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22章 胆大包天

宁越厉喝一声,就见着高个儿侍卫逃走的速度变得更快,可是四阶巨鹰虚相哪里干的上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爆发力,更别说宁越内心震怒之下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。
“既然来了,回去哪有那么容易!”
宁越闻言回头,看向白十七,在他脑中的记忆里,马上闪过一道熟悉的记忆。
李元吉和李元圣见着白十七侃侃而谈,也是从惊骇中恢复了过来,听闻他称呼宁越为白星源,想了一下,才都在脸上浮现一股戏谑神色,明显也是回想起了之前,是曾经欺负过这样一个白家的旁系子弟。
可是少女马上看到在宁越怀里重伤的姐姐,不由也是一声惊呼,走了上去。
不过一群人的心里都是在思咐为什么白十七会称呼宁越为白星源,还张口叫是堂弟。
这个纨绔顿时鼻孔朝天的看向宁越,大声喝道:“原来是堂弟啊,真没想到白河愁府上满门查斩,你居然活了下来,噢,我知道了,你一向m.hetushu.com胆子小的很,小时候就经常被我们扔进什么污臭水道,你一定是习惯了那些鼠辈嚣张的地方,从那里逃走,才保住你的小命吧!”
宁越冷笑出声,向前一步,抬手就引着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,向着空中的高个儿侍卫一把抓去。
李元圣更是指着宁越的鼻子放声大笑:“我倒是在想是那个没脑子的敢惹我们兄弟和白兄,原来是你这个闷油瓶,快点听你堂兄的不要多管闲事,我们要找的是李寒孤,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来麒麟城争夺我李氏本宗的家产,他该死!”
可是宁越并没有就此停手,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一抬巨足,在高个儿侍卫死灰一般的神色里,一脚踩进巨鹰虚相砸出的土坑,世间刚猛第一的磅礴巨力直接将巨鹰虚相完全踏碎。
白十七完全没有将宁越放在眼中,越说越是讥嘲上脸。
白十七却见着宁越神色变化,心里更加确定人对了人,冷和_图_书笑一声,脸上的神色顿时又是变得无比张扬。
想通了这些,两人也是拨开仆从,大胆的走上前来。
高个儿侍卫耳鼻流血,被魂力反噬的不轻。
沐蓉落在宁越怀里,苍白的脸色上也是浮现出一团晕红,在沐蕊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子,眼神只是与妹妹一样,灼灼的看着宁越,并没有向后退却。
沐蕊的欢叫声脱口而出,在这关键时刻,被自己喜欢的人救下,少女心里射升起的甜蜜犹如蜜糖一般。
宁越这也是在狂怒中保留了一丝理智,他才刚刚被帝皇燕重光正名,不宜在麒麟城大肆杀戮。
可是看着看着,白十七的眼珠突然一转,看着宁越的容貌,仿佛一下子回想起了什么。
白十七突地向前走出几步,轻声喊道:“白星源?你是白星源!”
宁越解决掉大胡子和高个儿侍卫,魂力收放自如,直接收起了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,可是身上的气势依旧磅礴逼人,三个纨绔和数十家仆,都是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惊骇的停下脚步,没想到突然出现的宁越居然这样之强,电光火石间就废掉了两个四阶虚相的侍卫。
白十七下意识的张开的颇大,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们身后有世家大族的根底,在麒麟城想来无人敢管,可是宁越的狠辣手段,让他的心里一阵狂跳,看着宁越的眼神,他就知道要是刚才是他冲在前面,宁越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废掉。
宁越下意识的微微蹙眉,暗咐道:“这人居然是白家本宗的人,当代族长,御史大夫白河洛的第十七个孙子,一直被人叫做白十七,本名我也不记得,记忆里这个家伙校长保护的惯了,一向看不起父亲白河愁这一脉,早先没少贬低自己,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他。”
宁越出手的速度实在太过迅猛刚烈,场中众人依旧只是感觉眼前一花,原本将李寒孤几人逼到绝境的两个纨绔侍卫,就都被废了功夫,像是死鱼一样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只剩一口气息。
和*图*书“燕七!”
所有人都是觉得而眼前一花,宁越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巨臂冲天而起,高个儿侍卫的巨鹰虚相与土犀牛差不多大小,却在转身的时候,一把被几条巨手抓住翅膀鸟爪,大声悲鸣,却被一股大力从天上直接拽落地面,生生的在地面砸出一个十数丈大小的巨坑。
宁越身边的众人闻言,脸色都是变得极为难看,可见着宁越没有行动,一时间也是只好观望。
他居然脱离了家仆护卫,径直走向宁越,一边走一边像是见到苍蝇一样,嫌恶的挥手,倨傲地说道:“既然你是我白家的人,就滚去一边不要碍事,再敢动手,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我拳头的厉害。”
宁越嘴角不由扬起一丝弧度,眼底闪过一道凝厉神色。
高个儿侍卫怪叫一声,从天上一头栽落地上,身体抽搐了几下,身上的魂力也是被反噬完全被崩散,可见修炼的秘法完全被废。
宁越转身,将重伤的姐姐沐蓉交到沐蕊手里,轻声嘱托道:“先去让http://m.hetushu.com人查看一下你姐姐的伤势,我回来这里,容不得这些人嚣张欺人。”
只是白十七还以为宁越怕了他,根本没发现宁越的神色变动,语调依旧讥嘲地说道:“我说堂弟,你怎么敢不记得李家的李元吉和李元圣兄弟了呢,你家破人亡之前,大家可没少好好的关照你,要是你好了伤疤忘了疼,我想大家还是会用老法子好好照顾你一下的。”
宁越见状,也是自信没有再说什么,一抬头,眼神就投向空中的高个儿侍卫。
高个儿侍卫似乎已经察觉到局势不妙,宁越一招就把大胡子侍卫轰成了残废,他实在不敢力敌,一转身,就准备驾着巨鹰虚相,先硬着头皮飞退回去,就算是被自家纨绔少爷责罚,也好过面对上宁越这般下手无情的对手。
宁越没有动手,只是在回想白十七的身份,这时回过神来,也是将故旧的记忆全都回忆了起来,这个白十七在家族中明明比自己小了一辈,现在居然大庭广众的叫自己堂弟,明显是为了侮辱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