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龙神决

作者:流浪的蛤蟆
龙神决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麒麟城风云

第27章 小蛮腰

宁越一下打晕李府仆人,身形瞬间化作一团烟雾,万里烟云兽虚相载着她一路飞驰,很快就找到了在一条城中过河边上的醉月楼。
牢头打开一个水牢牢门,将宁越一把推了进去,这才转头跑向捂鼻站在远处的带头捕快,说到:“大人,这人就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就好,他认了那些罪状,以后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。”
宁越平静的等到夜晚来临,直到从牢狱小窗看到牢外夜色渐黑,月圆当空,这才唤出万里烟云兽虚相,借着秘法,化作一团烟雾,直接从牢狱小窗盾出了牢房。
宁越做完这些,脸上闪过一丝戏谑的神色,飞上大殿,大吼一声:“你的小蛮腰真是苗条,真让人爱不释手,受不了啊!”
这一次宁越虚化烟雾,就是认准了一个李家出身的嫔妃的宫苑,单论辈分,这个李家嫔妃还是李元吉和李元圣的长辈,所以宁越是决心要给这三个纨绔,狠狠的泼上一身污水,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。
白十七和李家兄弟,这时已经不知道喝了对少酒水,都是一脸难以抑制的兴奋,就在宁http://www.hetushu.com越藏在窗外后,几人又是大笑着又举杯饮尽,一阵狂笑。
这样一番折腾,两人才觉得满意,觉得可以用来给白十七和李家兄弟交差了,也就懒得折腾宁越,派人将他扔进了刑部牢狱内里的水牢,这里要么关着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恶徒,要么就是罪无可恕的大案罪犯,宁越进来的时候,里面一片死寂,就连狱卒平日无事,也是懒得过来这里。
宁越自然挣扎着起先不认,结果引得牢头对他恶毒上刑,用尽了刑房的刑具折磨。
牢头会意的裂开嘴巴,笑了起来。
宁越扑倒在水里,等着牢头等人走远,就在水牢里站了起来。
宁越静静的站在水牢里,心中暗咐:“看起来这些人已经将我当做死人来看了,这样也好,只要趁机在晚上潜伏出去,就会有机会解决掉白十七那三个纨绔,要注意的就是快点找到他们,再想出一个让他们身败名裂,再没机会找自己麻烦的办法。”
宁越操纵万里烟云兽,将三人的身形也是一起掩和_图_书饰,带着三人直接飞走,只留下了酒楼雅间里一片狼藉。
很快,他寻找到李家嫔妃休息的内殿,轻松用魂力冲击击昏了李家嫔妃,随后将白十七三人的衣衫尽数震碎,一把扔到了李家嫔妃的床上。
带头捕快和牢头手里收满了一大叠罪状,数了一下,足足在宁越身上加了四十八条罪状,个个都是罪不可赦的大罪。
宁越不由在心头感慨:“这些记忆就如同真的一样,真不知道神水晶究竟是什么来历,居然可以让人有着这样真实的感触,不过这个世界也真是危险,生生死死,绝不能停下脚步,为了生,就一定要让对手去死。”
要是牢头这是还在这里,就能发现宁越的身体虽然刚刚倒在水中,可是身边的魂力凝出一片薄薄的水雾,将水汽都驱离身边,身上衣衫除了几处破开的地方,看不出一点有碍的样子。
结果牢头看着宁越这样痛快的认了一个个罪状,心里越发的想讨好白十七和李家兄弟,就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堆陈状旧案,一股脑的安在了宁越的身上。
宁越心意决绝http://www.hetushu.com,很快飞临李府上空,在一个临近李府的小巷中现出身形。
带头捕快没有再交代什么,匆匆就离开了大牢,他知道这是外面的几个纨绔祖宗,一定已经等得着急了,可不能再耽误太久,不然办的事弄不好得不到夸奖,反而成了祸事。
宁越仗着万里烟云兽的虚化烟雾掩盖,直接从院墙上飞出了刑部牢狱,一路上都是没有人发现。
这种刑部大牢的死地本就没有什么人巡看,自然也没有人发现他在牢中不见了踪影。
宁越转身,环顾四周,将水牢里的布局更加清晰的收在脑中。
一路飞行,宁越早已的将计划定好,前些天他曾进入皇宫,带路的内官也是给他讲了不少禁制之处,特别是燕重光嫔妃的住所,更是小心提点,若是进去,一定会被印上秽乱宫廷的罪责,所以宁越记得十分清楚。
刑部牢狱里的昏暗刑房里,宁越装作被打的怕了,对上带头捕快和牢头的刑讯逼问,都是忙不迭的认了罪。
李元圣兴奋的一脸涨红,直接拿过酒坛,仰起脖子就大口的灌了一通,一抹嘴巴,狠和_图_书声说道:“他得罪了咱们,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,今天这酒喝得真是痛快。”
一路飞行,宁越小心的避开城中巡视的士兵,看着城中繁华的夜市,也是从心底浮现出了不少过往的记忆。
带头捕快点了点头,挥手让牢头跟他走出水牢之后,才露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你今天这是做的不错,等我把事情交上去,那边绝对不会少了什么赏赐。”
左思右想,宁越在水牢的死寂里眼神一亮,嘴角扬起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他伺机而动,很快就等到了一个李府出去办事的仆人从路上经过,一下抓住了这个仆人,拉进小巷。
宁越最后才装作扛不住酷刑,在一张张罪状卷宗上按了手印,表示认罪。
宁越听到这里,本根不准备浪费时间,邪邪一笑,万里烟云兽的烟雾破窗而入,三股凝实的魂力直接将三个纨绔直接击昏,散倒了一地。
他刚刚仗着虚相秘法护体,捕快和牢头都是没有看出他的实力,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个四阶虚相级的高手,所以根本没将刑部封禁武功的秘法用在他的身上。
宁越的万里烟云兽虚m.hetushu.com相化身烟雾,一路避开重重巡逻侍卫,最后还是成功潜进了李家嫔妃的宫殿。
一阵威吓后,仆从马上交代出李元吉和李元圣的行踪,这对纨绔兄弟都是去了醉月楼,习惯在那里喝花酒。
他稳住身形,在窗外浮空看着里面三个纨绔。
宁越沿着窗口向着楼里看去,心头立刻生出一股意外之喜,他原本准备抓住李家兄弟之后,再去寻找的白十七居然也在这里。
宁越在心头暗喜:“这还真是应了踏破铁鞋无觅处那句话,三个纨绔这样凑在一起,一下子就省下了不少功夫。”
白十七将酒杯向着桌上一放,大声笑道:“哈哈,我当那白星源真是什么硬骨头,一进了刑部大牢,居然就把这些罪状都认了,这些罪状卷宗落在咱们手里,这辈子就待在那个大牢里别出来了。”
他在空中定了一下方向,脑中翻出了在麒麟城从小长大的记忆,马上找到了李家和白家的位置,寻着李家的府邸较近,就先飞了过去。
烟云轻腾隐淡,宁越隐着身形,在醉月楼外逐层探查,终于在四楼向河的一个单间里,发现了李元吉和李元圣的踪影。