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15章 白星源

宁越就和一些官员一起在皇城里绕了几圈,终于走到西边城门,跟其他人一起走了出去。
可是皇命难为,宁越深知就算是燕重光下旨杀了他的家人无数,也是绝不能为燕重光的命令。
这时不仅宁越觉得意外,不少朝臣在暗地里用眼色沟通,都是有些看不清燕重光为什么这样照顾宁越。
身为白氏宗族的现任族长,白河洛在听到燕重光说出宁越的身份的时候,神色间就闪一股浓浓的惊讶,看向宁越,发现确实与白河愁的长相有几分相似。
宁越马上实心实意的上前谢恩,心中暗咐道:“现在万灵宝鉴已经恢复了第四层秘法的境界,可是四阶秘法虚相却久久不能完全凝实,要是真能得到白家完整的万灵宝鉴,这可真是意外之喜。”
宁越微微蹙眉,他越发觉得这个少年的模样和特质,像是在哪里曾经见过。
在这大夏,燕重光就是天,这片地域上的人们,都是他的臣民。
www.hetushu.com燕重光看着宁越谢恩,脸上的笑意更浓,又是说道:“我这里有一口天龙剑,也是一并赐予你了。”
燕重光还是没有放开宁越,嘴里的话意外的多。
燕重光身边的内官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,等着这边的话音一落,就有个矮个子的内官快步走了出来,将一并样式古朴的带鞘长剑交给了宁越。
可是燕重光的旨意却令他心头一震,没想到他会令白河洛传授完整的万灵宝鉴给自己。
宁越心知在这种时候,已经完全没有必要隐瞒,于是说道:“回禀陛下,臣下确实是大夏臣民,为现云州牧白河愁之子白星源。”
宁越随着退朝的文武一起离开议政大殿,不少人都是好奇宁越为何如此受宠,前来攀谈,宁越没有拒人千里之外,选着一些不重要的信息作答。
燕重光的目光在宁越的身上停留了一瞬,突地扬声说道:“燕七,本皇听闻你本是我http://m•hetushu.com大夏之人,因为族中出事,才隐姓埋名去了乾国,拜在那雁行宗门下的吧?”
白河洛闻言连忙上前,大声遵旨。
宁越马上转头望去,结果在气机牵引的方向,看到一个身着武将装束的少年,莫名的让他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。
宁越这是第一次见白河洛,之前白星源的印象里,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这个白氏宗族的族长,就算是白河愁被阖家查斩,也没见他出手相助,所以与之亲情全无,就算见到这个白氏族,长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。
只是就在这时,宁越身体一滞,然感受到一股仿若实质的目光,从不远处射向自己。
只是没等他完全确认宁越的身份,燕重光就直接下令他传授宁越万灵宝鉴,令他心里本能的想要找借口拒绝。
不过白河洛在宦海沉浮多年,还是看出来燕重光对宁越的重视,这才转念应下。
还好燕重光给宁越的封赏就到此为止,早朝就和_图_书此结束。
他们都是知道燕重光开口从来不会无的放矢,一群人都是把目光投向宁越,打量起这个新晋神策军都尉的年轻武者。
宁越有些麻木的继续接旨,继续谢恩。
白家的万灵宝鉴也是源自上古,代代相传,就算证实了宁越是白星源的身份,也只能算是白氏宗族旁支的弟子,根本没有资格去学全万灵宝鉴。
宁越闻言一惊,他抬眼又是和燕重光碰上。
宁越没想到燕重光对自己这样了解,做出一副恭敬模样,回道:“陛下对臣下知之甚深,臣下确实拜师雁行宗,这次回来,也带回了妹妹白洛洛,得知陛下赦免父亲和阖府罪状,深感鸣谢。”
“你看这天龙剑如何?”
远远看着这个少年,宁越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感应到一股逼人的英锐之气。只是这股特质,令宁越觉得皮肤泛寒,下意识的紧绷了起来。
宁越沉默,突地发现自己越发的看不透燕重光,大夏皇帝居然这样http://m•hetushu.com关怀,他这个罪臣子弟,令人不得不怀疑其中是否有什么蹊跷。
两人都是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下,宁越看到英锐少年看向自己,神色间并没有隐藏起那股直白的惊讶,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期待的东西一样。
当朝文武,没有不知道白河愁一家被满门查斩的事情的,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知道的内幕多点,其余的都是避之不及,唯恐染上祸事。
英锐少年也是发现宁越的目光向他投去,他不闪不避,目光和宁越在空中对视在了一起。
宁越自述身世的话音一落,一群朝臣看向他的眼神都是一动。
燕重光似乎对宁越极感兴趣,又是出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,也知道你带着你的妹妹白洛洛一起逃去乾国,几经周折,拜入雁行宗门下,后来在乾国的八派论剑大会上,得了第一,后来被那乾国国主,选作此番和亲的护婚正使,这才回来了大夏。”
燕重光似乎满意宁越的回应,不由得又是开口:“着令和_图_书,白星源既然以回归大夏,以后恢复本名行走,另,封白洛洛为郡主格位,内库拨款于白星源,在城中觅址重建白家府邸。”
燕重光说了这些,目光转向一众朝臣,笑看着一个站在前排的中年臣子,开口说道:“白河洛,你身为三公四府之一的御史大夫,更是白星源的宗族长辈,现在这等年轻俊彦归国,我命你将万灵宝鉴悉数传给白星源。”
结果宁越见着燕重光神色间,流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,令他心里不由回想起于伯牙的提醒,心里微微放松了一些。这里是大夏皇城,要是燕重光想要抓捕他的话,何必等到现在。
宁越马上恭敬的平举手中天龙剑,小心翼翼的拔出长剑,只见剑锋如水般彻透,净光潋滟,不由直呼好剑。
燕重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笑看着宁越说道:“你年纪轻轻,就经历了不少事情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朝臣文武也是没想到燕重光会放下羿環環失踪的事情,居然关心起了宁越的家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