微蹙眉,整个人身上流露出一股淡淡威压,令议政大殿中的杂声全都消失不见。
燕重光将乾国国书收在手中,对着众臣说道:“乾国欲与大夏和亲,这事符合两国利益,这件事就这样定了,现在去传乾国公主羿環環,在司礼监定下成婚日子,完婚之前,就请她住进皇城里吧。”
他知道,很快大夏的这个议政大殿,就会变得不再平静。
宁越上奏了乾国国书之后,就安静的站在一边,现下听着燕重光这样利落的定下了和亲一事,心里不由暗叹这个大夏帝皇的御下手段。
内官的话音一落,整个议政大殿里的朝臣们都是议论纷纷,大惊失色。
早在昨晚,宁越就已经和羿環環说好次元战场的效用,提前定好了在宫中能够制造的机会,羿環環故意将茶水洒在和-图-书自己的身上,就是为了借机换衣,给宁越一个召唤次元战场的机会。
他完全想不通燕重光这时候的脑子里,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果然,没有多一会儿的功夫,前去传信的内官匆匆赶了回来,神色复杂的快步走近燕重光近前。
宁越连忙笑着点头,轻松的跟了上去,没人知道羿環環已经不在偏殿之中。
今日他上交乾国国书,把羿環環护卫入宫,交接之后,就算是彻底卸了护婚正使的责任。
宁越虽然在想着这些,可是他的目光还是一直在关注着大殿上的变动,特别眼神一直看着去传唤羿環環的内官,快步走进了偏殿。
燕重光这样做,明显就是为了针对那些截杀和亲大队的幕后势力,表明他的态度。
燕重光的旨意一下,整个大殿里的朝臣都是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皇座,满眼的不可思议。
燕重光听了内官上报,静坐在皇座上沉凝了一下。
几家欢喜几家愁,宁越在将羿環環收入次元空间之后,就平静的面对着随后发生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